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甘党】The Present【歌词太郎生贺by_Lacotsun社】

辛苦啦> <

焉岚血舞_:

*OOC注意


*请勿带入三次元




The Present


Words by 淑子 布布 阿葵




【淑子Part】


 关于伊东歌词太郎这个人,天月总是意外地了解。
生日这样的日子,自然也不会忘记。
「啊,歌词太郎さん。」
「早安,天月君。」
对方温柔地在他额上落下一吻。
就是明天了吧。
天月望着墙上挂着的日历,心里暗暗想着要准备些什么。
伊东歌词太郎这个人,又是何时进入自己世界的呢?
比起自己的生日也过了将近一个月,一个月前他们保持着近乎暧昧的关系,自己生日那一天两人成为了恋人,那今天呢?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
但却每一天都如此平凡地度过,也算是特别的吧。
差不多也该准备什么了吧。
那家伙喜欢的东西…
这么一说好像还挺多的。
最喜欢的呢?
『天月』这个词在他脑中一闪而过。
「什…什么嘛!」
喂喂难道要把自己洗干净送给他吗?
这未免也太…
一如既往站在厨房里准备名为早饭实际上却是午饭的天月,依然在为伊东歌词太郎的生日礼物而苦恼。
「あまつき君☆」
突然被对方从背后抱住,伊东歌词太郎则是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
「今天吃什么呐天月君?」
将下颚抵在天月肩上的他这么问着。
「拉面啦,拉面!」
「诶?又是拉面吗?」
即使这么说着,他又抱紧了天月,蹭着对方的后背。
「唔!什么嘛嫌弃就别吃啦!」
「诶——ごめん——不过比起拉面…」
伊东歌词太郎抚上天月的腰部,轻轻揉捏着。
「更想吃天月君呢…」
「哈?」
天月反手打掉对方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专心煮着面条。
不过说起来…做这种事…未免也太早了吧。
伊东歌词太郎也没说什么,耐心地站在旁边等着。
每一日每一日的日常生活。
平淡而温馨的幸福呢。
入夜,天月依然没有想出这个问题。
伊东歌词太郎所喜欢的东西,是什么呢?
已经要到了呢…
刷着Twitter,天月这么苦恼着。




【布布Part】



 光是这么想着永远也得不出答案,于是天月决定干脆去问本人。
轻轻戳了戳躺在自己旁边的人。
“呐歌词桑,你喜欢什么?”
“..........”
等了半天,收获到的回答是那边安定的呼吸声。
“.....喂......”
用力戳了戳躺在自己旁边睡得很死的人。
“歌词桑!!”
伊东歌词太郎这才稍稍清醒过来。
“...嗯?”
“我问你啊,你最喜欢的是什么?”
天月趴到歌词太郎胸口,一字一句地问他。
“我最喜欢.....天月君啦........”
意识模糊的歌词太郎吐出断断续续的一句话,也不知是有意无意地抬起手,放到天月头顶揉了揉。
“我..我知道.......”
没有料到对方会这么直接地回答自己的天月不好意思拿开头顶那只手的躺回原来的位置上。
“我是问你除此之外的啦.....而,而且对于你的这种回答...我才没有觉得高兴哦?”
“..........”
黑暗之中天月看见伊东歌词太郎似乎是笑了一下,但笑容的短暂令天月怀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然后对方又(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天月鼓着腮帮子,把手机拿出来上推特。
没好气地发了一句话。
【めでたい】
【祝贺你】
什么主语也没有加,也没有RT任何一个人,就是这么简单的四个平假名。
原本他以为这样可以显得自己足够冷淡了,但从大家的评论来看....似乎是被理解成更加暧昧的意味了。
天月翻了一会儿大家的评论,脸颊逐渐变成了可以的绯红色。
“啊啊啊........我才不是那个意思呢..........”
最后他干脆把手机丢到一边,趴在床上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
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半天也无法入睡,他苦恼地把脸转向身边那个人,作为自己失眠的来源,伊东歌词太郎居然侧身睡得正香。
天月不高兴地抬手捏了一把歌词太郎的脸,看到对方还是没有醒来的意思。
虽说是交往了.....但是也没有和网上的大家公开过关系,就连三次元里也没有什么恋人的实感。
就像现在,连一个简单的生日礼物也没有办法好好准备。
“到底要怎么才好啊........”




【阿葵Part】


 日本时间,刚过00:00.伊东歌词太郎的生日庆祝会已经开始了。
今天是一个美妙的日子,小小的伊东歌词太郎就诞生在今天,然后来到了天月的身边。
「还是不知道该给什么啊……」
皱着眉头看着与大家玩丢枕头游戏的伊东歌词太郎,天月活了这么久的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无用。
连恋人的礼物都想不好……
「我最喜欢……天月君啦……」
想到那人迷迷糊糊的告白,天月的脸又红了起来。难道真的要把自己送给他?可是自己并不能给他什么啊……
「天月小心——!」
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天月忽然听到有人喊他,一抬头便一个枕头飞扑过来。由于被枕头砸到一脸呆相的天月实在太可爱了,大家便不由自主的大笑起来。
「等,你们在干嘛啊!」天月有些恼羞成怒的抓起身边的枕头猛地丢过去,伊东歌词太郎不知何时来到他的身边,靠着他坐下来。
「心情似乎恢复了呢。」
……诶?
「天月君,刚刚似乎很烦恼的样子呢。在烦恼什么?」
棕眸静静盯着天月,此刻的伊东歌词太郎没有戴上面具,帅气的脸面让天月的视线有些飘移,「也不是什么大事啦…别在意。」
然后像是要掩饰什么,连忙加入了大家的胡闹当中。
他真的不知道,该给这个人什么。
似乎要给的东西,多的数不清。
一次生日,怎么够?
今天要巡演,大家闹的差不多了也就自己回房间休息去了。天月从洗漱间走出来时,伊东歌词太郎还在刷推特,他凑前去问,「是大家的祝福吗?」
「是啊。能在巡演的时候迎来这个日子,很幸福啊。」
伊东歌词太郎面带微笑的说着,天月望着他的侧脸,能感受到这个人非常开心的心情,不知为何忽然有些嫉妒。
「……晚安,歌词桑。」
专注在看回复的伊东歌词太郎随意应了一句,嘴唇便传来柔软的触感,惊讶的看过去时对方已经害羞的缩进了被窝里。
是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吗?
伊东歌词太郎笑了笑,拍拍被子,「晚安,天月君。」
一夜好梦。

第二天。
伊东歌词太郎早早的就起床,打开手机又被吓了一跳,「这回复的量可真是厉害呢……」口上这么说着,心底却泛着非常温暖的情感。
习惯性的想要搂过睡在身边的天月,发现对方并不在身边,想起今天那人要去参加一个叫「めざましテレビ」的电视节目,立即打开电视机。
或许是第一次上电视的缘故,那人显得特别腼腆。
伊东歌词太郎眯起眼睛,真想把他永远留在身边,不让任何一个人看见……
为了隐藏这种感觉,他打开推特有些坏心眼的发出了这一条「上电视了呢??害羞月!」这样的推。
不过天月似乎除了祝贺他之外没有给他生日礼物呢…
「啊啊啊紧张死了肚子好疼好可怕!!那个感觉还行吗?!第一次上电视真的超紧张啊!!」
天月一见到伊东歌词太郎就立马倾诉着自己的感受,伊东歌词太郎笑着听对方的话语,时不时说上几句害羞月之类的来调侃他。

在巴士上,伊东歌词太郎依旧在看推。
回复量真是好大呢。
坐在他身边的天月时不时瞄几眼,放在包里的礼物似乎比不上大家呢……
他有些气馁的这么想着。
「那个,歌词桑。」
他还是叫了伊东歌词太郎,而伊东歌词太郎听到天月叫他,就把手机放下把视线转向他,「怎么了?」
「礼物…虽然没有大家的这么好,生日快乐!」
伊东歌词太郎愣愣的接下,拆开包装后他有些挂不住形象的大笑起来。
「好过分…别笑了啊!」
天月羞耻的瞪了他一眼,干脆扭过头去不理他了。
他送的礼物,是一只拉姆羊,还带着小小的伊东面具。
「不,不是笑这个…」把拉姆羊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伊东歌词太郎愈发愈开心,「我很开心,天月君送我礼物。」
「谢谢你。」
总算是感觉到对方的诚意,天月才笑着转过头来,「这个拉姆羊,可以代替我一直一直陪在歌词桑身边。那个面具,代表了我们的感情永远不会变。」
「生日快乐,太郎桑。」
希望接下来的生日,每一年我都可以陪你过。 




-Fin


歌词太郎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70)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