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汉圆】一言难尽

昨天签售会的梗→http://weibo.com/tv/v/FsbYEmqIe?fid=1034:da3fcc3b03be7d1f4de42b2ce41888ee

一篇充满麻烦的私心的碎碎念 其实分不太出攻受


汉佑/一言难尽

文/某布

全圆佑腰酸背痛地直起身子,似乎是前年录完某个受难团综之后就没运动过的身体此刻向他提出抗议,而他只能杵在那里盯着自己满是泡沫的手中捏着的衬衫袖口那一抹油性笔的黑色印记发愁。

“啊...还是不行啊。”

烦躁地用上臂蹭过额头拭去渗透的点点汗珠,他有点自暴自弃地把衣服扔回盆子里,抬起头却看见镜子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陷在沙发里看手机。

“喂喂净汉哥,过分了啊。”

他郁闷地嘟囔一句,语气中也不见太多责备,走到沙发边的时候尹净汉还算良心发现地放下了手机,在沙发上盘腿坐起来一本正经地盯着全圆佑,偏过头。

“洗不掉嘛?”

“你去洗洗看就知道....”

“没事啦没事,大不了买下来。”

“...哥出钱?”

全圆佑在尹净汉旁边坐下来,背靠着沙发放松身体,扭过头对上尹净汉真挚的眼睛。

“哎,又不是我弄的。”

这个大他一岁的哥哥此刻挑起眉毛瞪大眼睛,表情认真又迫切,甚至还有点被冤枉的不爽。为了回归新染的浅色发系在宿舍灯光的照射下愈发衬出皮肤的雪白,柔顺的刘海更是显得这位欺诈天才乖巧可爱。

“哥——”

全圆佑实在是又好气又好笑,不禁又想起签售会上尹净汉捏着他的手臂给他演示他是怎么自己签名划到自己的全过程,其可靠程度令全圆佑都要怀疑他看到的是不是都是假的不存在的。

但这样的死不承认又并不是某种目的性的欺骗,反倒像是懂事的小孩子为了博得喜欢而刻意犯的糊涂,这就让和尹净汉脑电波总是对不上的全圆佑苦笑不得。他抱怨着麻烦,满口指责,事实是面对着这个人清秀的面容,一点脾气也没有。

彼时全圆佑脱下外套又因方才那一丁点儿劳动而热得解开了几粒衬衫衣扣,袖口随意推上去还是沾湿了些许,连带着泡沫贴在皮肤上。不期望得到这个爱玩闹的人进一步的回应,他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袖口,竟突然被人扶住肩膀,反射弧颇为感人地缓慢抬起头,那个湿软的吻倒落得恰到好处,不偏不倚贴在他干燥的唇瓣上。


全圆佑想起来,粉丝说他虽然不安分,其实反应慢得很。

粉丝还说虽然尹净汉平时不爱动,其实到了真正关头动作比谁都快。

啊......好像是真的。


出于不知道何原因的亲吻只是浅尝即止,尹净汉半跨坐在全圆佑身上,纤细的手指沿着敞开的领口滑下去,却仅仅隔着布料抚过了手臂线条,停留在沾着水珠的手背。

全圆佑抬起头不知作何反应,舔了舔嘴唇,满眼都是他这着实漂亮又偏偏总掌握着主动权的哥哥。

“圆佑是反应很慢的孩子,所以我想等了一个星期你可能也还是没有反应过来。”

那张亲吻过他的嘴唇一张一合,轻轻说着全圆佑无法第一时间理解的内容。可他还是运转着大脑,想起一周前这个人在夜色中对他说的话语。那每一个字他记得都是那样清晰,连贯起来又变得那样生涩而难以理解,好似自己是置身事外的一个人。

“如果是用签名笔划的话,就不会忘掉呢。”

尹净汉望着眼前仍是无动于衷的人,心底不知是喜是悲。

“那就让我写下来吧,有必要么?”



全圆佑愣愣地想。

啊......所以说喜欢我什么的是真的啊...我以为又是净汉哥开玩笑呢.......

“可是很奇怪啊...”

说出口的还是无意义的文字。那些复杂兀长的心思不适合全都说出来。


因为,即便这样可能也只是开玩笑。

某天我认真地说着想和净汉哥在一起,或许他又会带上那一贯无害又纯真的表情,语气笃定地捏着我的手腕说,可是我那不是在和你表白啊,是不是你理解错了,嗯,是我们圆佑自己不小心啦。


“也是...那就再等等好了。”

眼看着面前的男孩表情迟钝仍是默不作声,尹净汉叹了一口气,作势要离开却被人突然用力揽住在怀里。

“圆佑?”

“但是可以...想再亲一次。”



他们都是表里不一的人。

如全圆佑外表的冷淡,近乎无表情的面容带上眼镜斯文又冷漠。又如尹净汉外表的柔和,带着名不虚传天使一般的笑容便好似能感化所有不敢接近的人。

但实则是他才是容易被挑拨起情感的人,而那个总是温柔笑着的男孩,擅长于把自己太多心思隐藏在美好的外表之下。尹净汉几乎要变成无情的极度冷静随着时间印刻在全圆佑心里,所以他才无法相信,相信如此一个不做没把握的事的人,会那样轻易而认真地和自己诉说感情。

若是拒绝了会怎么样?突然打起这样的念头。


但他只是扶着尹净汉的侧脸轻柔地吻上去,心口剧烈地跳动,也被惊喜的人略强势地掠夺去了气息。很少做这样的事,他唯一知道的只是,自己并无一丝反感。

视线朦朦胧胧,全圆佑抱上瘦弱的身体,感觉扣子好像被人又解开了几颗。回过神时已经被推倒在沙发上,眼前的人轻轻扣住他的手,透亮的眼睛留恋地停留在他脸上,呼吸打在他的鼻尖,又再一次俯下身来纠缠。

这样的接吻,也是开玩笑吗?有摄像头的话,真想恶趣味地录下来,让尹净汉到时候没有可以逃脱狡辩的余地。

随时都想全身而退什么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可以的。或许,这一次,只有这一次,就让他相信这位哥哥是认真的吧。



“呐,喜欢我?”

“...让我再反应几天。”


身上的人猛地笑出声,眉眼中溢出的喜悦填满了全圆佑的视线。

尹净汉大概比什么牌子的油性笔都难洗掉吧。内心完全软化,沉迷于相拥的温度,全圆佑只是这般模糊地想着。


End.

评论(2)
热度(2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