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甘党加湿器】Darkness light (全文)+(后记)

完整版w
加了后记也才8459个字我orzzzzz
改了错字 不过基本没有多加新的内容...是为了看起来方便才放的整合(你好烦
然后今晚打算把手头三个坑都填了 所以凌晨大概还会发什么.......看我文力惹qwq
渣文笔+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Darkness light


(01)

_夏夜,蝉鸣声不绝于耳,发出噪音打破黑夜中的寂静。
对于对声音十分敏感的天月来说,这无非是格外令人有些厌烦的。所以他快步乘上了电车想要逃离。
车厢内不算拥挤,空气却颇为闷热,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叫嚣着烦躁。
急刹车,原本以为四周没有人,哪知撞上了一个不算结实的身体。
“啊!对不起....我.....”
天月赶忙第一时间开口解释,扭头看向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啊...没有关系的啦....?”
被他撞到的少年大方地笑了笑,自然地看向了他的眼睛。
却突然怔住了。
那是一双涣散着的双瞳,夜空般的一片黑暗,没有丝毫的神色。

盲人。
看不见这世间色彩。
生活在孤独与黑暗中。
天月他本应获得少年应该获得的一切。
比如阳光,比如幸福,比如快乐。
然而这一切都被夺取。
只因为他是盲人,永远只能在阳光之下隐藏于黑暗。
他什么都不渴望,只是单纯地活着,没有什么别的意义。
他从来不渴望爱或者被爱。

即使如此,他的生活还是被另一个人彻底改变了。
这种事情,或许从来想都没有想过。

“你的眼睛....”
那个人惊讶地说不出话,却还是第一时间扶起了天月。
“啊,谢谢你....很抱歉...我的眼睛...看不见。”
天月费力地在那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低下头轻轻道歉。
来吧,你是要来嘲笑我,还是关切地怜悯我。反正我都已经经历过了。
“对,对不起!!!”
而传入耳内的,是实实在在的道歉声。
“啊.....?”
被突如其来的致歉吓到,天月有些不知所措地反问。
“我不该问这么没有礼貌的问题!请原谅!!”
视线依旧是一片黑暗,毫无波澜,天月却忍不住笑出声。
“什么啦,为什么要道歉啊。”
“因为...问这种没有礼貌的问题....”
那个人的语气有些慌乱,说到最后也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完全没关系哦。”天月合上眼,“唔...你叫什么名字呢?”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
所以想认识一下。
那时的天月只是单纯地这么想着。
“伊东歌词太郎,我的名字。”
“嗯,伊东歌词太郎你好,我叫天月。”
“天月...天月,啊,那么天月君好。”
那个人...伊东歌词太郎的声音非常好听,天月意外地很喜欢他念自己名字时的感觉。
“天月君的声音很可爱呢,长相也是。”
太郎突然这么说着。
“哎!?”
天月被吓了一跳,突然有一种不知所谓的紧张感。
“啊啊!不小心就说出来了,天月君不要太在意哦。”
“嗯......”
天月转头不让太郎看见他的脸,即使他也不能确定那个刚刚才认识的人是不是正在看着自己。即使连他长什么样也都无从得知。
可是是什么呢,这种莫名的情绪。
要好好记住这个人呢...伊东歌词太郎。
伊东歌词太郎。

太郎下车比天月早了一站,快靠站时,天月问还能不能再见面。
那我以后,每天的这个时候,就在天月君今天上车的那个地方等你吧。
太郎拍了拍天月的肩微笑,却很快意识到对方看不见自己的脸。
太郎...桑.....
天月张了张口,犹豫很久还是没有说什么,点点头,然后朝着太郎声音传来的地方挥了挥手。
那太郎桑,明天再见。
嗯,再见。
听见了脚步声,和电车们开启之后又合并的声音。电车再一次缓缓地发动了。
那时在天月心中洋溢着的,是未曾有过的感觉。
好似有一束柔和的亮光,照射进了一片黑暗,逐渐被放大。
温暖的感觉扩散。


(02)

_那之后的第二天,第三天,每一天,
天月每一次都会在第一天遇见的站台那里等,等待着那个拥有着迷人声线的人叫出他的名字,然后小心地拉着他的手把他带进车厢。
他从来不担心对方会抛下自己一个人先离开,实际上对方也没有。就算有时候早到了,他也一定会在站台上等到天月来为止。
这一切都是处于一种不知名的原因。或者说是牵挂。
他们并没有认识多久,关系也未曾有什么进展。只是每一天每一天坐在或是站在车厢中,聊着今天又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伊东歌词太郎是一名普通的公司职员,没有多么好的待遇,但却有个不错的家境。
至于天月,太郎曾经在构思了很久的语句之后问过。他曾经也是一位正常人,只是高中的时候遇到了车祸,双目失明。从此只是靠着偶尔的翻唱勉强过着生活。
“那还真是....啊啊,像天月君这么帅气声音又这么好听的人,明明可以有大好的未来的.....”
太郎有些难受地低下头,轻声惋惜着。
“....没有关系啦。”天月还是笑了笑,“我现在这样,也很幸福。至少还有愿意陪我的人啊。”
太郎停顿了一会儿,抬起头看着天月无神的眼。
“天月君,你现在...幸福吗?”
天月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非常幸福哟。”

车到站之后太郎如往常一样与天月道别之后走到站台。
列车很快驶远了,没有再多停留而是走了起来,随后脸上到现在为止一直保持着的微笑突然消失殆尽。
一种难以抑制地情感涌上来。
明明...是那样的男孩子.......
在拐角处狠狠一拳砸向了墙壁,骨节处痛得难以忍受,但是太郎并没有在意。
“明明天月你.......”
说到这里,伊东歌词太郎下定了决心似的作了个深呼吸。
从此以后一定要全力照顾那个看不见的乐观少年。不管会为此受到多少挫折。
这是他在心中告诉自己的话。

在之后的某一个双休日,他打电话给天月准备两人一起出去玩。
“......只有我们...两个人吗?”
天月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似乎在逃避着什么。
“嗯。果然还是不行吗...”
太郎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
“啊?不是不行啦,我也很希望能和太郎出去玩啊。”
天月犹豫了一会儿。
“可是我看不见啊。
看不见的话,会成为麻烦吧。”
.......
之后的一分钟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剩电话中的杂音在耳边喋喋不休。
“天月君你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吗?”
太郎轻声问。
“什么?”
“天月君你一直都觉得....看不见对他人来讲是一种麻烦吗。”
他的语气变得有些严肃。
“才没有的事,至少我不会这么觉得。
因为天月君你啊,一直一直都一个乐观的人。
从来都不会因自己的眼睛而感到悲哀,一直都是笑着去面对一切的。
明明我才是健全的人,可每一次因为不顺心的事而低落的时候还是会被你一次次地安慰。
所以在我心中,天月君就是天月君,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怎么样都好,现在的天月君不管再有什么改变,也都是我最珍惜的人之一。
我从没有觉得天月君是个麻烦,也完全没有朝那个地方想过。如果真要说的话....可能一直都在麻烦着天月君的我才是更给人添麻烦的吧。”

天月沉默的时候,太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讲了些什么。
啊....完了........
他心底一凉,有些后悔刚刚太过于直白。
“对不起...我的意思是......”
张口想要再辩解的时候,却被对方打断了。
“太郎桑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天月的声音有些不自然,语句断断续续。
“嗯,是啊。”
太郎点了点头,屏住呼吸等待着。
“好啊....我们,只有我们两个人....一起出去吧。”
等来的是天月哽咽般的回答。


(03)

_最终定下的时间就在下一周的周末。地点是附近的游乐场。
既然看不见的话,那去一个用不上视力的地方就好啦。
伊东歌词太郎这么告诉了天月。
太郎希望天月能知道,盲人并不是他一直以来以为的悲哀,更不会给他人带来什么麻烦。
只是希望那个叫天月的少年,可以永远绽放着温暖人心的微笑,幸福地活下去。

天月只是在初中春游的时候才勉强去过一次游乐园。过了这么久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很好玩,但是他吓哭了。
所以当太郎握了握天月的手说到了的时候,他很没面子地蹲下来了。
“太朗桑.....”
“怎么了天月君?”
太郎意外地低头看着他。
“可以不玩那种...很高的吗......”
天月抬起头,朝太郎的方向轻声问。
“哎?”太郎看着天月,几秒之后差点笑出了声。
“天月君...很怕吗?”
“.....只是不想玩那种的而已。而且我知道太郎桑在笑哦不用掩盖。”
天月不满地站起来,执意不转向太郎。
“啊....”
太郎抑制住笑意,抱歉地拍拍天月的头。
“好啦,我们进去吧。”
“嗯。”

虽然表面像在开玩笑,但太郎还是听从了天月的祈求,只玩一些不那么刺激的游戏。
天月在开心之余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胆小才会害太郎不能随心所欲地去玩。
“太郎桑...想坐过山车吗?那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哦。”
一边吃着冰激凌,天月一边小心地询问太郎。
太郎愣了一会儿,急忙摆了摆手说我不想去玩啦。
要玩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但是今天只是想和天月君好好地独处一天而已。
明知对方看不见,他还是不自觉地微笑起来这么说着。
“别管那些啦。走吧,我们去坐摩天轮。”
太郎站起身,拉过还没反应过来的天月。
“晚了就要排队了哦。”
“啊...哎?可是.....”
突然被拉住的天月有些被吓到,向四周转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没关系的啦。”
太郎握紧天月温热的手。
“我在。”

自然地将天月揽在怀里,握着他的手让他坐了进去。
“那么,天月君要坐好咯。”
太郎弯腰关上门,坐在天月对面。
天月没有说话,太郎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话题。所以两人只是这么坐在两端。
太郎靠在窗口,往下看逐渐变小的风景。意识有些脱离。
摩天轮顺着圆弧的轮廓缓缓上升,吊车也逐渐微微摇晃起来。有风透过缝隙吹进来,发出清晰的风声。
这对于处在黑暗中的天月来讲不禁有些令人恐慌,伸手试着向周围摸索,却只是碰到了冰凉的墙壁。
“太郎桑.....”
有些颤抖的声音,毫无安全感地想要蜷缩起来。
没有回应。
心中的恐惧感无限被放大了,天月忍住哭腔,又一次叫出了那个名字。
“伊东歌词太郎.....”

太郎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情,所以当他听见微弱的声音呼唤自己而转过了身的时候,映入眼里的是那个以往不管发生什么都会笑着的少年,靠在角落里颤抖的样子。
“天月君,天月君。”
心底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戳了一下,难受地说不出话,只能一遍遍叫着名字希望以此安慰他。
“太郎......”
依旧是彻底的黑暗,什么也看不见,身体却突然被一个人抱住了,因恐惧而蔓延的寒冷瞬间被他的温暖代替。
“对不起,天月君....”
“嗯.....”
太郎低下头,看着少年没有神色的双眼。
天月靠在太郎胸口,只是低低地应答。
“早知道就.....不带你来这里了.....”
眼神中流露出抱歉的情感,却只能通过语言来传达了。

从摩天轮上下来之后太郎便没有再放开过天月的手,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天月沉默着在人少的地方走了很久,太郎也不问,只是一边保护着天月不被绊倒,一边跟着他走下去。
最终在草地边,天月仰面躺了下来。
“太郎桑。”
“嗯?”
天月费力地抬起头,仰望着星空。即使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片黑暗。
“天上有星星吗。”
天月问。
“有啊。”
太郎靠在天月身边坐下来,看着星空。
“有很多好看的星星呢。”
“这样啊.....”
天月闭上眼睛。
“我也好想看看啊,星星。”
令人心疼的语气刺入了心口,太郎低头看着天月。
“天月君。”
“怎么了?”

“我们在一起吧。”

没有表白的话语,没有什么铺垫。
只不过是他握着他的手,坐在草地上,然后这么说着而已。
随后天月坐起来,靠在太郎肩上。
“好。”
他说,好。


(04)

_开始交往之后的日子,与之前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不同。他们还是一如既往那样,每天一起乘电车回去,在某一站挥挥手分别,或者偶尔再彼此一起去某个地方闲逛。
如果日子能一直这么过下去,那平淡就平淡好了,这就已经足够了。
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但是恋人的关系并不可能这么轻易地维持下去。
特别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

每一个下雨天,太郎都会惦记着亲自送天月回到家。以往每次到家时天月的家长都还在工作,但是偶尔也会有几个人向遇到的情况。
在看见儿子被另一个人送回家了多次之后,父母终于对这两人间微妙的气氛产生了质疑。
于是某一天,以感谢的理由,他们留下了太郎一起吃晚饭。
虽然很意外,但是看着对方家长非常热情,对自己也没有任何偏见,太郎在试着谢绝了几次之后还是留了下来。

在吃饭时,天月的父母用闲聊的语气,不着声色地开始问起了两人的关系。
“歌词太郎君真是个好孩子啊。”
天月父亲拍拍太郎的后背开始了话题。
“要是我们家天月有这么好的人照顾,那就幸福了啊。”
见状母亲也附和起来,顺着说下去。
“谢谢伯父伯母.....”
太郎咽下口中的饭菜低低头,神情有些犹豫地看了天月一眼。
天月也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笑了笑,大概是在肯定什么。
“其实...伯父伯母,我和天月君...正在交往中。”

直到太郎离开时,气氛也温暖得不像真的一样。
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似乎都很支持他们的恋情,一边感谢着太郎愿意接受他们的儿子。
离开的时候太郎笑得很开心,为这一段他们之间的恋情能得到祝福而感到了由衷的喜悦。
然后门关上的那一刻,他注意到了天月的神情。
天月只是笑着,笑着,笑得宛如天使但同时也有些令人心痛。随后他朝太郎悄悄挥了挥手。安静得不向往日的他。
原本安定的心突然又跳得飞快,一瞬间甚至有些恐慌。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
天月,天月,天月?
心底一次次在呐喊着,抬起手想要用力敲开门问个清楚,但是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那么做的勇气。

有什么事情变了。
其实是所有事情都变了。
那天之后,太郎再也没有见到过天月。
他再也没有在站台前看见过那个带着墨镜不敢乱走的少年。也没有机会再在空荡荡的电车里牵着那个少年的手,甚至连无聊想找人聊天时,发出去的消息也瞬间石沉海底。

为什么?

连续一个星期,每天都坐在一直的站台上,固执地等待着,等待着天月出现。

为什么?

然后不断地问自己这个问题。

我做错了什么?

他期待可以看到天月出现在远处的身影。

是被讨厌了吗?

他坚信天月只是出了点小问题,很快又会回来。

为什么在见到他家长之后,就再也联系不到了呢?

可是他逐渐发现,他等不到。

一切都是疑问,他明明什么都不明白。
但是仔细想了想,好像什么都很明白。

他挑了天月父母不在的日子去了一次天月的家。
天月打开门的时候声音有些发抖,问你是谁。
看到天月的一瞬间,所以感情都涌上来了。
他原本身体就不怎么好,几个星期没见似乎变本加厉得虚弱了。
“天月君....”
没有过多思考,可脱口而出之后他立刻后悔了。
因为对方的表情变成了很痛苦的样子,然后猛得关上了门。在那一头重重地坐下来。
“....你不愿意开门也没有关系。我会等你。”
太郎跟着他半跪下来,靠在门上轻声说着。
“.......太朗桑请回吧,我不能开门。”
天月的声音附上了似乎要哭出来的气息,声音轻微游离。
“嗯,天月君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太郎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在正常的范围,其实已经害怕到快要窒息。
“.....没有为什么啊....”
天月的声音低到几乎听不清了。

“就是想说....我们果然,不要交往了比较好......”
好听的声音这么告诉了眼眶通红的伊东歌词太郎。


(05)

_太郎并不愿意接受的事情作为事实强迫他去接受了。
他还是没有一点毅力地从天月那里回来了。
这几个月以来的事情本来就像做梦一样的吧,所以现在只不过是梦醒了而已。
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之后他一直都是一个人回家的,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明明这才是最正常的,却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很重要的东西,空虚得透不过气。
他会想念那一个因看不见而格外依赖自己的阳光男孩,他想去问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会开始觉得孤单,在半夜甚至会有些想哭。
故作无事地坚持了一个星期,他最终还是觉得顺着自己的意愿去做。
再去找一次天月吧。
如果还是被拒绝的话....那这就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按下天月家的门铃,很久都没有人开门。
逐渐等到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准备离开。随即才注意到门根本就没有好好关上。
一瞬间被不安的情绪占据了内心的大半,也顾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的了,推开门几步就走了进去。
进门时他几乎被眼前的景象吓呆。
明明记得上一次来的时候家中的布局还是干净而有条不紊的,此刻却遍地都可见这样那样的杂物,衣服也好垃圾也好扔得到处都是,连饭桌上吃过的外卖也没有收拾干净。
第一反应是这里被偷窃了。他不安地朝四周看了看,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天月君?”
尝试着呼唤那个人的名字,才发现自己因为恐慌而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有听到回应,却从某处传来了似是在哭泣的声音。
太郎小心地沿着音源走过去,悄悄地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一点。
推开半掩的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散落了一地的书籍与照片。
之后他终于看到了,那个他思念了一个多星期的人。
只是见到的时刻,他几乎就快心疼得透不过气。
天月蜷缩在床上,抱着被子,将自己全身裹起来,蒙这头,低声却用力地哭泣着。
太郎站在一边,伸出手隔着空气摸了摸天月的头。
心下全是一片混乱,所有想法缠绕在一起,他鼓励自己开口安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更害怕自己的出现反而会使天月更加心烦。
毕竟连发生了什么都完全不知道。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天月,实则什么都不是。

天月哭了很久,而太郎站在旁边等待着,很久的时间过去。
在最后,天月哽咽着念出的名字结束了这一段漫长的无言时光。
“歌词太郎.....”
他念叨出了一遍之后,便开始一次次地重复着。
“太郎...太郎...伊东歌词太郎...歌词太郎.....”
听见柔软的声音呼唤着,不管是冷静也好自负也好统统被代替了。太郎不再犹豫地俯下身,用力抱住那个浑身颤抖的人。
“我在这里,天月君。”
我一直在这里。

感受到温暖甚至听见声音的时候,天月想自己绝对是发烧产生幻觉了。
他整整一分钟都没有动,抽泣缓慢地在那人的怀抱里平静下来。
“你是...伊东歌词太郎吗?”
他不敢置信地尝试确认。
“是我。”
听到那边传来了回答,就仿佛是黑暗中最最明亮的光,却也刺痛他的双眼。
“我明明...说过不要来了....”
“可是见不到天月君的话,感觉生活不下去。”
对方打断了他断断续续的话,以轻松的语气说着,却让他原本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一次控制不住了。
“天月君的父母去了哪里?为什么一直在床上不下去呢。”
太郎安静地问他,安静得让他几乎想要沉溺在这温柔里。
“他们出差了,这一个星期家里都只有我一个人...我看不见,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做不到....可是睡觉的话....就可以梦见太郎桑了......就可以看见光明的世界了啊。”
天月终于敢回抱住太郎,在太郎的怀里告诉他。
告诉太郎自己真实的想法,与现实的过分。


(06)

_那天太郎在天月家陪到了很晚。
他想和这个需要别人照顾却坚持着不给别人添麻烦的少年一直一直在一起。
想让天月明白,天月君他并没有任何自卑的必要,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只要有他喜欢着天月,那就足够了。
晚上做了晚饭,虽然天月抗议说不要把他当成小孩子,但太郎还是抢过了对方拿反了的筷子,一言不发把饭菜送到他嘴边。
“太朗桑不用麻烦喂我也可以的啦....自己不吃吗?”
天月不好意思地向后缩了缩发问。
“下午吃过了,所以没关系。”
太郎看着天月有些紧张的脸,语气有些低沉。
“....太郎.....桑...?”
很快便听出了对方语气中异样的感觉,天月心底微微有些不安,试探着反问。
“...天月君你,平常都是怎么吃饭的?”
太郎突然这么问。
“啊?就是...和平常人一样啊,没什么问题的,所以太郎桑就让我自己....唔。”
太郎夹起一筷子青菜塞进他嘴里打断他。
“那么日常生活呢?”
“唔...就是...尽量像普通人那样....”
“是后天性失明的话,很难习惯的吧。”
“....不...我觉得没有关系.....”
“天月君骗人哦。”
“没有骗人!我真的觉得没关系的!”
天月争辩般地说到这里,太郎把筷子重重地放在桌上。
“因为我非常喜欢天月君,所以我现在非常...非常生气。”
天月吓得声音轻了一半。
“...对不起.....”
“不是因为你,是因为其他人。”
“...谁...?”
“因为你身边的所有人。”
“.....太郎桑....”
“以后,不要再一个人忍着悲伤了。”
“.......”
“我们不是在一起了吗,那样的话,你所有的不开心,所以真实都向我抱怨吧。没有人愿意倾听的话,至少我会一直倾听下去。”
天月想点头的,但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天月的父母不同意他和太郎在一起。
或者是,不是不同意他和太郎,是不同意他和任何一个人在一起。
因为你会拖累对方原本的生活,而且对方也不可能负起责任这样照顾你一辈子。为了别人,也为了天月你自己不受到伤害....分手吧。这不是很久以前就说好了的吗?
可是......
没有可是。

天月开始有意识地疏远太郎,他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肯定能够忘记太郎,也被太郎忘记。
他来找他的时候,他没有动摇。
坚持着换一种方式回家的时候,他没有动摇。
自己一个人在家痛苦地度过时间的时候,他没有动摇。
被他抱紧的那一刻,他没有动摇。
但是他明白了,自己没有动摇的究竟是什么。
是对于伊东歌词太郎的思念啊。

可以的话天月也想和太郎在一起啊。
可以的话天月也想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自由自在地生活恋爱啊。
凭什么只是因为失明...就要受到这样不公平的待遇呢。
在孤单一个人的时候,他几乎快要哭出来。

第二个星期天月的家长回来之后,太郎还是来敲了天月家的门。
天月打开门很快反应过了对方的身份,急忙说我都跟你解释过了啊...再来的话,我父母会....
没关系。
太郎低头嘴角蹭过他的唇瓣,带着微笑却郑重的表情走进去。
父母闻声走出来,在看到太郎时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闪过了一丝不愉悦的情绪。
“啊啊,是伊东太郎君啊,你好你好。有什么事吗?”
母亲礼貌地笑着开口。
“我来是想说,请让我和天月君在一起吧。”
父亲深深皱起了眉。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天月他已经跟你很清楚地说过了吧。”
“....嗯,确实是说过了。”
太郎点点头,嘴角的笑容突然间就消失。
“可是是我害天月君失明的,所以请务必,让我负起这个责任。”
太郎说的语气是那样认真与惭愧,天月感觉鼻尖一酸似乎下一秒就会掉下眼泪了。


(07)

_太郎说,当时是因为他在车里讲话影响到了父亲的驾驶,才会导致事故的发生。
所以这是他的错,所以他应该负起责任来才对。
听到这番话的天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没有聚焦的双眼对着太郎站着的方向,什么也没有说。
而天月的父母就站在对面,视线与太郎相接,在一瞬间的眼神中进行着无声的交流...甚至争执。
其实太郎心里也完全没有自信,他所知道的只是要守护这个自己喜欢着的人,守护这份感情,所以他的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是坚定。
仅仅只是坚定,但这么久以来,他们之间缺少的....就是坚定啊。
客厅里安静得让人不忍心打破沉默。
最终父母都变了神色,父亲开口准备说些什么,却被母亲打断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你当然是有这么去做的义务的。”
“所以我.....”
“你可以保证负责一辈子吗。”
“是的,可以。”
“保证不会让天月再陷入孤独吗。”
“可以。”
“........”
母亲还是看着太郎,太郎也没有丝毫退缩地正视着她。
“好,那你们在一起吧。”
“十分....感谢伯母。”

父亲在一旁看得插不进话。
“就这样!?”
“对啊,人家孩子都保证过了。”
“可是.....”
“不需要可是了。”
“........好。”
父亲做了个深呼吸。
尽管还是难以接受自家儿子这么快就被私定了终生的事实,但既然一直放心不下儿子的母亲已经同意了,那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那么....你是叫伊东歌词太郎对吧?请你,好好地照顾我儿子,一辈子。”
太郎点点头,拉过天月的手。
终于放心地微笑起来了,对着天月。

终于等到天月的父母回房的时候,太郎悄悄舒了一口气,转身揉揉天月的头发。
“赌赢了啊。”
“....什....么....?”
“没事,”太郎把话题带过,“怎么样,会因为我害了你,所以讨厌我了吗。”
天月皱起眉头嘟囔说,你怕我讨厌你干嘛还摸我头啊。
太郎笑起来,因为我喜欢你啊。
.........哦。
脸一阵通红,天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靠到太郎肩上,轻声问。
“你对我这么好,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我对吧。”
“嗯....怎么说呢。”太郎亲了亲天月的额头,“一开始有一点吧。”
“.......不要...”
天月声音有些颤抖。
“不过现在,真的只是因为离不开天月君而已。不管之前发生什么都不会改变我现在的心意。这么讲,天月你能明白吗?”
他说着,不再等待回答,微微弯下腰,半闭着眼睛,吻上天月半张开的嘴唇。
天月被唇上突然传来的柔软触感吓得大脑一片空白,害羞的感觉从脸颊蔓延到耳根。后脑被对方用手掌轻抚着,逐渐他也在温柔之中平静下来,迎合着对方的动作,舌尖轻触。

而在天月父母的房间。
父亲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
“我明明记得...开车撞伤天月的是个女人啊.....”
“是啊。”
母亲看了他一眼,轻描淡地接下去。
“哈?”
父亲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妻子一本正经。
“那你为什么.....”
“他这么说的原因,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们同意这段感情,更重要的是为了让天月不再觉得自己会拖累他吧。能够为了自己喜欢的人做到这种地步,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
“我觉得如果有人能让天月永远幸福的话,那大概就是这个伊东歌词太郎了。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们自然就不必去操心了啊。”
母亲把眼镜摘下来。
“当时你我不也是这样的嘛。”
“.....好啦!那我就祝福他们行了吧。”

太郎握住天月的手,说走吧。
天月还沉浸在刚刚的吻中缓不过神,半晌才问去哪里。
“当然是去荷兰结婚啊!”
太郎一脸正气地忍着笑,看天月脸上的表情变化。
“好啦骗你的,我们再去一次游乐场吧。”
天月假装不高兴地拉低语气。
“.....为什么?”
“因为我现在是你正大光明的男朋友啦。再去乘摩天轮的话,就不会再害怕了吧。”
天月不知道该接什么,只是点头。
“所以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放心走吧。”
紧握着的两手,再也不会分开。
这是天月的黑暗中,最最明亮温暖的光。

End.


(后记)

www完结啦!!这里是作者某布w
是HE对不对快点夸奖我!(你
其实这是人生第三次写甘党 当时没想到会写成连载的 而且和原梗已经是八杆子扯不着了(
感觉这篇文从头到尾都有莫名其妙的地方 所以真的太感谢一个多月来看到这里的你qwq!!!
唔...感觉后记也没有什么好写的了....
总之这篇文里太郎的男友力真的是很高啊!是我喜欢的太郎!!(wait
哎嘿w那么就这样吧
下一篇甘党再见哦/

By.wiki_某布








评论(3)
热度(47)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