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四月是你的谎言】无题

(BGM-オレンジ  好像要点进来才能听见)





又是这样。




她坐在月光的沐浴之下,气息微凉。病房的冷空气使我感到眼眶酸涩。


宫园薰侧躺看着窗外,缓慢地开口。第无数次地令我猝不及防。





「あなたって、本当に変な人。



病院におみまいに来たの、



ずっと黙りこんでいるんですもの。」




骤然的沉默。



我无言地望着她,像个做了错事被拆穿的孩子,只是呆呆地站着,那样苦涩而不知所措地,侧耳倾听。



随后她转向我,嘴角上扬。



我恍然失神,仿佛她还是先前那个带着天使般的笑容,却又是那样不容拒绝地命令我陪她去参加比赛的少女。




然后她问我道,




「あたしと  心中しない?」





重复第无数次的梦境戛然而止,我在此刻怅然而惊慌地醒来。


又是这样。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多想在此刻失去思考的能力。



无法入眠。


我下了床。


该做什么好呢?



——そうだ、ピアノを弾こう。



坐在钢琴面前,我安静地演奏。像以前那样。



愛の悲しみ。



大概算是我喜欢的曲子吧。


真想在你面前弹给你听啊。



おかしいな。



明明是在这样凄凉的环境下,闭起眼睛,却仿佛能听见远处操场为棒球比赛加油呐喊的嘈杂,仿佛空气中弥漫着微微的粉笔味道,仿佛你靠在墙边,盖着我的衣服,珍爱的小提琴靠在一边,安静地睡着。


仿佛你还像以前一样,笑着喊我道,


友人A。





第一次见面就做了失礼的事情,真是对不起。


陪你参加比赛却毁了你的表演,真是对不起。


骗你阿渡不在,真是对不起。


可露丽,到最后也还是没有带给你,真是对不起。





直至最后也只是一个人偷偷地喜欢你,


真是对不起。





现在几点了。


凌晨一点?两点?三点?我不知道。


你离开多久了。


一周?一个月?一年?我不知道。



可,



君がいないと本当に退屈だね


寂しいと言えば笑われてしまうけど



我不会拉小提琴,只好把你留给我的那一把放在房间,一遍遍地擦拭,却无济于事。



残されたもの 何度も確かめるよ


消えることなく輝いている




没有听众,没有鼓掌,也没有与我相视而笑的人。


我停下了演奏。



「月は綺麗ですね。」


ああ。


「君と、心中したいな。」




没有回答。








很抱歉写了这么意义不明的烂段子T_T真的太喜欢这部番


今天把最近几集复习了一遍 哭的停不下来


不要让熏死好不好哇……………………Q口Q




评论(11)
热度(11)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