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甘党加湿器】Distance/距离


大家...久等了(跪)开学以来的第一篇文 尝试了新的分段方式(?)


字数七千多 其中五千多都是今天晚上九点钟开始爆肝写的(。)感谢老师布置了这么少的作业←


很久以前就有的一个脑洞 今天终于把它写出来了 结尾有点仓促OTZ


OOC 请勿带入三次元


祝食用愉快^^


Distance/距离


1.


天月背着单肩包,从机场走出来。


正值下午,这儿的太阳有点大,他眯了眯眼睛,从包里找出墨镜带上,顺手拿过路边商店门口摆着的免费地图。虽然留心查了天气,但好像还是穿多了点。他跟着人流走出去一段距离之后,走到阴凉处脱下了外套。


站在阴影里,他一手拿手机,翻着酒店的所在地,一手指着地图上的位置。


“唔...呜哇...这么远啊.....”


轻轻地嘟囔着,日语夹杂在周围清一色的英语中显得格格不入。意识到这一点的天月不再发出声音,只是确定好线路之后,重新背上包,准备出发。



伊东歌词太郎刚出机场没多久,就已经被冻得不行了。


天黑得快差不多了,他找了家小商店买了件外套,确保自己不会在半路被冷死之后才接着往旅馆的方向走。


冷空气几乎要将他冻僵。没有人可以温暖他冰冷发红的双手,伊东之后往手心哈了一口气,象征性搓了搓希望能以此获得一些热度。


啊......


不知道天月那里还好吗。


现状的始作俑者居然已经开始感到后悔,这让伊东自觉得有点无奈。


2.


伊东歌词太郎将自己裹成一团,缩在旅馆的椅子上。


“我这里,能看见海哦!”


手中紧握着的电话那头,少年的声音里是掩盖不住的兴奋,连音调都比平常高了些。都不用刻意去想象,伊东几乎就能看见天月望着远处海面的模样,睁大了眼睛,想要努力将眼前的一切都记录下来的期待。


如果是站在他身边看的话,大概难免又会移不开视线了吧。


伊东歌词太郎仔细倾听着电话里的天月滔滔不绝的介绍,思绪却总是随着对方的一句话就延伸开来。


因为在想很多事情,回过神来的时候,对面的人已经用有些焦急且不满的声音喊了自己好几遍。


“歌词太郎桑——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讲啊....”


“....哎?有啊!海很漂亮对吧。”


“嗯!!有机会的话真想....”


声音突然停下来。


想到了些什么,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再开口,天月已经换了一种语气,与刚刚那个兴致高涨的远行少年判若两人。


“歌词太郎桑去的地方怎么样?应该能看见雪吧....”


伊东愣了愣,转头往窗外看。


光秃秃的树枝被寒风刮得摇摇欲坠,光是看着这个画面伊东就不禁打了个寒颤。


“很遗憾,没有雪哦。”


很冷倒是真的。


伊东吸了吸鼻子,把下滑的被子往上扯了扯。看了一眼几米开外的暖气,不知道是放了多少年,看样子都快老化了,害他根本开也不敢开。


真冷啊......


他这么哀叹着,却没有说出来。


“啊......好可惜,还希望你能拍几张照片给我的...”


天月倒是叹了一口气。


“可是是天月君说想去能看见海的地方,我才来了这里的哦?”


伊东忍不住苦笑。他倒还庆幸天月没有选这里,不然依着他怕冷的体质,肯定现在就在电话里和他可怜兮兮地抱怨了。


也不一定吧,毕竟如果是天月要来,他是说什么都不会让他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的。


也就对自己吝啬一点而已。


“我知道的啦,又没说后悔!说到底,到底为什么要.....”


眼看着问题就快绕回最初的起点,伊东赶紧开口先一步打断了对方的问话。


“迟早会告诉天月君的。”


“.........什么嘛。”


天月大概是在撅着嘴嘟囔,声音有点模糊。


“说起来,你那里已经很晚了吧,不用睡吗?”


时区已经被熟记在心,于是伊东放柔声线询问道。


“嗯——那我去睡了。”


软软的哈欠声,听得伊东不知不觉扬起了嘴角。


“那...晚安。”


“晚安。”


一阵悉悉索索的杂音之后,电话被挂断了。


伊东的笑容僵在脸上,半晌,他站了起来,把挂在身上的被子拿下来,被严寒侵蚀地意识骤然清醒的同时,止不住地感到了孤寂。


距离应该是他此刻最讨厌的东西了。


他这边可是早上六点就爬起来,仅仅为了给对方一通电话的啊。


真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


伊东歌词太郎换上外套,打开房门。


也是头脑发热到一定程度了,才会提出分别旅行这种对他来说无比残忍的事情。



3.


身处在同一个屋檐下的距离,是多少呢。


清晨互道早安的时候,伊东可以看见天月打哈欠时微微颤抖的睫毛,然后对方再慵懒地揉揉眼睛回他一句问好。


一起吃早餐的时候,习惯性坐在正对面,安静而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天月会把杯子递给他麻烦他倒一杯牛奶,伊东接过的时候两人的指尖总是触碰到。


天月在家里工作,他却在外面。每天分别的时候,会看见天月使劲朝自己挥手的样子,一直到他走出很远的距离。


晚上睡觉的时候,偶尔也会被失眠的天月缠上一起睡。体温透过薄薄的布料能清晰地传递给对方。再严重的时候,伊东也会握住天月的手放在胸口,据天月本人说这样是比较容易令人安心而赶快入睡。


他们的距离似乎很近,作为好友来说早就亲密无间。


然而只是伊东歌词太郎一个人知道。根本就只是表象。


他与天月之间的距离,纵使离得再近,也永远无法紧贴。


但这只是怪他。


可不知从何时起,伊东擅自开始有了改变。


他会开始在天月对着他说笑的时候,情不自禁笑着揉揉他的头发。


工作缠身而累得透不过气的时候,似乎只要想到家里还有这么一个人在等着自己就能瞬间有了动力。


更不用说回到家的时候,只想用力将睡眼惺忪来开门的天月拥进怀里的欲望。


他是喜欢上天月了。


等伊东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才发觉自己毫无预兆地,陷得很深。


可作为恋人来讲,他根本触不到天月分毫。




伊东歌词太郎小心翼翼地藏着自己的心意,一如既往过着和合租人美好的日常生活。但日子一天天过去,即使是他也开始坐立不安。


真想改变这种现状啊。


一旦这种想法出现在他的脑子,很快就一发不可收拾。


表白吗?


强硬一点,还是温和一点?


该怎么说呢?


万一他拒绝,又能怎么办?


........


说到底还是个恋爱经验为零的纯情。


翻来覆去想了好几天,分别旅行是伊东能想出来的最好的方法。


两周时间,各自去到世界的两头,每天只能打一通电话,不可以视频。


后面两条是伊东自己定下的,下了很大的决心之后,他把这个计划告诉了天月。


天月本来就喜欢到旅游,加上正好有休假,所以他当即便兴奋地冲着伊东点头,带了点困惑。


“好啊!...可为什么要分开旅行?一起去一个地方不好吗......”


“.......总归有理由的嘛。”


摸了摸鼻子,伊东有些心虚。


想让自己明白你对我的真实感情,这种话,任他也说不出来啊。


天月想看海,所以他给天月定了昂贵海滨酒店,将天月送走之后,又用所剩不多的预算给自己定了一个勉强能住的旅馆。


整天在一起的两个人突然就这么活生生被拆开来,天月虽然嘴上没说,隔着手机都能清晰听出来的寂寞,被伊东在心底牢牢记住。


带了点私心,实际上他不知有多开心于天月的那份小小的抱怨。不能相见带来的落寞,令人格外怀念过去的生活。


“真想快点见到你啊....”


第一天通电话的时候,天月说这话时的语气像极了撒娇,本人却毫无自觉。


4.


目的地是这座城市最大的雪山。


准备基本万全之后,伊东背着包出门了。


今天的天气比起前几天有所回暖,和住惯了的日本相比却还是冷得过分。回想起以往冬天出门的时候总是被天月拖着缠上围巾带上手套,突然就这么放任他一个人回到不知冷暖的时代,还是有点寂寞的。


想起了什么,伊东加快了向前的脚步。


离天月起床还有三个小时的时间,要在那时赶到才行。


登山对于伊东来说一直是一大难事,何况还是在这样一种天气之下。


大雾弥漫,石阶湿滑,每登一步都要花掉不少体力。周围来往的人都是结伴登山,略微看了看,只身一人来的竟然只有他一个人。


身处大部分对话内容都听不懂的环境里,伊东费了好大劲才在半山腰买到一瓶水,喝了几口发现剩下的部分已经成冰块了,只好默默地将它放进包里。


呼吸的白雾消融在空气中。伊东歌词太郎愣愣地盯着远方的天。


情侣也好一家三口也好在他面前不作停留地走过,也不知是不是真的觉得累而向男友撒娇的女生总能得到一个吻的鼓励,哭哭啼啼的小孩就被父母抱起来接着往上走。


伊东看了一会儿,什么都没有说,也无人可说。


好想见到天月啊。


好想...立刻见到他。



5.


登顶前的最后一次歇息,伊东歌词太郎被一个看起来与天月年龄相仿的女生搭了话。


女生用英语问了一遍他是不是日本人,伊东点了点头之后,女生才松了一口气,继而兴奋地坐到他旁边。


“终于找到一个同国的了....”


见女生似乎没什么恶意,伊东也放松了警惕,顺着她的话聊下去。


“我也是第一次碰到,听见日语的感觉好亲切。”


笑了笑。


“对啊!!嗯....你也是一个人来玩的吗?”


“.....嗯。”


想了想,伊东还是没有多说什么。虽说现在几乎已经没有玩的心情了。


“真好啊——虽然有点寂寞,但一个人的旅行也很开心呢。”


女生的长发多半是为了方便行动而被用简洁的灰色头绳扎了起来,带着毛绒绒的粉色兔子耳套,手套上有一只可爱的小熊。加上性格开朗,应该很受欢迎吧。伊东有的没的这么想着。


说话时眼睛很亮,像是随时都充满了期待。


要说这一点不让他想起某个人的话,大概是没什么说服力的。


“你叫....呃,请问怎么称呼?”


视线停留在女生的双眼,等到她察觉到而疑惑地转过头的时候,伊东的问题脱口而出。很快自觉失礼,于是换了个问法。


“月子!”


看起来毫不介意的女生大方地告诉她。


伊东差点从石头上摔下去。


“..........真的?”


“为什么要骗你啦。”


“我是伊东....歌词太郎。”


“啊,伊东桑。”


因为伊东迟迟没有找出能够接着说下去的内容,对话终止了。



等到伊东歌词太郎决定和这个从各种方面来说都与自己喜欢的人相似的女生告别,继续登山的时候,


“伊东桑,是失恋了吧。”


月子突然这么说。


“.......哎?”


她撑着下巴,转头看着惊愕的伊东。


“都写在脸上了啊!什么我好想快点见到她啊....这种的!”


“.......”


伊东想了想,也就释然了。


她和天月这么像,那有这份精明细心也是不难理解的。


这么说来,天月也在好几个月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当时他害怕心思暴露,含糊地推脱了好久,还一直被逼近追问不放。


他差点就把那句“我是喜欢你”喊出来了,好在最后还是没有。


叹了一口气。


“差不多,是暗恋。”


伊东懊恼自己居然就这么简单地把秘密讲给了一个陌生人。


“为什么不和她表白呢?”


月子的问题单纯到让人反而不好回答。


“因...因为我们一直是朋友....而且,是他。男生。”


这回轮到对方语塞了。


“觉得恶心就别理我了,很开心能见到你。”


害怕在这种时候还听到什么打击的话语,伊东站起来,正准备走。


隔着厚厚的羽绒服,手腕被拉住了,转过头,手套上的小熊朝自己笑得乖巧,就像它的主人一样。


“不管对方是谁,是男是女,错过了就没有了噢,伊东桑。”


眼睛里的光亮,仿佛倒映了天空,一如既往。


6.


仓促地上了山顶,时间正正好好。


伊东拿出手机,手指被冻僵害他按错了好几次,最终是按下了拨通键。


再短暂的时间此刻对于他来说也漫长得像一个世纪。


电话被接通了。


伊东歌词太郎深深吸了一口气,将那句早就烂熟于心的话语说出口。


7.


他的话语中带着不易察觉的笑意,温和到了极点。


“天月君。


我现在在这里的最高的一座山的山顶。


这里有很多雪,你应该会很喜欢这里吧。


我在这个世界上,离你最远的地方。


我们之间的距离是地球的直径。


但是我希望,我们的距离是零。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未来。


不管我们身处何地,实际距离有多远。


只想和你在一起。”



伊东所处的地方,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



8.


鼓足勇气的表白失败了。


电话在下一秒被挂断,伊东还在恐慌是不是就这么被拒绝了,很快收到的短信让他瞪大了眼睛。


甚至没有精力拍张照片留念自己好不容易才登上的雪山,伊东乘着缆车下了山。


没有过多的思考,计算了一下剩余经费,伊东定了飞往地球另一边的机票。


9.


离约定的旅行结束时间还剩下最后两天时间。


长得昏天黑地的飞行终于结束了。伊东走出机场,才意识到自己来得太急,生物钟一片混乱不说,身上还穿着长袖,在这里看来简直就是异类。


但他没有时间去顾及那么多。酒店是他为天月定的,在哪里他当然最清楚不过。离开机场之后,他伸手拦了一辆计程车。


赶到的时间是上午九点,沙滩上的太阳照得沙子泛着金黄色的光,有点烫人但还能走上去。


环视一圈,并没有在沙滩上发现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只好默默祈祷着,走进了酒店。


交谈简直难过天。伊东和前台的服务生解释了快半个小时,也没能和对方表达清自己的意思。最后还是对方请来了懂日语的人帮忙翻译,协商了又半个小时,才勉强同意让他进酒店拜访最多一个小时,并表示若是一个小时后不出来或是有什么出格行为,会立即与当地警方联系。


伊东一口答应下来,这些事情怎样都好,他现在想做的事,只要见到天月,这一件而已。


10.


少年来开门的时候,还在嚼着早餐顺来的三明治,含糊不清地问了句是谁,一边毫无防备心地将门打开。


伊东歌词太郎望着眼前在瞬间震惊的天月,手中的食物随着本人的脱力落在厚重的地摊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啊啊。


伊东扯出一个笑容,心想。


好想抱他。


而这两年以来的第一次,他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去做了。


伊东上前几步,没有说一句话,将天月紧紧抱住。像是要将人揉进自己怀里永远不松手一样,他埋进天月的侧颈,第一次,大胆地呼吸着。


不知是太过惊讶还是被突然动作吓到,天月动都不敢动。


“歌词...歌词太郎桑?”


“嗯。对不起,我违约了。”


伊东抬起头,却说什么都不肯把好不容易占为己有的人松开。


“抱得很紧诶.....”


天月小声嘟囔着,身上却没有反抗,反而伸出手小心翼翼地抓住伊东后背的布料。


“为什么突然过来了啊?从那边过来,得飞很长时间吧....生物钟呢!?你多久没睡了?”


声音渐渐充满了担忧,伊东微微放缓了手上的力道,去看天月的双眼。


皱起了眉头,似乎还有些不满。天月开始挣脱,念叨着你是想把自己累病吗,怎么一直在做这种莫名其妙的事.....


没有收获一头雾水而害羞的天月,倒是让他见到了一个过分担心自己而有些生气的天月。伊东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只好揉了揉天月的头发,让他不要担心。


“我在飞机上有好好休息啦,而且...见到你,就觉得什么都没有关系了。”


“........”


天月半张着口,憋了很久,一直到脸颊都有点泛红。


“嗯...突然说什么奇怪的话啊,我也很开心就是了......”


11.


天月越来越搞不懂自己了。


对于伊东歌词太郎,他一直是当做好友兼哥哥的。合租两年,他也早就习惯了等对方回家一起入睡,失眠的时候任性地跑过去提出谁一起的要求,总是不讲道理地提出各种像是撒娇的要求。


但这些要求,对方全都答应下来了,甚至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地。


虽然有些自我意识过剩的感觉,但天月总隐隐约约地觉得,伊东歌词太郎对自己说不出不字。


而他对伊东歌词太郎,也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依赖性。


这一定不是普通的好友了吧,甚至连哥哥与弟弟之间的关系都超越了。


那究竟是什么呢。


在他最迷茫的时候,伊东提出了分别旅行的建议。


很想知道自己离开了对方会怎么样,所以天月一口答应下来。


然而旅行并不好受。


第一天还没过去,他就开始不习惯没有伊东的日子了。


虽然自己一个人也能把生活旅程搭理好,但总觉得是缺了什么。


这里的海很美,湛蓝而望不到边际。


可天月觉得,这么一个美丽的地方,只有他是不行的。


他的出游计划里,没有伊东歌词太郎这个人,是不行的。


最开心的时间是每天那通短暂到可怜的电话,也因为时差的关系而总是不能尽兴。


天月下意识地将他的思念在电话里毫无保留地倾诉出来。


即使出游很令人开心,但果然还是会想着,快些结束就好了啊。


在旅行快到达终点的时候,伊东没有一点征兆地出现在他面前。


感受到很大力度的双臂将自己收紧,天月差点红了眼眶。


这人,怎么就这么不懂事。


真是大龄儿童,莫名其妙说要分开旅行,又自己违约来找他,二话不说把他抱在怀里,说一些总是令人误解的话语。


害他在这一秒明白了,自己原来是喜欢眼前这个人的道理。


12.


伊东歌词太郎终于缓缓地松开了手,注视着眼神躲闪的天月。


“天月君。”


“什,什么.....”


“和我在一起吧。”


“........什么,意思?”


天月愣在原地,半天才问回他。


“像恋人一样,和我交往吧。或者说,成为我的恋人。”


“.....你的表白也太苍白了点吧。”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月遮着泛红的脸颊止不住笑出声。


“很伤人啊天月君!!我这边可是下了很大决心的哦?”


伊东见天月笑得开心,自己也不禁有了笑意。


其实还有更浪漫的说法,但本人没能听见。


无所谓了。


“嗯,那就在一起吧。”


终于收敛了笑,天月格外认真地看着伊东的双眼,一字一句。


啊......


超开心的,怎么办。


“那么,我就吻你咯。”


索性就不要去想什么感天动地的表白言论。既然自己喜欢的人都接受了,那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还没等天月作出反应,伊东已经弯下腰。


对准自己幻想了太多次的唇瓣,亲吻下去。


天月被他吻得哼出声,躲了几次,还是乖乖地勾住他的肩膀,一本正经地回应着。


两人都是拙劣的吻技,接吻却甜得不像样。


13.


伊东没有把遇见月子的事告诉天月,也没有把他错过了的自己的表白告诉他。


既然结果已经得到了,那过程中发生过什么,无论好的坏的,必要或是不必要的,都没有再提的理由了。至少伊东歌词太郎的脑思考回路是这么告诉他的。


.....而且某人可是会吃醋的啊。


14.


机场里,天月坐在伊东歌词太郎旁边,和他带着同一个耳机。


“对了,天月君,手机拿回来了吗?”


伊东有点提不起兴致。


天月的手机是被偷了,他的表白被小偷本人听了个完整,不仅如此,他还被对方发来的诈骗吓得魂不守舍,害怕是天月真的出了什么事,发疯了一样就往这里赶。


前一天他和天月去警察局报了案,对方说如果有相关线索会尽可能帮他们。


“拿回来啦,那小偷是惯犯,正好在最近被抓到了。”


天月从包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朝伊东笑得眯起眼。


“拿回来了就好。”


伊东想起自己失败的那一番表白,在心底叹了口气。


“说起来,歌词太郎桑有打电话过来哎,被小偷先生听见了哦?”


天月翻着自己的手机,颇为好奇地询问。


“嗯...没说什么,他很快就挂了。”


“哦,这样啊。”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天月靠到伊东的肩上。


“登机的时候记得叫醒我哦。”


“嗯。”


他看着肩上的少年闭上眼,心里软成一片。


距离是零。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未来。


只要我还喜欢你,你还喜欢我。


不管我们身处何地。


没有距离,作为恋人,亲密无间。


15.


“话说备忘录里被加了一行哎,不知道是谁写的,祝你和你的男朋友幸福,这是什么意思?”


“完....完全不知道呢!!!”


...现在的小偷都这么有空吗。



End.



【苍山负雪,明烛天南】出自《登泰山记》


虽然不怎么喜欢这篇古文 但是超喜欢这句话XD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
热度(122)
  1. 顾束Fabric.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爱✧*超甜!!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