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 Self-evident/不证自明(srr主动?)


可能有R15 还是说那个不算(。

很久没有发文于是写的长了点 字数大概7500(也没见很长

每次都是srr被表白 想换着写于是尝试了这种的希望大家能接受^^

前半段时间线很乱(土下座

OOC

感谢看我文的天使 500fo大感谢么么哒w






Self-evident/不证自明




在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夜幕之中,街角的酒吧正灯火通明。
里面聚集着的是玩乐的男女,成双结对,甚至包括服务生也不知道是和哪个女人寻欢去了。

灯光晃得soraru有些头晕。

他坐在吧台前,低着头缩在角落里,身前玻璃杯里的红酒已经空了大半。

于是干脆抬起头来一饮而尽了。

啧,好热啊。

其实他也不怎么喝酒,此刻喉咙里烧得令人心烦,他在心里抱怨着,解开领口的纽扣想透透气。

“还要喝点什么?”

整理完衣服抬起头的一瞬间,不知何时朝自己靠来的那个服务生正微微笑着问他,眼神中流转着有些暧昧的神色看得soraru出了几秒的神。

“....什么?啊...随意就好。”

他愣了愣,看对方点点头之后弯下腰过来拿走了他的酒杯。

却在那边已经转身走出几步之后还是无法移开视线。

“suzumu。”

soraru看着男人的背影再一次轻声地念着他的名字。

不幸没能控制好音量,或者是那边听力太过敏锐,分明是在酒杯碰撞与说话声嘈杂的酒吧里,被念到的人还是转过了头。

带着抑制不住要上翘的嘴角问他说,

“怎么了?”

soraru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等suzumu再背过身的时候,脸颊已经有些潮红。

原因是他喜欢这个人。

喜欢suzumu,这个在离他家还有段距离的酒吧里当服务生的男人。



第一次见面好像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情,大学同学毕业的聚会,最终大家选择了这个地方。

soraru一向很厌恶酒吧一类不清不楚的地方,也是考虑到毕竟几年的同学友情才勉强答应下来。

那天除了他之外几乎所有到场的人都围在圆桌旁喝酒玩什么真心话大冒险,soraru和他们说自己不想参与,之后就一直坐在一旁看着手机喝再三拜托要来的果汁。

他瞄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居然已经11点了,不会要通宵吧。

一阵头疼。soraru正准备站起来和同学说自己先走一步了,刚抬头视线就被挡住。

晃神,几秒之后才看清眼前站着的是个穿着服务生衣服端着盘子的人。

那时候soraru总觉得在这些酒吧里混的都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人。所以当时他往后缩了点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

深棕色的碎发刚刚盖过了眉毛,在那下面是一对微微弯着含着笑意的双眼。

soraru看了他一会儿,吞咽下口腔中分泌的唾液,同时在心里告诉自己。

即使长得好看也不能说明什么。

所以他还是站起来,原本想仗着身高居高临下质问对方,没想到那边居然比自己还高出几厘米。

心里暗暗地诅咒了一下,soraru问他,

“你有什么事?”

他原本打算对方要是说出一点奇怪的回答就立刻走人的,不料对方却只是没由来地问他,

“不去和你的同学一起玩吗?”

soraru有些诧异,嘴上还是没什么好话。

“和你有关系吗。”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也没见生气。

“...喝酒吗?”

“不喝。”

“那我请你。”

“.......”

干什么啊这个人,soraru的表情由初始的防备转为不解。

“...不需要。”

那里的眼神中似乎有些失落,却也没说什么别的了。

在这个时候soraru无意间才看见对方胸口别着的金属牌子上写的名字。

“suzumu...suzumu。”

习惯性地多念了几遍加深印象,怎么说也是个另类的人。

suzumu答应了一声。

“嗯?”

“没什么。”

虽说记住了名字,soraru不准备再次见到suzumu,他心想着今天回去大概可以发条推特说【酒吧里遇见个奇怪的服务生硬要请我喝酒】什么的,一边侧身避开suzumu就要离开。

偏就在这个时候,soraru发现先前还自顾自玩得欢的众同学不知何时已经把视线转移到这里。

很快soraru就意识到那些人眼神中燃起的另类的火焰是想干什么了。

“soraru桑,莫非喜欢这个服务生?”

与自己关系还不错的一位好友先开口,语气中满满的调侃意味。

soraru握拳,跟自己说他们只是开玩笑而已。

“说不准哦?比较soraru桑但是在大学里就换了两三个男朋友。”

这句话soraru没听清是谁说的,只是意识到对方刻意把重点放在那个【男】字上。

忍耐着,没有把视线投向嘈杂的人群。

之后起哄还是不断,soraru颤抖着站在原地,想要快点走却没能动,鼻子有些发酸,心里被揪紧一般难受。

余光看见suzumu还站在他的旁边,他没能去看他的表情,是害怕对方会露出自己见惯了的厌恶。

但那些都确实是事实。



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对异性不感兴趣的?似乎是高二,还是高三。

可能因为担任了班长职位的关系,soraru当时在班里有很高的人气,每天受到好几封情书不说,放学之后在校门口堵自己表白的女生平均每几天也会有一个。

soraru并不反对恋爱,那些女生里有好几个都长得很可爱,性格也很善良,看起来似乎真的是很喜欢自己。

于是soraru在高中谈了两次恋爱。第一次很短,不到一个月就分手了,第二个一直谈到了高考前夕。

但其实想分手的打算早在那之前就有了,不过是因为soraru不愿去相信才将这个必定的结局拖延到了最后。

那个时候他非常不理解,自己确实不讨厌这个女生,肯定是有好感,但每次拥抱也好亲吻也好,或者是看她穿暴露的衣服也好,都没有任何感觉。

不合常理吧?

soraru觉得正常青春期的男生不可能是这样的,却碍于面子什么也没敢问。

然后某次放学之后他与女友照常一起路过学校的操场,soraru无意间看见正在打篮球的一个身材高瘦的男生。

心跳加快。

场边围着好几层都是为了看那个人来的女生们,带着一副花痴的表情大声加油助威,soraru只是站在远处看,甚至都没有走近。

但确确实实,从对方干净利落的转身,上篮的动作之中,soraru呼吸变得急促。

这是和女友相处了那么久都几乎没有过的感觉。

与此同时,困扰了自己好几个月的疑惑也在此刻悄然地化解。

走出校门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转过头,若无其事地和女友说,

“我们分手吧。”

女友忽闪着她那水灵的眼睛。

“为,为什么?”

soraru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脸,心底除了一丝歉意没有任何多余的情感。

“我...我觉得自己不喜欢你。”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我改!”

soraru语塞。

“你...改不了。”

“为什么?”

女友几乎是快要苦哭出来的表情。

算了,说就说吧。

“我好像,喜欢男的。”

“.........”

死亡一般地沉寂。

“soraru桑,你在开玩笑吗?是为了拒绝我编的谎言吗?”

soraru摇头。

“是...真的。”

随后是前一刻眼神中的不舍还满的仿佛能溢出来的女友,应该说是前女友,后一刻这些情感便细数变为了厌恶与恐惧。

对方落荒而逃。

第二天,几乎全年级都知道了,soraru是gay这件事情。

他不知道消息是谁传出去的,可能是前女友,可能是当时碰巧路过听到一切的某一个人。总之那天之后什么情书表白全都没有了,所有人都避着他走,特别是一些男生,走廊里不小心碰到都反感地快要吐出来。

soraru后悔了。

非常非常后悔。

他后悔自己把自己的性取向说出来这件事,也深深地烦躁于自己是gay。

好在那时候已经是高三末期,他把所有乱七八糟的心思都放在了学习上,考进了一个相当不错的大学。

原本打算将自己的事情一直隐瞒到毕业,不料不知是哪个原本跟他同高中的人又把消息放了出去,一时间又闹得全校皆知。

好在事态倒没有那么恶劣了,大学大家都开放了很多,班里同学也都只是调侃讽刺几句,并没有什么人再刻意回避他。

然后他居然开始受到来自男生的情书。

对于这经历他不想回忆。就算是gay也并不是只要是男的就能在一起的,几个男友在交往很短的时间里,连亲吻都没进展到就分手了。

就这样,一直过到大学毕业。

soraru以为自己单身一辈子的可能性比较大,他确实是这么想的。



从回忆里脱身,soraru回过神,suzumu已经为他倒了半杯不知道是什么的酒。

“试试看?”

suzumu戏谑地问他,语气上挑。

soraru看着酒杯里的橙色液体倒映出他迷茫的脸,异样的熟悉感涌上心头。眨了几下眼,视线上移看见suzumu不免期待的表情,就不管不顾地拿起酒杯喝了下去。

......

啊。

soraru舔了舔唇边残留的液体。

确实是似曾相识的味道。

酒精浓度并不是很高,多半是酸甜的像是饮料一样。

心下有些发颤,suzumu居然还记得。

“好喝吗?”

suzumu托着下巴问他说。

“嗯,你还记得啊。”

soraru别开视线,无法避免心中隐约的喜悦。

“记得啊,那天后来...。”

suzumu不知为何没有再说下去,接过soraru手中的玻璃杯。

“一直喝浓度这么低的,要不要试试有难度的?嗯?”

suzumu含着笑意问他说,透露着一丝【估计你不敢】的意味让soraru偏偏想要坚持。

“可以啊。”

于是他装作轻松自在地答应下来,看见suzumu毫无意外地转过了身忙活起来。

soraru趴在吧台上,望着他的背影,冉起了些许的睡意,他眯起眼睛,口腔里还残留着先前那杯酒的甜味。

随着玻璃杯碰撞台面清脆的的声音,soraru清醒过来,想要毫不犹豫却不料才拿起酒杯就被呛人的味道弄地咳嗽起来。

余光里看见suzumu笑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心中一阵恼火。

有什么大不了的,你给我看好了。

在心中对suzumu也是对自己这么恶狠狠地说了之后,soraru屏住呼吸将烈性的液体送进嘴里。

.......



说起来,那时的气氛真的是尴尬到冰点。

soraru像是被冻住了全身,过了很久才缓缓地看着suzumu。

suzumu始终都看着他,却令人看不透他到底在想什么。最后,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suzumu上前拉过soraru,不亲不重地在他的额头亲吻。

“你们误会了,是我喜欢他而已。”

随后他拉着被吓懵又脸颊发红的soraru扬长而去。

走出包间之后,soraru甚至没来得及甩开suzumu的手,问他的第一句话是,

suzumu你是变态吗?

第二句话,

你不怕被开除?

第三句话,

.......谢谢。

suzumu耸了耸肩。

“别误会,我只是知道你的苦衷而已。”

soraru默不作声地点头。

其实他的心跳从那个温热的吻留在额头的那一刻开始,一直到现在都快得离谱。如擂鼓一般在他的胸腔里不停。

“去喝一点吧,会好受点。”

suzumu放柔语气,弯下腰从下仰视正低着头的soraru,之后顺理成章地对视。

soraru几乎要被温柔攻略,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好....走吧。”

suzumu带soraru坐到吧台,问他要喝什么。

喝什么?soraru半张着嘴在脑内重复这个问题。

他光是看着那些英文标签就很头疼了,更何况是现在这样一种心情。

“随便什么吧。”

这么说了之后,suzumu在几分钟后送上一杯橙色的液体。

soraru没有犹豫,虽是很少喝酒的人,他还是固执地想要一口喝光。

本已经做好被狠狠呛的准备了,喝下去之后才意识到suzumu给自己的酒浓度很低,几乎只是杯有酒精的果汁。

“....这是什么酒?”

“嗯....我自己调的,名字还没想好呢,你是第一个喝的感觉如何?”

“还不错。....慢着,你把我当什么了?”

“还不错吗?看来我还是有无师自通的潜质的啊。”

suzumu选择性地无视了试酒员soraru的抗议。

“还要吗?”

“嗯。”

soraru收起若隐若现的笑意,重新感到些许疲倦。

“喂...suzumu。”

第二杯已经倒满,soraru拿着酒杯问suzumu。

“怎么了?”

“你不怕我?”

“怕什么?”

soraru语塞,suzumu看了他一会儿。

“啊...没关系,我也不是没见过gay。”

“........”

眼神中有些调戏的滋味。

“而且soraru桑是在下面的那个吧,那就更没什么好怕的了。”

“你给我去死。”

即使恼怒也确实无言以对,soraru只好没什么底气地瞪着suzumu,直到对方装模做样地和自己道歉。

soraru张着嘴,想说什么却没能说下去。

“好奇我的性取向吗?”

suzumu缓慢地露出了狐狸一般显得狡黠的笑容。

soraru握着酒杯的手正在发抖,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如此在意这个本应和他没关系的问题。

“很可惜,是女性哦。”

若无其事的语气,像是丝毫没有留意到soraru眼中掩饰不了的失落。

“.....谁觉得可惜了?”

即使难以抑制心中的不悦嘴上还是逞强地反问。

“噢,没有吗。”

“一点也没有。”

短暂地沉默。

可能也是觉得欺负得有些过头了,suzumu换上了相对严肃的表情。

“以后他们再抓着这一点欺负你的话,随时来找我。”

soraru无言地看着他。

“别误会?我说了我只是看不惯那些人。”

于是soraru在suzumu的注视下最终是点了点头。

那天后来发生了什么,似乎也就没什么了。虽是有帅气地喝醉一次的打算,可说什么suzumu也不愿意再给倒浓度更高的酒,soraru也就没有坚持。

只不过从那一天开始,soraru隐约预感到,他大概...应该是一定,喜欢上了suzumu。

之后事情就变得简单。

大学同学对于那天的事情表示了抱歉,原谅之后soraru还是与他们疏远,只是自己一个人去酒吧的次数越来越频繁。

suzumu看起来也很高兴于见到他,继续着恰到好处调戏soraru的游戏。因为开玩笑的动作使soraru心跳加速的例子自然也不在少数。

可即使是这样也好,soraru从来都没有忘记,他也不允许自己忘记。

关于suzumu是个彻底的异性恋这件事。



...啧。

糟糕透顶的状态。

头很痛。

身体很热。

好难受。

好想吐。

“.....喂....”

soraru在极其模糊的视线中挣扎着睁开眼,竭力想要看清眼前的景象。

“嗯?soraru桑你醒了?感觉还好吗。”

什么?

似乎是....suzumu的声音。

soraru反复确认了好几次那不是自己出现的幻觉。

“还好....”

一点儿也不好。

soraru这才反应过来。

他侧躺在后座上,身上盖着一件不是自己的外套,并且其主人就坐在自己的前面开车并且若无其事地问候着他。

一时间脑内爆炸一般混乱,程度已经不亚于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

“你在干嘛?”

“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

“....你知道我家在哪?”

“不知道。所以是回我家。”

soraru一下翻身坐起来。

“你开什么玩笑啊变态su....”

由于突然大幅度的动作身体各处都向他发出抗议表明他还在喝醉中。

意识再变得模糊的那一刹那,soraru想,这一次真的要完了。

“我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这么晚了也不好把soraru桑一个人丢在店里,所以....”

suzumu只解释了一半,从后视镜里看见因喝醉而脸格外红的soraru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躺下来了。

还没来得及停车照顾,对方却又慢慢地坐起来。

嗯?

suzumu被soraru喝醉之后有趣的反应吸引住。

随后的展开,是还在开车的双臂被soraru从后面缠绕住,suzumu有些诧异地在红灯口停下,侧过脸,soraru已经从后面将他抱住。

“...soraru桑?”

抑制不住心思得逞之后的喜悦。

“suzumu....你...臭狐狸....”

含糊不清的话语。soraru只是愈发不客气地将脸埋进suzumu肩膀。

“为什么又骂我啊。”

“....既然知道我是gay...就不要靠我这么近.....”

果然会变成这样。

suzumu暗自感叹和想象中的反应一样地...难以抵抗。

“是soraru桑你抱上来的哦。”

“.....那么一开始就不要和我说话啊,变态...”

是带着哭腔的声音。suzumu松开握着方向盘的手,转而轻抚着soraru的头发。

“....soraru桑的意思是,你喜欢上我了?嗯?”

“谁喜欢你....滚...”

红灯跳转几下,绿灯亮起。

“好,不喜欢就不喜欢。”

嘴角扬起甜蜜的弧度,虽着实不舍得离开那人的怀抱,还是迫于安全考虑不得不将soraru拉开。

被拉开的soraru显得愈发低落,眼眶泛红地坐在后座位赌着气不说话。

suzumu深呼吸,差一点就刹车在路边回过头解决这个可爱到犯规的人。



到家的时候soraru还是在闹不知哪里来的脾气。

“soraru桑?”

suzumu好笑地下了车蹲在车窗外看里面的人。

“...送我回去。”

suzumu歪头看着眼前的人,似乎和刚刚那个不是同一个人。这令他不免感到了一些惋惜。

“不行。太晚了我不想开车了。”

“那让我自己回去。”

“现在这个时间你要怎么回去?而且还是在喝醉的状态下。”

两个人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故意灌醉我,真不愧是狡诈的狐狸。”

“说什么呢,是soraru桑自己要喝的喔。说起来那杯酒根本就不算烈吧,只喝了两杯就睡着了,只能证明是你酒量太差。”

suzumu此刻十分后悔没有在车里安几部摄像头,好拍下刚刚的画面给现在恢复正常的soraru看。同时也在懊悔为何不狠心多灌他一些,不然现在对方也不至于看起来已经醒的差不多了。

“总之先下车吧,我不会动你的。”

他说着拉开了车门,将里面的人一把拉出来。惯性使soraru整个跌进suzumu怀里。

原本想要尝试自己走回去的soraru在第三次险些跌倒之后被suzumu强制性地背了起来。

“suzumu...你放我下来!?”

说好的不动我呢。soraru只觉得自己热到快要爆炸。

再怎么说,他喜欢suzumu,不可撼动的事实。

“别动。”

suzumu稍稍转过脸,将嘴唇轻易地贴在soraru发红的耳廓,低语命令般地吐出几个字。

只一句,背上的人便很久都没有动静了。

随后是轻微到几乎听不见的,

“...不要再让我误解了。”

suzumu眯起眼睛,电梯叮的一声,在他们两个面前打开门。他走进去,语气是满满的漫不经心。

“soraru桑请只管误解就好。”

电梯缓慢地上升。soraru没有动,可能是忘记挣扎,可能是不愿从suzumu身上离开。



到家之后soraru还没来得及说什么,suzumu进房间随手拿来一件衣服,丢给soraru让他一会儿换上。

“去洗澡,今晚我睡沙发。”

“.....哦。”

真是安分啊。

soraru忍不住讽刺起自己,居然涌上了失望的感情。

浴室里的热水冒出白雾,将镜子染得一片模糊。

soraru在浴缸里漫无目的地冲洗。根本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莫名其妙地,来到了喜欢的人的家。甚至被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

可能suzumu对他是有意思的,当然也可能这只是人生十大错觉之一罢了。

表白吗?

在今晚?

成功了就一切大白,失败了就从此再无牵连。

还是说像现在这样不清不白等着对方主动比较好?

.....啧。

“开什么玩笑。”

soraru粗暴地拿浴巾擦干身体,发尖的水滴沿着身体向下流。

他可是男人。

他宁可自己受伤害,也不要胆小鬼似的一味逃避。

说起来suzumu似乎没给他裤子穿啊。

soraru看着唯一的一条内裤无语冷笑。

正好了。



“喂。”

他套上宽松的T恤,打开了门对正在沙发上看电视的suzumu喊了一声。

“嗯?那我去洗了。”

suzumu的视线似有似无地扫过soraru暴露着的部分,在衣摆下沿勉强遮住的地方多停留了几秒。

不得不说仅是注意到suzumu看似冰冷实际炽热的视线就已经让soraru羞耻地全身僵硬,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觉得更加困难了。

深呼吸,在心中鼓励也同时命令着自己。

“等会儿,我有话和你说。”

“哦?”

suzumu绕有兴致地抱起手臂等着soraru的动作。接下来大概会有好戏看。他在心里暗笑。

但无论如何,接下来的剧情他真的万万没能想到。

分明一直是在口是心非的男人,几步就走到他的面前揪着衣领把他硬是半拉起来。随后那张面容被极速放大,几秒的空白,回过神,一个夹杂着牙膏的薄荷清香与淡淡酒味的吻已经落下。

suzumu甚至没来得及回过神加深吻的力度,soraru已经推开他。随后是强硬的力度将suzumu按在了墙上。

“看到没?我喜....喜欢.....嘶...”

万事俱备,连吻都已经落下,soraru也恰到好处地在表白时咬到了舌头。

“慢慢说,我听着呢。”

suzumu用指尖摩梭着嘴唇还在回味刚刚亲吻的滋味,一边不忘伸手安抚着焦急到像是要炸毛的人。

“我....喜欢你。”

最终soraru还是低低地说出口。

意外的主动。

suzumu将手指轻轻按在soraru的唇上。

真是可爱。

“真是可爱....”

很明显soraru被对方出乎意料的反应吓到了。

“不是说这种事的时....”

话未毕,suzumu已经用比先前更大的力度将两人的位置对调。

“就是说这种话的时候啊。soraru桑真可爱。”

笑容满的可以溢出来了。

suzumu弯曲着膝盖,轻轻定弄几下soraru的裆部。仅仅几次就感受到了对方下体的异常。

“只是亲吻就能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一点也十足可爱。”

抬起眼,毫无意外的,那双愤怒却难耐到无以复加的眼眸映入。

“变态...嗯...。”

在soraru发出第一个音节时suzumu便挑眉用膝盖玩弄着那东西的根部,不经意间流露的呻吟让suzumu感觉自己也要糟糕起来了。

“是你和我表白的哎,别搞错了。”

是你喜欢我好不好。

加深了这个概念之后,suzumu扶着soraru的脸颊,发狠亲吻下去。

舌头轻而易举地探入,随后是生涩却热切的缠绕迎合。

suzumu忍不住多吻了一会儿,直到自己的欲望也整个被勾起。

结束了长久的亲吻之后两个人对视着喘着粗气。

soraru红透了脸,蜷腿反顶着suzumu的下身。

“啧,彼此彼此了。”

“还真是惭愧。”

suzumu笑了笑,半抱着soraru往卧室走。

“说起来,你什么时候喜欢的我?”

soraru没由来地问他。

“第一次见面那天开始的。”

搞什么。早说啊,还害他这么纠结。

撇嘴。

“还说什么异性恋,不要脸。”

“嗯?”

suzumu把soraru按在床上,扯着他的领口露出诱人的锁骨。

“我以为soraru桑早就看出来了,这种事情?”

“什么啊。”

“我可是早就知道soraru喜欢我了。”

“........闭嘴。”

soraru恼怒地瞪着他。

“没什么好掩饰的,就像我喜欢你一样。”

耸耸肩,手指顺着soraru的腰向下摸到布料,轻松地将内裤扯下。

反正一切不证自明。



End.

评论(18)
热度(172)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