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甘党加湿器】月色入户 (恋与爱十题)



1.突如其来的思念   3.夜盲与夜恐   4.情话





标题选自苏轼《记承天夜游》


就...撒撒糖 嗯 

感谢食用^^




2.月色入户




夜深人静。

床上的伊东歌词太郎皱了皱眉,睁开了双眼。

面前是一片漆黑。他动了动身体,自己理所当然地躺在温暖的被窝里。

都不用思考,显而易见地,他刚刚是做了一个梦。

伊东很少能够记得自己梦中的内容,在梦中惊醒更是少有的事情。

而更加罕见的是,梦中的内容才在前一天的下午发生过。只不过梦中给这件事补上了一个结局。

他重新闭上眼却难以入眠了。于是他翻身坐起来。沉默地回想着刚才梦中的情节。

月光从窗帘间的缝隙透进来,清冷又不是那么刺眼。




总是在错误的时间,阴差阳错碰上一些事情。

伊东与天月吵了一架,在两人难得能够独处的休息日里。

客厅里安静得吓人。两个人坐在沙发两端。距离算不上远,却是谁都不肯理谁。

时间正值中午刚过,阳光撒满整个客厅,洋洋散散地,分明舒适而又有着说不出的烦闷。室内温度一点一点升高着,天月坐在离窗子近的一边,光芒笼罩着他的身体。伊东坐在暗处,看那个天使般的少年皱起眉头,伸手遮挡住刺目的阳光,闪躲之下无意间与他专注的视线相对上。

对视大约几秒,3秒吧。

天月低声说了些什么,面无表情地很快又将头转去另一边,任由着阳光直射在他脸颊。

伊东还在气头上,纵使他是不忍心对着天月说些过分的话,但此刻他也是绝对无法拉下颜面来给天月道歉的。

同样,他很清楚,天月现在也是这样的心理。

虽然两人相恋的日期已经可以以年为单位来计算,但不得不说吵架这件事真的与甘党没缘。两人通常是互相体谅互相理解,即使有意见不和的时候也是能避免就避免。他们都不是那种整天嫌事少的人。却也正因为如此,在偶尔爆发了哪怕是都算不上激烈的争吵,想要重归于好也总是显得困难。

伊东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或许他刚刚应该退让的,那样他们现在或许就是坐在一起玩着游戏而不是陷入尴尬的气氛。

那现在怎么办呢。

伊东问自己说。

“天月君.....”

他轻声叫着不远处的人,对方的肩膀微微缩了缩,却没有将头转过来。

一切心理纠结都是白搭。伊东苦笑着。

“我们...冷静一下比较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他缓慢地站起来,渴望那个人能叫住他,就算只是简单地叫出他的名字,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转身抱住对方并且说出一句对不起。

可是天月没有。甚至是在伊东走过天月旁的时候,那个蜷缩着的人影还刻意地避让开他。伊东扫过天月想要隐藏起来,却因暴露在明媚的阳光下而格外明显的表情。

快哭了吧。还是说已经哭过了。

我又害他哭了吗。

伊东心中狠狠疼了几下,道歉的话语就快脱口而出,最终又被他咽下肚。他看了天月好一会儿,对方却丝毫没有与他再对视的念头。索性伊东走到门口,走出去后轻轻地带上门。

他却没有离开。伏在门前。大约20秒后,屋内传来隐隐约约压抑的抽泣声。

即使早就猜到,伊东却还是不忍多听,逃离般地离开了天月的家。



现实中的剧情到这里就应该结束了的,梦中却为他创了个结局。



那之后,天月失踪了。

或许是可笑而俗套的剧情,但当毫无所知的伊东歌词太郎在梦中得知这一消息后,险些心脏停跳。

第二天,就在他打算去道歉和好的时候,预防万一他拨通了天月的手机。

无人接听。

他有些担心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赶急赶忙地冲去天月家,按了几次门铃无人应答。按下门把发现们根本没有上锁,伊东便走了进去。

一切物品的摆放与他离开时一模一样,像是这一天来一切事物都被静止了。时间恰好也是在中午过后一些,窗帘没有拉上,阳光洒在沙发的一端。

唯一的区别是,那里不再有那个坐着的少年了。

伊东愣愣地看着房间里的景象,本身在梦中思想就比较迟钝,这下他仿佛失去了一切思考的能力。于是他开始呼喊天月的名字。

一遍一遍,声嘶力竭。

没有流泪。

但那一定是因为在梦中不能流泪的缘故。因为伊东觉得那一刻心里那么那么难受,仿佛被活生生挖空了一般,那种痛苦的感情,怎么可能不哭。

随后天色骤暗,温暖的阳光顷刻间变为清冷而寂寞的月光,洒在他身上。

他听见天月的声音。

“你弄丢了你的天月。”

你弄丢了你的天月。


只一句,伊东猛然睁开了眼,像是缺氧那般地大口呼吸着。

........

他确实是做了一个梦。

关于他弄丢了自己爱的人的梦。



月色入户。

伊东歌词太郎看着缝隙间若隐若现的天空。

他爬起来,穿上衣服。

急急忙忙地冲去街上。



尽管季节是春天,晚上的空气还是潮湿而寒冷。

几乎都不用刻意地去思考,脚步自然而然地走上了那条再熟悉不过的路。

随后他撞见了,在草丛边突兀地蹲着的少年。



“...天月君?”

夜色中只是模糊看见了一个大概,伊东却瞬间确认到直接喊出了名字。

正蹲在草丛边逗着野猫的人愣了一会儿。

......无视。

“天月.....”

伊东无奈地走到他背后,看他仿佛完全没有见着自己那般地摸了摸野猫的头。

天月悄悄地缩了缩脖子。

晚上有点冷。他因为睡不着而跑下楼散步的时候根本就忘了这一点,连外套也没穿,现在感觉全身都是僵硬的了。

“...冷吗?”

听见这样的问话,天月不禁抱怨着。

这样也能看出来啊。

其实是带了点甜蜜的心情。

总之他还是选择了沉默。野猫也出人意料地配合着他,蹭了蹭他的手心。

伊东在他一旁蹲下来,侧过头看见他的表情。

大概是带了一点不服气,却又有些害羞的样子。可爱得不行。

说白了就是在逞强嘛。

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伊东忍不住笑起来。

“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

“.....不想睡。”

天月用极低的音量装作心不在焉地回答着。

“也不怕感冒啊。”

“.....歌词太郎桑不也,来干什么啊。”

“.......嘛。”

道路上除了他们,理所当然是没有任何一个人。

随机他冷不丁地抬起手,把毫无防备地天月揽过来。

抱住。

因为大幅度动作受到惊吓的猫尖锐地喵了一声,转身就跑远了。

草丛里传来细碎的杂音,与布料摩擦的声音相叠。

“唔...你干什么......”

天月内心想的还是我还没有原谅他,身体却怎么也不肯挣脱伊东的怀抱。耳朵恰好贴在那片温热的胸口,听见里面传来的平稳而又有力的心跳声。一下一下,难以自拔。

“抱着就不会冷了啊。”

伊东紧紧揽住天月的腰没有要松开的意思。

“这是什么歪理啊。”

天月脸微红地挣脱开,也只是换为了伏在伊东肩头。

夜晚静悄悄的。

“天月君.....还生气吗?”

“生气。”

“那如果我道歉的话......”

“那时候再说。”

天月撅起嘴,像是在撒娇。伊东很清楚现在只要自己一句对不起对方立刻能原谅。

而他只是笑起来没有说话,半晌吻了吻天月的下唇。

没有了遮蔽物,月光反射在两人身上。

似乎是过来很久,伊东把天月拉了起来,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

他思考着该不该把梦中的事情和天月说。随机想起天月爱担心的个性,伊东抿了抿嘴唇改口。


“抱歉。”

“...嗯,抱歉。”



安静地。



伊东浅笑着伸了个懒腰。


“回家吧。”

“嗯。”



天月应答着,握住了伊东的手。




何夜无月。





End.



最后一句也是原文里的话(。

顺便,原文中的“户”是指门不是窗户,我只是借来一用(





还有就是 苏东坡你和张怀民半夜衣服都不穿去承天寺散步这么羞耻且基的事情就麻烦别写篇文章了好吗(╯‵□′)╯︵┻━┻








感谢食用 希望期末考不会考到这篇(等等





评论(39)
热度(94)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