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它写进眼里,他不敢承认。

【甘党】月见之日【歌词太郎生贺by_Lacotsun社】

辛苦啦w月饼节快乐/

焉岚血舞_:

*OOC注意

*请勿带入三次元

 
 

月见之日

Words by 淑子 布布 阿葵


【淑子part】

呐呐,听说了吗。

农历的八月十五是月见节哦。

这一天,人们必须要看着月亮度过哟。

今晚的月亮很圆呢。

看着这样的月亮很幸福吧?

是哦,就连身旁的『月』也能带给我足够的幸福吧。


今天是月见节。

才确定了恋人关系的两人却因为家里的原因,今天无法待在一起。

天月抱着手机,在自己的床上翻了个身。

无聊地刷着Twitter,天月盯着手机屏幕的双眼渐渐闭上,似乎是有些困了。

月见节啊…

不能和你待在一起…稍微有点…

让天月回过神来的是Line的提示音。

『伊东歌词太郎:天月君,睡了吗?』

天月有些好笑地想着就算睡了现在也醒了吧,而后还是诚实地告诉对方自己没睡。

『伊东歌词太郎:晚上一起赏月吧!』

『天月:诶??今天不是要陪家人吗(´Д` )』

『伊东歌词太郎:啊是呢…不过没关系!!』

『天月:没关系个鬼啦!( ̄Д ̄)』

两人的聊天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此时已是凌晨。

将手机胡乱一丢,天月有些烦躁。

「啊不管了睡了啦——」

微微伸了个懒腰,天月侧躺在床上,闭上疲劳的双眼。


而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什么嘛这家伙起那么早啊?」

刷着Twitter,看着昨天那个和自己差不多时间睡的人一大早就在Twitter上活跃了,他莫名有些不爽。

不过烦躁的原因多半是今天无法见到他吧。

从床上爬起来,走进洗漱间洗漱,而后天月果不其然地听见了自己母亲催促自己的声音。

迅速结束了洗漱来到饭桌上,随后很快又听见了Line的声音。

果然是自己的恋人传来的。

「啊啦,女朋友吗?」

听到母亲这么说的天月差点把手中的手机滑了出去。

虽然说和女朋友的概念差不多…

不对,差太多了。

说起来被当成『女朋友』的人是自己吧?

想到这里天月却羞红了脸,母亲看着自己儿子害羞的反应,露出了一个暧昧的笑。

「呀啦呀啦~」

「所以说不是女朋友啦!!」

不过这样的解释似乎显得更奇怪了。

他只好迅速回复以后放下手机,若无其事地转移话题。

…不过对方似乎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布布part】

 当着母上大人的面,手机迅速响起来。虽然尴尬,天月还是一边在心里暗骂着来电显示上的某人一边接起了电话。

“月酱!”

刚听到对方的声音天月就略微不好意思起来,支支吾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原本还有些好奇于儿子感情生活的母亲这个时候才不太情愿地离开了。

天月舒了一口气,刚想回答,一想起难得的节日却不能见面心情又变得有些糟糕,语气也开始不怎么轻松。

“噢,伊东歌词太郎。”

闷闷的声音,那边似乎是因为听见被叫了全名而惊讶了一会儿。

“啊...怎么了,天月君不高兴吗?”

“并没有。”

天月无聊地把头靠进臂弯,提不起兴致。

“还说没有,感觉很低落哦。是因为不能见面吗?”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却一如既往地温柔,让人忍不住就想要沉溺进去。天月揉揉眼睛不留情地吐槽。

“自我意识过剩!”

伊东被狠狠呛了一下。

“.....嗯。”

天月还是抵不过思念,改口。

“想见你。”

脸颊难免有些泛红了。

“所以...今天晚上一起赏月不好吗?”

伊东的声音也有些困扰。

“可是这种节日,也要好好和家人一起才可以.....”

“........”

然后似乎是过了很久的时间也没有人说话。

“真是善良啊,天月君。”

“....什么?”

“我就是因为这样才会这么喜欢你的。”

“咦!?”

恋人突如其来的告白弄得天月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好含糊地红着脸。

“哦...那个,我....可是重点不在这里啊!!” 

“今天晚上我一定会出现的,天月君要等着我哦。”

“啊,好....”

浑浑噩噩地就把电话挂断了。


撑着脑袋心不在焉地往嘴里送着食物,天月的心情却难以言喻。

一想到伊东歌词太郎说的最后那句话心里就忍不住地欢心雀跃,期待着晚上可以快些到来好快点见到他。但是.....这样是不是真的不太好。

我刚刚是不是太任性了.....

最近好像越来越依赖他了啊.....

天月沮丧地垂下头。


【阿葵part】

 心情复杂的走进了房间里,他把门轻轻关上并锁上。

应该拒绝才对的吧?这种节日……果然跟家人在一起比较好啊。滑开手机的锁屏,按出了闭上眼睛都可以按出来的手机号码,天月却没有拨打的勇气,就算他知道应该让对方在家跟家人团聚赏月吃团子,但他私心还是希望伊东歌词太郎能来找他。

「会被讨厌的吧……」

他有些失落的放下手机,抱起一旁的正宗。

他发现自己真的越来越喜欢伊东歌词太郎了。

喜欢到无可自拔的地步。


不知是否因为自己太过期待夜晚,所以时间过得特别缓慢。抱着正宗又看了一会儿窗外的天空,天月躺在床上开始思考着今晚的打算。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柔柔的照在每一处地方,还带着一些凉爽的清风。享受着这难得一刻的清静,他缓缓闭上眼睛。

「歌词太郎桑…」

就连睡着前,他都还在想着他。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已是夜晚。当他望向窗外发现夜幕已经降临时,他慌慌张张的从床上跳下来,因为太过紧张的缘故还磕到了头。但他也没这么多时间去整理,大概把仪表整理了一下后他跑下楼,「歌词太郎……」跑到客厅寻找着那人的身影,却发现那人还没有来。

咦……?

「妈妈…那个…这其中有人来过吗?」

「没有啊。」

「……哦。」

无言的失望涌了上来,他低着头又走回了房间,也理所当然的没有看见妈妈那带着笑的目光。他背靠着门坐在地上,有些愣然。时针已经指向十点,可是那人还是没有出现在他的眼前。今天中午,「我今晚一定会出现的,天月君要等着我哦。」这句话还深深地印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相信伊东歌词太郎会出现,但是……

「……笨蛋。」

「歌词太郎桑这个笨蛋……」

「随便说别人笨蛋可不好啊,天月君。」

天月猛地抬头,发现自己一直想着的人就坐在窗户边,笑盈盈的看着他。透过月光,似乎还能看见他手上拿着些什么。伊东歌词太郎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进了房间里,再看到天月把头扭到一边去的时候他有些迷惑,「天月君……?怎么了?」

他担心是不是因为自己的玩笑开得太大了,双手捧着对方的脸颊有些强硬的让对方与自己面对面,「咦、咦?!天月君你怎么哭了……!?」

「……没什么。」

天月冷淡的回复了一句后没有再多说什么,适当的与伊东歌词太郎拉开点距离后他就拿起床上的正宗,看都不看一眼愣在原地的伊东歌词太郎。

「天月君……」

后方传来伊东歌词太郎的呼唤,天月咬着下唇抱紧了正宗还是没有理会他。

明明他高兴的要死…

明明他超想跟对方一起开心的赏月……

「天月君。」

肩膀被对方搂过,天月微微侧头,凝视着伊东歌词太郎的侧脸。

「来赏月吧?」

「……好。」

伊东歌词太郎这个人,真温柔啊。

天月不止一次这么想着,这个人总能包容任性的自己,总能让自己很轻易的就感受到幸福。伊东歌词太郎与天月坐在屋顶上,抬头看着这个美丽的月亮。

月光柔和的,带着些淡淡地光亮。跟太阳不一样,一点也不刺眼,旁边是一些零星的星星点缀着这个夜晚的天空,还有一些云的衬托,使得月亮时有时无,有些神秘。

正当天月欣赏着月亮的时候,身旁递来一个小巧的盒子,包装非常精巧。

「这个?」

他不解的望向伊东歌词太郎,而伊东歌词太郎只是笑,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天月只好小心翼翼的拆开包装,似乎是害怕自己太过粗鲁而破坏了这个看起来很名贵的盒子。

「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不用这样也可以的啊。」伊东歌词太郎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恋人,但也没有去阻止他。

「歌词太郎桑,这个……」

打开盒子,里面是月见团子,但也说不上是平常的月见团子,可以看出为了制作这个,伊东歌词太郎花费了很长时间和精力去制作的吧。

两个月兔摆在外边,放在中间的是一个很小的面具和正宗的模样,虽然一点都不相似,对方准备的万无一失,还在这两个东西的旁边备注这是面具和正宗君。剩下的是零零星星的一些小模样,非常的可爱。

「特意做给天月君吃的。」

「谢谢……」

感动之余,他拿起一个放进嘴里,下一秒他就吐了出来。

「……呜哇?!这,这个味道……」

他不敢相信的望向伊东歌词太郎,「啊,天月君你拿到了那个味道的啊……」一副无辜的样子,「歌词太郎桑你…!」他咬牙切齿的想要扑过去,结果伊东歌词太郎把他手里的盒子放在一边,将天月抱进了怀里。

「歌,歌词太郎……桑?」

与伊东歌词太郎拥抱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每次天月都会害羞。就如现在,被他忽然抱进怀里,天月脸红的挣扎着想要对方放开他,可是伊东歌词太郎没有如他的愿,越抱越紧。

「天月君,终于恢复了呢。」

诶?

「刚刚看你一直很失落…我在想是不是我玩笑开的太过火了。」

「不过你现在又变得精神了呢,太好啦。」

……

放在对方胸前正准备推开的手微微握紧,然后圈住了伊东歌词太郎。

「……歌词太郎桑,月见节快乐。」天月覆在伊东歌词太郎的耳边,轻声说道。伊东歌词太郎轻笑着,「今晚的月亮,很漂亮呢。」像是在回味着什么,他放开了天月,牵起了他的手。

「幸福吗?天月君。」

「嗯—非常的幸福哦。」

「是吗?」宠溺的看着身旁那个活力四射的天月,将他拉到身前。在天月惊讶的视线下他吻了上去,非常温暖的感觉。天月一开始的惊讶也渐渐转换成了顺从,他也很喜欢跟伊东歌词太郎亲吻的感觉。

「看着这样的月亮,很幸福吧?」

「是呢。我身旁的月,也一定会带给我幸福的吧?」

说着“包在我身上”的天月,踮起脚又一次亲吻了伊东歌词太郎。

月见节快乐。

感谢让我遇见你。


-Fin


感谢观看这篇文的你w


评论
热度(60)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