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甘党加湿器】Unilateral demand/单向索求

前篇戳这里→《双向供氧》,连贯性不是很强所以直接看这篇也没问题w


有用到上次点梗的甜品梗,壁咚梗和男友衬衫梗^^

一个个写不知道要写到哪一年去了....所以干脆放在一篇里了希望不会介意qwq

学校门口的甜筒真的超好吃呜呜呜可是每次一出便利店就冷得要命←脑洞源于生活(。

OOC得飞起来对不起OTZ

感谢食用XD





Unilateral demand/单向索求




房间里是一副荒诞的景象。

天月窝在沙发,分明披着毛毯还被冻得发抖,手中却捧着一盒冰激凌一口口僵硬地吃着。

啊,被伊东歌词太郎看到了,大概他又要用那种完全不明白你在做什么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了吧。

天月有些难受地想。

不过也已经不可能了。

他与伊东歌词太郎,交往不过4个月,两人才刚由邻居关系变为同居没几个星期,此刻他们,已经分手了。

前一天,是他亲眼看着伊东歌词太郎一言不发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头跟他说那我就回去了,随后抱着不算多的物品离开了他家。

虽然对方现在也不过就是在隔壁,离自己或许也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他们两个人也已经结束了。

明先提出分手的是天月,事实是那种情绪爆发时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伊东会当真,并且在几秒钟的晃神之后镇定地告诉他说,好的,那么需要我立刻搬回去吗?

是笨蛋吧。

所以说伊东歌词太郎是笨蛋啊。

这一天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心中发出这样的呻吟。

不过看看他自己现在的样子,说不定比伊东还要笨的根本就大有人在。

季节还刚刚只是初春,却偏偏要在回家路上走进甜品店,然后在店内的暖气催眠之下忘记了天气其实很寒冷这一点,买下了一盒价格异常高的冰激凌。

在走出店的瞬间天月就后悔了,可他也没有颜面再走回去说要退掉。

所以此刻的他,一边被冷得瑟瑟发抖,一边硬是品尝着冰激凌的美味。

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糟糕了吧。天月叹了口气。

说起来也就是因为在甜品店里一直想着该怎么和伊东歌词太郎道歉这件事才会走神的,现在却演变成了这样。

真的,没有什么更糟了.....

咔嚓。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

天月闻声转过头,心中一慌以为是来了小偷,门却在那一瞬间被顺利地推开。

随后他看着门口站着的人,准确地告诉自己当然还有更糟糕的事情了。

伊东歌词太郎站在他家门前,手中拿着忘记归还的备用钥匙,视线扫过天月僵住的动作时变得有些微妙。

“.....你来干什么?”

天月把冰激凌放在一旁,坐直身子想表现出正襟危坐的样子。

“啊我....来还钥匙。”

伊东歌词太郎把手中的钥匙放在一旁的鞋柜上,与天月对视了一会儿。

“哦。”

那一瞬间天月心中大概是有点失望的,但他唯一能做也只有在心底哀叹一声然后看着伊东站在门口。

“你....”

“天月......”

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一秒之后伊东才重新开口说,

“....天月君...在做什么?”

天月脱力地拿起冰激凌,挖了一大勺送进口中。

“嗯...吃冰激凌啊,看不出...唔.....”

好冷,天月开始后悔自己刚刚赌气的行为,只好重新缩回毛毯里。

“.....现在已经,不是吃冰激凌的季节了哦?”

伊东向前走了一步像是要进来的样子,大概是想起了什么还是停了下来。

“我知道啊!....可是这个,这和歌词太郎桑没关系吧?”

天月吸了吸鼻子,纵使毯子里再温暖也无法避免他因逞强而害的颤抖。

“......。”

伊东歌词太郎听见这话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皱着眉重新看着天月,眉眼间是难掩的担忧。

“开暖气吧,不然会生病的。”

“暖气很贵哎好不好!”

“......说到底为什么要买冰激凌啊?”

“我..我想吃啊有问题吗。”

“......”

伊东歌词太郎低下头,犹豫了一会儿之后略显焦急地走进房间,停在天月面前微微弯下腰,握住他捧着冰激凌盒子的手。

“好冰...你其实很冷吧?”

伊东的手自然比起天月的要暖上很多倍,天月的视线停留在他握住自己的手上,不知不觉脸颊竟也有些发热。

“...冷又怎么样啦,话说...不要做这么暧昧的动作啊。”

伊东凝视了他一会儿,松开手。

“......不要任性了。”

“..我,我们已经分手了啊,所以...”

天月支支吾吾地还想要反驳,却也只能说出一些没有底气的话语。

“天月。”

伊东歌词太郎突然严肃起来的低音让天月有些不安。

“什么...”

“别吃了,真的会着凉了。”

“这是我的自由吧。”

“万一发烧了我可不管啊?”

“本来就,不需要歌词太郎桑关心我.....”

大概是失去了最后的耐心。

伊东有些粗鲁地把天月从沙发上拉了起来,抢过他手里的东西放在桌上。

感觉到毛毯从身上滑落的时候,天月才想起来一件最糟糕的事情。

他现在正穿着被伊东遗忘在他家的衬衫,并且下面除了基本的内裤之外什么也没穿。

“你.....”

原本表情已经变得愤怒的伊东歌词太郎在看见被天月想要刻意遮掩的衣物之后倒吸了一口气。

“.....变态。”

天月用力地扯过毛毯盖住下身,脸颊已经红得不成样了。

“啊,对不起,我.....”

很明显伊东本人也没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展开,他下意识地道歉着,视线却无法移开。

“.....”

“......天月君你...穿着我的衣服啊。”

“....只是顺手拿了一件而已。”

“........”

天月回过神,才恼怒地瞪着伊东。

“歌词太郎桑差不多也可以回去了吧?”

“...穿这么少更容易生病啊,听话。”

好烦。

真的好烦。

交往的时候天月就已经领略过了伊东歌词太郎爱管闲事,特别是和自己相关的事情的本领,可没想到在两人明确分手之后还是一如既往。

懒得再说什么,天月甩开伊东的手,拿起桌上已经融化了一半的冰激凌往房间里走。

走出了几米身后一直是一篇寂静,就在天月开始自我拉扯着内心的不适时,突然是很大的声响,为来得及回过头肩膀已经被大力按住推搡,伊东蹙眉把他拉回面前,随后不由分说地强迫性前推。

ドン。

天月回神的时候,伊东已经把他按在墙上,一只手撑在墙面,另一只手则将天月的左肩压得发疼。

什么啊,要干什么啊。

天月有些恐惧地低下头,心里乱糟糟的。

在这种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心跳加速。

天月几乎要自我绝望了。

“...我有这么可怕吗?”

伊东有些嘲讽的语气传来。

天月闻声才抬起头,伊东离自己不过几厘米的距离,甚至是呼吸的声音都可以听到。

他愣了一会儿,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音。

“...不要再这样了啊。我是真的...很担心天月君你。”

伊东伏下身,头埋在天月的侧肩,语气软了下来,甚至带了一丝恳求。

“如果真的生病了的话....我会心疼你的啊。”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击中天月心底最柔软的部分。

快被温柔得模糊了眼眶,天月仓促地呼吸着。

伊东还是维持着按他在墙上的姿势,却已经不再如先前那般粗鲁,只是将双手绕过他的腰,小心翼翼地抱他在怀里。

一如既往的温柔。这一点,在两人分手之后,竟也未曾改变。

脸颊温热,天月眨了几下眼,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哭了。

他开始抑制不住地抽泣,泪水破碎地滴下来。

伊东猛地侧过头,看着天月哭泣的样子。霎时间松开了手,往后退了几步。

“不要哭啊,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想那么说的...”

天月胡乱地抹掉眼泪,一个劲摇头。

“不是....”

“....我..我们已经分手了吧,我不应该管那么多的对不起.....”

“......”

天月无言地看着伊东自责的样子,随后又转过身。

“我就回去了...冰激凌你要吃就吃吧,记得开暖气,账单我帮你付好了到时候来找我,那就这样.....”

他看着伊东的背影,从自己面前一直走到门口,然后是打开门又关上的声响。

他明明完全可以赶上去的,也完全可以选择转身开了暖气舒服地窝回沙发。但是他什么也没有做,还是靠在墙上,身后那片已经被两人先前的体温温暖了,不再有最初刺骨的寒冷。他什么也没有做。

满脑子都是伊东的那一句,我会心疼你的。

就算是已经不喜欢了的人,也会心疼对吧?

心疼普通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对吧?

包括他被伊东按在墙上时的悸动,还有现在胸口的疼痛,也都是自然的反应对吧?

是这样...没错吧?

就算不是这样,可是他们已经分手了啊。

低下头来看见的是伊东的衬衫,最初他就是穿着这件衣服与自己接吻的。刻意没有提醒伊东将这件带回去,甚至得寸进尺地穿上他,理所当然是天月的私心。

可是他们已经分手了,除了邻居之外再无其他过分的关系才对。

“伊东...歌词太郎......”

他看着手中彻底融化的冰激凌,外壳的冰早已化成了水,滴在地板上与他可笑的眼泪混杂。

然后他撑着墙站直,放下冰激凌,抓起扔在沙发上的外裤穿上之后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伊东歌词太郎!!”

天月又带上了哭腔,用力的捶着眼前那扇门,一遍遍重复喊着对方的名字。

很快门被拉开了,伊东的视线躲闪着,天月还是瞥见了他泛红的眼眶。

搞什么啊,为什么连你也要哭啊?

上一次看见伊东哭是什么时候啊。记得似乎是两人第一次吵架,天月离家了一个下午之后回来的时候。

那天晚上打开家门回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狼藉,若不是看见蹲坐在地上低声流泪的伊东歌词太郎天月真的快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门。

随后似乎是伊东把他拉进怀里,亲吻着他的侧脸道歉了好久,问他说再也不要走了好不好。于是那一次的矛盾也就这么被化解了。

此刻天月看着眼前拼命掩饰自己流过泪的伊东歌词太郎,才真真正正意识到了那一份被他挂在嘴上的,心疼。与此同时,也下定了决心。

他拉过伊东的手,一言不发往自己家里走。

“喂天月君.....”

伊东的嗓音还有些沙哑,虽然不解却也跟着天月往回走。

一直到两人都走进房,天月关上了门。拿起被伊东归还的钥匙重新放在他的手心。

“你忘记东西了。”

“........”

伊东对着手心的钥匙愣了好久也没有说什么。

天月心跳飞快,也已经分不清究竟是害羞还是在害怕被对方拒绝。

于是他干脆接着说下去,

“冰激凌是个意外...可是不吃的话,很浪费。”

“...啊....是啊,我就猜到是这样。所以你开暖气就好。”

伊东握紧钥匙抬起头,眼神中还是透露着迷惑。

“...所以你,帮我吃掉吧。”

话一出口天月几乎快要在心中羞辱自己。本来是想好好地道歉的,却演变成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台词。

沉默。

伊东看着桌上的冰激凌,半张着嘴不知该说什么。

他重新与天月对视,在看见天月那通红的双颊后才忍不住笑起来。

“好啊,我帮你吃。”

他牵着天月一路走进房里,蹲下身用勺子舀起剩下不多的冰激凌,悬空在一半,看着天月。

“....干什么..”

天月被伊东忍着笑意的表情看得有些慌乱。

“张嘴。”

“....啊?”

就在天月发愣的瞬间,伊东将勺子送进天月嘴里。

“....唔..很冷哎,你.....”

天月嘟起嘴,含糊不清地抗议着。

之后,眼前就是伊东放大的脸。

发冷的双唇被什么温暖柔软的包裹住,很快又侵入到口腔,温和地与天月的舌尖交缠。沁着一丝冰激凌的甜味,还微有些冰凉,却将天月的体温一下子升到最高。

伊东笑着放开了天月,品尝着甜腻的滋味,看他手忙脚乱推开自己捂着嘴。

“唔....歌词太郎桑....可恶...!!”

“啊..可是我确实有帮天月君吃了啊。”

天月站起来,抬起手臂挡着自己的脸,脸红赌气不说话。

“天月。”

伊东歌词太郎收敛了笑,颇有些严肃地拉天月下来靠在自己怀里。

“.......”

依旧是很亲昵的姿势,天月挣扎了几下没有再抵抗了。

伊东撩弄着天月耳边的碎发,轻轻地和他说,

“我们和好吧。”

天月紧紧抓着伊东的手,悄悄地点头说好。

“那你...要搬回来哦。”

“嗯,明天就回来了。”

天月缩在伊东的怀中取暖似的抱着他。

大概是过了很久,天月突然从伊东怀里坐起来,害羞到语气都在发抖。

“那今天就....嗯,你...你回去吧!”

“今天?....还有事情没做呢。”

“...什么?”

伊东歌词太郎向前抱住天月,顺着他原本的姿势一直推到把他按在地毯上。

“只穿着我的衬衫,下身什么都没穿的天月君.....”

伊东说到这里天月看见他变得迷离的双眼,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我下面有穿!!”

不过此刻伊东已经将他自己的衬衫解开了一半,一边轻而易举地脱下了天月的外裤。

“天月君,以后都不要吵架了吧。”

做到这一步,伊东突然停下手问他。

“.....嗯。”

“刚刚在掀开毯子的瞬间....其实就已经有点忍不住了啊....。”

“........”

还期待着伊东能说出一些更感人的话的天月在心中无奈地想着,

算了,就这样吧。

他抬起头去亲吻伊东歌词太郎,体温已经烫得快要爆炸,却还是在极力拥抱,索求着来自对方的温暖。

毕竟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索求着伊东给他的一切的啊。



End.



哇我到底有多喜欢吃东西接吻的梗啊出息(。

天月君,总是在哭呢(深沉

所以歌词太郎桑....也开始哭了啊(脱力



评论(5)
热度(12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