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珉佑】可念不可说

大概是个纯情的充满少女心的一见钟情的小故事(。

原梗来自微博 然而被我改得面目全非 感觉已经没有必要表明出处了(...


珉佑/可念不可说

文/某布


1.

金珉奎一向不乘公交上班。

作为一个大学毕业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的新社会人,他实习的公司离家很远,要乘公交就得走一段不算近的路程,相比之下便捷又快速地铁才是个更佳的选择。

但凡事总有意外。

金珉奎从不乘公交,除非地铁停运。

我完蛋了。

一米八三的高个子此时蜷缩在17号公交车靠窗第三个位置上,可怜兮兮缩成一小只,窗外正飘着小雨,阴云都聚拢到他头顶,把他帅气的脸和本充满希望的心浇得狼狈不堪。

按现在的时间算来,就算一会儿下了车飞去公司也至少迟到十分钟,先别说出勤率,其他实习生都是提早一个小时上班恨不得一个人干完所有活给上司看,就他一股清流,本来工作就不怎么突出还迟到,看来试用期之后被通过是没希望了。

越想就越委屈,地铁停运能是我的错吗!金珉奎撇着嘴愤愤不平地瞪着窗外倒退的树木看,直到红灯他与另一辆大巴拦在了相邻的车道上。

视线扫了扫,一旁的旅游巴士上,与自己坐在同一排的是个年龄相仿的男生,正端坐在座位上戴着耳机看书。虽然只有个侧脸,也不难看出男生清秀的眉眼,稍显细长的眼尾。鼻梁上夹着不算厚的圆框眼镜,这么看过去,不仅温文儒雅,也足够好看。可这么个干净的面容,一头黑发却乱糟糟的,刘海也早已盖过眉毛几乎要刺进眼睛,一看就是懒得打理。

这种反差不禁令金珉奎多留心了几眼。

葱白的手指正捏着书脊,另一只手抚过书页。本该是个认真学习的好学生模样,又怎么看怎么慵懒,慢悠悠眨眨眼,眼神漫不经心地扫过书页,很快就又翻过一页。

很快金珉奎就意识到自己观察得太细致,但这个好看的男孩子实在是脸和行为很矛盾,害他一时间好奇心作祟,手指拨开窗户上的雾气,甚至坐直了身体兀自变换着脑袋的角度,试图看清那男孩在看什么书。本来的满心担忧立刻就被抛到脑后,更有趣的事情完全吸引了他的注意。

大概是看了太久,男生缓缓抬起头,懒洋洋地打了一个哈欠。身体随着倦意不自觉地蜷缩起来,连腿都微微抬起靠在一起。

好像猫。当金珉奎好笑地这么想着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只小猫偏过了头,此刻正对上了他略带笑意的面容。那短暂的一秒的视线接触里,他终于勉强看清了这个男生的样子。大概那没精神的样子不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是那双细长的眼眸带来的附加后果。小猫利落地合上了书,抚上滑落的眼镜,随即朝他挑了挑眉,眼神中透露出些许不悦,金珉奎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不礼貌,慌慌忙忙收回视线,重新落在喧嚣的车厢里。

真是只可爱又难对付的猫啊。车子发动之前,金珉奎最后偷偷瞄了一眼。

有点眼熟的封面,他好像也看过那本书。

2.

这可能是中邪了。

这是金珉奎人生第四次坐公交上班。也是金珉奎实习期准第四次迟到。

他总是抢着靠窗第三排座位,总是抬头望着站名掰手指数,第五站之后的红绿灯,红灯的话,可以看见那只总在看书的小懒猫。

也有不走运的时候,比如第三天就是绿灯。金珉奎从来没这么不待见过这个畅通无阻的信号标志。他眼睁睁望着那个可爱的男孩低头看着书,几秒后就与自己驶离了方向。旅游巴士每天去的地方都不一样,但至今还没自己同路过。

金珉奎发现这个男生看书还是挺快的,今天看过去,已经换了另一本了。这本是不认识的封面,因为相隔一定距离加之反光,他也看不清那本书的名字。但这也无所谓,金珉奎只是对这只猫本身感兴趣而已,这几乎成了他初入社会辛苦生活中少有的乐趣。他浅绿色的高领毛衣稍稍遮住了下巴,随后索性把小半张脸都埋了进去,只留下猫眼睛一眨一眨。眼镜似乎是换了一副戴,深色的镜框仍旧符合他的脸型。最令金珉奎意外的是,今天他居然好好打理了头发,黑发服服帖帖地靠在两侧,也顿时清爽许多。看起来这只野猫也并不是毫不在意形象的,或许是因为经历了什么事情。

每天仅存的两分钟很快过去,车辆重新发动的同时金珉奎也收回了依依不舍视线,头靠在车窗,回忆起男孩今日格外清秀的面貌,思考着是什么让野猫舔顺了自己乱糟糟的毛。在这些凌乱没有意义却又莫名美好的问题之中,困意渐渐席卷而来。

可务必把这样的自己解释成中邪吧。

不然就只有某个形容恋爱的成语能形容我的心情了呀。

他靠在车窗上沉沉地睡着了。

让已经迟到多次的金珉奎不至于被直接开除的,是车窗外传来的一阵短促的声响。

头部抵着的硬物震动起来,磕痛了熟睡的人,半梦半醒间听见那是有人敲窗的声音,金珉奎才骤然睁开眼。

第一个想法是,完了我肯定坐过站了。

看了看滚动播放的下一站站名,金珉奎的第一个想法并没有得到证实。还差一站。

那么第二个想法是,谁在敲窗。

他扭过头去,望向窗外。

浅绿色首先映入眼帘。然后是男孩抬起在空中的手。那只被他隔着车窗看了好多次的手指停下了敲击的动作,随主人的动作缩回过长的毛衣衣袖里。另一只手臂护着那本书,将它牢牢抱在怀里。男孩的眼神仍旧慵懒,甚至可以说是有一些不耐烦,对上金珉奎彻底傻掉了的目光,他只是略带嘲讽地一偏头,耳朵里延伸出来的耳机线随着动作晃下去,金珉奎顺着往下看,看到他站在人行道的边缘,为了够到车窗而努力踮起的脚尖。这也是金珉奎第一次看见这个男孩上身以外的地方。

金珉奎愣在车里。车里吹的那些暖气啊,大叔们聊天的声音,把他弄得愈发迟钝,耳边回荡着无意义的噪音。

这个距离他可以看清那本书了。

但他完完全全忘记了书不书的事,只是着迷地盯着这只捉摸不透的野猫看。一直到几秒之后,车窗外的少年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解释,连声音都没有出,转过身便跑走了。

3.

不知为什么,金珉奎有种他俩已经是朋友了的感觉。虽然他连人家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第五天的时候,他盯得毫不遮掩,视线毫无躲闪。虽说本来也没有。

往常只是专注于手上的书的男孩,今天破天荒抬起了头,直直朝着金珉奎的方向,望了回去。

和第一次不一样,这次金珉奎完全没有要闪避的意思。他觉得自己才没有被嫌烦,不然他为什么要特地跑来叫醒差点睡过站的自己?不如说是很喜欢他才会这样吧。金珉奎还因为这件事一直心情好到现在。

车窗那边的男孩苦恼地转转眼睛,好像猫尾巴都在身后摆来摆去。然后他低下了头,飞快翻着书页。随后做出了一个令金珉奎再次预想不到的动作——野猫朝着车窗举起了书,紧紧贴上,指尖指着其中的一句话。

两车的距离再近,要看清书上的字也是很费劲的。金珉奎完全没犹豫就打开了车窗,半个脑袋贴过去,瞪大眼睛看向书上那行字。

【“为什么一直看着我?难道你觉得我很好看?”】

愣了下,金珉奎下意识点头,缓缓与他重新对上眼,望向那双猫一般的眼眸,猛然又加大了点头的幅度。

那边放下书,低下头憋不住要笑。然后又重新翻了一页,举起来,指着。

金珉奎一字一句。

【”我才不会对你这种男人有兴趣,赶快放弃吧。“】

车窗外的半个脑袋僵硬了。

达到目的的男孩心满意足放下书,看了看他之后就不再多做什么反应,只是自顾自转回去,冷冷地看书。显得十分生人勿近,也确实是只野猫。

关上窗的时候金珉奎眼泪汪汪。昨天还超可爱地来叫他下车的小猫咪,怎么今天就忙不迭拒绝自己了呢,何况他也没表白啊,你们野猫都这样的吗,自我感觉怎么这么良好,简直太自恋了。

满心郁闷地说葡萄酸了一会儿,金珉奎突然想起刚刚那本书,似乎又是一本新的,于是拿出手机,把两句话打进Google里,搜索。

啊,是本言情小说。

哎?HE的。

4.

记下了旅游大巴外的名称,金珉奎回家彻底搜索了这个旅行团。最近在这个城市旅行的团只有一个,一共只留七天。

就是说,他们还有最后两次再见的机会。

金珉奎从不乘公交,除非能看见那个男孩。

周六一大早,金珉奎照常出门了。周末的17号公交没多少人,加之昨日莫名其妙被拒绝弄得他内心微妙,惶恐大过于不爽。于是再三犹豫之后,他鬼使神差地坐到了三排之后第六排的位置。

5.

讲真,全圆佑其实不爱看书。

因为被朋友吐槽“你的人生太无趣了”而被强行拉出来到附近的城市旅游观光,完全提不起兴致的全圆佑才在行驶的大巴车上无所事事,百般无聊从正和其他人聊得开心的朋友那儿借来一本书随意翻看。

倦意涌上来打了个哈欠,他无意间扫过车窗外的时候,却被对面那可谓是炽热的眼神盯得一下没了睡意。

对面车窗里是个肤色偏黑,看起来高大的男生。外表很可靠,可那双眼睛里扑闪的色彩又怎么都像个看到新事物的青春期少女,此时正一本正经盯着自己的脸上下打量,看得他实在有些不自在,面对着真挚的视线却又不知为何生气不起来,只好忍着笑意朝他挑一挑眉。

不出意料,对面的人意识到了什么,慌慌张张躲开了视线,老老实实在座位上正襟危坐,完全不敢违抗他的意思。那模样实在像是个听主人话的大型犬。全圆佑可以轻易想象出他长出耳朵和尾巴,蹲在自己面前乖乖晃尾巴讨骨头的样子。

于是再留心两眼,看到了制服上印着的公司标志,默念了两遍便记在心间。并没有打算因此就跟去公司找这个有趣的男孩,还是总想留下点什么纪念一下这特别的一面之缘。

红灯跳为绿灯的时候全圆佑又注意到了那男孩的眼神,在自己解闷用的书封面上停留,然后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全圆佑转而看着自己手中的书。

或许他也看过?

他有期待过第二天还能继续见到,所以才故作矜持地继续翻看那本他其实没什么兴趣的书。真的又在路口感受到身旁的视线时,他却还是着实意外了一下,带着显而易见的喜悦。

那男生的视线里实在流露出太多不加掩饰的热情,隔着两层玻璃也仍是灼烧得他快脸红。不知作何反应索性装不知道。反正一个红灯的时间之后也会分开不见。如此过了三天,直到从导游口中报出了那个有些熟悉的地名。

是他的公司旁边?

怀着这样的疑问,难得好心情整理了发型的全圆佑才发现这次并没有在路口之后就分开。可是当他抑制不住侧脸看过去的时候,那只大型犬却微张着嘴,一副傻样地脑袋抵在玻璃窗户上睡得死沉。

他低头笑出声,盯着自己的书,实际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行不行啊,这不是要迟到了嘛。

大巴的目的地比男孩的公司近,全圆佑下了车,远离正在景点入口处讨论集合时间的一群人,他独自站在停下的公交车旁边,第三个座位的车窗外,扬起头来。

这是他第一次离这个男孩这么近。

也是他第一次如此主动去靠近一个人。

下定了决心后便毫不犹豫,全圆佑抬起手,踮起脚尖够上了车窗,弯起手指,坚定而短促地敲了三声。

叩叩叩。

车里的人没有立即醒来,这让他举着手踌躇了一会儿,正想再敲几次,那靠着窗一动不动的脑袋终于抬了起来。随后大型犬睁开了他水汪汪的眼睛。短暂的迷茫之后大梦初醒,慌张地看了一眼站名,这才松一口气。

当车里的人扭过头看向全圆佑时,后者刚刚费了很大劲忍住自己发出爆笑的欲望,面对着车里那张由懵转惊再转喜的脸,他只是强行板下脸来,面无表情地垂下手去,偏过头,眼神中透出一句质问。

这么大了还差点睡过头,你是不是傻?

大型犬没有动,还是傻乎乎地盯着他看。

全圆佑不禁感叹,是真傻啊。

众所周知,全圆佑的爱好就是捉弄并且欺负有趣的人。

我才不会对你这种男人有兴趣......

紧盯着的嘴唇做出口型,念出他所指的话语。两秒之后对面倒吸了一口冷气,嘴角夸张地撇了下去,眉毛都纠在一起,望向他的眼神里全是可怜兮兮的委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大型犬的反应果然没让他失望,故作正经忍住快要出戏的笑容,全圆佑无视了男孩头顶无数的问号,只是冷漠地转了回来,翻阅着手上借来的言情小说。每一句话都很恶心人,看得他要起鸡皮疙瘩,配合脑海里挥之不去的那个男孩的各种表情,眼下却又变得有那么一点点可爱。

可是,现在这是什么展开?

大型犬不应该无论发生什么都对主人不离不弃的吗?

那他左边第三排那个睡得比某人还难看的大叔是谁啊!?

第五天的时候,全圆佑终于发觉自己被摆了一道。

不喜欢看的书还捏在手上,好不容易打理的头发又靠在座椅上被弄乱。他强迫自己不去细想的改变与迁就确实发生在他身上,一切的始作俑者却突然不见了。他扶了扶圆框眼镜,想努力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其实心里懊悔又难过。

玩脱了。

他那只没有认领也没有起名字的狗狗第一次跑掉了,只是因为他一个稍显过分的玩笑话,就晃着尾巴轻轻松松就跑开了他的视线。而他只能站在原地,偏离方向的大巴车害他连去找他都做不到。

但这也是确实的吧。

既然没有认领也没有起名字,他还坏心眼地不给人家骨头啃,哪只狗狗愿意跟他啊。


全圆佑本不想这么做,这实在太有违他的生活状态。

但在最后一天去往火车站的巴士发动前,突然头脑发热抛下了一切后果不管不顾,只是编了一句理由就跳下车的那个人,也确实是他。

回不去怎么办,还是找不到人怎么办,这些事情现在都没有闲暇去想。

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全圆佑只是抱紧了怀里的书。

6.

金珉奎觉得自己是在作死。

他昨天坐在后排,红灯的时候椅背遮得严严实实,他压根看不见那个可爱的男生是什么表情。自己想出的注意又把自己急得半死,最后是自己这辆车加速驶过的时候,他才有了那么一秒的时间,重新看见两层玻璃之后那张他近乎要朝思暮想的脸。

也可能是他看错了。

他的小猫第一次耷拉下了耳朵,眼角都难过地垂下去。原本总是看得认真的书今天也合起来放在了腿上。虽然还是一贯的淡淡的表情,悲伤同喜悦一样都不算外露,那被打上了阴影的小半张脸,还是让金珉奎的心毫不做作地被揪紧了一下。

可是,说对我没兴趣的也是你啊.......

金珉奎惆怅地抬起头,那张映着悲伤的脸刻印在他脑海里。内心换上另一种意味的复杂,于是忘记了今天是周末,就这么一直傻坐着,大有要一路坐到终点站的架势。

7.

周日,是旅行的最后一天。

这个红灯口,金珉奎没有看见那辆这一周以来早已十分熟悉的大巴车。

他像是失去了最后的精神,丢了魂一般靠在车窗上。

就算是认真看书不理自己也好,就算是嫌他炽热的眼神很烦也好,就算是说我对你没兴趣也好......别就这么消失啊。

至少,让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车窗再次被敲响的时候,金珉奎还处在失恋的痛苦中挣扎,望向窗外的眼神比刚睡醒还要迷茫混浊。

可是,这难道又是一个梦?

在离开那个路口很多站路的地方,有只野猫站直了身体扒在车厢外,尾巴翘得老高,为了够上窗户伸长了爪子,跑得着急而急促地喘着气,那双最一开始就令他觉得很好看的眼睛正紧紧地,目不转睛地,同他一样不舍地,盯着眼前的人。

金珉奎看着窗外违反交通规则站在马路上的全圆佑,觉得四周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了。神啊,不管是不是梦都让他先开心一会儿,分明这么想着,鼻尖却泛着酸。

全圆佑抬高了手,因为失措而努力不去看车厢里那个被他感动得快要哭出来的大型犬,握着那本劣质的言情小说,书脊敲了敲车窗。

金珉奎这才回过神来,手忙脚乱从内部打开了车窗。

他准备张口先问名字,问完名字就表白,可是全圆佑没有给他机会。书本从车窗探进去,他就下意识抬手接住。还想伸出去拉住他的手,可全圆佑很快就把手缩了回去。

金珉奎张了张嘴,也没有说话。

全圆佑恢复了那淡漠的表情。最后终于微微上扬嘴角,露出一个显而易见的微笑。

“再见了。”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句话。

金珉奎没有来得及回答,车窗外的人已经转过身跑开了。不给他留一点余地,这人总是这样。

啊...他今天应该要回去了啊,怎么来找我呢,会不会赶不上列车啊......太让人操心了.......

他忍着要流出来的眼泪,表情狰狞地盯着手上的那一本书。就是那本他搜出来的言情小说。他才对这个没兴趣呢,只会让他想起自己被拒绝的往事,和一只可能再也见不到的野猫。

失落地翻开书,指尖压着侧页从第一页一直掠到最后一页。

啪嗒啪嗒,书页翻过的声音。

最后一声结束时,金珉奎看着那本书的最后一页。

暗淡下来的视线扫到了什么而重新明亮起来,取代刚刚因为感动悲伤交杂而要丢人地留下来的眼泪,男孩在车厢里举起了一本与他形象极度不符的言情小说遮住脸,肩膀却笑得一抖一抖。

在书的最后,是有人用歪歪扭扭的铅笔字迹写下的一串地址。

而在【全书完】的字样之上,那个曾经对男主没兴趣的女主如此说道。

【“你个笨蛋,难道看不出我也喜欢你?”她高傲地撇过头,只是脸颊染上了一抹红晕。】

这才不是什么中邪。

是一见钟情啊。

8.

全圆佑收养了一只大型犬。

这只大型犬非常自说自话,早在他决定收养之前就默默地跟了他好久,他一度也觉得有点麻烦,但晃着尾巴的生物实在忠实又可爱,全圆佑才最终勉强同意收养他。

金珉奎圈养了一只小野猫。

这只小野猫毛病很多,很麻烦,也很不直率,表情总是冷冷的没有感情,好在他还是知道的,虽然有点爱捉弄人,这只小猫其实很善良也很敏感,必须要好好地温柔地对他。

得到了地址而来找他的金珉奎上来先握住了他的手腕。

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不被那冰冷的玻璃相隔开。被堵在门口的全圆佑望着眼前靠得极近的人,那视线中的炽热终于完完全全传递给了他,令他不仅快要脸红,心跳还快得不能自已。

“做我男朋友吧!”

这是他第一次听见金珉奎的声音。低低的很有磁性,和自己有点像,很符合他的想象。无厘头的邀请听起来可笑,换作往常他大概要生气,但面对着眼前的人他从来只能心甘情愿地作罢。

“拜托,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

“啊...我是金珉奎。”

“全圆佑。”

“全圆佑........嗯。”

金珉奎默念了两遍,身体稍微向后仰了仰,又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再次靠近时距离更加近得离谱,手臂张开直接把还试图躲开的全圆佑按进怀里。

“全圆佑,做我男朋友吧!”

全圆佑实在是忍不住了,脸颊快要烧起来,还是垂下头埋在金珉奎肩膀叹了口气。

盯着人看那么久害人浑身不自在,为了拗造型看书而耗费的精力耐力,倒数第二天可恶地消失不见害他难过了好久,还有最后一天他破格跑了那么多路的辛苦.......这么多这么多,可都要找金珉奎好好加倍讨回来。

但...总归不是今天。

如此想着的小野猫,费了很大劲才从大型犬怀里挣脱出来,继而仰起头偏向一侧,姑且是闭上眼睛亲了上去。

End.


评论(7)
热度(95)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