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Nsora】Misinterpret/曲解




R18

↑其实我不会写

接受不了H的勿看

接受不了H的勿看

接受不了H的勿看

重要事情说三遍

性伴侣设定慎入

好像是我写过的唱见一发完结里最长的...

OOC 全都是我编的不要带入三次元 感谢食用^^





Misinterpret/曲解



学校有着这样的传言。

三年级最优秀的A班班长soraru和最末尾的E班班长S!N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毫不例外地,每一次见面两人必是翻着花样的挖苦与嘲讽。

话虽这么说,实际见过他们两个大打出手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有些学生夸大其词的描述最终也被证明是编造出来的画面,也正因为如此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才变得更加微妙。

明明见了面就会恶语相向,但无论如何也不会动手。

这原本大概只是非常普通而不足一提的校园传闻,却渐渐有了些难以启齿的改变。

soraru走出教室,四周几个女生正对着他指指点点,他想要装没看见,可那女生声音大到似乎就是为了让他听见。

“你听说没?”

“什么啊?”

“soraru桑和S!N桑啊,据说两个人....”

“嘘,你小点声soraru桑就在那里呢...”

“哎呀有什么关系。”

soraru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们一会儿,自觉无趣地走开了。

无聊。

他在心里抱怨。

这种奇奇怪怪的传闻什么时候出来的?

什么S!N其实在和他交往,什么两个人其实关系很好。

纯属讽刺。

soraru走出教学楼,拐了个弯来到草丛深处没什么人的地方,等着那个把自己叫下来的人出现。

“soraru桑——”

在熟悉不过的惹人厌烦的声音出现在背后,soraru转过身看着那人站在那里。

S!N就差没整个飞扑上来,语气简直软到像是在撒娇。

“soraru桑,我,又想着你的身体,硬了。”

不过很明显不是撒娇。

soraru的视线下移到人的两腿之间,隔着校服裤还比较宽松的布料,那一块显而易见地凸起了。

“.....大白天的发情,S!N你没病吧?”

soraru皱着眉头后退几步,对于那块地方发生的事情想要装作没看见。

“喂,我说....今晚在哪里?”

S!N索性直接把soraru拉进怀里,从衣摆伸进去抚摸着白皙的腰。

“嘶,你....昨天不是刚....”

soraru呼吸急促了几下,打掉S!N的手。

“明天要考试,今天不行。”

“可是我想要。”

“...昨天刚做过吧。”

“可是我想要。”

“你再说一遍试....”

“可是我想要。”

眼前一暗,S!N已经不管不顾地吻了上来。下面硬着的地方压在soraru的下面,血液直冲大脑,险些soraru也就这么硬起来。

“...唔.....这是在学校!”

soraru一把推开S!N,喘着气离他远了点。

“可是我....”

“好我知道了你闭嘴。”

soraru扭过头,不想让情欲旺盛的某人看见自己脸颊泛起的红晕。

“凌晨我在学校后门咖啡店后面的小道等你。”

soraru叹了口气,估计考试是什么指望了。

“没问题,最喜欢soraru桑了。”

S!N眯起眼睛,说完之后却在soraru要开口前补充。

“开玩笑的,不要当真。那到时见啦。”

他转过身挥了挥手。

soraru张口却没说出什么来。

刚刚一瞬间他差点以为S!N是当真喜欢他的,但那确实是不可能的。

虽然并不想承认,心中有着隐隐的失落感。

毕竟S!N有他喜欢的人,他也和S!N说过自己有喜欢的人(其实并没有),两人的关系是不可能再有进展的。

对,没错。

他与S!N,不过是只得到了对方的身体却无法获得心灵的,性伴侣罢了。




深夜0点半。

夜色朦胧,街角的灯光微弱到几乎无法看清,咖啡厅的灯光在远处似有似无地闪着,嘈杂的声音仿佛隔开了很远,路上早已看不见一个行人。

在没有人注意的弄堂里,两个少年低低的交流声被掩盖起来。

“没被你家长发现吧?”

“没,他们度蜜月还没回来。”

“....他们大概不会想到自己的儿子正在做这种事吧。”

“你不也一样。比起这个,没有时间闲聊了哦。”

S!N脱了上半身跪在地上,手从soraru的腰间一直滑到胯下。一旁是散落一地的衣物,大约是处于太过心急的缘故被丢弃得杂乱无章。

soraru脱了全身,面色潮红,双腿止不住地颤抖,他用力地按住S!N的头把他往外推。

“不是说...嗯,今天不能....”

S!N拉开soraru极力想组织他的手,对着眼前的器官亲吻下去,惹得人一阵难隐的呻吟。

“因为很久没帮soraru桑做这种事了。”

他将眼前的器官含进嘴里,没有什么动作,却能感受到液体已经止不住地溢出。

“你.....嗯,唔...”

S!N将指尖触在器官的根部代替嘴上的动作,边抬起头,心满意足地看见对方即将高潮般难耐的表情,那表情诱人得他立刻就想要侵犯这个少年。于是S!N腾出一只手朝自己早已硬的发疼的部位伸去。

他解开皮带,将裤子整个脱下,早已抬头的玩意微妙地摩挲着soraru的大腿内侧。

soraru咬着嘴唇没让喘息太明显,光是敏感部位的触碰就已经令他下体燥热地要烧起来,好死不死S!N还慢悠悠地抚慰着他那根,从上至下地滑过。随后对方有些恶意地突然加大了力道,soraru没忍住哼出声来,撑着腰抖了几下,险些就这么射出来。于是他恼怒地瞪着不怀好意的男人。

“没射吗,可惜。”

“....去死,唔,唔嗯....”

S!N歪着头,从大腿根部开始,用温热而干燥的舌头舔舐,手伸到后面不怀好意地揉弄。

舌苔停留在红润的乳尖,大概是知道对方这一带很敏感,牙齿轻轻咬住那一粒,力道控制在能最大限度激起人性欲又不至于受伤的范畴。

“嘶,别咬....S!N...你.....”

soraru近乎祈求的语气,鼻音给人快要哭的错觉,没说一个字都仿佛是对于他最大的惩罚。

S!N便听话地松开口,直接向上亲吻着soraru的嘴唇,深吻后,彼此的舌尖牵扯出长而粘稠的牵连。

“怎么了?”

“别玩了....你,快点....”

“想我快点进来?”

soraru推开S!N,没有说话只是转身俯在墙上。

S!N心下自然比谁都明了,手指直接在那再熟悉不过的穴口按揉几圈,微一用力滑进去。

“嗯,啊啊啊....嘶,你轻点,嗯......”

S!N挑了挑眉,往里面又塞了一根手指,毫不客气地朝那一点重重地按下去。

“啊啊啊啊........要,要去了....”

那一瞬间的酸疼酥麻令soraru眼前一片花白,止不住要发泄的欲望,下身喷射出乳白色的液体,将原本深灰色的墙面染得一片白。

在对方进入自己身体之前便达到高潮令soraru多少有些不悦,他疲惫地喘着粗气,想要埋怨S!N的过激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S!N安慰似的噙住soraru的耳廓,用手指沾了点射出的液体,回到后面更用力地进行着扩张。

这之后他扶住soraru的腰将早已迫不及待的器官挺进去。

早已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了,比起第一次双方的痛苦,此刻已经是足够的愉悦。

S!N见soraru只是轻微地喘息着并无太大反应,方才顶跨撞击到熟悉的一点。

“嗯...!”

soraru双腿一软,深深地喘息,险些直接跪下来却被身后的男人搂住了腰。

“行不行啊,soraru桑。”

S!N轻笑着用力摩擦过soraru的G点,颇为满足地听见对方略带点恼火的呻吟。

“S!N....唔,嗯....你...啊....”

soraru被S!N有些粗暴的动作弄出生理性的泪水,脸上是在夜幕中若隐若现的红晕,配合着完全犯规的声线,soraru大概是没有自己有多么诱人的自觉。

“...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吧?嗯?”

“你不也....啊啊...嗯.....”

soraru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咬着嘴唇不再说话,只是唇角偶尔泄露出断续而破碎不堪的音节。

那样子看到S!N只觉得燥热到想将他整个融合进自己的身体,奈何那是不可能的,他只好故作镇定地加快了进出的速度。

他低头朝着soraru的后颈根部亲吻下去,用力到留下深深的吻痕以此留下他曾经侵犯过这个人的痕迹,没等soraru发出抗议,手又顺着重重地揉弄他胸口的一侧。

“要去了.....soraru....”

每次S!N在做的时候声音都会变得色气到可怕,soraru自然没对S!N本人说过这件事,但在听见这一句之后,配合S!N在上身或是身后的挑弄所带来的痛与快感的刺激,他还是无法自已地将手伸向自己的下面。

沉重的喘息声。

做得这么激烈似乎是几个月来的第一次。

感受到身后那一股暖流毫无保留地射在自己体内时,soraru这么想到。

S!N很快用手帮他上下起来,他也总是能最大限度地满足soraru释放的欲望。

soraru握住S!N的手,任凭下体的液体喷射而出。

巷子里已经黑得什么都看不见,两个人却于此获得了无与伦比的欢愉。




“几点了?”

情事过后soraru的第一句话竟是询问时间,S!N惋惜地退出了soraru还发着烫的身体,视线无意识扫过原本交缠的地方还险些被风卷残云一般的景象又勾起欲望。

soraru赤裸着身体,一只手扶着遭罪的腰,从地上的外套口袋里摸出手机。

“......要是今天睡过头或者考试考砸了,S!N你这之后一个月都别想碰我了。”

S!N耸耸肩。

“soraru桑你自己明明也做得很开心....”

“闭嘴!”

手机微弱的光亮照着soraru泛红的脸庞,S!N索性跪下来再一次亲吻上去。

soraru推搡了几下便放弃了抵抗,只是在接吻的间隙抱怨着能不能先穿件衣服。

啪嗒。

突然的陌生的声响,正缠绵着的两人被猛然吓到。

“....你是S!N吧?”

黑暗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影,显而易见刚刚的声音是他没能隐藏好的脚步声。

“你是谁?”

S!N心下一晃,关上soraru的手机使周围重归黑暗不清,随后把僵硬了的soraru不动声色地拉到身后。

“还真是你,恶心。”

那人讽刺的声音听得S!N阵阵作呕。

“.....再问你一遍,你是谁。”

soraru在身后用听到似乎是自言自语的音量告诉他,

“和我同班的....一个人。”

听到soraru都在发着颤,S!N皱起眉头在身后握紧他的手让他冷静下来。

“怎么,找我有事?”

“没什么。只是传闻最近这一代总有高中生同性躲在巷子里做,没想还真的被我撞上了。”

什么时候的传闻。S!N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

“倒是让我看看你上的是谁啊?”

脚步声在靠近。

“喂,拿着衣服快点逃。”

S!N侧过头靠在soraru耳边轻声。

“...你说什么?”

soraru懵在原地。

“我没事,你要是被看见就完蛋了,快点。”

S!N把soraru的衣服塞进他怀里,推了soraru一把,然后自己上前反手给了男生一拳。

夜色下,小巷里黑得什么也看不清。





等第二天soraru到学校的时候,他被告知,S!N已经被开除了。

理由没有人知道,对于soraru来说却是明摆着的。

他从学校里逃了出来。

A班的班长,在考试刚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逃出学校,为的只是去找到被退学的,E班的班长。

很久之后,这都是这所学校里所流传着的几大不可思议,其中之一。

soraru走了很远的距离,一遍遍拨打着S!N的手机,却没有一个被接通。他不知道S!N的家在哪里,唯一能做的也只不过是在街上,忍受着行人异样的目光,漫无目标地寻找着那个为了自己而受到牵连的,所谓的....性伴侣。

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被红灯拦截下的soraru喘着气,脸颊被冷风吹得都有些作痛。

他想起这个问题。

是S!N私自决定要包庇他,让他先走的。性伴侣这个提议也是S!N先提出来的,一切都是最开始就说好了的,除了发生性关系之外,两个人本应就是没有任何特殊感情交集的少年才对。

然而此刻他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非得为了这么一个人,即使不惜冒着考试不及格或是被学校处分的危险也要跑出来呢。

soraru觉得,和S!N认识之后,太多的事情都变得连他自己也难以理解了。

马路那头绿色的小人亮起来,soraru迈开的脚步犹豫了。

既然想不清,那何不就干脆不要想了。

soraru在心中这么告诉自己,逐渐加速向前奔跑着。

大抵只要让我找到S!N,一切都可以变得清晰了。




找到S!N的时候,正好是中午最热的时间。

太阳永无止境般地灼烧着地面,汗水顺着后颈流进衣领里,格外难受。

soraru跑了大半个城市,最终还是在昨夜寻欢的街角看见那个熟悉的人。

S!N背对着他站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soraru在他背后停下步,索性也没说出什么。

“我等了你好久。”

S!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委屈,但soraru不知为何却肯定他正在笑。

“...我没想到你这么喜新厌旧。”

“你指什么?”

S!N朝他转过头。

果不其然,soraru在心里想。笑得比谁都开心。

“我去了很多以前我们一起去过的地方,没想到你来了这里。”

S!N看着他,渐渐收敛了眼中的笑意。

“soraru桑。”

“什么?”

“我们,是什么关系?”

soraru的呼吸停了几拍,又恢复到正常。

“性伴侣,而已吧。”

“...仅此而已了?”

“....不然呢,当时就是这么约定的吧。”

soraru低下头,没由来地不敢去看S!N的双眼。

十分清晰地,他们当初的约定。或许只是为了发泄少年多的用不完的精力与青春期莫名旺盛的情欲罢了,等待高中毕业的时候,两个人就再无牵连。

他们,确实是这么说好了的。

只是按照事实回答而已。

想到这里,soraru重新抬起头,对上S!N近乎悲观的眼神。

噎住。

“soraru桑,你刚刚是说我喜新厌旧吗?”

“..是,是啊。”

他被S!N的样子和语气吓到,下意识上前几步,对方却像是在躲避似的后退了。

“我一点——也不喜新厌旧。”

“我一直都现在,都是喜欢,最开始的那个人,直到现在,都没有变过。”

“我到现在也不喜欢你。”

“soraru桑。”

S!N对着被掏空般的soraru一遍遍地重复。

“最后再问你一遍,我们,只是性伴侣?”

声音似乎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直接穿过soraru的大脑。

性伴侣?

那是什么,怎么会有这种可笑的关系存在,这道理根本说不通。

可是。

“对,只是这样而已。”

一字一句地,soraru直愣愣地看着S!N,外表似乎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内心却平静到令他感觉窒息。

“那很好。”

S!N朝soraru跑过去,原本就只是几米的距离几乎一瞬间就来到soraru眼前。soraru下意识地闭起眼,对方却只是告诉他说,

“soraru桑,我们解除这层关系吧。”

“.......”

“提前结束了,多好啊。”

S!N冷笑着。

“赶紧回去吧,考试要零分了,好学生。”

说完之后他绕过了彻底僵住继而颤抖着双肩的人,面无表情地想要就这么离开。

“S!N...”

soraru轻声地,小心地,呼唤着他的名字,拉住他的衣袖。

其实他并不想这么做的,只不过是他无法违抗内心的驱使。

“你还有事吗?”

S!N不耐烦地转过头。

前一秒大约还是在失落的soraru,被粗鲁的语气激起难以磨平的怒气。

于是他便松开了手,告诫自己不可以追上去。

看着曾经与自己有着可笑关系的人就这么走远。

太阳已经从最高处落下来了一些,不知为何,soraru却觉得愈发透不过气了。

眼泪顺着脸颊流进衣领,他格外难受。

那个时候,他才想起来,他大概是误解了些什么。

连别人都能轻易看出来的事情,他却将它曲解地不成样子了。





再相见,已是五年后的事了。

soraru回到这座城市,以出差为由,实际仅仅只是怀念。关于很多很多人和事的怀念。

却并不是什么不舍。

五年来,经历了从学生到社会人的改变,大大小小的恋爱谈过几次,纵然起初再怎么难忘的人,在时间的洗涤下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而渐渐淡化。

时间能冲刷一切,soraru对于这句话深信不疑。

S!N之后,他曾有过一看到那条巷子就会难受到哽咽的时期,毋庸置疑地。

但是看现在。

23岁的soraru看着眼前昏暗的小道。

“我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

他在心里嘲笑五年前自己的幼稚。S!N长什么样子来着?眼睛很好看,除此之外呢?

印象模糊。

四周的建筑都变了不少,大学他去了别的地方读,于是连着几年都没回来。

话虽这么说,回来这里的第一件事竟是回到高中,这让soraru有些想笑。

那边的咖啡店还开着吗?

soraru想起这个问题,于是很快转过身,回头看了一眼小巷,他们曾经在这里做过最后一次的地方。

一瞬间心或许是有被轻轻地牵扯了的,然而soraru没有再回头了。

毕竟他已经不是五年前的那个,soraru桑了。



看见熟悉的招牌的时候,soraru松了一口气。

还在啊。

本来这里生意就没有多好,以为多半是要被拆了,还在真的是意外之喜。

S!N曾经躲在店的角落,把他按在沙发上没完没了地接吻。

S!N好像还说过,下一次一定要找个机会在店里把他办了。

结果也没有。

可能S!N也没这么说过吧。总之soraru记不清了。

他不再在意的人,何必记得这么清楚。

soraru深呼吸了几下甩开过去的记忆,推开了门。

风铃叮当着发出声响。

“欢迎光临!”

站在柜台前的男人欢迎他道,soraru点头示意,不经意地看向那个男人的脸。

男人很快也看见了他。

视线模糊,soraru重新定睛去看。

两人在良久的沉默中注视彼此。

“soraru桑?好久不见了。”

最终的语气,淡而无味,似乎只不过是在接待一位关系平平的友人罢了。

...他们也确实只是关系平常的友人而已啊,soraru心想。

他看着S!N的面容,忽然觉得有些讽刺。

“S!N,好久不见。”

他跌跌撞撞了几年时间,几经扭转回到这里,为的就只是能彻底摆开曾经的一切难以忘怀的过去,没想到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带给了他所有麻烦的人。

而且,他分明早该忘了S!N的长相,S!N的声音,S!N的性格,S!N的一切才对。

soraru抬起手,将脸埋进去。

此刻却连这种悲伤又哭不出声音的感觉,都是如此熟悉到令他害怕。

什么遗忘。

soraru感觉到有人拉开他的手。

“这么讨厌我吗!?”

他什么都想要忘记,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忘。

与S!N在一起的场景,都清晰到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S!N哭笑不得地看着soraru红了眼眶,抬头又不肯看自己。

够了,简直堪比小说的剧情。soraru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平常心。

“...你现在在这里打工?”

“准确来说,是老板。soraru桑呢?”

“普通的职员而已。”

“是么。”

S!N叹了口气。

店里现在几乎没什么人,偶尔有几个注意到这里而抬头看过来的,也在对上S!N的眼神之后识趣地移开了视线。

“你接下来有安排吗?”

soraru想了想,他应该是要回去了的,没什么时间给他在这里和别人搞久别重逢的聚会。

“我.....没有。”

败给了口是心非。

soraru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

“那跟我来?”

“哦。”

他跟在S!N的后面。

仔细看看店里的装修比起五年前还是变了很多,原本这上面是KTV一类的地方吧,soraru看见转角处的木质楼梯。不知何时这里加到了两层楼。

“那上面是隔间,可以住宿的那种。”

S!N应该没有回头倒解答了soraru的顾虑,他还没来得及作答,S!N转过头来看着他,笑得意味深长。

“去上面隔间怎么样?”

soraru愣了两秒。

反正他也不是五年前那个干什么都害怕的soraru了,S!N的话语虽然出乎他的意料倒也没怎么吓到他。

没关系的吧。

“行.....”

“开个玩笑。”

S!N打断了他说到一半的回答,或许是听见soraru的同意,或许是没有。总之他绕开楼梯走到角落。soraru沉默下来,心底隐约的不悦。

起初soraru还疑惑为何非得坐在这么偏僻的地方,等到两人停下脚步之后,他才觉得这里有些眼熟。

“五年前我们第一次来的地方。我特意让他们不要装修这里。”

S!N在靠外的位置上坐下,一边解释着。

“你看,我一点儿也不喜新厌旧吧。”

soraru心里仿佛被什么堵着一般,明明没什么理由,却牵扯着他的呼吸。

“这都多久以前的事了。”

这么说着,他还是在靠内的位置坐下来。

和当时一样。soraru环顾四周。

“要喝咖啡吗?...还是奶茶?”

“不用,我...一会儿就走。”

话虽这么说,可是来咖啡店不点餐单坐着,即使对面是不知何时当上的老板,soraru还是感到难免的坐立不安。

天气已经转冷了,店里却没有开暖气。指尖有一丝寒冷,但soraru却无法驱使自己快些找个理由站起来走开。

S!N靠在沙发背上,陪着soraru也没有要些什么。

“应该没在生气吧?五年前的事。”

突然的提问。

“什....当然没有了,我都快忘记了。”

soraru不去想那天自己在S!N走了之后好笑的样子。

“那个时候我骗了你。”

S!N语气平淡地宛如在讲今天早餐吃了些什么。

“其实我那会儿没喜欢的人,就是想和你做。”

soraru原以为经过几年的磨练自己内心已经足够强大了,奈何他听到率直而过分的话语还是被呛的险些站起来落荒而逃。

“......哦,我也没喜欢的人。”

他咬着牙,不服气地回复回去,却收到S!N丝毫不意外地目光。

“那时候就看出来了。”

S!N说着说着笑起来,调戏soraru从那会儿开始大约就是他一项乐此不疲的娱乐项目。

soraru深知这一点,他控制自己不抓着S!N的领子质问,只是用尽可能冷静的语气。

“看出来了又怎么样。”

“只不过是觉得反复强调自己不是处的样子很可爱而已。”

S!N眼里满满的戏谑。

soraru终于理解了怒不可遏是什么感觉,应该就是他此刻的心情了。

“那又怎样?高中生不都是这样。”

“明明就不会做,还硬要装出毫不畏惧的样子。”

“.......”

“其实怕的要死吧,还是在我说出我们成为性伴侣吧之后第一时间就答应了。”

“.......”

“看你的表情,不会到现在前面还是....”

“S!N你给我闭嘴。”

“说中了?”

“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不是处的话,就证明给我看啊。”

“好啊你要怎么证明?”

“现在就跟我上床,让你在上面。”

“可以啊就在这.....”

戛然而止。

气氛安静得似乎是世界末日了。

而对于soraru来说,也确实离世界末日不远了。

他感觉到自己的脸颊一瞬间烫的吓人,好像很久都没有到这种地步了。

S!N始终还是一半嘲笑一半期待的样子,看得soraru愈发没脸。

“还是被我说中了。”

他说完这一句之后,一切重新归于平静。

话题没有再被继续下去,两个人坐在桌子的两边。

soraru确实已经不是处了,刚刚那一刻他几乎就有拉过S!N与他接吻的冲动,但在恍惚间的冲动过后,他还是什么也不敢做。

面对着S!N,一切都是这么困难。

soraru忽然想,那个时候,五年之前的时候,S!N可能喜欢自己。

S!N多半喜欢自己。

S!N百分之百喜欢自己。

还有呢?

....明摆着,他也喜欢S!N。

本来是可以有个完美的结局的,可惜这一切竟被他推后了五年在两人重新相见时才想明白。

于是现在,又要曲解自己的心意,等到遥遥无期的未来再弄清楚吗?

soraru心中不安到极致,还是故作平静地走到S!N旁边坐下来。

“吻我。”

他说。

S!N有几秒的时间没有动,但当他动起来之后一切却快而果断地不容许分神。

S!N覆盖上soraru的嘴唇,soraru拉紧他的衣服,用力地不让他结束。纵使现在他大概脸红到自己都不忍看,还是用他们曾经接吻的方式去回应。

很熟悉。

S!N的味道,S!N接吻时轻微的鼻音,两人舌尖缠绕的体验。

都没有变过。

S!N和soraru,没有变过。

很久之后,S!N松开了口,拉开soraru的手。

soraru皱着眉头,不满地想要继续,被阻挡下来。

“能学会换气吗,soraru桑。”

S!N看着soraru大口喘气的样子。

“喂,S!N。”

soraru破天荒没有反驳,只是叫着眼前那个人的名字。

“嗯?”

“和我成为伴侣吧。”

S!N的笑容僵硬了。

“我当时已经说清了吧,性伴侣的话我们早就....”

“不是!”

soraru红着脸,舌头打结的缘故是源于刚刚的接吻还是过于害羞,他不想深思。

“心理和身体上都给对方的伴侣。”

“换句话说就是恋人。”

“我们成为那种关系吧。”

说完的那一刻,soraru觉得呼吸突然顺畅起来。

他没有再曲解自己的心意了,他所说的,都是真真切切的实话。

什么性伴侣,对方不是S!N的话,光是想象就能令他作呕了。

他喜欢的人,从五年前,到现在,始终都没有变。

这个人在他的面前,缓慢地勾起嘴角,靠在他的耳边低语。

“求之不得。”

那声音像极了当年他们做的时候的声线,soraru感到下体不可避免的燥热。




学校有着这样的传言。

好几年前,表面上A班的班长与E班的班长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实际他们两人常在不为认知的地方做些不被允许的事情。

后来,E班班长被学校开除了,那之后A班班长转学走了,两人身处异地。

再后来,两人几年之后在学校旁偶遇了。

然后呢?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啊。




End.


评论(30)
热度(221)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