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mafutin】Some time(03)

好像进展有点快orz
不过这样的话之后的剧情应该都是纯治愈了应该没问题的吧qwq
其实我自己写的都快要甜死啦w(
渣文笔+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03)

那之后akatin就开始逐渐接近班里一个因为坐得近所以关系还听不错的女生yano。
akatin自认为不像mafu,还是算是有一个不小的交际圈的,和yano每天随意聊聊天,偶尔送点东西,很快两个人就熟络起来。
akatin确实还挺喜欢yano的,但说实话也没有特别想和她进一步发展的欲望。真的要说这么做的理由的话,大概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性取向。
还有一个目的则是为了mafumafu。
虽然akatin其实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想要让mafu知道他是个有女朋友的人,但当时他就是这么去做了,并且几乎就快要成功了。
为什么不知道理由呢?
因为akatin觉得这件事情,细思恐极。

他很快就发展到了成功邀请yano和自己每天一起吃午饭的地步。
他开始以各种理由拒绝和mafu在中午独处,本来以为会对此产生不解与自责,没想到那之后看见mafu和那女生同屏出现的频率更高了。
akatin觉得心口很难受,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真的细思恐极。

终于在忍耐了几个星期之后的晚上,akatin再也无法忍下去了。
原本只是两人一如既往在寝室里沉默着做着自己的事情。
其实这个状态从看GV那个晚上就开始了,两人心照不宣地减少了交流的频率。本来mafu话就不算多,如果akatin不主动的话自然一整个晚上都是一篇死寂。
akatin也不喜欢这样,但是每当他想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各种各样的画面便浮上脑海,让他思绪瞬间一片混乱。
但这次他思索了很久,考虑好了每一种对方可能给出的回答并一一作好了如何回话的准备。然后他悄悄清了清嗓子。
“mafu君——”
有些意味不明地拖长了尾音,想要表现出他的毫无介意。
“嗯...?tin桑怎么了。”
细微变化的眼神暴露了mafu心中的诧异,但还是很快回过神装作自然地问了下去。
“那个...mafu君的异性缘很好呢。”
akatin盯着手上的参考书想要表现出漫不经心聊天的样子,其实大脑开始逐渐变得空白,莫名紧张地不能好好思考。
“....没有啊?”
mafu转头想了想,看着侧对自己的akatin。然后破天荒地在akatin开口说下一句话之前首先打断了他。
“.....tin桑你的样子....好像吃醋了。”
mafu看着akatin明明不知所措却强装镇定的样子,突然产生了捉弄一下的欲望。忍耐住嘴角的上扬,有些恶意地这么说。
“什....mafu君在说什么!??”
手上的参考书被不客气地扔到了地上,akatin一下子站起来反问着,随后他清楚地感受到了脸颊传来的温热的感受。
.....为什么要脸红啊我!!
他马上转过身不让mafu看见自己发红的脸,一边有些生气地接下去。
“mafu君你可是男的哦,我....我怎么可能吃一个男人的醋啊。”
他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十分坚定,却还是有些没底气地颤抖着。
“哎?我的意思是tin桑会不会喜欢那个女生,然后因为我一直和她在一起就吃醋了什么的....为什么会觉得是因为喜欢我呢tin桑....”
同时mafu也在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仅仅只有疑惑,但同时也很失败地暴露出了内心不断放大着的想法。
tin桑....好可爱。

akatin羞耻得说不出一句话,憋了很久也只是握了握拳说。
“所以....所以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啦!”
“啊,她是我的高中同学hiyo酱哦。因为高中是同桌所以成为了朋友,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关系。”
结束了恶作剧的mafu还是认真地解释了一遍,想了想又补上一句。
“所以tin桑不要在意了哦。”
akatin只觉得自己心跳的节奏逐渐变得有些奇怪。
“我本来就没有在意啊!?”
“好好好没有在意,对不起tin桑是我误解了w”
mafu强忍着笑道歉,意料之中起到了相反的效果。所以他赶快扯开了话题。
“那个,今天有新游戏发售哦,tin桑要一起来玩吗?”
akatin保持着背对mafu的状态走了几步。
“不玩。我睡觉了,晚安mafumafu。”
说完他正面朝下埋进被子里闷闷地不再接一句话。
“........”
mafu看了他一会儿,本还想说什么却还是选择了保持沉默。
他转过身继续研究着自己的课题。

晚上akatin依旧做了一个梦。
这次的梦的内容也已经脱离不开mafumafu这个人。
内容大致是他和yano交往了之后,被mafu表白了。
然后他用严肃的语气告诉yano,对不起,其实我喜欢mafumafu。
然后他就和mafu在一起了。
梦里那份被幸福塞满的感觉,真实到似乎永远都不会忘记了。

梦醒了睁开眼之后,原本应该是感到无限羞耻的时刻,梦中那个和他都快结婚了的人却就靠在他眼前,好看的面容被放大了好几倍。那一瞬间akatin觉得呼吸就这么停止都是很有可能的事情了。
“啊啊啊mafu君你....咳咳....”
akatin吓地大叫起来,嗓子却难受地说不出话。
“别说话...tin桑...好像发烧了。”
mafu皱着眉头摸了摸akatin的额头。
“刚刚就觉得tin桑有点不太对,还真的生病了啊.....为什么睡觉不盖被子啊。”
“.....忘记了。”
似乎还是第一次见mafu这么认真的样子啊。akatin用有些发疼的大脑随意思考着。
鼻尖嗅到了对方发丝莫名好闻的味道,因为靠近的关系完全地蔓延了过来。
为什么一个大男人要用那么好闻的洗发水啦。
akatin的视线重新变得模糊。
“忘记.....总之那么tin桑好好休息吧,我去帮你请假。”
mafu不怎么高兴地说完这一句准备离开。
“mafu君......”
akatin有些发烫的身体突然靠了上来,将mafu软软地环抱住。
“陪我吧.....”
mafu全身如电流闪过那般僵硬住,然后缓缓伸出手摸了摸akatin的黑发。
“akatin....”

TBC.


评论(7)
热度(22)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