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甘党加湿器】Lost a bet(治愈)

其实原本真的是想愚人节开玩笑的....但是看到别人又喜欢又推荐又期待我就觉得还是写一下比较好QWQ
写的时候各种困所以脑子不是很清楚句子啊文风啊剧情都乱七八糟的注意orz
差一点又给我写成虐了,幸好挽回了(((
渣文笔+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你w



Lost a bet

冬末,温暖的周日清晨。

“太郎桑我们来打赌玩吧!”

“嗯?赌什么?”

“唔......”

天月伸出手,阳光透过指缝照进眼睛有些刺眼。

“就赌.....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吧。”

过了很久,他眯了眯双眼缩进伊东歌词太郎的怀里。

“啊.....”

伊东歌词太郎弯着手臂抚摸着天月柔软的金黄色头发,思考着。

“好啊,就赌这个吧。”

“嗯。”

天月轻轻点了点头,合上眼想要睡过去。

“既然是打赌,那就要有一个惩罚呢。”

伊东歌词太郎补充着。

“天月君觉得惩罚定什么好呢?”

他低下头,怀着的人平稳地呼吸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说的话。

他笑了笑,在心中将惩罚补全。


从确认交往关系的那一天算起,那一天正好是第二个月。

他们是非常相爱的恋人,至少在外人看来这样,该做的事情都做过,一直都很默契,几乎从来没有吵过架。

关于最后一点,这么说大概不准确,应该是每次天月想要发作的时候,伊东歌词太郎就会上前不管不顾堵住他撅起的嘴,一直吻到天月的脸红透也没有力气再发怒。

这究竟是好还是不好呢,老实说他们两人都不敢确定 。

因为这样下去终有一天,一直以来无声的忍耐将爆发,没有再对彼此的宽容。

这一天出现在他们交往的第二年。


吵架的原因是什么,其实也没有多大事,无非只是伊东歌词太郎忙于公司的琐事太久没有去在意天月的感受,天月一个人每天回家对着空荡荡的饭桌心情也就低落下来,某天忍不住抱怨了几句,本来以为对方还是会以最终的亲吻平息,只是没想到伊东歌词太郎那天也已经很累,再也忍耐不下来,便无心地反驳了几句。

于是矛盾一触即发。

结果那天他们大吵了一架,天月忍了很久最后还是忍不住哭红了眼眶,伊东歌词太郎也没有再拿出万年的情话套路哄他,吵累了之后他们坐在沙发的两头,不说话。

天月不想让伊东歌词太郎看见自己哭了,所以他把脸埋进手臂,只是低低地抽泣着。

余光看到了这样的天月,那一刻伊东歌词太郎忽然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瞬间意识到自己今晚做的事情有多么愚蠢与错误。

他犹豫了一会儿,站起来走到天月身前,抬起手,隔着空气揉了揉天月的头发。

“天月君。”

他好听的声音这么说。

“....怎么了。”

天月带着重重的哭腔问他,这让他心中的罪恶感又增了几分。

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他苦恼地沉默下来。

记忆微微一闪,他想起来了,十个月之前的事情。

那个赌约。

“天月君,你还记得十个月之前你说我们要打的赌吗?”

“啊....?”

天月稍稍抬起头,思索着十个月前的事情。

“啊,记得。”

“还记得呢....那么天月君,你当时赌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呢?”

伊东歌词太郎无声地笑了笑。

“......是三年吗?”

“嗯,是的呢。然后啊,我说是一年哦。”

“.......”

空气仿佛凝结。

“输了啊,天月君,你输了呢。”

伊东歌词太郎扳起天悦的脸,看见他脸上的泪痕。

“输....了?”

“是啊,输了呢。因为我觉得我们啊,还是分手比较好呢。交往到现在,正好一年。”

“........”

天月的眼神中写满惊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但是啊,天月君既然输了,就要有惩罚哦。”

伊东歌词太郎说到这里,停下来,逼近天月。

嘴角勾起了微妙的弧度,他把脸凑上前去,封锁住他温热的唇。

天月彻底愣住了,甚至忘记了反抗。

“惩罚你被迫与我再一次复合。”

他送开口,补充说明。


之后的日子里天月常与伊东歌词太郎打各种各样的赌,或大或小,或简单或复杂。

但是几乎每一次都是天月输。

至于原因......嘛,这就是后话了。

End.

评论(16)
热度(64)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