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夜盲与夜恐 (恋与爱十题)


说好要写剧情向结果还是写了这个对不起OTZ

写完发现为什么成了这种感觉的文(。受漓轩那篇影响太深(。

这篇因为很OOC所以不算现实向吧orzzz
 
 总之很甜 感谢食用^^





3.夜盲与夜恐




是说,那天soraru与suzumu刚从便利店回来,虽说只是打算采购一些日常用品,可“因为正好看到那个所以就买了”一贯是suzumu的理念。

soraru出于刚刚在结账时被营业员妹子用暧昧的眼神看了的缘故,再加上本身就有些不好意思,此刻内心极其不悦,并不打算和suzumu交流。

两个人谁也不理谁地走进电梯,suzumu按了楼层。

然后电梯在3楼的位置停了下来。

两秒钟之后,灯暗了。



寂静。

“......soraru桑...刚刚电梯口那个牌子上写的什么来着?”

“........没注意。”

“哦,怪不得。”

不用质疑。

他们被困在罢工的电梯里了。



时间是凌晨1点,原本是打算去完便利店就回去休息的,再加上路程并不远,谁也没有带上手机。

soraru保持着进电梯时候的安全距离,和suzumu隔了大半个空间。

“那现在怎么办?”

suzumu困扰地发问。眼前黑得他连soraru在哪都看不见,这让他觉得十分烦躁。

.........

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

“...soraru桑?”

suzumu试探性地又问了一次。

这一次他听见了。却不是预期中的回答。

听见的是对方颤抖着的呼吸声,用力而不安。以及夹杂着隐约鼻音的抽泣。

啊。

suzumu想起来。

他怕黑啊。

心疼之余有点想笑,但他知道这个时候要是笑出来就完蛋了。于是他放下手中塑料袋。

“soraru桑?来我这里。”

呼吸声停了几秒,照旧。没有等来对方的靠近。

“不来吗?明明很害怕。”

“.....谁会怕...”

反驳的话语微弱到几乎听不见,suzumu还没来得及再说些什么,电梯上方传来一阵声响。纵使知道电梯就算出了意外也几乎不可能掉落,听声音还是有些骇人,更何况此刻是一片漆黑的状态。

预料到soraru会不安,suzumu准备先开口让他镇定下来,对方却突然扑上来。

死死揪着他后背的布料,双手微微发抖。

将头埋在他的胸口,像是受了惊吓的猫。suzumu被自己的比喻可爱到了,心下一软。

“别怕...我在这里。”

suzumu擦去soraru额头上因恐惧而冒出的汗水,侧身轻轻地亲吻以安抚恋人。

偏偏这种时候soraru还惦记着自己的面子问题。

“先,先休战。”

“...干脆休到后天吧,明天把买的那玩意儿用了先。”

suzumu习惯性调戏回去才发觉时机不对,soraru听了立刻准备推开他,他心中着急了点一把把对方拉回来抱在怀里。

“好啦对不起我不说了,别生气。”

soraru哼了一声,在他怀里动了动,撑起来改为坐在他身边。

“那你倒是想办法啊。”

“唔....一般都会有紧急按铃什么的吧?”

“好像是。那你快按。”

suzumu停了一会儿没有动作,直到soraru有些不耐烦地推了推他再一次催促。

“我......”

suzumu还是改了口,扶着电梯壁站了起来。

咚。

一声闷响,soraru下意识蜷缩起来,取而代之的是suzumu的哀嚎。

“好...痛.....”

“怎么了?”

“撞到头了。”

soraru用像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suzumu。

“你是瞎子吗?”

“....当然不是。”

suzumu语气平静而严肃。

“我夜盲。”

“........”

“........”

风水轮流转,三秒之后soraru笑得靠在电梯壁上说不出话。




“...别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夜盲.....”

“soraru桑。”

“干什么哈哈哈哈哈.....”

“...我要生气了哦?”

“哎,不是....哈哈哈.....”

suzumu黑着脸,虽然说原本也看不清脸,径直走向电梯另一头坐了下来。

感受到四周重新变得空旷的时候,soraru才止住了笑,变得有一丝不安。

这种情况下其实与夜盲也无差,就算眼睛逐渐习惯了色调,对于周遭的一切也就只能看个大概。

他开始有些后悔惹怒了suzumu使自己重新陷入了无依无靠的境地,但这种事情他是说不出口的。




“.....suzumu?”

“干什么。”

“......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过去?”

“.....我说让你过来你就过来。”

“所以说为什么。”

“...你...你不怕出危险吗。”

“真的出了危险我夜盲也保护不了soraru桑,在哪里不都一样。”

soraru咒了一声,手心偏偏又开始不受本人控制地被冷汗濡湿。

害怕得要命。

知道只要和suzumu在一起就不会害怕,他也完全可以选择现在就自己走过去,但刚刚确实是他自己过分了,现在对方看起来也确实是生气了。

soraru没有挪动脚步,贴着墙壁甚至都不敢动。





另一边,suzumu原本也没有多生气,听见soraru逞强,大概还有点撒娇意味的话语,早就没心思发火了。只是想着偶尔也要让他自己尝些甜头才好。

到最后实在耐不住心里的恐慌而一步步走进他怀中的soraru,实在是太想看一次了。

这么想着之后,suzumu对着眼前的一片黑骂了一句脏话。

他忘了自己看不见。




soraru在心中反复地想使自己冷静下来。他站起来,摸索着按键。

碰到最顶端的那一个,手指用力按了下去。

叮铃铃铃铃的声音格外响亮刺耳。前一秒还是什么都听不见的寂静,突然的巨响使soraru人类本能地捂住耳朵蹲下来。

更加糟糕的是,在他都不惜这么做了之后,好几分钟也没有等来一位援助。

soraru闭起眼睛,什么都不去想。

...干脆就这么睡吧。



suzumu也被突然的声音吓得不轻,他明白了那是soraru按了铃,等了半天却没有等来救援,只是黑暗中soraru比先前更明显的呜咽。

是不是做的太过分了呢。

suzumu想。

毕竟先前所有事情都是他主动的,知道soraru脸皮薄很多事情都不好意思做,他也就一直宠着soraru替他主动了。

这一次却突然狠心装作不管他的样子,是不是太过分了呢?

自省之后,他决定等到soraru下一次开口。只要soraru让他过去,那他就算是继续撞到墙壁也会走到soraru身边。

说起来。

他好困啊。

suzumu隐忍着打了个哈欠。




一个小时之后,还处在内心纠结的soraru听见suzumu平缓的呼吸声。

“...su,suzumu?”

没有回答。

“喂你....suzumu!”

suzumu睡着了,soraru几乎是咬着牙接受了这一事实。

其实他也很困了,本来时间也不早了怎么可能还经得起这种心理上的折腾,但他一个人根本就害怕到不行,而且墙壁又冰又硬他也不能好好入睡。

怎么办。

答案很明确。

soraru微红着脸,一步步走到suzumu身边。

挨着他坐下来,随后把头靠在他的肩膀,握紧了他的手,十指紧扣。

内心顿时平静下来,soraru闭上眼睛。

几分钟之后,suzumu睁开眼。虽然看不见,但身边那人的依赖与温暖还是令他满足到无以复加。

他低着头去亲soraru的脸颊,不过好像不小心亲到了嘴唇而被睡梦模糊的对方推开了。

“晚安。”

suzumu把他们握紧的手放在胸口。

“唔...晚安.......”

soraru皱着眉头往他身上靠得更紧了些。




第二天一早,两人被值班的保安从电梯里救了出来。

据说两人姿势之温馨,女儿都小学毕业了的值班大叔看见了都不忍打扰,砸着嘴叫醒了看起来靠谱一点的那个人。

suzumu眨了眨眼,重见光明的感觉不能再好。特别是视线一低就能看见soraru安静地靠在他左肩睡着的样子。要不是保安大叔还一脸可疑地看着他他肯定第一时间就把对方吻醒。

思考了一会儿,他小心翼翼地站起来,把soraru横抱起。

保安大叔看他抱得那个费劲,忍不住开口,

“你背他不行吗?”

suzumu面无表情地撇了保安一眼,把人看得莫名其妙。

“先放我们出去好不好。”

“噢...好。”



电梯卡在三四楼之间,suzumu实在是没办法同时两个人一起爬上四楼,只好叫醒了怀中的人。

“soraru桑——”

“....嗯...”

“起床啦。”

“.......”

soraru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感觉睡得相当不舒服。然后他看见离自己只有几十厘米的suzumu。

他下意识就猛推了一把suzumu,因为动静太大电梯晃得渗人于是又重新拉着suzumu不松手。

suzumu笑起来,正准备侧过头与对方交换一个吻,上方响起暧昧的咳嗽。

“你们...能快点吗。”

suzumu绝望地看着保安,自己纵身爬上四楼之后转身把soraru一并拉上来。



“不管怎么说,人没事就是好的。”

回到家里,suzumu总结道。

“倒是没想到soraru桑会那么怕黑。”

补充。

“夜盲的人请闭嘴。”

soraru瞪了suzumu一点,他刚刚才意识到凌晨的最后似乎suzumu是醒来了的,还对着他做了些什么不安分的事情,不禁心情不佳。

“唉,离开了我真的是没法活啊,soraru桑。”

suzumu耸肩。

“你不也一样?”

“我只是夜盲而已,至少还是可以安然入睡的。”

suzumu忍不住笑起来,在看见soraru就快要发怒的样子之后赶忙又上前安慰。

“但是没有soraru桑的话,我就无法入睡了啊。嗯?”

“....你这家伙,除了会说好听的情话还会干什么。”

soraru脸颊还是有点发烫。

“我还会安慰怕黑的soraru桑啊。而且情话什么的你明明也很爱听。”

与凌晨时候无异的几秒寂静。

“.......休战结束了,suzumu。”

“等等.....”

俗话说,战乱不可避。





至于第二天suzumu硬是拉着soraru去看电梯的监控录像时撞见了捡到他们落在电梯里的塑料袋的一脸微妙的保洁阿姨,咳。

那是后话了。



End.






评论(36)
热度(161)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