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2014年文手总结

第一次做总结w很感谢看了我一年文也没嫌弃的大家XD


因为我是3月份才开始把重心放到写唱见同人的 然后开始还都是些黑历史(...所以最开头几个月就不放了请宽容我(。


总之放一个吧 姑且是选了每个月自己最满意的一篇 虽说其实还没有写出过一篇非常满意的文章……


第一次占tag还有点抱歉……



4月/甘党加湿器/《Lost a bet》


冬末,温暖的周日清晨。

“太郎桑我们来打赌玩吧!”

“嗯?赌什么?”

“唔......”

天月伸出手,阳光透过指缝照进眼睛有些刺眼。

“就赌.....我们能在一起多久吧。”

过了很久,他眯了眯双眼缩进伊东歌词太郎的怀里。

“啊.....”

伊东歌词太郎弯着手臂抚摸着天月柔软的金黄色头发,思考着。

“好啊,就赌这个吧。”

“嗯。”

天月轻轻点了点头,合上眼想要睡过去。

“既然是打赌,那就要有一个惩罚呢。”

伊东歌词太郎补充着。

“天月君觉得惩罚定什么好呢?”

他低下头,怀着的人平稳地呼吸着,似乎完全没有注意自己说的话。

他笑了笑,在心中将惩罚补全。





5月/甘党加湿器/《Darkness light》


(01) 
夏夜,蝉鸣声不绝于耳,发出噪音打破黑夜中的寂静。
对于对声音十分敏感的天月来说,这无非是格外令人有些厌烦的。所以他快步乘上了电车想要逃离。
车厢内不算拥挤,空气却颇为闷热,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叫嚣着烦躁。
急刹车,原本以为四周没有人,哪知撞上了一个不算结实的身体。
“啊!对不起....我.....”
天月赶忙第一时间开口解释,扭头看向四周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啊...没有关系的啦....?”
被他撞到的少年大方地笑了笑,自然地看向了他的眼睛。
却突然怔住了。
那是一双涣散着的双瞳,夜空般的一片黑暗,没有丝毫的神色。





6月/mafutin/《Split hallucination/分裂性妄想症》


akatin最近觉得他的友人mafu得了一种很严重的病。
那就是一个人同时拥有了两种性格,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大概被称作是,人格分裂。
一开始还只是前一秒还在忧伤的mafu离开了几秒视线就突然变得乐观起来了的这种程度,最后则恶化为了两个连性取向都不相同的人格。
这样一天天看着几乎可以被称为是两个mafu的人在自己身边,akatin也终于有些抓狂,带着mafu去了医院。
复杂的诊断流程结束之后,结果是。
健康。

akatin想不明白在自己这个友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前几天还高兴地告诉自己他终于有了女朋友的人,第二天却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明明才和女友说完再见,突然又抱住了自己说他喜欢tin桑。
而这样一个怎么想也不正常的人,却被医院诊断为了....健康?

但是akatin很不愿意承认的是,其实他并不讨厌mafu突如其来的分裂症。
理由很简单,因为他喜欢mafu。
永远都只是站在挚友的角度上靠近着mafu的akatin,此刻终于能够心安理得地听见mafu说“我喜欢你”。
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幸福地想着,干脆...留下分裂后的这一个人格吧。留下喜欢着我的这一个mafu吧。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啊,他自己也知道。
那个啊.....才不是真正的mafu呢。
因为真正的mafu,是不可能喜欢他的啊。





7月/mafutin/《Some time》


(01)

几年之前akatin还是一个单纯的刚刚结束人生几大恐怖事件之一高考的少年,疯了一个暑假之后如愿进入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
他对于大学生活称不上有多憧憬,但是在拉着行李站到校门口的瞬间,他还是在心中激动地握了握拳。
——终于要到来了吗,属于我的大学生活!
如此中二地在心中这么喊着的时候,他大概也不会预想到这之后他的大学生活有多么精彩。
刚搬进宿舍那天,他记得一个不大不小的寝室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第一天过得挺自在,校园里四处跑找报道点参加开学典礼,还认识了几个新同学。
但是忙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总觉得安静得有些孤单。
啊....明天会有其他人搬进来的吧。嗯,是个和我志同道合的人就好了呢。
第一天晚上他就是怀着这种想法入睡的。

第二天一早起床的时候,门铃正好就被按响了。
他含着牙刷跑去开门,睡眼朦胧着就看见那个隐隐约约高出自己大半个头的池面。
当时他就差点把一口泡沫咽下去。
那个人拖着好几箱行李,朝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自然地说,
“你好,我叫mafumafu,请多指教。”
akatin看着mafu笑得宛如天使一样,跑去卫生间漱口然后再跑了回来。
“mafu你好!!!我是akatin!!!!!!!”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激动,总之当时他情绪就是很激动。大概是因为来了新室友的缘故?
大概?





8月/suzusora/《Travellers/旅行者》


soraru是在一次旅途中遇到suzumu的。

那会儿他刚刚大学毕业,在找到工作之前一直呆在家里整天不出门,被家人吐槽了很多次最后他还是决定干脆一个人旅行一次也好长长见识。于是他理了行李,定了火车票,随便打了个招呼就这么出门了。

soraru没有研究什么旅行攻略,说实话他也懒得研究,没有跟旅行团,就是自己一个人,拉着个不算大的行李箱,背着个包,出门一周。

去的时候火车上没多少人,大概也是因为现在是工作日的缘故,soraru没按票上的位置坐,随便选了个没人的靠窗位就坐下来,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像是被抹开了色彩的一幅画,匆匆地过去,换新。

看了十分钟觉得没什么意思,于是低头在自己的包里翻了会儿,还插着耳机线的手机就这么被扯出来。

soraru有些不耐烦地开始解耳机上的结,不过由于没有什么耐心的缘故反而让白线更缠在一起。

“烦死了。”

皱皱眉头轻声抱怨。

“我来帮你吧。”

在身边,突然传来了这样突兀却柔和的声音。

本来以为自己这一排都没坐人的soraru听见这声音确实吓了一跳,还来不及抬头,手中的耳机线已被人拿去了,对方的指尖轻轻扫过他的手背,留下微微酥麻的触感。soraru心跳的节拍乱了一瞬,随后他显得不太高兴。

“不用你帮忙。”

“没关系。”

这是真没听出来自己不愿意还是在装?soraru忍不住在心里讽刺,但是也没有再说下去了。

他抬起另一只手压在刚刚被碰到的地方,执意没有再去看那个人的长相,只是安静地看他修长的手指帮自己解着耳机。




9月/suzusora/《Hide-and-seek/捉迷藏》


下午的公园里太阳照得人有些烦躁,此刻却只有两个人坐在树荫里聊着天。

结束了高考的那一天。

“呐soraru桑,我们来玩捉迷藏吧!”

然后suzumu突然间就这么提议了。

“...啊?”

soraru愣了一下。

“捉迷藏...你是小学生吗?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

皱皱眉头一如既往地吐槽了。

“最后一次啦,好不好。”

suzumu笑眯眯地凑上去,带着些恳求的语气请求道。

这是两个人在很小的时候,时常会玩的游戏。

只是每一次玩,结果都是在soraru几乎快找到放弃的之后发现了像是刻意出现在他眼前的suzumu。

“.......”

不禁有些怀念小时候的日子,于是soraru有些别扭地移开了视线,慢吞吞地站起来。

“那我数到十哦。”

在看到suzumu满意地点点头之后,soraru不太情愿地抬起双手捂住眼睛。

闭上眼的一瞬间,大概是错觉吧,suzumu的笑容似乎变得奇怪了。

“...一......二......”

耳边响起轻微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越走越远。

........





10月/S!Nsora/《Unconsciously/潜移默化》


下午五点。

确认了今天的工作已经差不多完成之后,soraru合上笔记本电脑,理了包站起来。

露出有些虚假的微笑与周围的同事道别之后soraru走出办公室,这才微微叹了一口气完全放下心来。

“啊,今天很快嘛。”

听到带些慵懒的声线,soraru才意识到自己又差点忘记了,或者说是太过于习惯了的存在。

转过头,皱起眉头。

“嗯。”

S!N以一种随意的姿势靠在墙上,看起来或许是已经等了自己很久。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了。

“走啦。”

手肘撑在墙壁上站直了之后S!N朝soraru挥了挥手,示意他跟着自己。

尽管有太多的不满,soraru还是一言不发地跟上前。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他还是轻声地提醒。

“嗯我知道。”

S!N满不在意地回头朝他看了一眼,随后有了一丝笑意。

“不过我会让它变成第一天的。”

不会的。

soraru在心底嘲讽,脚步却不知不觉和S!N离得越来越近。





11月/甘党加湿器/《Unilateral demand/单向索求》


房间里是一副荒诞的景象。

天月窝在沙发,分明披着毛毯还被冻得发抖,手中却捧着一盒冰激凌一口口僵硬地吃着。

啊,被伊东歌词太郎看到了,大概他又要用那种完全不明白你在做什么的眼神盯着自己看了吧。

天月有些难受地想。

不过也已经不可能了。

他与伊东歌词太郎,交往不过4个月,两人才刚由邻居关系变为同居没几个星期,此刻他们,已经分手了。

前一天,是他亲眼看着伊东歌词太郎一言不发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转头跟他说那我就回去了,随后抱着不算多的物品离开了他家。

虽然对方现在也不过就是在隔壁,离自己或许也只有几十米的距离,但是他们两个人也已经结束了。

明先提出分手的是天月,事实是那种情绪爆发时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脱口而出的话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伊东会当真,并且在几秒钟的晃神之后镇定地告诉他说,好的,那么需要我立刻搬回去吗?

是笨蛋吧。

所以说伊东歌词太郎是笨蛋啊。

这一天来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心中发出这样的呻吟。

不过看看他自己现在的样子,说不定比伊东还要笨的根本就大有人在。

季节还刚刚只是初春,却偏偏要在回家路上走进甜品店,然后在店内的暖气催眠之下忘记了天气其实很寒冷这一点,买下了一盒价格异常高的冰激凌。

在走出店的瞬间天月就后悔了,可他也没有颜面再走回去说要退掉。

所以此刻的他,一边被冷得瑟瑟发抖,一边硬是品尝着冰激凌的美味。

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糟糕了吧。天月叹了口气。

说起来也就是因为在甜品店里一直想着该怎么和伊东歌词太郎道歉这件事才会走神的,现在却演变成了这样。

真的,没有什么更糟了.....






12月/suzusora/《Self-evident/不证自明》



在已经完全黑下来的夜幕之中,街角的酒吧正灯火通明。
里面聚集着的是玩乐的男女,成双结对,甚至包括服务生也不知道是和哪个女人寻欢去了。

灯光晃得soraru有些头晕。

他坐在吧台前,低着头缩在角落里,身前玻璃杯里的红酒已经空了大半。

于是干脆抬起头来一饮而尽了。

啧,好热啊。

其实他也不怎么喝酒,此刻喉咙里烧得令人心烦,他在心里抱怨着,解开领口的纽扣想透透气。

“还要喝点什么?”

整理完衣服抬起头的一瞬间,不知何时朝自己靠来的那个服务生正微微笑着问他,眼神中流转着有些暧昧的神色看得soraru出了几秒的神。

“....什么?啊...随意就好。”

他愣了愣,看对方点点头之后弯下腰过来拿走了他的酒杯。

却在那边已经转身走出几步之后还是无法移开视线。

“suzumu。”

soraru看着男人的背影再一次轻声地念着他的名字。

不幸没能控制好音量,或者是那边听力太过敏锐,分明是在酒杯碰撞与说话声嘈杂的酒吧里,被念到的人还是转过了头。

带着抑制不住要上翘的嘴角问他说,

“怎么了?”

soraru吓了一跳,赶紧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等suzumu再背过身的时候,脸颊已经有些潮红。

原因是他喜欢这个人。

喜欢suzumu,这个在离他家还有段距离的酒吧里当服务生的男人。






那么来年也请多多指教^w^!!



某布

2014.12.20




评论
热度(42)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