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安雷】XX请遵循基本法

通篇垃圾话 与lof一场智慧与勇气的角逐(闭嘴
很短 很甜 很OOC

安雷/XX请遵循基本法

文/某布

1.

“所以我说了,我懒得和他谈恋爱,我他妈只想和他XX啊!”

玻璃杯被人拍在桌上发出一声巨响,说这句话的人底气十足,语出惊人吓到了小半个咖啡馆里的人。对面的卡米尔惊得一个哆嗦,眼瞅着不远处服务生端着盘子朝这儿观望事态就差请他们出去了,赶紧拉低帽檐把自己的小脸遮遮严实。

自己到底哪根筋搭错了才会想到要帮他解决情感问题的?小弟内心叫嚣着要反抗,不过张开口还是恭恭敬敬的。

“可是,雷狮老大,你不也是喜欢他的吗?”

这边的雷狮闻言啧了一声,一刻也安分不下来似的换了个姿势霸占着屁股底下的单人沙发。

“喜欢又怎么样?我可不要看他一天到晚拿着朵玫瑰花跪在我面前说亲爱的你就是我生命中的一切,代表我的整个世界。”他说着还打了个哆嗦,“我都要世界毁灭了。”

卡米尔听完不禁沉默了一会儿。

“不管怎么说,安迷修现在很没有安全感。他觉得你把他当成炮友。”

“那也说不准。”

“可不是你先表的白吗?”小道消息(嘉德罗斯)是这么传的。

“放屁,我跟他说你要跟我睡吗,他就睡了。”

“........”

2.

“雷狮根本不爱我!!他只爱我的XX!!!”

酒吧里的成年人已经醉得神志不清,最后两个字眼从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可把对面的格瑞吓得杯子都拿不稳了。

还好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挥了挥手退却了一瞬间围上来的基佬,他看着挚友醉酒流泪的模样,多少还是有些心疼。

“雷狮不是那种随便的人,他肯定也是喜欢你才,咳。”格瑞清清嗓子,“让你上的。”

安迷修伸出一根手指在格瑞面前摇了摇,整个人也被连带得七扭八歪。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酒吧里光彩炫目,安迷修被泪水浸透的脸也五光十色,“可是雷狮从来不说爱我,不接受我的照顾,更不接受我的爱。”

他又流下两行清泪。

“他只接受我的XX。”

格瑞绷着脸喝了口酒,起身好让周围还没走远的基佬再聚上来。


3.

一般来说都是攻强迫受,事后受遭殃。他俩不一样。每个晚上雷狮都热衷于坐上去自己动,安迷修那玩意儿还在人家身体里坚硬滚烫,还得一边呜咽一边求饶说不要了雷狮你稍微停停吧。

雷狮充耳不闻,在上面爽得直抽气,身寸之时不忘冷嘲热讽一波底下郁闷着高潮的人。

“你丫是不是性冷淡?”

“雷狮.....”

“不能满足我还怎么做我男朋友?”

于是郁闷一晚上的安迷修立刻又被“男朋友”这个称呼哄开心了。蹦蹦跳跳从床上爬起来把人抱进浴室,期间无视怀中那人一切粗暴的抵抗。

某种意义上来说,比起XX,安迷修更喜欢这之后的清理环节。

完事之后雷狮总是懒得自己清理,好几次留着那玩意儿在体内就睡着了,第二天发起烧来本人倒是毫不在意,贴着退烧贴还赤脚满屋子乱跑,倒搞得安迷修心如刀割,总觉得是自己哪里没做好,害得恋人生了病。

只有在浴缸里抱着懒洋洋的雷狮,帮他把散乱的头巾摘下来,扶着腰亲吻侧脸的时候,才让他有种我们真的在谈恋爱的实感。

但这样的恋爱关系总归不太平衡。

安迷修注重感觉,雷狮注重感觉。

呃,XX的感觉。


4.

为了使两人的恋爱能够长久,好友纷纷出动,两肋插刀。

卡米尔作为雷狮最亲近的弟弟,虽然也没什么恋爱方面的经验,仍然挺身而出。

聊着聊着话题就不对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是你在下面呢?”

帽子压得再低,卡米尔的脸还是被咖啡店店员熟知了。他终于破罐子破摔,问出了内心长久以来的一个疑惑。

“他大。”雷狮眯起眼睛回想了一会儿,脸上居然浮现了这段对话以来的第一个红晕,停顿一阵子还回味地补充了一项,“还持久。”

“........”


5.

通讯员卡米尔把雷狮的这个答案发给了战友格瑞。

格瑞看完给安迷修满上一杯酒。

“破案了,兄弟。”

“?”

“都是你XX太好。”

“........”


6.

“我总不能割了吧?”


7.

“雷狮,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分开一段时间,彼此冷静一下。”

“哦。那我们打个分手炮吗?”


8.

其实安迷修不是不喜欢那档子事,只是担心太频繁会累着恋人,也担心他俩变成纯粹肉体关系。

初遇是在大学同学聚会上。安迷修对那自信豪爽的少年一见钟情。盯了一晚上却不知道名字,KTV里隔着人群偷望那个抓着话筒唱得忘我的人,哪知道一曲终了之后对方摔了话筒拎上酒瓶,走到自己面前一脚踩在桌上。

“你暗恋我?”

安迷修望着眼前喝得半醉,背着光神色迷离的人,大脑都要停止思考了。头发看起来也太软了...好像揉一揉......

“我,呃、在下安迷修......”

“一口干了这瓶,我就跟你谈......睡觉。”

然后在他喝到三分之二的时候就扯开酒瓶跪在他身上吻了下去。


9.

其实雷狮不是不想谈恋爱。

他压根不是XX大学的学生,从好友那儿听说了安迷修这么个人,了解之后感了兴趣才费心参与到那场聚会之中。活动过程中抓准一切机会在安迷修面前走来走去,好不容易才终于吸引到了人的注意,逮着机会走过去邀请人来一炮,中途实在心动又说不出口。

比起繁琐暧昧无休止的恋爱,雷狮只喜欢直截了当的爱意表达。

“所以我当然爱他。”

那天最后雷狮站在咖啡厅门口,避开卡米尔的眼睛,下巴埋进衣领里。

“老子爱死他了。”


10.

事情最终圆满解决了。

“连XX都不想和我XX,还怎么说爱我?”

雷狮坐在沙发上,瞄了一眼身边不远处的安迷修,又把视线移开。

“可是恋爱总得讲点道理。”

安迷修难过地叹了一口气。

“我以为你根本不喜欢我,又怕我不能满足你。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根本不合适。”

雷狮突然抬起头来盯紧他的眼睛。

“你去找别人了?”

“我去找格瑞了。”

雷狮腾地一下站起来,半张脸都白了,他指着安迷修说你他妈可以你牛逼,就这么骂了半天安迷修终于反应过来。

“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我去找他谈心的。就像你找卡米尔一样。”

雷狮顿时噤了声,不自在地坐回去,嘴里抱怨的对象不知怎的就成了无辜卡米尔。

“你怎么知道是......”

“他和我说你说你爱我。”

“.......”

“爱死我了。”

安迷修又重复了一遍,自己还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抬起眼睛看见雷狮已经爆炸了,跳到沙发上拿出手机,试图解锁却一次又一次地失败。散乱的发丝之下整张脸都红得不像话,耳朵更是红得滴血,手指哆哆嗦嗦地戳着手机,嘴里一刻不停地骂着脏话。

“卡米尔你大爷的,我操,去他妈的......安迷修你干嘛!我警告你离我远点!!”

安迷修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缓缓靠了过来,他慌不择路地向后退步,几步踩到了沙发扶手,一个趔趄跌了下去,被安迷修眼疾手快一伸手搂进怀里。

雷狮和安迷修用这个体位XX了那么多次,还是第一次知道这姿势居然能让人心跳快到这个地步。

“他说错了么?”安迷修居高临下地望着身下逃避视线的人,抬手拿走了他到最后也没能打开的手机。

“我靠,我跟你说啊安迷修,老子就把你当炮友,谁信卡米尔谁傻子!!”

“那刚刚我说格瑞,你为什么吃醋?”

“吃你大爷啊——唔!”

安迷修垂下头,身体力行地用嘴唇堵住雷狮喋喋不休的嘴。

“我不介意当一回傻子。”

“我介意!!!”

“雷狮,我也爱你。”

“你闭嘴——唔唔——”

发烫的耳朵被人用带着凉意的手掌温柔地抚摸,喘着气对上安迷修深邃的眼眸,雷狮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精湛的XX技巧全都失效了。

他又被人打横抱起来了。

“我还从来没这么想和你XX过。”

“老子也从来没这么不想和你——”

卧室门砰地一声关上,后面的话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11.

所以XX请遵循基本法。

...我指的恋爱。


End.

评论(1)
热度(35)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