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uzusora】reupnoC (短篇 甜)

*罪犯X警察设定

*总觉得应该没人能看懂我的标题orz

*字数五千多...

*严重OOC注意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reupnoC

soraru一直不知道自己对于人生【失败】与【成功】的分类标准是什么,他也不知道自己活着究竟是属于成功亦或者是失败。

但是他非常明确地知道的事情是,若是作为名严肃认真的警察来说的话,soraru这一位(实习)警官活得已经足够失败了。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一位犯人,名字是suzumu。

当时被举报的罪名是相当过分的性骚扰。

soraru第一次被上面命令去抓捕suzumu的时候他只是以为这个叫suzumu的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骚扰女性的变态而已。当然也不止soraru一个人是这么以为的,他的上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敢于让这个刚开始上班没几天的实习警官单独出去抓捕的原因。

“对方是性骚扰而已....反正也不会对我出手。”

出发按照惯例整理装备的时候他短暂地停了停手上的动作,轻声嘟囔了一句。

所以(实习)警官soraru那一天只是自信满满地穿好了自己的制服,戴好自认为帅气的帽子,对着镜子敬了个礼。

接到举案的地点离警局说远不远,说近不近,soraru想着反正也就几公里路干脆小跑过去算了。

于是(实习)警官soraru完全不愧为(实习)警官,连手枪都没带,在裤子上挂了一副手铐轻轻松松地就跑步出门了。


他原本以为这类犯人所犯案的地点应该都是在一些看起来就不太好的酒吧夜店里,但是当他终于跑到目的地时候,抬头看了看那一块招牌。

G#A#Y......Bar?

soraru思考了一下这两个单词所拼成的意思。

Bar就是酒吧的意思,这一点他当然记得。

“.........”

如果soraru高考勉强算良好的英语水平没有欺骗他的话,前面那一个单词似乎是......?

“同.....性.......”

没能顺利地说完这个词语。

这一刻,soraru心底突然闪过一丝不太妙的预警。

他再次确认了一下地点是否有错,然后站在酒吧门口犹豫着。

收到了周围无数来往市民异样的目光之后,soraru决定不再考虑那些多余的事情,他要做到一名(实习)警官应该做的事情。

从口袋里拿出犯人的照片,在脑海中印刻下来,随后他准备推门进入这个从来未曾接触过的地方。

大门比想象中的重了很多,也并不是一般的那种透明的,soraru费了不少力气才推开一半。意料之外的是似乎是有人突然帮他撑住了门。soraru赶紧侧身进去,礼貌地先对着帮助自己的人准备道个谢。

他把遮挡了视线的帽子向上推了些,看了一眼那人的容貌便微微俯下身。

“谢谢.....”

视线从那人脸上略过去的时候感谢的话语刚刚说出口,soraru却突然觉得有些不对。

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他感觉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

眼前那个人,刘海刚刚盖过眉毛,头发到尖,穿着似乎是很正经的西装,比一般人帅气了不少的脸庞上挂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那个人眨了眨眼,略微张了张嘴感叹了一句同样令人不明所以的话语。

“又是警察啊.......”

在听见对方这一句感叹之后,soraru这时终于迟钝地反应过来了。

“请问你是不是叫...suzumu?”

“啊是我,怎么了吗,警察桑w”

对方也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饶有兴趣地看着soraru脸上的表情逐渐变成了很厉害的样子。

“哎!?你.....犯罪....要抓.....”

霎时间大脑一片空白,soraru很快把脑海中几个关键词的片段组合了一下,深呼吸,郑重语气重新说了一遍。

“你犯罪了,我是警察,现在我要抓你。请你跟我去警察局一趟,谢谢配合。”

说完他把suzumu拉到不太引人注目街角,虽然有些奇怪这次的罪犯怎么没有反抗,他还是把手铐拿出来准备给对方拷上。

“等一下,soraru桑。”

来到路人基本看不见的转角之后身后那个刚刚还安安静静的人突然说话了。

“干嘛?”

soraru先是习惯性地接下一句,随后突然意识到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唔,你说你是警察?”

suzumu像是什么异常也没有那样的侧了侧头,看着眼前有些迷茫的少年,心底说不清的愉悦感不断扩大着。

“是啊,所以请你乖乖跟我......”

“抱歉打断一下。一般说自己是警察的话,都会证件证明的吧?soraru先生没有出示证件证明哦,所以没有权利带我走呢。”

soraru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虽说确实是应该有的步骤但他不做也没事吧,这人怎么这么烦呢。

把手伸进衣服的内侧,摸索皮质的证件夹。

“..........糟糕。”

“哎,难道是不凑巧没有带吗?”

suzumu突然把脸凑得很急,说话呼出的气息清晰地打在soraru的脸上。

“喂你不要突然就......烦死了!让你走就快点走。”

不知是因为发现重要的东西没带感到了羞耻,还是因为suzumu突然的靠近感到了害羞,总之soraru的脸颊上染了些红晕,他向后退了一大步把手铐拿出来准备强行给suzumu带上。

“唔....还有啊,soraru桑,难道不好奇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吗?”

suzumu把双手背到后面去,似乎是如果soraru不按照他的意愿走他就不会乖乖听话的样子。

“快点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你这家伙。”

考虑到自身也确实有些好奇,soraru还是顺着他问了下去,一边在心盘算着如果对方再多事就用武力解决直截了当。

像是得逞了一样的suzumu把左手伸到前面拍了拍胸口,做出炫耀的样子。

“因为刚刚被拉过来的时候我不小心偷到了soraru桑的证件哦!!还看到了实习两个字呢!”

“..........”

“咔嚓。”

清脆而利落的声响。

soraru黑着脸,不由分地迅速动手把对方伸出的左手率先铐住。

“谁管你偷了什么,总之先跟我......”

这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suzumu把右手迅速伸出来使劲拽过soraru手上另一半的手铐,然后抬起再向下一用力。

“咔嚓。”

同样是清脆利落的一声。

soraru只觉得手腕一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铁环,以及被铁链连接着的拷在suzumu手腕上的另一个铁环。

“得手了wwww”

耳畔传来突然被放大了很多倍的suzumu那令人不爽的声音。

soraru带着来时那副手铐和一肚子火往回走。

虽然这是他第一次办案,但是这样的犯人他确信就算是资深的警官也一定没有碰到过。

完全不承认自己的罪行还能解释,一见面就偷走了手机和警察证姑且不论,单说主动将自己和警察拷在一起的犯人suzumu就一定是第一个。

soraru还记得几分钟之前suzumu是怎么贴着自己的手臂,仗着他力气比较大就在原地拖着soraru不让他走,整个人都快靠到自己身上。soraru想打电话求助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机和证件是放在一起的,suzumu要偷一定一起偷掉了。

他忍着怒火在suzumu的身上一阵乱摸想把自己的东西抢回来,结果非但完全没有摸到,还被suzumu趁机调侃了一番。

呜啊啊,说别人犯了性骚扰的soraru警官居然在我这个刚见面几分钟的人身上乱摸....这样真的好吗?嗯?

脑海中还依稀徘徊着suzumu刚刚一边微笑一边棒读抱怨的话语,然后就是自己毫无办法地把钥匙拿出来自己再把手铐的锁解开的情景。

心情似乎变得更加糟糕了。

明明他想的是解开之后立即武力控制住suzumu随后迅速上手铐,但谁知道手铐刚松开suzumu便大笑着朝远处跑走了,根本来不及追上去。

于是soraru作为一名来抓捕犯人的人民警察,虽然是实习的,可还是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被羞辱的感觉。

随后他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感情,简直就像是刚被性骚扰过一样。

soraru又想到了这一家酒吧的名字。

喂.....骗人的吧?

他在原地等自己复杂的心情稍微恢复正常了一点之后才敢出去。

还是那几公里路回去的路他却走得毫无精神,回到警局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同是警察的好友问他初次执法感觉如何。

“......去的时候,犯,犯人已经逃远了,我看天很黑了就,回来了.....明天肯定没问题了。”

soraru实在没脸讲出实话,反正自己的手机和证件都还在suzumu那里,不拿回来自然是不行的。

“哦,这样啊....那你加油。我先下班了。”

好友的眼神分明就是觉得不靠谱,但出于颜面他还是拍拍soraru的肩,自己摘下帽子立刻离开了。

留soraru一个人站在休息室里不知该做些什么。

好在整个警局也没几个人在意这桩本就很小的案件,soraru没把这次的事情告诉任何一个人打算第二天晚上再去一次。

下午五点钟,soraru准备在晚饭之前把这件不忍回首的事情解决。

这次他在出门前好好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手枪有没有放在不容易被别人拿到的地方,带上两幅手铐以防万一,骑着方便追捕的摩托车出门。

半路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哪个罪犯会傻到被警察发现了还连续两天在同一个地方犯案呢。

事实证明真的有人就是傻到这个地步,suzumu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

soraru刚刚到酒吧门口,就遇到那个光是看脸就能惹得自己一肚子火的人笑眯眯地超自己挥了挥手。

“so——ra——ru——桑——”

soraru抑制住了直接把手枪拿出来对准suzumu的欲望,考虑到周围来往的都是些无辜群众不能牵连他们,soraru还是准备把suzumu拉去角落再解决。

“喂,你走前面,去那里,不许逃。”

他不由分说拉住suzumu的手臂示意他先走,这自然是为了防止再发生昨天那种一不小心就被suzumu偷走了些什么的情况,但这一次却似乎又正好合了suzumu的意。

他主动握住了soraru的手,拉着他往前走。

“笨蛋....你放手......”

久违地从手心感到了他人的温度,这让毫无防备soraru红了耳根,他挣脱了几下却反而被握得更紧。

“soraru警官不怕我逃走吗?握着手会比较容易控制吧?”

suzumu的话听起来却是那么有道理。

“那....也要是我握住....抓着你的手。你要是敢跑我就开枪。”

soraru感觉反握住suzumu,想表现出一些警察的威严,却觉得自己变得更加奇怪了。

“喂,东西还给我。”

刚到角落soraru便甩开suzumu的手,指着他用尽量严厉的语气命令。

suzumu却摊了摊手。

“没带。”

嘶——

soraru倒吸一口气。

怎么可以有人....脸皮厚到这个地步。

“喂喂,suzumu你别忘了,我可是警察哦?”

虽然连警察的证件都没了。

“嗯,没有忘啊,警官桑w”

罪魁祸首还就站在眼前笑着。

“那么作为罪犯,是不是该表现的.....恐惧一点呢?”

不对不对我在说什么!?

这样听起来的话,简直,简直就.......

“.....哎,原来是这个问题吗?”

suzumu显得略苦恼地把手撑着下巴上。

“唔那就....警察先生放过我吧,不要带我走!拜托了!....呜呜呜呜?”

棒读。

“你这家伙......”

忍无可忍的soraru抽出手枪,对着suzumu那张怎么看怎么不爽的脸。

“哦哦哦哦哦,是警察先生的枪呢!”

可恶,为什么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啊,这人。

其实这么小的事件用枪是不被允许的,因为清楚地知道这一点,soraru迟迟不敢有下一步动作。

“这样很危险的哦,soraru桑。”

对方突然变得低沉下来的嗓音传过来,下一秒就是双手被对方按了下去,突然使不上力也导致手枪顺着惯性飞出去砸在地上。

最糟糕了,这个情况。

力气大得可怕的suzumu,此刻用右手把自己双手的手腕扣在一起,左手缓慢地抚上soraru烫得过分的脸颊。

好近,太近了。

不管是对方呼吸的气息还是双眼内倒映出的自己那张再紧张不过的脸此刻都能够感受得一清二楚。

大脑又是一片空白,吓得不知该做些什么。

“....你,你这个性骚扰的变态.....!”

好几秒之后,soraru猛地抬腿,狠狠地朝着对方某个部位踹过去。

“唔......”

一瞬间soraru觉得这个动作是他两天来做的最明智的行为了。

“好歹我也是学过八年空手道的。”

虽然这句话与这个行为似乎并没有太大的联系,soraru还是摆出了胜利者的样子居高临下地看着suzumu捂着两腿之间缓缓靠着墙滑坐下去的样子。心底突然是一片豁达,他弯腰想去捡起手枪。

“现在你再敢动我就真的不客气了.......唔......”

直起身之后对方从后面靠上来,等soraru转过头去看时嘴唇已经被什么温热的东西碰触到了。

所有记得的空手道的防身手段现在全部从脑海当中消失殆尽,soraru连目光的聚焦都来不及调整,已经被对方按倒在草地上。

“唔....刚刚很痛的知不知道。”

suzumu终于抬起头来,分明是嫌弃的话语,soraru却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丝喜悦。

“.....为什么,要亲...”

soraru把手指按在嘴唇上,还能感觉到刚刚留下的余热。

“为什么啊....我也不太清楚,身体自己就亲上去了。可能是想报复一下吧。不过我真的挺喜欢你的。”

.....他刚刚说什么?

“喜欢.......?”

“嗯,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有一种很.....我说不太清。我在那种酒吧里工作了好几年,还是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你在那里工作?”

因为前一句话实在羞于启口问下去,停顿了一会儿之后soraru还是把重点放在了后半句话上。

“嗯。”

suzumu看起来并不是很乐意将这个问题继续下去,只是微皱起眉点点头。

“.....我还以为你.....那你还敢性骚扰别人?”

suzumu耸耸肩,不再回答这个问题。

“说起来,suraru桑莫非是很喜欢这个姿势吗。”

而是坏心眼地扯开了话题。

“......啊?”

听到对方这么说了soraru才突然反应过来他们现在的姿势。

suzumu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两人身上的布料摩擦发出细碎的噪声,双肩被suzumu不怎么用力地按着,感受到了suzumu体温通过外套传入体内。

“你...给我.......起来啊....!!”

....糟糕了,脸好烫。

“啊啊,不好意思。”

别用那种看什么可爱的小动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啊你这变态!

“说起来,soraru桑。”

在下方仇视的目光注视下,suzumu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

“干嘛啊你。”

“如果不介意的话,再亲一次怎么样,这次我会吻得更有技巧性的哦。”

“哦.....”

因为对方的语气太过于自然,soraru差点就点头答应下来。

“怎么可能可以啊!!你.....快点走啊.....”

这一次似乎连整个身体的温度都一并升高了。察觉到这一点的soraru觉得心情从未有过的沮丧。

明明是被一个变态侵犯,为什么自己会不由自主的想去接受呢。

明明是被突然地吻住了,为什么自己会对于亲吻的温度有所留恋呢。

明明是被对方开了几个恶意的玩笑,心底的悸动却怎么也平静不了。

“烦死了啊....你.......”

连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此时说话的声音带上了严重的哭腔与鼻音,已经将近哭泣时的声音了。

“.....抱歉。”

这之后听见了那个人破天荒的安分的声音。

“我稍微有点....玩过头了。”

soraru抬起头,视线模糊之下是那人严肃下来的表情与自觉抬起的双手。

“麻烦带我走吧,soraru警官。”

soraru在下摩托车之后对着刚拿回来的手机摄像头反复确认了好几遍自己的眼睛已经完全没有像是哭过了的痕迹之后,才带着身边一脸无奈的某个人进了警局。

进去之后很快就有负责的人来带走了suzumu,那人拍了拍soraru的肩说道辛苦了,soraru却只是看着suzumu被带走,什么也说不出。

他会被拘留几天的吧。

那么以后...大概也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吧。

他能够让自己表现得一切正常,却没法抗拒心底传来的深深的失落感。

结果在下班的时候。

他原本以为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人就站在门口,看见他时还挥手打了招呼。

“soraru桑——!!”

“.......”

soraru定睛确认了好几次眼前的人。

“suzumu.......?”

“嗯w我在等你下班哦。”

为什么可以表现地这么正常啊,这个人。

“你....逃出来了?”

压抑下心中的喜悦。

“怎么可能逃得出来啊亏你想得出.....我可是被堂堂正正地无罪释放了哦。”

“......什么?可是,你不是.....”

“我有承认过自己犯的罪吗?”

suzumu又露出最令人的不爽的笑容。

“性骚扰的明显是那些客人好吗,我只是正当防卫而已。结果居然还结伙来报警,简直白便宜了他们。”

soraru却觉得眼前这个人再也无法讨厌起来了。

“这,这样啊......”

他走上前,没有避开suzumu只是默认般地和他走在一起。

“那你干嘛不早说。”

撇了撇嘴。

“要是我说了的话soraru你就会离开了对吧。我可舍不得你啊。”

理所当然的回答。

suzumu试探性地握住了他的手,soraru僵硬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没有甩开。

“....soraru桑。”

“嗯?”

心情出乎意料得良好。

“你有男朋友吗?”

“我....喂!怎么可能有啊!!”

“啊,啊抱歉,职业习惯...”

看到suzumu不好意思地道歉,心中又变得有些不太愉快。

什么职业习惯啊。

“那...你有女朋友吗?”

对方小心翼翼的语气。

“...没有啦.......”

“啊,太好了。”

“......什么啊。”

“试着和我在一起吧,soraru桑。”

soraru别过头去移开视线。

什么啊,这种认定了自己就会和他在一起的语气。

“..........还不行。”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我本来就没有义务和你在一起吧。而且.....想要有点诚意的话,至少得先换个工作吧!?”

“那......要只要soraru同意和我接吻的话,我立刻就去换工作可以吗?”

“....你先辞退我再考虑一下。”

“哎——你答应之后我立刻就去辞退嘛——”

“不行!你辞退之后我立刻就答应!!”

顺着语序姑且是这么说下去了——

不对,不对!!

“不是!我是说.......”

对方已经凑上来了,嘴角带着一丝弧度,唇瓣接触后摩挲着。suzumu甚至得寸进行地伸出舌头,趁着soraru还没来得及反抗便探进他的口腔中肆意行动着。

确实感受到了“技巧性”。

.....不对!!!!

“你干什么啊!!!”

通红着脸将那个自说自话的人推开。

“soraru桑自己说的话?”

suzumu做出无辜的样子。

“我说什么了啊?!”

“只要辞退就和我接吻啊。顺便一提工作我今天早上就去辞退了哦。”

被彻头彻尾地摆了一道。

“你个....变态......”

soraru捂住自己的脸胡乱地骂着。

却被suzumu温柔地拉开了手对上视线。

“那么,能和我在一起了吗,soraru警官。”

眼前是从未见过的宠溺的微笑。

“嘛....也,也是可以稍微考虑一下的,稍微。”

说完这句之后呼吸就又被堵住了。

///////果然还是个性骚扰变态。

soraru闭上眼。

End.

评论(16)
热度(10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