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mafusora】Restraint/约束

被删了 重发



给淑子的生贺 虽然迟到了好几天(。


总之注意避雷 有H不喜误入 勿带入真人 都是我编的 OOC 文风出走系列


总之祝食用愉快^^





Restraint/约束





soraru斜靠在沙发上,看了看手中捏着的A4纸,并极不情愿地睨了一眼对面的mafu。


“第四条,你自己说要怎么办。”


mafu沉默了一会儿,半晌站起来,小步跑到soraru旁边。


“那就亲一下.....”


soraru黑着脸,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


“那是第五条。”


“啊对哦我忘记了....那就,让soraru桑亲我一下?”


mafu眨眨眼,一脸无害朝soraru再一次靠近。


soraru本能地向后缩,意识到这个动作有些显得胆小之后他改为了用手推开眼前的人。


“......去死吧。给我包一周家务。”


语气坚定。


“哎怎么可以这样!?上次还只是三天....”


“看来你记得惩罚嘛。”


“........soraru桑....”


mafu吸着鼻子,张大了眼睛,哀求般地拉住soraru的手。


“.........”


soraru有些语塞。


反复告诉自己一定要果断一点果断一点不然绝对就中了mafumafu那家伙恶意卖萌的计了,眼神却不经由大脑同意擅自柔和下来。


“......三天。”


“Yes!soraru桑我爱你哦哦哦哦——”


眼看着mafu又要不知悔改抱上来,soraru赶紧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走回房间,只留下背后愉快哼着歌的人。


关上了门,他靠在木质门板上叹了一口气。心情不免低落。


合约是两年。


也就是说他还得再和那个大型痴汉在同一个屋檐下面生活一年半的时间。


谁来救救他。


哀嚎着,soraru从抽屉里拿出水笔,在手中已经被揉得满是褶皱的纸上加上一行。


【六:禁止mafumafu对soraru进行任何理由的恶意卖萌。】





要是soraru打一开始就知道mafu是这种人的话,他是死也不会同意那长达两年的合约的,也不至于像什么幼稚肥皂剧那样制定同居公约。


说起来老老实实自己一个人住不就好了吗,与其和mafu分担他倒不如愿意自己去付所有的房租呢。


至少独居,他可以省下每次外出时候给mafu买甜品的钱。想想每个月的那些钱数加起来,也快抵上小半个房租费了。


房子本身是自己来这附近工作的时候租的,因为出行方便,租金又不算太贵,soraru当机立断买了下来。随后才知道自己租的其实是双人合租公寓,只是暂时没有其他人有住进来的意思。


soraru只过了半年的独居时光,在他的财力快要透支的时候,救命般地来了另一个同居人。


对方是一个看起来很攀谈的男孩子,soraru十分高兴,当天热情地与之交谈并成为好友。


两个月之后,攀谈的男孩子搬走了,理由是女友出国了要跟着一起。


三个月之后,来了一个中年大叔。


很明显他们都不想和彼此住在一起,一个月之后,中年大叔也搬走了。


四个月之后,来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死宅。


两个月,因为没钱付房租,搬走。


soraru默默地计算着已经换了几个同居人,一边期待着,什么时候才能有个真正的室友。


再之后,来了一个大学刚毕业的男生。


对,就是mafumafu了。


不得不承认mafu真的很可爱,第一天见面的时候soraru的视线几乎都移不开mafu那张总是笑着的天使一样的脸。


两人才刚聊上没多久,mafu顺手从包里拿出他的简历递给soraru,说着,soraru桑要不要看一眼?


soraru狐疑地接过简历,内心吐槽着我又不是在找员工边随意地瞄了一眼。


啊......


“跟我是一个大学的啊。...小两届。”


“嗯!”


mafu点点头,拿回了简历。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


soraru微怔地看着mafu,看见他从容地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自己身边。


蹲下来,眼神透露着认真,缓缓地开口。


“我想表达,我喜欢soraru桑很久了,大学开始就一直。”


这么说着,mafu攀上soraru的肩,把他朝自己的方向拉近了一点,趁着对方还处在一种完全震惊无暇抵抗的状态下时,侧头亲了亲他有点发烫的脸颊。


继而他看向soraru的眼睛,丝毫没有什么不妥那样。


“soraru桑!请多多指教。”


三秒钟过去了,无法呼吸。


soraru触电般推开了mafu,皱着眉头擦了擦自己的脸颊。抬头见对面还是睁着眼睛无辜地望着他,心中还是感觉被什么狠狠击中了。


“我....我们.....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吧?”


他心跳地很快。被表白这种事情,初中三年级之后就没有过了,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男生。虽然说是...很可爱的男生。


不不不,那一定是腹黑吧,真是烦人的属性....


脑子里一片混乱呼吸乱想,炸了一般地嗡嗡作响,最终只剩下mafu闭眼亲吻他脸颊时的画面,按不了暂停键,无休止地反复播放。


“soraru桑大概是第一次见我,可我见过你很多次了哦。”


mafu的话语理直气壮,声响却软的让他不忍心反驳。


深呼吸,平复心情。


首先,有一件事他必须要声明清楚——


“喂,mafumafu。”


“嗯?”


“我是异性恋。”


“我知道啊。”


几乎是秒答。


“在我喜欢上soraru桑之前,我也一直觉得自己是......”


对面的话只说了一半,soraru顺起手边茶几上的书就砸过去。


“房东呢!!”


soraru持续着攻击,希望借此来掩盖自己的慌张。


mafu伸手挡下soraru的攻击。


“合约已经签好了哟,两年。”


“.........”


mafu的笑容纯真而可爱,任谁看了都抵挡不住。


soraru却异常坚定地觉得,一直以来还算是平静的生活,会就此开始变得糟糕了。





于是在一个令人心烦意乱的午后,mafu出去打零工,soraru无语地坐在桌前,思索着这半年不到的时间以来,mafu都对他做过什么过分事情。


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其中包括。


莫名其妙送他去上班,并在分别时亲他的侧脸引来路过的同事侧目,导致那之后好几天同事看他的眼神都变得那样微妙。


莫名其妙出现在他的公司门口,以顺路为由一道回家。


当然那之后soraru很快知道mafu工作的地方和自己隔了少说十公里远,真的是再怎么顺也顺不到这个地步。


更有甚者,晚上吃饭吃得好好的,突然表示想要soraru桑喂。


洗完澡之后出了浴室,就看见mafu躺在自己的床上,眨着眼睛问他能不能一起睡。


然后在他避开了视线并斩钉截铁拒绝以后,第二天早晨若无其事地在他身边醒来,抱着他的腰,揉揉眼睛说早上好。


回忆到这里就差不多了。soraru拍着脑袋阻止自己再想下去。因为仅仅是想起这些细节,soraru已经觉得自己脸红得快要烧起来了。


不行,再这么下去,在两年的合约到期之前,他都不会有好日子的。


必须想个办法。


于是他思索了五分钟,最终拿出纸笔,郑重其事地在上面写上几个大字。


同居公约。


具体条例如下:


一:禁止STK。


二:禁止提出一起洗澡的要求。


三:禁止提出一起睡觉的要求。


四:禁止mafumafu擅自与soraru同睡一张床,包括沙发等。


五:禁止任何亲吻。


之后还加上了六,不过那就是后话了。


备注:违者势必进行惩罚&本条例最终解释权归soraru所有,他有随时随地增加或减少条例内容的权利,虽说是绝不会减少的。


当然,当天晚上被mafu看见了这张纸之后,还是免不了受到对方无休止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什么,感觉好奇怪啦,soraru桑不用这么做也可以的哟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soraru咬着牙,有些结巴。


“总之就是.....必须严格遵守....!不同意的话,我就搬出去了!”


话虽这么说,根本就没地方给他搬。


于是只好有点没底气地望向刚刚才收敛了笑容的mafu,生怕他拆穿。但mafu只是有些意味不明地与自己对视了几秒,然后,奇迹般地妥协了。


“但是我会依旧喜欢soraru桑的哦。”


soraru别过头,咬着唇。


“这个...我管不着,就随便你好了。”


看见mafu勾起嘴角开心地笑起来,soraru揉乱了自己的头发,有点崩溃。


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那份公约被放在显眼的位置。


从那之后,一直以来总是改不了本性的mafu,逐渐比起以前安分了许多。


就这么熬过两年吧,很快就过去了。soraru自我安慰。


只是莫名的感情却随着时间的流逝,不可抑制地萌芽生长,一直到某一天,终会不受他本人控制地爆发。





mafu承包家务的第二天,天气不佳,soraru刚回到家没多久,伴随着打雷声,暴雨倾盆而下。


雷声震耳欲聋,soraru坐在沙发上裹着毯子缩了缩。要说他有多害怕打雷倒算不上,多少还是有些不安的。开了灯,却因为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而变得有些寂寥。


mafu早晨好像和他说过要加班来着。两人都没有看天气预报的习惯,印象中mafu出门前也没有带伞。


soraru忧虑地看了一眼窗外,皱起眉头。多少还是有点担心的,于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选择题摆在他的面前。


要去送伞吗。


.......开什么玩笑,让他给mafu送伞?


soraru一脸别扭地靠在沙发上,感到了的的确确的坐立不安。


应该没事的吧,虽然那家伙身体很差。


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了。


为什么还不回来,喂,快点回来啊mafumafu。


孤零零地呼唤着,最终也没有任何作用。


沉默良久,随后soraru站起来,穿上了外套,拿过鞋柜旁的伞,匆忙地跑出去。





mafu刚下班,站在公司门口,看着密密麻麻的雨滴无奈地点着脚尖。


先不论自己要怎么回去,soraru一个人在家没关系吗。


说不定是害怕打雷的呢,soraru。虽然怕打雷的soraru也超级可爱........不过现在明显不是痴汉的时候。


mafu决定冲去一旁的便利店买一把伞,脚步踏进泥水里,溅起滴答的水珠,雨很大,不过几步路,衣服已经紧紧地黏在皮肤上,让人又多了几分烦躁。


瞬间,吵闹的雨滴声之中,模模糊糊地传来一个声音的呼唤。


“mafu...停下来!!”


mafu瞪大眼睛,猛地停下脚步,转身。


自己心中正毫无保留地思念着的人,奇迹般的,朝他冲过来,撑着一把伞,脚步急促,满脸的焦急之下,隐藏起来一丝红晕。


“soraru桑....”


“你笨蛋吗!真的打算冲回家啊!?”


soraru喘着粗气,跑到mafu身旁,算不上大的雨伞有大半都分给他。


mafu愣愣地看着soraru,发丝还在不断地往下滴着水,两人的样子都是狼狈至极。


“你那是...什么眼神....”


soraru被他看得有些失神,急忙移开了视线。


“不要误会了,我只不过.....”


“soraru桑。”


mafu微微笑起来,开口打断了soraru口是心非的解释。


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自己因激动而加速的心跳。


“我包一个月的家务。”


然后在soraru做出反应的前一秒,他弯下腰,一手抓着伞柄将雨伞倾斜一些挡住外人的视线,不由分说地吻上soraru的嘴唇。空着的手从后面按住他的后脑,不断的加深。像是怎么都不够,舌头深入侵犯着,眼神迷离地看见soraru闭紧了眼,身体轻微地颤抖着。


明明这么害怕,却没有抵抗。


mafu闭上眼,全身心地品尝着soraru舌尖的味道。


甜得不行。大概以后的甜点都不用吃了吧。已经这么腻了。


真正的第一个吻并不温柔,绵长的交缠之后,mafu缓慢而不舍地松开口,却不愿意将距离拉开,只是侧头靠在soraru已经红透的耳根,听着他急促而微弱的呼吸声。抿了抿唇。


“下次出来送伞,记得带两把。”


然后看着soraru那副被看穿了而逐渐微怒的表情,压抑下心底的欲望,换上一如既往的笑容。


“回家吧。”


soraru捂着嘴唇,撑着伞,与他并肩。


mafu将伞往soraru的方向推了推,心中暗暗抱怨着。


下雨真的太糟糕了。下面硬起来之后贴着冰冷的布料,他快忍不住了。





回到家,不耐烦地甩上门,soraru把伞丢到一边。


二话不说地冲进了浴室,脱下身上湿哒哒的衣物,打开了水龙头。


mafu同样不发一言的站在门外。知道soraru是要洗澡,却没有如往常一样冲进去。


依着soraru的性格,刚刚能接受那个舌吻已经算是天大的恩惠,虽说迟早会是他的,但现在果然还是.....


“喂,mafu。”


故作冷淡的话语使思绪猛地被打断。


mafu抬起头,眼前的风光让他刚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性欲一下子又涌上头顶。


soraru只穿着内裤,语气有些发颤地站在他面前,眼神闪躲着。


“你也快点来洗.....就是,小心感冒。”


沉默了一会儿。


“还有,惩罚也不用了.....”


话明显还没有说完,对面的声音却轻得几乎快听不到了。mafu吞咽下唾沫,利索地抬手,几下就除去了碍事的衣服。顺便一起脱去了soraru最后的一件衣物。


果然,两个人半斤八两。都硬得不成样子了。


公约什么的,赶紧作废就好了。


怀着这样的诅咒,mafu拉着soraru进了浴缸。





热水只放了小半缸,他顺手关上水龙头,仗着几厘米的身高优势把soraru按在墙壁上。


“mafumafu...喂.....嘶...”


“太晚了哟,soraru桑。”


mafu低下了头,舔舐soraru的锁骨。


笑容可爱纯真,而手上的力气却大得令人没有抵抗力。soraru自我放弃般靠在墙上,侧头接受的mafu细密的吻,牵连出甜腻的鼻音。


“呼,嗯....mafu....”


雾气太大了点啊,什么都看不清,到底为什么这么热,明明才淋过雨,全身都在发烫。脑子里一片混乱失去理智,双腿缠绕起来,有意无意地摩擦着彼此的器官。


好热。


“好热.....mafu......”


好热啊.....分明快要虚脱....却又觉得这样还远远不够。


mafu含住soraru胸口的挺立,用了点力吮吸着,伴随引人遐想的水声,一手套弄起对方下体的挺立,一手沿着脊椎滑按下去知道尾椎骨,重重按压着,上方传来soraru低低的呻吟。


恶意地停下一切动作,直起了身,看见soraru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情欲表情,弯着嘴角,开口。


“soraru桑,公约里没有写不能做哦。”


“唔,嗯......去死吧.......”


soraru皱起眉,身体空虚得要命,没有力气给他再口嫌体正直,只是顺从着人类本能主动抱住了mafu,与他十指紧扣,满眼雾气。


“所以如果我把soraru弄哭,也是没关系的哦。”


“....闭嘴....”


soraru骂着,下体硬得快要爆炸,却始终得不到抚慰,没犹豫一秒都近乎痛苦,说出口又实在是太羞耻。


但只要他不说,mafumafu应该就不会做下去吧。


“你还...做不做了。”


微微抱怨似的,在这种情况下倒变得更像是隐涩恋人的祈求了。


mafu满意地眯起眼睛,点点头,赞赏似的按弄着对方下体的器官,加大了力度,直到顶端开始逐渐溢出半透明的液体。


“做啊。”


他都想做了大半年了,半途停下来什么的,他才是最遭罪的那一方好不好。


牵住soraru的手伸到自己的下体,在对方抗拒之前对着他眨了眨双眼,声线被刻意压得像是撒娇。


“帮我嘛.....”


几秒之后,soraru鼓着腮帮子,满脸不乐意地效仿着mafu的样子帮他自慰起来。


享受着心爱的人帮着自己抚慰欲望,mafu满足地哀叹了一生,手却趁着对方没有防备,突然加大力气按住soraru的器官,几次来回的套动抚弄,手指却堵着最顶部,不给soraru轻易释放的机会。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soraru的身体就失去了所有力气,靠在他身上,止不住发抖。显而易见是到了高潮,却因为他的阻隔而令人痛苦地呻吟。


“mafu....松手.....嗯...嗯啊....”


“唔,我还没有听过soraru桑的表白呢....”


故意拖长了音,一字一句,听着soraru带上哭腔的破碎不堪的音节,对上他红着的双眼。


恰好意识濒临模糊,soraru不管不顾地咬着嘴唇,滚烫的液体自眼眶而出,顺着脸颊滴在mafu的肩头。眼前是一片花白,快要看不清。


“可恶...哈,啊.....我,我喜欢你...mafu....一直...唔....喜欢你.....啊啊啊....嗯...”


“嗯,我也是哦。”


松开了指尖。一下子被提高的呻吟声,白色的液体顷刻间碰射而出,粘了些许在mafu湿热的手心,同样染上彼此的大腿内侧,soraru无力地半跪在浴缸里,羞耻同高潮后的脱离折磨得他只觉得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是mafu没有给他丝毫喘气的机会,半个身子刚探出浴缸,在洗手台边拿了东西,重新从后面抱住soraru。


soraru瞄到他手里的物件,瞪大了眼。


“唔...你什么时候.....”


“就是在等这一天嘛。”


mafu说得顺理成章,挤了些润滑剂在指尖,反手缓慢地探入了soraru的后穴。


“会痛吗?”


“唔嗯...不要了...够了......”


他以为只要帮彼此抚慰完就可以结束了。


为什么还会被做这种事?


像个女人一样....被插入,被侵犯,被哭着在别人的身下嗯啊地叫,这种事情。


他才不要做。


“mafu.....够了。”


挣扎着,脚踝却被紧紧抓住不允许动弹。


“....哎?”


像是悔改一般,mafu停下了手中的扩张。


很快又回过神来,将伸入的手指增加到了三根,增大了力气,每一次抽插都使敏感得过分的soraru轻微地哼叫着。


“所以说,已经晚了啊。”


——在彻底结束这场爱恋的欲望之前,说什么都不可能停下来了。





mafu将手指退出soraru的身体,咬开包装套上里面的东西,用力地拉着soraru的手腕把他正对自己,分开了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


随后没有任何犹豫地,挺腰,自己原本就胀大发硬的器官毫无保留插进soraru的身体,一直到最深。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mafu.....好痛,好痛..不要....嗯啊啊啊啊,哈啊.....”


几乎立刻,因为疼痛而产生的生理性泪水汹涌而来,高声哀求着,眼泪只是一个劲地往下流,夹杂着因为半张着口而溢出的唾液,混杂在浴缸浑浊不堪的水中。


mafu咬着舌尖,几下便找到了soraru的敏感点,于是对前列腺发起激烈而粗暴的进攻。


“嗯,mafu...啊啊啊,那里不....啊啊啊啊嗯....”


mafu俯下身,下体还在持续着大幅度的进攻动作,上身却温和地去亲吻soraru的侧颈。


他想了多久啊,关于这具身体,这份好听的呻吟声,或者是那副挂着泪水脸红的面容。


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却不能触碰,未免也太为难他了。


想到这里,mafu深呼吸了一口弥漫着色情味道的空气,把soraru拉起来,短暂地拔出,翻身后又迫不及待地重新侵入。双手撑开不停发颤的双腿,托着腰,把人压在墙壁上。


“啊...mafu...等等......哈....”


soraru双手撑在浴缸边缘,后背被强制压在坚硬的瓷砖上一阵生疼,但很快这轻微痛同感同着mafu进出加速的动作一起被碾碎,取而代之的是遍布全身的酥麻。


被压在墙上控制住了所有的抵抗,soraru呜咽着,伸出手环绕住mafu的脖子,靠在他身上止不住喘息。


根本就是在引诱人犯罪。这可不是他mafumafu的错啊。


甬道里面潮湿温暖,紧紧地绞住他的器官,和进出节奏相同的粗重的喘息,还有那个一直喊着不要了却还是死死抱住他不肯松手的青年。


放缓了下面进出的频率,mafu温和地湿润着soraru发红的耳根,低语。


“soraru桑....喜欢你.....”


“唔,嗯....我知道......”


我知道。


我都知道。


就像我同样知道.....自己喜欢了眼前这个人很久这件事一样。


mafu反复的念着soraru的名字,一声一声,婉转千回,包括soraru的吟叫一起,在狭小浴室的回音中被无限放大,直至脑子里被幸福的满足感填满。


在这样虚脱的快感之下,什么也看不清楚,下体就这么达到了高潮,灼热的液体喷射而出,便更用力收拢了手臂,安慰怀中的人。


释放完mafu喘着气,单手撑在墙上,搂着soraru不肯松开手。低头缠绵地接吻,彼此舌尖牵扯出细长的银丝,交织品味着香甜,不愿分开。





半分钟之后,两个人纷纷回过神,mafu松开手,扶着没有力气的soraru坐在浴缸里,排掉了原本已经混杂着其他液体的水,重新放进热水。


soraru靠在一边,每动一下全身都在叫嚣着疼痛。他呲着牙放弃了动作,收起方才写满情欲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mafu在他面前摘下器官上套着的东西。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办?”


mafu笑起来看他,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加合约。”


撇开了视线,soraru舔了舔嘴唇。


“随便哦。”


mafu眯起双眼,倦意涌了上来,伴随着哗啦啦的流水声与升腾的雾气,逐渐看不清彼此的表情,只留下身体寻欢之后的感觉,疲乏又令人沉醉。





第二天,如愿,mafu在soraru的枕边醒来。


痛苦地抱怨着下次一定要来床上做不然要痛死了的mafu轻手轻脚下了床,揉着头发清醒了些,来到门口忽地看见摆在一旁桌上的那张纸。


同居公约


七:禁止mafumafu在未经过soraru的同意的前提下离开半步。


带着笑意愣了愣,转而又看见那下面还要一行被反复涂改了好几次,结果只剩下寥寥笔墨的一项。


八:在一起。


soraru恍惚睁开了眼,摸了摸发现身边没有人,便翻身坐起来因为酸痛倒吸着冷气,看见mafu拿着A4纸站在他的面前。


“什么啊....公约...你看到了啊.....”


话没有说完,mafu眨巴着双眼,语气一整个迫不及待。


“约约约!!!”


End.


…………对自己的文风表示无语(。



评论(21)
热度(181)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