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Travellers/旅行者 (短篇 治愈)


*旅行梗 看了后会无期有的脑洞 当做上次点文的szsr治愈了w

*写文依旧不懂得详略分布所以看起来会相当别扭请见谅orz

*大概像是流水账(。

*字数七千

*OOC慎入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w




Travellers/旅行者



soraru是在一次旅途中遇到suzumu的。

那会儿他刚刚大学毕业,在找到工作之前一直呆在家里整天不出门,被家人吐槽了很多次最后他还是决定干脆一个人旅行一次也好长长见识。于是他理了行李,定了火车票,随便打了个招呼就这么出门了。

soraru没有研究什么旅行攻略,说实话他也懒得研究,没有跟旅行团,就是自己一个人,拉着个不算大的行李箱,背着个包,出门一周。

去的时候火车上没多少人,大概也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日的缘故,soraru没按票上的位置坐,随便选了个没人的靠窗位就坐下来,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像是被抹开了色彩的一幅画,匆匆地过去,换新。

看了十分钟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低头在自己的包里翻了会儿,还插着耳机线的手机就这么被扯出来。

soraru有些不耐烦地开始解耳机上的结,不过由于没有什么耐心的缘故反而让白线更缠在一起。

“烦死了。”

皱皱眉头轻声抱怨。

“我来帮你吧。”

在身边,突然传来了这样突兀却柔和的声音。

本来以为自己这一排都没坐人的soraru听见这声音确实吓了一跳,还来不及抬头,手中的耳机线已被人拿去了,对方的指尖轻轻扫过他的手背,留下微微酥麻的触感。soraru心跳的节拍乱了一瞬,随后他显得不太高兴。

“不用你帮忙。”

“没关系。”

这是真没听出来自己不愿意还是在装?soraru忍不住在心里讽刺,但是也没有再说下去了。

他抬起另一只手压在刚刚被碰到的地方,执意没有再去看那个人的长相,只是安静地看他修长的手指帮自己解着耳机。

几下之后耳机线便被绕开了,那个人把耳机放回到soraru手中,一时也没有再说话。

soraru用轻到几乎听不见的音量说了声谢谢你,侧过头看向他的脸。

对方此刻也正看着自己,干净帅气的脸上却表现着饶有兴致的样子。

“呐,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人眯着眼睛笑了,朝soraru发问。

“...你叫什么?”

soraru看着他的脸反应有些迟钝,但至少问别人名字之前要先报上自己的名字这种事他还是记得的。

“我叫suzumu。”

那个人....suzumu睁开眼没有再笑得露齿,只是浅勾着嘴角,眼神深深地注视着soraru。

“soraru。”

他就这么简单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看到suzumu又微笑着。

笑起来,还真有那么一点好看啊。soraru想着,自己也没注意,红晕颊便攀上脸颊。

“嗯,soraru桑。今后就请多指教了。”

suzumu朝他伸出手。

“.........”

soraru半天也没有把手握上去。他不太习惯和一个陌生人突然就这么亲近,而且这次旅行的目的也完全不是为了交朋友。

suzumu看soraru一直没反应,默默拿举着的手戳了戳眼前的人,表现出他确实十分希望能与soraru成为好友。

soraru又略微犹豫了一会儿,不太情愿地伸手,握住。

这么说来,这还是几年来第一次和别人握手啊。soraru突然想起这件事。

suzumu手掌的温度非常温暖,自己的手因为刚刚被风吹了很久所以一直在发凉,一时间还有些不想松开。soraru还愣愣地看着两人握在一起的双手,suzumu却发话了。

“那个,soraru桑可以借我一下手机吗。”

soraru回过神来赶紧挣脱开suzumu的手。

“干,干什么?”

“我给我妈发个短信说我已经上车了。”

“你的手机呢?”

suzumu把手伸进包里拿手机出来按了锁屏键,屏幕没亮。

“没电了。”

soraru撇撇嘴,suzumu看起来确实不像什么坏人,况且刚刚他还主动帮了自己的忙.....

“那你快点。”

把手机扔了过去。

然后soraru又把头扭回去看着窗外,余光瞄见suzumu拿他的手机发了短信之后放还到他面前。

soraru继续没说话,把手机拿起来,没有再看suzumu一眼,插上耳机,重新靠回刚刚的位置。

“呐,soraru桑在听什么?我没事情做好无聊...”

跟着音乐声一起响起来的是suzumu不厌其烦的说话声。

“.........”

soraru闭上眼睛想不去理身边那个人。

“soraru桑......”

“你很烦。”

soraru忍无可忍地瞪着suzumu。

“...抱歉。”

suzumu有些失落地道了歉,转回去靠在椅背上不再说话。

看见suzumu的心情似乎变得低沉,soraru也短暂地感到了一些愧疚,但是道歉的话他完全说不出口,于是只好调低了耳机的音量转头,方便在suzumu再次跟自己说话的时候能立刻回答。

之后他们就这么并排坐着,时间一分一秒地在车厢的沉寂中流逝,转眼两个小时的车程已快到终点,还是没有人再开口说过一句话。

soraru有些无趣地收起了耳机,后悔刚刚没有和suzumu闲聊几句不然也不至于这么无聊。

“soraru桑想去哪些地方呢?”

耳边传来依旧是突如其来的问话,内容也让人摸不透suzumu在想些什么。soraru侧头,虽然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内心其实有些高兴于suzumu的主动。

“没决定好,到了那边再看吧。”

“这样啊。那如果不介意的话,和我一起怎么样?”

suzumu微笑起来邀请soraru。

“.....不...这个还是....”

愣神,下意识地拒绝。

却又转念想到,一个人旅行确实也有些孤独,多个朋友并非是什么坏事。

“.......嗯。”

不太自然地应答。

“同意了吗!?太好了!”

得到了如愿的回复后suzumu却比想象中还高兴了很多那样欢呼起来。

“...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吧.....”

soraru撇开了视线嘟囔着,也不知道是在逃避些什么。

“当然非常高兴啊。”

如果soraru当时有回头的话,就会发现suzumu的表情变得有些不怀好意。

“为什么啊。”

他皱皱眉,往远离suzumu的那一块挪了点位置。

“那当然是因为...”

suzumu的声音却从比刚刚更加靠近的地方传了过来,甚至手臂都能隐约感受到他的体温。

“.........”

耳根不知为何就有些发热,soraru等待着下文。窗外的风景也在这时逐渐慢了下来,直到完全静止不动。

“啊——到站了呢!!”

错愕地回头看过去,那个刚刚还靠在自己耳边说着悄悄话的人此刻却已经站了起来,自然而然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愉快地看着soraru坐在位置上半天也没动。

“soraru桑在等什么?不走吗?”

“.......你的回答还没....”

他想要问个清楚,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心中其实在隐约期待着的那个答案是什么。

.....别开玩笑了。

“哦,那走吧。”

soraru把说了只一半的话咽了回去,站起来就走。

“忘记包了哦w”

suzumu飞快地靠上来,把行李箱递给soraru。

“谢谢。”

soraru平静地道谢,平静地拉过拉杆,平静地往车厢外走。

suzumu不再说什么就跟在他的后面走着,始终带着不太明显的笑容。

-

下了车之后,人流就变得有些拥挤,soraru一直没有回过头或是特意停步等待,心里想着等会儿肯定就和suzumu挤散了,但当他终于走到人群疏散的路上时,回过头,那个人还是在他身后跟着他。

“你还在啊。”

soraru有些意外,更多的确是一种安心。

“嗯,说好要一起的嘛。”

suzumu倒是没察觉什么异样,从包里拿出地图研究了一会儿。

“soraru桑有定酒店吗?”

“没。”

“那和我住一间酒店吧。”

“哦。”

soraru没有说太多话的原因只是害怕暴露自己内心反常的想法。

不知为何,想要更了解suzumu一些的想法。

-

去酒店的路上,这次换soraru跟着suzumu了。

suzumu在前面走得也不快,虽然没有回头,但似乎始终相信着soraru会一直跟着他。

soraru对于suzumu的这种相信并不是很高兴。

可是离开了suzumu,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他就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了。

没办法,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半个小时,suzumu在一家普通的酒店前停步了。

“到了。”

他半小时来第一次回过头,看soraru在他身后气喘吁吁地弯下腰休息。

“soraru桑...是宅?”

他忍不住笑起来问。

“不...不是!只是好几个月没运动了....”

“噢这样啊w那么我们就进去吧?应该还有不少空的房间。”

由于soraru对于suzumu那句你是宅吗中带着的笑意感到很不爽,他没有回答径直就走了进去。

“请问...还有空着的单人房吗?”

生硬的语气,果然与陌生人交流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啊,有的。”

接待员随后告诉了soraru还有哪些房间是空着的。

“住这间。”

soraru还在考虑着,一旁便伸来一只手指了指。

“喂!!”

soraru瞪了suzumu一眼。

“这样我们就是邻居了啊。不然每天出门还要打对方的电话不是很麻烦吗。”

suzumu耸肩,一脸的理所当然。

“........”

soraru想了想这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于是他只好恶狠狠地转回去。

“那就这间。”

咬牙切齿的语气吓到了接待员。

登入好之后,两人拿着各自房间的房卡上楼道了别。

soraru一回房就扑在床上,脑子里很乱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

主观上明明是觉得suzumu有些烦人,但潜意识却似乎在不知何时已经接受了suzumu就这么在他身边。

与其这么心烦还不如不要去想,结果刚下定了这个决心,偏偏门铃就立即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了。

soraru爬起来,极其不乐意地去开门,看到门外那张脸之后就更不乐意了。

“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饭?”

suzumu热情地邀请着他。

“....你去吧。我有点累就让他们送进来好了。”

soraru冷冷地拒绝了,还没等到suzumu回复就利索地关上门。

门外的suzumu无奈地站着,过了一会儿却反而有些想笑。

“嘛,这也是萌点之一吧。”

“想要进一步了解的话...还是要慢慢来才行吧。”

他自言自语地说了这么两句话,原地站了一会儿转身也就离开了。

这还...仅仅只是两人相识的第一天。

-

第二天早上soraru是被门铃声吵醒的。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睡意正朦胧着,带着些许地起床气拉开了门。

“干什么啊——吵死了......”

抱怨地揉着眼睛,打起一个又一个的哈欠,这样甚至都没有兴趣去看一看门外站着的人。

嘛,不过不用看也知道吧。这句话也是完全不假。

“suzumu...”

soraru抬了抬眼,原本只是想随意地瞄一眼suzumu的,这一下视线却被彻底地吸引住了,无法移开。

这么说来昨天因为尴尬...其实是害羞,一直都没有好好看过suzumu的脸,现在这么仔细一看还确实让人想要多看几眼。

此刻的suzumu头上带着顶休闲帽,细碎的刘海从空隙中散下来,清秀却总是坏笑着的脸上此刻竟显得有些苦恼,微微蹙着眉头,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问题。

“soraru桑.....已经十点了......”

suzumu清晰地看见了soraru注视着自己的视线,心底有些得逞了的快感,但是他并没有对于这件事进行什么调侃,只是进行着本来的任务。

“要去玩的话,就快点起床!!”

“嗯...嗯啊.......”

一大清早毫无防备地soraru伸了个懒腰,自然而然地哼出了色气值高得可怕的呻吟,衣服顺着动作被向上提,一直到恰好露出了白皙的腰部。

suzumu吞咽唾沫,忍不住就想将手搭在soraru的腰间抚摸。

但是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可能的,至少现在不可能。要是他真的这么做了,那么依照一天以来他对soraru的观察,这辈子想和soraru成为好友都会变成不可能的事情。

他抑制住自己的想法,丢下一句“你最好快点哦”就急匆匆地关上了门。

而另一边,大脑还没彻底醒过来的soraru对于suzumu对于自己突然的态度转变表示不理解与不悦。

“不就起晚了点....”

他撇嘴抱怨,随便拿了件衣服裤子穿上就走进卫生间。

不慌不忙地洗漱完毕,背上包开门,suzumu还是站在旁边等着他。

“走吧。”

他不由分说地抓住了soraru的手往回走。

“笨蛋....放手!”

soraru一慌,几下挣脱了suzumu,揉着被抓疼的手腕。

“早饭呢?”

“过去吃啊。”

明明被嫌弃了但是从suzumu的脸上却看不出任何的不高兴,反而比刚刚还多了些笑意。

“去哪?”

“跟着我就对啦ww”

suzumu缓慢地又一次握住了soraru的手,像是在得到许可一般,看向soraru的脸。

“.......”

手心传来了令人安心的温度,soraru撇开头。

“......干,干什么啊.....你还走不走了?”

手指向里扣紧了些,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soraru感到了羞涩。

为什么我会这么希望和他牵手啊。

“是——”

suzumu的笑容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

suzumu就这么拉着soraru,从一开始的前后位逐渐变为并排,带着他一直走到城市里最大的湖边。

夏末的气温不算太炎热,湖面荡起了些波澜,反射着太阳刺目的光线,反而使色彩变得格外美丽了。

“吃完早饭,来划船吧?”

侧头看着身边那个被景色吸引的少年,suzumu对这见怪不怪的景色也不禁喜爱起来了。

“...你是小孩子吗?”

脸上明明写着很想去玩,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如此地不屑一顾。

suzumu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不去拆穿soraru的言行不一致,只是拉着他去附近吃了早餐,买了票之后坐到两人位的船上。

“喂suzumu,这船要怎么开?”

“划桨啊。”

suzumu指指靠在岸边的船桨。

“....你去划。”

soraru显然很不乐意去做这种耗费体力的事情。

“好好好。”

但这点也是suzumu料到了的,他毫无怨言地划起船来,颇有些宠溺的感觉。

“呼......”

soraru放松地躺在船上,温暖的阳光沐浴着全身,让整个人都陷在了一种暖洋洋的柔和中。船匀速向着湖中心划去,轻微的风拂过发间。

真好啊....让时间就停在这一刻吧。

这么想着,soraru浅浅地笑起来,闭上双眼,毫无防备地睡过去。

也不知是睡了多久,脸颊传来了柔软的触感,soraru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

右脸正被什么东西触碰着,短暂的几秒,又分开。

soraru眨了眨眼,下意识抬起手摸了摸侧脸,然后又转头。

看到在离自己很近的地方,suzumu跪坐着,有些诧异地看着突然醒来的soraru没有说话。

“....早上好,soraru桑。”

很快却又恢复过来,像是进行着日常的招呼。

“........”

早上好?

理了理思绪。

我被suzumu带来划船,我睡着了,然后......

脸颊还残留着一些温度。

“我.....你........你个变态刚刚你在干什么!!?”

明白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之后soraru从耳根到脖子都红透了,一下子坐起来后退离suzumu老远,重重地撞在船板上,痛得soraru吸了一口气。

“嗯?那个....早安吻吧?”

suzumu维持着从容的神态,前倾身体朝soraru那里靠了些,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帮他轻轻揉着被撞痛的地方。

“痛吗?”

suzumu轻柔地问他。

soraru说不出话来,因为透不过气。

并不是说被suzumu堵住了呼吸,只是弥漫在鼻腔里的沐浴液的香气夹杂着少量的汗味,脸颊那被亲吻过的感觉,透过薄薄的布料感觉到的两人靠在一起的胸口的起伏,还有后背被温柔地揉开淤青而不会再发疼的地方此刻传来的舒服的触感。

被这份心跳不已的感觉弄到透不过气。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啊.....

“这样....我也会变得很奇怪的啊......”

在心底不断重复着的想法,最终还是轻声地说了出来。

“什么?”

“你...放开我.....”

soraru低头推开了suzumu,脸上的潮红怎么也无法褪去。

suzumu看着soraru,也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在船上坐着。

“....我睡了多久?”

也是受不了这无休止的尴尬,soraru破天荒地主动问话了。

“嗯...一个小时?”

“这...这么久?!你干嘛不叫醒我....”

soraru生气地指责,一方面又想起刚刚suzumu的吻而有些慌张起来。

“因为.....”

suzumu盘腿坐这,手撑在下巴上,视线始终落在soraru不安的表情上。

“因为soraru的睡颜很好看啊,不忍心叫醒。”

“什......”

soraru一下子又害羞得不知该做什么好了。

“笨蛋suzu!!我...我可是男人啊......”

明明...对方也是个和自己一样的男人。

究竟为何会如此在意呢。

“嗯?我知道啊。”

suzumu平淡地接过soraru胡乱的话语,随后站起来,重新拿起了船桨。

“好啦好啦,回去了哦。”

调戏也该有个限度,suzumu知道这一点,他也休息好了,重新划起来。

其实还是相当费劲的事情,也正是因为会很累他才没有让soraru来划,现在本人已经开始有些喘息起来了。

“喂,你累不累?”

身后传来soraru故作随意的关心。

“没关系。soraru桑想来吗?”

“我才不做那种累死人的事情。”

简单的对话之后,再次陷入沉默。

直到快靠岸的时候,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贴在了suzumu的脸上。

“呜啊!”

suzumu吓了一跳,转过头却看到那只白皙的手递来一瓶水。

眼中又染上笑意。

“怎么啦?”

“你喝不喝!!”

谈不上什么温柔,soraru只是粗鲁地把水塞进suzumu手中,又马上抱着手臂扭过头去,还能从中看出他的害羞。

但仅仅是这个动作,已经让suzumu觉得从未有过的高兴了。

“啊!谢谢soraru桑!!”

“嗯。”

这个时候再看过去,即使是那样的soraru,嘴角也终于还是有些上扬着呢。

-

回到酒店已经是下午了,soraru说什么也不愿意再出门了。

“那要不来我房间?”

suzumu继续他的邀请。

“........”

soraru什么也没说,把玩着手里的钥匙踌躇了一会儿。

suzumu被soraru的动作弄得有些想笑。

“所以?”

“烦死了....我才不去你那里呢!”

“啊...好啦....那晚饭呢?”

“我还是在房间里吃就可以了。”

听到soraru毫不犹豫的拒绝,suzumu不免有些失望地打开门。

“那么提前晚安咯,明天见吧。”

“喂.....”

soraru还想说些什么,但suzumu已经把门关上了。

“切。”

赌气似地推开了自己房门,走进去又重重地把门摔上。

居然又开始后悔刚刚没有同意去他那里,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说的出口。

另一边的suzumu看着背包里喝了一半的水,沉默了很久之后自言自语。

“所以其实你也是喜欢我的对吧。”

这么说着,就莫名安心了。

-

一周的旅程不长也不短,suzumu每天带着soraru把旅行该去的景点都逛了个遍。soraru也从开始的不愿意与suzumu亲近,不知何时变为了希望能一直和他在一起的这种心情。他不会去说什么suzumu和我一起去玩吧这种话,但是他已经不再拒绝suzumu的邀请。

但当他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转变意味着什么的时候,这段旅程已经到了尽头。

说不难过是骗人的。

最后那一天,两人坐在通往火车站的出租车上。

soraru也终于变得着急起来了,分明想把suzumu留住,却不懂得挽留的自己。

“soraru桑?”

就在这种困扰的时候,suzumu却突然叫他。

“干什么啊?”

soraru不耐烦地转过头,一想到明天开始就可能再也见不到这个人,他就觉得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

“我...今天不回去了。”

面露愧疚的suzumu。

soraru一下子僵住,眼眶几乎就快要滴下泪来。

连最后相处的时间也没有了吗。

和这个人,和suzumu。

“哦,那就再见了。”

可是说出来的却是这种冰冷的句子。

一直喊着笨蛋suzu,其实是我比较笨吧。

出租车到达了目的地之后就停下来,suzumu付了钱,拉开车门。

“你今天又不回去,干什么要过来啊。”

撇过头是因为害怕被suzumu看到自己发红的双眼。

“因为...我想告诉soraru。”

suzumu抬起了手,温柔地捧起soraru的脸。

嘴唇吻在soraru顺着脸颊滚落下的发烫的泪珠上,随后缓慢地,向着嘴唇靠近。

最终触碰到了,两人的唇就这么亲吻在一起,甚至soraru连反抗都没来得及做到。

suzumu的吻持续了几秒的时间,很快又分开。

“我喜欢你,soraru。”

“.......”

“我喜欢你。”

suzumu一边重复着,一边向后退着。

“再见了!!”

忽然挥起手,喊着道别的语句。

“........”

soraru没有说话。

不对,这不是他想要的。

要好好说出来才行啊....自己的想法.....

“喂....suzu....mu......”

“suzumu!”

他猛地抬起了头,那个熟悉的身影却已经消失在人群中了。

suzumu最后留给他的,只是周围路人的视线,和残余在唇瓣上发热的感觉。

soraru上了火车,找到没人的一排坐下,带上耳机。

悄无声息地哭起来。

-

回家之后soraru变得愈发不爱说话,每天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没有拍照,因为soraru不喜欢照相。

没有礼物,因为soraru说过他不需要。

没有电话,因为soraru从来没有要过。

他不知道suzumu现在在哪里,怎么样了。

每每想到这些事,就会后悔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suzumu,确实已经消失了,在他的世界里,彻底而干脆地。

-

在这样消沉的某一天,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soraru摸索起手机,看着来电显示。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起来。

“啊——居然接了,我还在想要是被挂了怎么办呢。”

虽然夹杂了电话的噪音,但那一边的音色与语气,令人熟悉到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soraru愣住了。

“喂喂?soraru桑?”

“....suzu.......”

“没错就是我哦!!”

那个叫suzumu的人,就这样若无其事地,打来了电话。

“可是.....”

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弄得不知怎么说话的soraru。

“想问我怎么拿到你电话的吗?”

“.....嗯。”

“就是在火车上的时候,我拿你的手机给自己发了条短信。”

“....卑鄙。”

“呜....那么我现在挂电话好啦——”

“等一下!!”

混蛋,明明知道自己不希望他挂断的...还故意这么说。soraru几乎已经可以看到suzumu那张写着得逞了的脸了。

“怎么啦?”

“你....为什么等这么久才给我打电话......”

说这话的感觉很别扭,但soraru还是说出来了。

“因为...不这样的话,soraru就不会意识到吧。”

“什么?”

电话那头的suzumu深吸了一口气。

“就是那个啊,soraru桑喜欢我的这份感情。”

soraru的脸立即红透,在慌乱的语句下骂起来。

“笨蛋!!谁会喜欢你这种.....”

又突然地断句。

不行啊,在这种时候,还不愿意承认的话....

“果然是不喜欢吗....”

听到了suzumu的叹气声,又变得不安。

“不是...不喜欢.....我......”

“嗯,那么久好好说下去吧。我不会挂电话的。”

在这种时候,即使是suzumu也变得格外认真起来了。那么我也必须要...认真地说出来啊。

“我喜欢你...”

“太轻啦听不到——”

恼羞成怒,说好的认真呢!?

“你烦不烦啊!我说我喜欢你听不懂吗!?”

用尽全力喊出这么一句话之后,又因为音量过高而有些懊悔,担心会被对方调侃。

“嗯,这一次我好好地听见了。”

等待他的却是suzumu温柔的回答。

“那么让我也再说一次吧,soraru桑,我喜欢你。”

“我...我知道......”

soraru握紧他的手机,像是握住suzumu的手那样,迫不及待地希望再次见到他。

不过反正这种事情,应该也很快就能做到了对吧。

-

End.


评论(15)
热度(126)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