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mafutin】Split hallucination

前几天tintin微博上的梗 还是被我写成虐了...
其实不是很虐 很狗血(ry
渣文笔+OOC慎入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Split hallucination
分裂性妄想症


akatin最近觉得他的友人mafu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
那就是一个人同时拥有了两种性格,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大概被称作是,人格分裂。
一开始还只是前一秒还在忧伤的mafu离开了几秒视线就突然变得乐观起来了的这种程度,最后则恶化为了两个连性取向都不相同的人格。
这样一天天看着几乎可以被称为是两个mafu的人在自己身边,akatin也终于有些抓狂,带着mafu去了医院。
复杂的诊断流程结束之后,结果是。
健康。

akatin想不明白在自己这个友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前几天还高兴地告诉自己他终于有了女朋友的人,第二天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明明才和女友说完再见,突然又抱住了自己说他喜欢tin桑。
而这样一个怎么想也不正常的人,却被医院诊断为了....健康?

但是akatin很不愿意承认的是,其实他并不讨厌mafu突如其来的分裂症。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喜欢mafu。
永远都只是站在挚友的角度上靠近着mafu的akatin,此刻终于能够心安理得地听见mafu说“我喜欢你”。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幸福地想着,干脆...留下分裂后的这一个人格吧。留下喜欢着我的这一个mafu吧。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啊,他自己也知道。
那个啊.....才不是真正的mafu呢。
因为真正的mafu,是不可能喜欢他的啊。

他去问了mafu的女友,关于mafu近来的不正常表现是如何看待的。
女友歪了歪脑袋。
“不正常.....?”
“啊,是啊。总觉得他,突然像有了两个性格一样。”
akatin点点头,谨慎地看着她。
良久的沉默,双方似乎都在思考些什么。
“...是akatin桑多心了吧。”
“嗯?”
“我并没有觉得mafu桑.....哪里不正常了啊。”

akatin总算是有一点明白了。
所谓mafu的第二个人格,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展现出来。而且其他所有人,包括mafu自己,都不知道他拥有第二个人格这件事。
那么.....
akatin用他很久没怎么认真思考过的大脑艰难地思考着。
这是不是可以说明,自己对于mafu来说,是一种很特别的存在呢?
原本的mafu是一个对于朋友很放心,但对于外人和喜欢的人却连话都不怎么敢说的男孩。
可现在akatin所认识到的第二个mafu,是一个对所有人都很开朗,非常阳光的,喜欢着自己的男孩。
思绪到这里的时候akatin突然想起来,自己很久以前说过,喜欢那种开朗阳光的女生。
虽然只是为了掩盖自己对于mafu的心意,但当时的mafu确确实实是相信了自己说的话。
那么,mafu会变成这样的理由似乎就逐渐清晰起来了啊。
mafu是在尝试着成为自己喜欢的人....吗?
仿佛是在自我欺骗的理由,他却甘愿就这么相信下去。

偶尔也会有分不出这个mafu究竟是哪一个的情况发生,因为两个人格看起来并不拥有完全相同的记忆,所以在这种时候,akatin总是会有些不知所措。
就比如他是应该对着面前微笑的mafu挥手说你好,还是毫不犹豫地走上前抱住他说你终于来了。
可是随着mafu性格变化的次数日益增多,akatin也终于找到了两个人格之间微妙外貌的差变。
如果是mafu原本的性格,那么他的瞳孔是黑色的。而如果是变化之后的性格,那么瞳孔将会有些偏棕。
知道了这一点之后,akatin觉得对付这两个人格似乎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那天他被mafu邀请去他家作客,akatin高兴地答应了下来。
在约定时间按响了门铃,mafu抱着吉他来开了门。
akatin看着mafu久违地背起了吉他,略微惊讶地问他。
“mafu君在弹吉他吗?”
“嗯,是啊,好久不弹了呢。”
mafu一边让akatin进来一边拨弄着琴弦。
“对了,tin桑也一起来弹吧!”
“啊...好啊!”
akatin答应着,将视线扫向mafu的瞳孔。
是黑色啊。
虽说是两人一起弹,但主要还是好久不碰吉他的mafu一直在玩,akatin只是坐在旁边听着他弹奏,不过akatin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他靠在沙发上闭目倾听了一会儿,听mafu弹完一首donut hole。
“怎么样tin桑!!”
与先前不同的声线传入了耳中,akatin睁开眼看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一对棕色的瞳孔。
........什么时候....
心底有些讶异,但脸上还是从容地笑着。
“超级棒哦!不愧是mafu君呢!!”
那边的mafu脸上洋溢着幸福笑起来,半晌却突然有些僵硬地问。
“那么,谁弹的更好呢?”
“嗯?mafu君是指和谁?”
akatin疑惑地反问。
“和那个mafu啊。”
mafu笑得更开心了。
“和那个,有女朋友的mafu比起来,谁弹的更好一些呢。tin桑你,更喜欢哪个mafu一些呢。”

在离开mafu家的时候,他的瞳孔又变回原本的黑色了。
“tin桑拜拜,下次等她在家的时候,再来一起玩哦!”
mafu抱着吉他,朝akatin挥了挥手。
“嗯拜拜!”
akatin费劲所有力气说出了回答,假装微笑着走到拐角处跪了下来。
他越来越不明白了。本来以为自己已经接近了真相的,此刻才发现之前的一切全是错误的。
以为从来都拥有着完全不一样的性格和记忆的这两个mafu。
可是到底是怎么样才对呢。

在怀着心事走出小区的时候,akatin看见身后冲出来了一个刚道别过的人影。
“...mafu君?”
“啊tin桑!她要我去公司接她回来啦,所以我下来了。”
“哦哦,这样啊。”
akatin看着mafu简单解释之后又走远的背影,突然什么也不说出来。

mafu走过马路的时候他跟在后面,很明显已经快要跳转为红灯了,可是不想让女友就等的mafu却还是冲了过去。
“等一下mafu————”
他焦急喊出想要阻止他的话语,却只是说了一半。
刺眼的白光,飞速驶来的卡车。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扑了上去。

那一瞬间....仿佛时间被放慢。
原本只有一个的mafu隐隐约约成了两个,同时转过身,惊讶地看着akatin。
akatin可以看见他们瞳孔的颜色,一个是黑色,一个是棕色。
一个是有女朋友的挚友,一个是喜欢自己的恋人。
那么他要救谁好呢。akatin这么想着。
他喜欢的那个mafu啊,究竟是应该怎样呢。
这个答案,其实一开始就很明确了吧。他喜欢的,不过是那个最最真实的mafumafu。
最终akatin闭上眼。

随着一阵刺耳的急刹车声,全身传来剧痛。
他看着被自己推开的那个人,和跟着自己一起飞了出去的人。
已经模糊了的意识,却在内心深处传达了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

意识再恢复的时候,akatin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睁开眼,一旁坐着的是mafu。
“ma....”
akatin想要叫出他的名字,却发现声音嘶哑地不像话。
mafu的眼神却在一瞬间亮了起来。
“啊,啊!tin桑!!你终于....清醒过来了?”
mafu的语气欣喜,却不太确定。
akatin看过去,想象之中的黑瞳。
akatin接过mafu递过来的杯子喝光里面的水,转而认真地看向了mafu。
“那个,我的记忆有点模糊....mafu君,能告诉我我为什么在这里吗?”
他缓缓地问。
“啊....好的。”mafu看起来一点也不讶于自己的失忆,像是已经解释过了很多遍那样。
“tin桑在几个月前被检查出来患了一些精神上的疾病,总是会出现一些很严重的幻觉,所以暂时住院。之前tin桑昏迷了好久,真的好担心....还好这次也醒过来了。”
mafu笑得有些牵强。
“哦...是这样啊。”
akatin倒觉得好笑,眯起眼睛看mafu露出的关切眼神。
“那么我已经没事啦,mafu君不用再熬夜陪我了哦!”
“嗯....那么...我就先离开了,她还等着我赶回家呢。tin桑记得休息哦,再见!”
akatin看着mafu离开之后,视线骤然变得模糊。

早就猜到了啊,这种事情。
mafu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格分裂。
这一切只是他自己的幻觉与现实的结合罢了。
深爱着mafu的他接受不了mafu终会和女生结婚的事实,在日益加重的悲伤之中患上了心理疾病,并逐渐加剧为精神性疾病。
可是啊,可是。
他所幻想出的那个所谓理想的恋人,那个棕瞳的mafu,在这个故事的最后却被他自己舍弃掉,同自己一起被撞了过去。
因为这些都只是徒劳无功的事情。

akatin喜欢的mafu啊,是那个mafu哦。
是那个不善于与外人交流的.....永远永远也不会和他在一起的mafu啊。
因为这是谁都无法替代的人。
所以即使是幻觉也好,分裂也好....

闭眼之前又看见那个幻想之中的恋人,不属于他自己的表现洋溢在那张天使般的面容上。
却将akatin刺痛得很深很深。他尝试张开口,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也只是在心底轻轻地道出来。
“mafumafu,再见。”

End.

评论(8)
热度(38)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