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甘党加湿器】Darkness light(05)

果然还是被我拖长了几章.....不过也应该很快就会完结了
这一章没什么主要剧情....承上启下的感觉吧w?
渣文笔+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05)


太郎并不愿意接受的事情作为事实强迫他去接受了。
他还是没有一点毅力地从天月那里回来了。
这几个月以来的事情本来就像做梦一样的吧,所以现在只不过是梦醒了而已。
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之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回家的,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明明这才是最正常的,却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空虚得透不过气。
他会想念那一个因看不见而格外依赖自己的阳光男孩,他想去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会开始觉得孤单,在半夜甚至会有些想哭。
故作无事地坚持了一个星期,他最终还是觉得顺着自己的意愿去做。
再去找一次天月吧。
如果还是被拒绝的话....那这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按下天月家的门铃,很久都没有人开门。
逐渐等到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准备离开。随即才注意到门根本就没有好好关上。
一瞬间被不安的情绪占据了内心的大半,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了,推开门几步就走了进去。
进门时他几乎被眼前的景象吓呆。
明明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家中的布局还是干净而有条不紊的,此刻却遍地都可见这样那样的杂物,衣服也好垃圾也好扔得到处都是,连饭桌上吃过的外卖也没有收拾干净。
第一反应是这里被偷窃了。他不安地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天月君?”
尝试着呼唤那个人的名字,才发现自己因为恐慌而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有听到回应,却从某处传来了似是在哭泣的声音。
太郎小心地沿着音源走过去,悄悄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一点。
推开半掩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散落了一地的书籍与照片。
之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他思念了一个多星期的人。
只是见到的时刻,他几乎就快心疼得透不过气。
天月蜷缩在床上,抱着被子,将自己全身裹起来,蒙这头,低声却用力地哭泣着。
太郎站在一边,伸出手隔着空气摸了摸天月的头。
心下全是一片混乱,所有想法缠绕在一起,他鼓励自己开口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更害怕自己的出现反而会使天月更加心烦。
毕竟连发生了什么都完全不知道。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天月,实则什么都不是。

天月哭了很久,而太郎站在旁边等待着,很久的时间过去。
在最后,天月哽咽着念出的名字结束了这一段漫长的无言时光。
“歌词太郎.....”
他念叨出了一遍之后,便开始一次次地重复着。
“太郎...太郎...伊东歌词太郎...歌词太郎.....”
听见柔软的声音呼唤着,不管是冷静也好自负也好统统被代替了。太郎不再犹豫地俯下身,用力抱住那个浑身颤抖的人。
“我在这里,天月君。”
我一直在这里。

感受到温暖甚至听见声音的时候,天月想自己绝对是发烧产生幻觉了。
他整整一分钟都没有动,抽泣缓慢地在那人的怀抱里平静下来。
“你是...伊东歌词太郎吗?”
他不敢置信地尝试确认。
“是我。”
听到那边传来了回答,就仿佛是黑暗中最最明亮的光,却也刺痛他的双眼。
“我明明...说过不要来了....”
“可是见不到天月君的话,感觉生活不下去。”
对方打断了他断断续续的话,以轻松的语气说着,却让他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了。
“天月君的父母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直在床上不下去呢。”
太郎安静地问他,安静得让他几乎想要沉溺在这温柔里。
“他们出差了,这一个星期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我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做不到....可是睡觉的话....就可以梦见太郎桑了......就可以看见光明的世界了啊。”
天月终于敢回抱住太郎,在太郎的怀里告诉他。
告诉太郎自己真实的想法,与现实的过分。

TBC.








评论
热度(30)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