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甘党加湿器】Darkness light(04)

虽说这章有虐但是我觉得也不怎么虐...而且发生了什么应该还是很好猜的吧w
想不出要说什么...(喂
总之渣文笔+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w



(04)

_开始交往之后的日子,与之前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还是一如既往那样,每天一起乘电车回去,在某一站挥挥手分别,或者偶尔再彼此一起去某个地方闲逛。
如果日子能一直这么过下去,那平淡就平淡好了,这就已经足够了。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恋人的关系并不可能这么轻易地维持下去。
特别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

每一个下雨天,太郎都会惦记着亲自送天月回到家。以往每次到家时天月的家长都还在工作,但是偶尔也会有几个人向遇到的情况。
在看见儿子被另一个人送回家了多次之后,父母终于对这两人间微妙的气氛产生了质疑。
于是某一天,以感谢的理由,他们留下了太郎一起吃晚饭。
虽然很意外,但是看着对方家长非常热情,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偏见,太郎在试着谢绝了几次之后还是留了下来。

在吃饭时,天月的父母用闲聊的语气,不着声色地开始问起了两人的关系。
“歌词太郎君真是个好孩子啊。”
天月父亲拍拍太郎的后背开始了话题。
“要是我们家天月有这么好的人照顾,那就幸福了啊。”
见状母亲也附和起来,顺着说下去。
“谢谢伯父伯母.....”
太郎咽下口中的饭餐低低头,神情有些犹豫地看了天月一眼。
天月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大概是在肯定什么。
“其实...伯父伯母,我和天月君...正在交往中。”

直到太郎离开时,气氛也温暖得不像真的一样。
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似乎都很支持他们的恋情,一边感谢着太郎愿意接受他们的儿子。
离开的时候太郎笑得很开心,为这一段他们之间的恋情能得到祝福而感到了由衷的喜悦。
然后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注意到了天月的神情。
天月只是笑着,笑着,笑得宛如天使但同时也有些令人心痛。随后他朝太郎悄悄挥了挥手。安静得不向往日的他。
原本安定的心突然又跳得飞快,一瞬间甚至有些恐慌。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天月,天月,天月?
心底一次次在呐喊着,抬起手想要用力敲开门问个清楚,但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么做的勇气。

有什么事情变了。
其实是所有事情都变了。
那天之后,太郎再也没有见到过天月。
他再也没有在站台前看见过那个带着墨镜不敢乱走的少年。也没有机会再在空荡荡的电车里牵着那个少年的手,甚至连无聊想找人聊天时,发出去的消息也瞬间石沉海底。

为什么?

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坐在一直的站台上,固执地等待着,等待着天月出现。

为什么?

然后不断地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做错了什么?

他期待可以看到天月出现在远处的身影。

是被讨厌了吗?

他坚信天月只是出了点小问题,很快又会回来。

为什么在见到他家长之后,就再也联系不到了呢?

可是他逐渐发现,他等不到。

一切都是疑问,他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但是仔细想了想,好像什么都很明白。

他挑了天月父母不在的日子去了一次天月的家。
天月打开门的时候声音有些发抖,问你是谁。
看到天月的一瞬间,所以感情都涌上来了。
他原本身体就不怎么好,几个星期没见似乎变本加厉得虚弱了。
“天月君....”
没有过多思考,可脱口而出之后他立刻后悔了。
因为对方的表情变成了很痛苦的样子,然后猛得关上了门。在那一头重重地坐下来。
“....你不愿意开门也没有关系。我会等你。”
太郎跟着他半跪下来,靠在门上轻声说着。
“.......太朗桑请回吧,我不能开门。”
天月的声音附上了似乎要哭出来的气息,声音轻微游离。
“嗯,天月君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太郎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在正常的范围,其实已经害怕到快要窒息。
“.....没有为什么啊....”
天月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清了。

“就是想说....我们果然,不要交往了比较好......”
好听的声音这么告诉了眼眶通红的伊东歌词太郎。

TBC.


评论(2)
热度(25)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