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mafutin】Remnant/遗留 (虐 BEHE不确定)

*失忆梗注意
*字数将近4000
*里面什么病都是我扯的不要相信
*HEBE看个人理解脑补
*请勿代入三次元
*渣文笔+OOC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Remnant

-I miss you because we have already missed each other.

-。

只是平凡的某一天。
凌晨,akatin一个人去了mafu的家。
原本都快睡着了的mafu起床去开门。
揉了揉眼睛刚刚看清门外站着的人,便被突然抱紧了。
“....tin桑.....?”
akatin没说话,吸了吸鼻子用力抱住mafu。
“.....怎么了?”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mafu还是抬手抚了抚对方的后背安慰。
“.......分手了。”
等了akatin只是这么说。
“哎?”
“和女朋友桑,分手了,刚刚。”
“啊......”
mafu愣了一会儿,不知该说什么安慰。
“可以让我睡在这里吗,今天。”
akatin把头靠在mafu肩膀上,用有些无力的声线询问。
“....嗯,可以。”
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

mafu让akatin睡到床上,自己抱着另一条被子出去躺在沙发上。
望着天花板心里有些复杂。

第二天早上醒来已经快中午了,从不太习惯的沙发上爬起来,推门走进卧室才发现akatin已经离开了。
被子叠的整整齐齐,连床单都整理了。
走进才发现墙上贴着一张纸条。
【谢谢mafu酱收留我这个失恋的人☆添麻烦啦抱歉!那我先回去了ww】
mafu把纸条撕下来,看着上面潦草的字迹。
....真像tin桑的作风啊。
应该很快就能重新振作起来的吧。

-。

那之后随着女友的退出,两人的相处模式又逐渐回到之前的状态。
作为好友来说似乎过于暧昧,但始终也没有任何的再进步。
akatin也时不时会来mafu家玩,偶尔再过夜。
次数多起来之后也不怎么在意分床的问题了,反正同睡一张床也不会有人介意。
最终这是mafu提出来的。
“tin桑,要不我们...交往试试看吧。”
躺在床的一边,背对着akatin这么问。
“...不可以!”
akatin突然坐起来,用坚定的语气拒绝。
“啊...那抱歉,tin桑就当我没说过....睡吧。”
自己也意识到了有些突兀,mafu不好意思地道歉想要结束这个问题。
akatin过了一会儿才躺回去,mafu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快点睡着。
突然在敏感的腰部被人抱住了。
“....tin,tin桑?”
mafu的身体僵直住,对方靠了上来,体温隔着宽松的衬衫传过来。这让mafu觉得几乎就要发生一些奇怪的反应。
“我...不是那个意思.....”
akatin的声音传到耳边。
“我也想和mafu君...交往。”
mafu意外地转过了头,只是因为夜深而什么也看不见。
原本还想再问些什么,mafu却不知怎么开口。
“好。”
最终他简单地回应着,转过身,短暂的嘴唇相触。
他们就这么由友情上升为了恋人。

-。

akatin已经有快两个月没有新的翻唱了。
原本作为恋人的mafu也并没有追究这个问题的打算,但两个月不唱歌不管怎么想都不像akatin。
大概是发生了什么吧。
akatin又来的时候,mafu问他。
“说起来啊,tin桑很久没有翻唱了呢。”
“...嗯,是啊。”
对方的声音和表情突然有些奇怪。
“怎么了吗?”
“啊...为什么呢......”
akatin像是在掩饰些什么。
“.....tin桑?”
“........”
不说话。
既然如此mafu也不再追问了,岔开话题准备讲些其他内容,akatin也很快恢复了正常。

之后akatin带着mafu去自己家里合唱。
曲目是how to世界征服,akatin很久以前就说过想要唱的一首歌。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合唱了,简单地对了一下词就直接进了录音室。
前奏响起的时候mafu无意间看到了身边akatin的表情。
不知为何,似乎有些不安。

“泣きべそばっかかいてんのはどちら様,笑われた分だけやり返せ....”
第一句的发挥还是一如既往的稳定,mafu开始怀疑刚刚看见的不安表情会不会是自己的多心。
随后声音停止了,只剩下伴奏还在继续。
“.....tin桑?”
mafu转头,看见没有再继续唱下去的akatin。
“.........对不起。”
akatin捂住脸蹲下来。
“我已经...很努力地去背了.....”
带着哭腔。
“什么?”
“歌词.....”
明白了状况的mafu马上蹲下来,抱住恋人安慰。
“没事啦,不就是忘记歌词而已吗,我也常会忘记的。再去看一看就好了。”
“...才不是那样的问题。”
akatin将头低下来,让人看不见表情。
“记不住啊....我明明已经,那么努力去背了。以前会唱的歌,现在也都记不清了.....”
“akatin...?”
心底逐渐涌上了说不清的恐惧感。
“tin桑,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akatin带着mafu开门进了自己房间,翻书柜。
体检报告,他沉默着递给mafu。
左上角的病患名,akatin。
右下角的诊断结果,解离性失忆症。

-。

据医生说,原因是因为外伤。
大概一年以前,被路边倒下的路牌压倒。
当时很快就被人救出来了,具体的情节已经记不清,只记得头很痛,似乎在流血。
回家之后简单包扎了一下,告诉女友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一跤没什么问题,几个星期之后伤口也就愈合了。
于是他并没有太在意。
时间就这么过去,虽然akatin似乎有发现自己的记忆力变得不如以前,但是因为症状十分轻微所以迟迟没有去医院。
发现头部出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已经是很久之后的公司体检。
医生把他留下来做了全面的检查,最终告诉他他的病症。
解离性失忆症,进入晚期不仅记忆力下降,更会开始时不时忘记一些发生过的事情,严重时会连自己的身份都忘记。
akatin对着病例单上白纸黑字翻来覆去看了三遍,最后抬起头问。
“能治好吗。”
“早期可以,但你这个....已经拖了一年,所以要治好...会比较困难。”
akatin笑。
“医院怎么都这么讲,分明就是治不好了对不对。”
没有回答。
akatin也不再追问了,站起身准备走。快出病房时又被医生叫住。
“你最好....趁还没到最糟糕的情况时把后路留好。”
akatin转回去看着。他不怎么喜欢后路这个词,只不过失忆而已,为何要说得这么可怕。
“什么时候会到最糟糕?”
“大概...半年左右。”
akatin转回去,心里算了算半年的长度。
足够了。
“谢谢医生提醒,再见。”

当天晚上,是他和女友提出的分手,理由是他其实喜欢mafu。
女友当然没有相信,追究了快两个星期。
但akatin很坚定,甚至有一天他几乎都忘记了自己有女友这件事。
最终在他装作无情的态度下他们还是分手了。

晚上他去找mafu,原本只是想找个机会告诉mafu自己要搬家,以后不会再出现了。
但他失败了。
或许我真的喜欢mafu也说不定?
akatin这么想着,却不敢做什么。
因为他终会连mafumafu这个人都忘得一干二净。

他努力保持着单纯的友谊关系,甚至是在mafu突然表示想和自己交往的时候他也是下意识地拒绝。
但是内心的情感分明就是希望能与mafu捅破那一层纸,成为名副其实的恋人。
即使只有半年的时间也好。

交往的第一个月一切都很好,至少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的。
akatin开始忘记一些细节,比如今天是几点起床的,早饭吃了什么,刚刚准备干什么。
没关系,这种程度的话,完全有余。
他开始记不起歌曲的旋律,简单的几句词反复也还是会忘记,说好的生放送到时间了却总是忘记开始。
只不过是不能继续当唱见而已吧,有什么关系。
所以他只是剩下一个愿望。
能在自己还记得mafu这个人的时候,和他合唱一首歌。

how to世界征服这首歌他很久以前就会了,词当时也都能轻松背出。
但是再回去听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像是第一次听到一样。
这点akatin也预想到了。
我把我所有剩下的记忆全用来记这首歌...总没有问题吧。
那么等这首合唱发布之后....就和他道别吧。
他.....?
akatin呆站着,明明那么熟悉此刻却无法脱口而出的字眼。
.......mafumafu。
他的恋人的名字,是mafumafu。
这首歌他背了一个星期。

当他以为万事大全之后,就告诉mafu自己想要合唱,对方自然也立刻同意了。
为什么还是会忘记呢。
原本不用思考也能哼唱出的曲调现在需要他集中精神一点点去回忆,每一个词语都必须分开记住不然根本没有办法唱出一句话。
在开口唱完第一句之后,什么也不记得了。
纵然他背了再久的时间,却还是什么也不剩下。

他差点哭出来,于是蹲下身遮住脸。
恋人很快一起蹲下来,抱住他,安慰他。
然后mafu用认真到令人紧张的语气说,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akatin一个人再也无法忍耐下去。
两个月来所有记忆力的下降,记忆的缺失,每一件每一件都让他无法忍受。
他又一次失败了,将一切告诉了mafu。

-。

原来是这样。
mafu听akatin讲完事情的原本,心中想着。
那么一切都解释得通了。
“对不起....mafu君,我一直都在隐瞒.....”
mafu在akatin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对不起的是我,一直都没有弄清楚。”
“所以我们....快点分手吧,我这就搬去其他地方,我肯定会忘记mafu君,所以mafu君也请务必要忘记我。”
akatin拿手挡在双眼上方,不想让mafu看到自己就快哭出来的脸。
“不许分手。”
mafu用严肃的样子说着。
“既然交往了,就不能分手哦,tin桑。”
“但是我已经....什么都.......”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tin桑,难得听我一回怎么样。”
akatin忍着哭腔。
“一直....都是mafu君说了算的好不好.....”
“嗯。”
mafu抱住akatin。
“那这次也要听我的。”

第三个月。
akatin不再去mafu的家了。
因为他已经根本无法凭着自己的力量走到那里。
会在半路上突然忘记路线,已经走了无数次的街道顺便变得陌生。
会突然忘记自己准备去哪里,站在路中央望着来往的人群发愣。
但是mafu说没关系。
所以换成mafu整天来akatin家中陪他。
每天都是如此。

第四个月。
akatin不再记得自己喜欢钓鱼,不再记得自己是个唱见,不再记得曾经有过女友。
但是不管什么时候,他都会记得每天要看看钟,计算一下mafu还有多久会到。
mafu帮他买晚饭,然后把几个外卖电话写在便签纸上贴在akatin每天都会看到的位置。
吃着晚饭的时候,akatin会突然问。
“mafu君,我是不是把以前的很多事情都忘记了呢?”
mafu也会很快摸摸他的头告诉他。
“没有啊,tin桑把很多重要的事情都好好记着呢。”
akatin哦了一声,安心地继续吃饭。
mafu算了算,akatin已经连续第七天问这个问题了。

第五个月。
akatin除了生活常识之外不再留有什么记忆了。
比如他几乎已经无法记起自己的名字。
mafu便会耐心地一次次告诉他,他的名字叫akatin。
然后那一天,mafu用备用的钥匙打开了房门的时候。
akatin望着他,满脸的陌生。
心底的恐惧从未这么剧烈过,他努力维持着笑容,往前走几步。
“tin桑,记得我吧?”
akatin很快点点头。
“当然记得啦,你是mafumafu嘛。欢迎!”
mafu缓了一口气,忍不住上前吻了吻他。
“吓死我了.....”
却被对方用力地推开。
“......tin桑.....?”
他错愕地望着恋人。
“我们有熟到能够做这种事情的地步吗!?”
akatin捂住嘴反问,望着mafu的眼神近乎厌恶。
mafu也望着akatin。
他明明还记得他的名字,却偏偏忘记了他们的关系。

第六个月。
akatin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每天做的只是躺在床上,醒来,看着陌生的人走进他家,整日照顾着他。
“你叫什么名字?”
今天akatin也看着mafu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叫mafumafu,你可以叫我mafu君。”
“哦....mafu君.....”
akatin若有所思地思考了一会儿。
“你为什么要过来?”
“因为我爱tin桑。”
“tin桑...是谁?”
“是你的名字哦,你叫akatin。”
“我和.....你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哦。”

mafu看着睡过去的akatin,轻轻地说着。
“从前呢,有一个中二的魔法使名叫mafumafu。
有一个钓鱼骑士名叫akatin。
因为都喜爱唱歌,所以他们相识了。
在成为好友之后,两人却对彼此都产生了更复杂的感情。
所以他们相恋了。
可是最终akatin不再是钓鱼骑士了,因为他忘记了自己要去做的事情。
他忘记了恋人mafumafu,忘记了一切。
而mafumafu也不愿再去当什么魔法使了,因为他甚至连自己最最重视的人的记忆都无法找回。
最终这两个人分开了。
这就是这个故事。
........tin桑。”

mafu打电话给akatin在外地的双亲,告诉他们akatin的病状。
他们表示会立即回来接走akatin,并感谢了mafu一直以来对他的照顾。
mafu笑笑说,没事。
挂断电话之后他站起来。
那么再见。
再见,akatin。

akatin走了。
就像akatin说的,akatin把mafu忘记了。
但是mafu却无法做到akatin当初说过的,忘记他。
要是我也被砸一次就好了啊.....mafu想。
能够忘记所有的事情,一定也是很令人感到轻松的吧。
骗人的,他根本不想忘记。
那些被一走了之的akatin所遗忘了的记忆,却被他当做最最美好的回忆永久保留。

-。

很久之后mafu接到了一通电话,来自未知的号码。
他漫不经心地接起来。
那边传来的是久违却无比熟悉的声音。
“请问....是mafumafu吗?”
akatin。
akatin。
akatin。
这个已经很久没有被提及的名字此刻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
“.......嗯。”
无数想说的话,最终只剩下一个音节。
“对不起可能很突然......我有很严重的失忆症所以不知道你是谁,我们过去发生过什么....但是在我手机的通讯录里,只有你的名字下面被反复写了好几遍的.....永远都不能忘记。”
“.........”
mafu无法呼吸。
“所以.....可以告诉我我们过去发生过什么吗?.....mafu君。”
“.......tin桑。”
说出了太久都没有念过的称呼之后mafu沉默了很久很久,任凭泪水往下流。

那些记忆,只不过是被遗留下来而已。
至今还好好地在那里,未曾消失过。

End.



评论(11)
热度(37)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