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uzusora】Coincide/重合

*字数5000 个人感觉算TE吧w

*然后这次的文风非常ry(。

*严重OOC 请勿带三次元

*剧情简直扯你确定要往下看?




Coincide/重合

-

那个九月的夏季,像是将一切情绪都闷在炎热的天气中似的,每呼吸一次都只是加重胸口的不适,黏腻的触感缠住人的身体,直到最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蝉还在不厌其烦地继续着单音节的旋律。

soraru恰巧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见到suzumu的。

“终于找到你了,soraru桑。”

他还躲在学校的树荫里睡着午觉的时候,就是被这么叫醒的。

睁开了眼,看见站在自己面前,正笑得开心的带着帽子的少年。帽檐却挡住了光线令人难以看清他的面容。

soraru张了张口,才发现太久没有和别人说话使正常交流都变得费力了。他坐了起来,有些不安地向后退了点距离。

“......你是谁。”

“我叫suzumu,一直在找你哦。”

自称suzumu的人在soraru的旁边自然地坐了下来,距离近得使soraru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我不认识你。”

他皱皱眉头移远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样啊。”

suzumu也没有正面回答些什么,他低了低头,手指在草坪上漫无目的地打着圈。两人的交流迅速地中断了一会儿。

然后他突然抬起头,摘下了头顶蓝色的帽子。

“还是不认识吗?”

soraru眯着眼睛,看清了suzumu的脸。

咚。

心脏重重地漏跳一拍,soraru停顿了他的呼吸,几秒之后一切又恢复正常。

“...没见过你。”

他重新躺下来,望着树叶缝隙之间的蓝天,光线歪斜地射进来很刺眼,于是soraru干脆闭上双眼,只是继续说着。

“你...suzumu?为什么要找我。”

“嗯....因为我要来救你。”

“?...救什么。”

suzumu不说话了,他重新把帽子戴了回去。

“soraru桑...虽说你不认识我...交个朋友吧。”

他站起来,顺手把一旁的soraru也拉了起来,对他微笑着伸出手。

“.........我不会和朋友相处。”

soraru扭过头,不想看到suzumu的笑脸。

...样子也好表情也好性格也好,都像极了那个人啊。

“没关系。”

suzumu却还是在笑,伸出的手在半空中执意没有垂下。

“...那你听着。”

soraru的语气一点点严肃起来,他看向suzumu的眼睛。

“怎么了?”

suzumu耐心地询问。

“....我...害死过一个人。”

唇瓣之间生涩地挤出了几个字眼。

天气热得吓人,沉默的秒数之中是远处学生们欢笑着打球的场景,太阳反射着一切美好的景物,却愿意去默许那些隐藏在阴影之中的灰暗。

他们两个人保持着原来的姿势站立着,明明只是几秒的时间却像是几个世纪。

“我不介意哦。”

最终是suzumu开口,语气从容到令人怀疑是不是没有听懂刚刚的话。

“.......”

就连这一点也很像他。

soraru败下阵来,抬起手无力地握住了suzumu的手。

“请多指教。”

“嗯,请多指教soraru桑。还有就是....”

suzumu抬起手把帽子往下按了按。

“虽然可能有点突然,总之...我喜欢你。”

soraru的视线缓缓移到suzumu的脸上,被阴影遮住了的上半部分的面容。呼吸了好几次,却都没能顺利地回答。

记忆之中的既视感强到快要将他吞噬了。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

soraru垂下手,头也跟着低了下去。

很像。

这是soraru对suzumu的第一印象。

他像极了那个人。

像极了那个,被soraru害死的人。

-

那之后他们成为了...或许只是名义上的朋友。

因为某些soraru怎么也不愿意讲的原因,没有任何一个同班同学愿意接近他,所以suzumu便成为了唯一一个人。

“soraru桑,今天放学之后去天台玩会儿吧?”

最后一节课打铃之前,suzumu搬着椅子坐到正在看漫画的soraru身边。

“......”

soraru翻页的手指僵直了一会儿,然后他抬起头来。

“不想去。”

“哎.....为什么呢?明明之前都答应过一起出去吃东西的....”

suzumu好奇地朝soraru逼近。

“没有为什么,我.....我不去天台。”

soraru用力地闭上眼,再睁开,按住漫画书页的力气一点点变大。

“...这样啊。”

suzumu靠回椅背上,手枕在脑后头向上仰起来。

“虽然我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如果是因为一些过去的事情的话....还是要向前看才行啊。”

他用soraru刚好能听到的音量说着,视线悄悄地看向soraru。

soraru低下头,像是没听见一样不说话,几秒之后铃声响起来。

没有再说什么的suzumu把椅子移回到自己的座位。

-

suzumu爬上了天台,刚推开门,风就迎面吹了过来。

伸了个懒腰,与此同时背后传来了缓慢沉重的脚步声。

嘴角微微上扬,suzumu没有回头只是大声说着。

“你还是来了啊,soraru桑。”

脚步声停下来了,似乎是在犹豫着还要不要再往上走。

“......烦死了。”

soraru有些别扭地嘟囔着,最后还是走到了suzumu旁边。

“抱歉啦——”

suzumu笑了几声,拉过soraru的手往天台边缘的地方跑过去。

鞋底与地面撞击凌乱地发出声响。

“等一下...suzumu。”

在快跑到的时候soraru却突然听了下来,用力甩开了suzumu握住自己的手。

“不要去那边。”

suzumu也耐心地停下来,回头望着有些慌乱的soraru。

“嗯,怎么了吗?”

“........”

soraru撇开视线,没有说话。

两个人又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时间谁都没有开口。之后soraru向后退了两步,才慢慢地说着。

“suzumu你...明知道我做过那种事情不是吗,害死过一个人。”

“啊,那又怎么了?”

“....不怕吗,明明所有人都在躲着我。”

“害怕什么的...我知道的只是我喜欢soraru桑。”

听完了这句话soraru把头低得很低,不知是想掩盖些什么还是怎样,随后他跑了起来,跑到天台的最边缘看着远处的天空,很快suzumu也跟着他跑上前。

“suzumu,你很像一个人。从外貌到性格,还有...都喜欢上天台看风景的习惯。”

“是吗...什么人?”

“我喜.....是几年之前的一个朋友。”

“嗯....他是怎样的?”

“很开朗,对我很好,然后.......虽然平常一直都是笑嘻嘻的,其实偶尔也非常温柔。”

“是吗,那我在我喜欢的人眼中的形象还不赖嘛。”

suzumu托着下巴。

“可是那个人现在不在。”

soraru的眼神突然暗下来。

“他怎么了?”

“死了。我却连他的名字...都没有来得及问。”

“.......嗯。”

“而且就是被我,害死的。”

声音逐渐低到快要听不见了。

“所以suzumu。”

“我在。”

“我随时都会死的啊,被正在到处抓我的警察。”

“嗯。”

“我.....我们就这样吧,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没有回答,suzumu站了来,转身背靠在天台,扭过头。一如既往的笑脸。

“才不要。”

“.........”

soraru狠下心来,猛的转过身往门口跑,却不由自主地去在意身后的人有没有追上来。

没有听到脚步声,而依稀可以听见布料摩擦与什么东西敲击在一起的声音。

他回过头。

在夕阳之下,suzumu爬到很高的地方,身体重心向后。

“suzumu.......”

既视感。

那个人向后倒下去的瞬间,soraru飞快地跑过去。

既视感。

“等一下.....!!”

被放大了的叫声,soraru几步爬上栏杆,没有任何思考地跟着他跳了下去。

他们在飞快的下坠,呼啸的风声之中soraru抓住了suzumu的手,把他紧紧抱住了。

“不要再.......”

而没有说完的话语淹没在了巨大的声响中。

-

几分钟之后,浑身湿透的两个人从池塘里狼狈地爬了出来。

soraru鼓着脸,看起来相当生气。

“那个,soraru桑......”

suzumu有些窘迫地想要搭话,结果只换来一对白眼。

“suzumu我不想再见到你。”

“.....为什么要跟着跳下来啊,我只是想试试看从高处掉进后面池塘的感觉而已...”

“谁知道这里有池塘的!?....我还以为会.......。”

话语生硬地中断在一半。

“以为会?”

“...和你没关系。”

soraru转过身打了个喷嚏,想着要快点回去换件衣服,却被人从背后抱住。

“对不起,都怪我。不要生气了。”

suzumu的声音闷闷的,和平常的比起来总有些不同。突然被抱住的soraru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嗯,我...我也没特别生气....”

断断续续地说完了这句话,身后的人还是没有松手的意思。于是soraru有些紧张地反握住了伸到自己胸前扣住的那双手。

那个时候他忽然觉得,即使只是因为与曾经那个人的相似,他对于suzumu的感情,也已经不知不觉地开始改变了。

-

看见家门口那群开始频繁路过那些警车的时候,soraru想,也总算是到这一天了。

那件事之后自己就开始四处逃避,但每一次好不容易找到的定居场所最终却还是会被发现。

真是受够了。

已经不想再逃去哪里了。

他拉上窗帘,告诉自己这一次就这么被抓住,被枪毙或许也未尝不是件好事。

这么久以来的痛苦也好,恐惧也好,自责也好,统统都可以获得解脱了。

然后下一秒,脑海中却开始浮现出suzumu的脸庞。这是连soraru自己都始料未及的。

“suzumu.....”

他反复念着这个名字,然后什么都不管不顾地打开了门往外跑。

-

“soraru桑居然主动约我出来,好感动啊呜呜呜。”

难得穿着休闲装的suzumu一边感叹一边撞了下soraru的肩膀。

“喂!”

soraru哭笑不得地瞪了他一眼,下一秒表情转为有些复杂的样子。

“因为是最后一次了。大概。”

soraru握着拳,声音很轻。

“最后一次了啊。嗯,确实是这样呢。”

而suzumu只是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抬起手把帽子换了个方向,安静地说着赞同的话语。

因为和想象中的反应差了太多,soraru有些惊讶地看着suzumu。

“...哎?我的意思是...马上就要毕业了,之后也没什么机会出去玩了吧。”

“嗯....是啊。”

明白是自己想多了的soraru把头转回去,想把语气中的悲观隐藏起来。

“你知道我在往哪里走吗?”

“ ...完全不知道!”

“...那你还跟来啊....我在去我转学之前的学校。”

“嗯,为什么?”

“因为......”

说到这里soraru停下了脚步,suzumu也跟着他停了下来。

“可以的话,至少最后还是希望能想起他。”

这样轻微的话语,或许suzumu根本没能听见。

但他还是轻轻握住soraru的手。

“那我们就快去吧?”

就这么拉着他奔跑起来了。soraru原本显得困惑的双眼却在不算快的步伐之中逐渐湿润了。

其实拉上suzumu完全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吧,因为他和那个人的相似,利用了他也喜欢自己的心理。

suzumu怎么会不明白这些呢。

可是他还是跟过来了啊,装作什么都不知道那样。

在已经模糊了的视线之下,soraru张开口,只是动着嘴唇而没有发出声响。

........。

-

趁着周末,他们从学校后门的铁门那里翻了进去。

“看不出来soraru这种好学生居然还会翻墙。”

suzumu一下跳到地上,回过头看着有些吃力地从铁门爬进来的soraru。

“...谁让那个人一直都不愿意好好上学。”

soraru拉住suzumu的手从地上站起来。

“稍微有点羡慕他啊。”

在往教学楼走的时候,suzumu这么说了。

“soraru桑你,一定很喜欢他吧。”

soraru没有回答。

喜欢又怎么样。

“随意吧,反正他也已经不在了。”

他加大了步伐的距离,想要快点到达自己想去的地方。

suzumu却像是比他跟清楚要去哪里似的,两个人几乎是并排跑着。

楼梯,走廊,过道。

“果然是这里呢。”

像是在自言自语的suzumu推开了门。空旷的天台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去那边坐一会儿吧。”

于是他们在外墙上坐下来,悠闲地晃着腿,俯视整个校园的风景。

很长一段时间谁都不想说话,最后是suzumu把他的帽子摘下来,扣到soraru头上。

“送给你了。”

先是吓了一跳的soraru反应过来之后想要摘下帽子,却被suzumu阻拦了。

“不是说以后都...见不到了吗,那至少留下这个作纪念不行吗。”

默许一般地把帽子向上抬了抬不挡住视线。

“suzumu。”

“怎么了?”

“我以前...也给那个人送过礼物呢。”

“是吗,没想到soraru桑也会有直白的时候啊!”

“笨蛋suzu你什么意思。”

soraru笑着踢了suzumu一脚。

“可是我...不记得送了什么了。”

suzumu没有继续开玩笑,安静地听他说下去。

“我和那个人...以前也经常来这里呢。这么几年来这里一点也没变化呢。”

在蓝天之下用轻松的语气说着的故事。

“是吗。”

“嗯,放学之后都会来这里。”

soraru说到这里脸上的微笑有些僵硬。

“但是是我在这里...把他推下去的。”

suzumu抬头看着天空,没有说话。

“我也记不清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带走他了,很快我就得知了......。”

suzumu把手叠在soraru冒出冷汗的手背。

“然后我以故意杀人罪开始被通缉,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能证明我不是故意的。”

soraru坐在那里仿佛是静止了,过了几秒突然笑起来。

“我跟你说这个也没用啊,可恶谁让你们这么像。”

没有回应。

“然后啊...我大概就要被逮捕了吧,已经不想再逃去哪里了。所以也差不多该说再见了。”

suzumu用力握紧他的手,把他拽进怀里。

“我喜欢你,所以不会让你死的。”

soraru挣脱开他,依稀可以看见脸颊上的红晕。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但是我不.....。我只是喜欢你与他的相似而已。”

“我知道。”

suzumu勾起嘴角看向soraru。

“所以,谢谢你喜欢我。”

“你是笨蛋吗?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吗。”

soraru最后骂了一句,低下头。

在他们的正下方出现的那几个人,在看到他们之后迅速地冲进楼里。

soraru站起来。

“那么你先走吧,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

suzumu只是一边笑着一边离soraru靠的更近。

“我不走。”

“这种时候你还....”

“soraru桑!”

“什么?”

“还记得我们重逢那天我和你说了什么吗?”

重逢?

脑内有什么东西开始重合,soraru的呼吸不由自主地加快,随后是上了锁的大门在被用力敲击的声音。

“我说,我是来救你的。”

伴随着一声巨响门被砸开了,在那里站着的人,却分明不是警察。枪口对准了他。

对准的是suzumu。

“已经不会有人再陷害你了。所以soraru桑。”

没有去看那些黑漆漆的枪口一眼,suzumu回过头来,在他的耳边留下最后一句话。

陷害?

“忘记我,活下去。”

搭在soraru肩膀的那只手轻微用力,茫然失措的人就这么向后倒下去。

视线中最后的风景是suzumu那张笑得不真切的脸。

与记忆深处那个人最后的画面重合起来。

-

剧烈呼啸着的风刮痛脸颊,失重的身体极速向下坠落。

上方响起枪击声,和什么人应声倒地的声音。

soraru忽然想起来了,几年之前某一次看见的,围在那个人身边拖拽着他,也是唯一会使那个人露出痛苦的表情的人。

就是刚刚出现在天台上的那群人。

那个人说过他对不起自己。

那个人说过他不能违抗命令。

那个人说过他不能喜欢自己。

那个人还说过,等我来救你。

现在那个人履行了承诺,救了自己。

他却到现在才意识到。

摔进树丛之中,除了树枝刮开了他的皮肤之外,身体落入了柔软的草坪里,毫发无损。

从这里摔下来是不会死的。

但是当年从这里摔下来的那个人,现在却已经死了。

因为“那个人”,本就是suzumu。

-

因冲撞掉落的帽子是当年soraru送给suzumu的礼物。想起这一切是因为soraru看见了内侧自己当年用水笔写的很淡的一行字。

【好きだよ。】

还有那不知何时多出来的,不同颜色字体的另一行。

【僕も。】

-

几天之后,陷害了soraru与无数其他人的组织被抓获,soraru被无罪释放,还有那个人被宣布了的抢救无效。

soraru坐在天台上,漫无目的地晃着腿,眯起眼睛看着远处的风景。昏黄的光照亮他没有被帽子遮住的半张脸。风吹走他的帽子轻轻落在他身后的那片空地上。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人的影子总是重合在一起。

suzumu总是说,这才是一天风景最美的时候。

所以以前,现在,未来,永远都会是这样。

-

End.



(唔...应该能看懂的吧qwq?

评论(15)
热度(8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