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珉佑】Game or me

(喂个面都要屏蔽!)

笨蛋情侣(?)很短 很甜 很ooc


珉佑/Game or me

文/某布

偌大的宿舍客厅此刻格外空旷。紧闭的门窗将所有新年的欢声笑语隔绝在室外,封闭空间内只剩下机械按键碰撞的声响。

客厅里的灯没开,巨大屏幕上投射下的五颜六色的游戏光亮便将全圆佑的脸照射得格外斑斓,金珉奎端着碗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一眼望见的便是游戏中毒玩家乱用自己的俊脸,在YOU DIED的血红字样前翻个白眼扔下手柄躺尸的模样。

金珉奎皱皱眉,还是腾出手来打开了灯,沙发上的人便被突然亮起的光线刺激到,见光死似的抱怨了一声顺势用手臂遮住眼睛。他走到沙发旁边蹲下来,还冒着热气的一碗面被放到茶几上。耐着性子抓住人的手臂拉开,金珉奎这才得以看见他哥闭着眼睛装睡的一张脸。

“哥不吃吗?”

“烫。”

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全圆佑不情不愿睁开了眼睛,金珉奎放大的半张脸占据了大半个视线,慌张中下意识抬胳膊推开了他,全圆佑重新坐起来,抓起手柄选了RESTART。

“怎么还打啊......”

被拒绝的大型犬兼任用厨师委屈巴巴的跪在地上,想伸手抢了游戏柄把小猫按进怀里揉揉,被人一瞪眼就吓得嗷呜停了手,乖乖在旁边仰头望着摇尾巴。

噼里啪啦的枪声又此起彼伏,难得的独处时间却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这样想着的金珉奎只得兀自叹了口气。

和游戏抢男朋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知哪个时间段起崔胜澈就擅自带全圆佑进了游戏坑。一开始还只是手游,后来愈演愈烈,休息日再也没有小情侣甜甜腻腻的温存,金珉奎每天早上都是被恋人玩游戏时的高呼吵醒的,空荡荡的怀抱凉嗖嗖,简直要让人流下两行清泪。

他总归看不爽。起初还会好好等着,从后边把人整个困在怀里,犬类敏锐的嗅觉嗅到发梢洗发水的清香,也就催促抱怨两句忍耐着把头埋进脖颈,等全圆佑打完。虽然被控制了行动的人也不免要抗议,但手腕以上还是能够自由活动,往往挣扎了几下也就放弃了抵抗。可后来有一天两人都倔着脾气,金珉奎二话不说抢走被蹂躏了好几天的游戏手柄,捏住人的手腕逼他看着自己。下手不知轻重,输了游戏亦被弄痛的全圆佑火冒三丈,分明是出于喜爱的举动,最后却换得大吵一架,冷战三天的结局。全圆佑绷着脸对金珉奎视而不见了三天,还是后者变着花样给做夜宵千哄百哄,这事才算过去。

那之后金珉奎彻底学乖,再委屈也不敢在全圆佑打游戏的时候打扰他。全圆佑于是变本加厉,只要在宿舍就绝不闲着,游戏里装备等级一路升级,留给恋人的时间却所剩无几。

大年夜这天公司大发慈悲给他们放了个假,几个哥哥弟弟各玩各的出了门,就是崔胜澈也被尹净汉拉走出门看烟花,唯有全圆佑雷打不动窝在宿舍里和游戏你侬我侬,金珉奎一百个不情愿也无法说服自己不赖在宿舍里陪他,又被某人一句饿了打入厨房,男友本质御用厨师。

彼时他又只能在一旁等自己不知疲惫的恋人打完游戏,看到桌上的面渐渐吸入汤水失去了光泽,好心好意再问了一句。

“再不吃就不好吃了.....”

“我靠队友瞎子吧.....你说什么?”新的一轮全圆佑仍然处在下风,按键都变得粗暴起来,语气更是不待见人,“...你看我这样能吃吗?”

金珉奎悻悻地哦了一声,默默鼻子不说话了。被这么对待的经历太多,事到如今已经连气都懒得生了,却被下一秒全圆佑的话惊到,抬起头来瞪大眼睛。

“那...那你喂我吧。”

视线有那么半秒从屏幕上挪开飘到耷拉着耳朵的大型犬身上,脑子里一短路嘴巴就不受控制,这句话说完全圆佑才意识到自己撒了怎样一个娇,盯着屏幕不自觉抿紧嘴唇,不争气的队友又死在自己面前,他原本的怒火却变成滚烫的温度攀上耳根。余光里面的大型狗像看到了骨头似的坐立起来,眼睛都亮起来了。

“好啊!”

这还是第一次,在全圆佑玩游戏的时候,没有让自己离他远点。

金珉奎小心翼翼把碗捧起来,抓着筷子挑起面来,凑上去贴心地吹了吹,送到全圆佑嘴边。

“啊——”他甚至像给小朋友喂饭似的自己也张大了嘴。

被这么周全地照顾的全圆佑顿时感到难堪了,下意识就想反抗一句你别把我当小孩子,可提出这个要求的人本来就是自己,此刻又要反悔,未免太为难人。

耳朵火烧火燎地发烫,握住游戏柄的手微微颤抖,全圆佑强迫自己盯着屏幕装作漫不经心,张开嘴任凭那人用筷子把面送进自己嘴里。


喂个面而已


评论(4)
热度(106)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