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罐昏】良药可口

很短 很甜 很OOC(。

罐昏/良药可口

文/某布

赖冠霖生气了。

听邕圣祐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朴志训正提着一旁新开的糕点店里买来的巧克力蛋糕,兴致冲冲打算冒着寒风跑去练习室找他。

他眨了眨眼睛,抬起手把纯白耳罩扯下来挂在脖子上,好像是没听清面前人说的话似的。吸吸鼻子,把下巴从围巾里抬起来,张开口的时候,寒风呼呼地从嘴巴灌进去。

“诶...啊,生气了啊?”

他自言自语一般地重复了一遍。

赖冠霖好像一直都是个脾气挺好的人,面对哥哥们的玩笑总是乐意接茬也不会多放在心上。脑子好使所以很少遇到什么困惑,没了心烦的事也就自然不容易火冒三丈。这姑且还是宽泛着讲,而对朴志训来说,这个小自己两年的男朋友总是将那些温柔宠溺自然更多地分给了他,对于他的底线低到可以说是纵容,倒害得朴志训此刻反而有点惶恐了。

“他真的发很大火,大家都不敢去招惹他了,你要不去看看。”

邕圣祐露出夸张的表情来形容生气的赖冠霖,抬手往空气画着圈圈表现生气程度之深,一边从愣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朴志训旁边走过去。

朴志训张着嘴望着天,想了好长一会儿赖冠霖生气的样子,最终是摇了摇脑袋,重新朝练习室的方向走。

-

隔着老远就听见练习室里放得过响的音乐声,节拍重重地敲击在耳膜上,也仿佛他加速起来的心跳。

环境分明足够嘈杂了,朴志训却好像还是担心会被人听见动静一般,小心翼翼踮起脚尖走去那扇透出光亮的门前。推开一条缝望进去,硕大的房间里面是男孩只身一人舞蹈的身影,但用了太大力道反而不够标准的动作也完全暴露了他内心的烦躁。朴志训屏住呼吸,心里念叨这是真生气了啊......随即一个转身的动作就让赖冠霖与门口缩成一团的朴志训面对面相望了。

“...哥?”

赖冠霖骤然停了动作,一时间空气里只剩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和朴志训因为迟迟不回应而弥漫开的尴尬。

“你不是休息吗,来干嘛?”

这语气不善。赖冠霖喘着气,一边把被汗水浸湿的外套三两下扯下来,甩在一旁的地上。外衣上的金属物件与地板碰撞,发出清亮的咣当声响,把朴志训吓得哆嗦了一下,眼珠转了几圈,才终于扭扭捏捏放弃了躲在门后的动作。不知怎的把那完全藏不住的袋子往自己身后藏,直起身体一点点走进练习室,步伐缓慢得好像是不愿意接近房间中央的那人,这让赖冠霖皱了皱眉头。

“也没事啊,就是...”朴志训首先pass了想找你吃蛋糕这个最没营养的真实回答,又过滤了想你了这类太营业的字眼,琢磨半天也没下文,眼看着赖冠霖浑身散发的低气压就要逼近,口不择言了一句,“那要不我回去了!”

“......来都来了。我很快就好,你要不在旁边等着。”

赖冠霖上下又看了他两眼,眼神透着种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莫名其妙,跑到此刻内心弹幕刷满屏的朴志训眼里又变成了他对自己的不耐烦。

完了呀完了呀啪击昏,他们可以不会安慰,你这个男朋友怎么能不会安慰呢,看看还惹人家更不开心了......

音乐刚好放完一遍,赖冠霖合着第二遍的节拍从头开始了舞蹈,倒是一旁感觉自己做错事了的朴志训靠着墙委屈巴巴,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合着音乐声与鞋底和地面摩擦的尖锐音效,放在一旁的蛋糕盒子啪地倒了下去,也没人注意到。

-

回宿舍的路上是一阵无言。

赖冠霖今天穿了件黑色风衣,很酷也很冷漠,看着也很冷。朴志训穿得还算厚实,也还是害怕对方散发的低温把他冻伤,不知不觉间就从一开始的并肩变成一前一后,朴志训大部分时间都把半张脸藏在围巾下面,偶尔才抬起来看一看,快步追赶上去再度被拉大的距离,又不安地在心里抱怨都不知道等他一下。

夜色侵袭,气温仿佛又骤降了几度,冬天的白天总是可贵。空无一人的街道上,最终还是赖冠霖首先忍受不了这样的气氛,猛地停了下来,转过身去看低头小碎步走路的朴志训。后者正盯着地面认真数还有多久才能到宿舍,哪想到前面那人居然停下来了,再抬头看到时候距离突然近得他来不及聚焦,就只知道是一头装到了一团黑黑又暖和的东西上。

也不是很冷嘛。

朴志训揉了揉额头,耳套都被撞歪了。但也不疼,所以他没开口指责。抬眼去对赖冠霖高自己小半个头的眼睛,总算在今天实实在在的眼神接触了一次。

赖冠霖无奈地叹了口气,帮犯懵的哥哥把可爱的耳套扶扶正,又就着这个姿势用手捧着他的脸,坏心眼地用力捏捏,看那张好看的脸被自己弄得略微扭曲。

“你干嘛躲我啊?”

朴志训是不喜欢被这么对待的。但他又总觉得赖冠霖还在生气,所以也不敢贸然抵抗。最终也就是嘟起嘴表示一下抗议 重新躲回围巾里不情不愿地回应。

“你不是很大火嘛.......”

“什么?”

赖冠霖没听清似的,低下头又要凑过去,一只手下去扯开了那碍事的围巾,手背的冰冷与寒风一起刺激到了朴志训的脖颈,他蹦起来抓下赖冠霖的手,不太乐意地、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就是邕圣祐跟我说!你生气了!超生气那种!”他情景再现了一下邕圣祐当时的手势,顺便夸张了点幅度,“那我怎么知道你要怎样啊!特地过去找你,你还和不愿意见我一样...那我怎么办啊!”

赖冠霖愣愣地看着裹成团子的朴志训在自己面前蹦哒着手舞足蹈发牢骚的模样,比起思考他话里的内涵,第一个钻进脑子里的想法是:真可爱啊......

“啊?”下意识发出一个音节,看着眼前那人的脸上写着再让我重复就杀了你几个字,停止运行的大脑这才重新开始工作,几秒后噗地笑出来。

“他乱说什么啊,我没有在生气啊。”

“哇!你刚刚明明很低气压的!超凶!”

“我只是有点不开心啊。”赖冠霖上前了几步,把叉着腰反驳自己的朴志训按进自己怀里。“就是,很努力...还是被老师说不行,不够努力那种感觉...主要是不甘心,或者是气自己不够好。能理解吧?嗯,哥一直很优秀所以大概不会.......”

“谁让你随便说我不懂了。”朴志训不由分说地打断他,语气很不满,可缓慢抬起手环抱住赖冠霖的动作又是那样温柔,“我理解你啊。”

我理解你啊。

心底微动,赖冠霖重新捧起朴志训的脸,额头贴上额头。

“就算哪天我真的生气了,那唯一能够把我安抚下来的,也一定只有哥你一个人啊。”

这话很让人害羞,但朴志训微妙地不嫌弃。他乖乖地点了点头,举起手里快被遗忘的袋子。

“我是来找你吃蛋糕的。要吃吗?”

他一边说,一边把蛋糕从袋子里拿出来,果不其然已经没了形状,他哀叹地把勺子摸出来,挖了一勺放进嘴里。

“但还是挺好吃的,啊——”

看着面前的团子举起勺子朝着自己的样子,赖冠霖歪了歪头,拉下他的手腕贴近他轻轻说。

“嗯...在那之前,先让我亲一下,忍得好累.......”

朴志训听着这撒娇的语气忍不住笑起来,仰起头,勾上赖冠霖的肩膀把他略微拉下来。嘴唇相贴,赖冠霖用手搂着他的腰又靠近,果然不止是“亲一下”那么单纯。朴志训在心里嘟囔。

可是路灯从头顶打下来,昏黄色暖暖地照着,又和他的体温一样温暖。

那就原谅你啦。

End.

评论(4)
热度(201)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