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uzusora】Vision/所见 (L君生日快乐XD



给我最喜欢的L君的生贺/w\


真的超喜欢你的文qwq也是因为你的强制归还才入的allsora坑所以 我 我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对你的爱(滚蛋


怀着爱意写了蛮长的一篇 剧情也很 狗血(...)希望不要介意qwq


OOC 勿带三


祝食用愉快~




Vision/所见


1.


眼前所见,不过是医院雪白的天花板。鼻腔里有难闻的血腥味,头正隐隐约约地作着痛,嗡嗡作响的耳鸣声差点让他错过了身边那个人的呼唤。有些艰难地侧过头,视线还相当模糊,但能看见soraru坐在他的床边,红着眼眶,咬着下唇,磨了半天才憋出一声,


“suzumu...”


清醒了意识,suzumu眨了眨眼睛。


大脑有点混乱。


发生了什么来着?


......噢,对了。


昏昏沉沉想了起来,使他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的可怕经历。


live前最后一次彩排,他从升降台上摔下来了。


回想起事情原委之后,suzumu才后知后觉感到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一个地方是不痛的。


大概骨折了吧?真糟糕啊。怪不得soraru用那种...难过到令人透不过气来的表情望着自己。


live不能参加了啊,真可惜。


本来说好之后要出去玩的,现在看来也没希望了。


suzumu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soraru,内心胡思乱想。


这些都不是问题。他叹了一口气,牵扯到胸腔又痛得他皱紧眉头。


随后眼前的人看见他的表情,脸上的沮丧又多了几分。几乎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suzumu一看就有些慌。那些都不是问题,他只是见不得soraru为自己的事情难过。


live是他邀请他参加的,即使嘴上不说,他也清楚soraru此刻应该把意外的大部分原因都归结到了他自己的身上。


而他又睡了多久?可能才刚被送到医院,可能已经过了大半天了,或者更久?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时间段里,soraru都是一个人坐在他床边,在要将人淹没的愧疚与不安中,等着他醒过来。


几乎瞬间,什么也顾不上了,suzumu脱口而出。


“我没事。”


声音沙哑得很。soraru听完之后愣了几秒钟,转身接了一杯水递给suzumu。


suzumu喝下水,清了清嗓子,却迟迟没有等来sorara的回应。


“soraru桑?”


他尝试着想坐起来,不过右手和左腿上的石膏让他放弃了这个念头。只好维持着费劲的姿势,再一次试探性地呼唤恋人的名字。


“.......对不起。”


还是说出了他最不想听到的三个字。


“别道歉啊,是我自己摔下去的。”


suzumu哭笑不得地回答着。半晌,他伸出还能活动的左手,握住了soraru被冷汗打湿的手。


“还痛不痛?”


他问。suzumu摇了摇头。


见suzumu是真的好些了,soraru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下一秒便换了一个语气质问。


“你没长眼睛吗?居然从台上摔下去。”


泪光还在眼睛里打转,soraru撇过头擦了擦眼泪。一如既往口是心非的话语让他烦透了自己。


“很吓人的啊,那个有三米多高啊,三米...你居然就.....直接摔下来了......”


声音到这里又低了下去。


suzumu没有像往常一般反驳,只是加大了握住soraru双手的力度。


soraru赌气般抽开手,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


“你....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他只是稍微离开了一下去后台换了件衣服,回来的时候场中央就围满了人。他还准备拉上suzumu去看一眼,环顾四周半天都看不见人影。于是自己一个人挤上前,一眼就看见一片殷红之中是他正在寻找的人,嘴里模模糊糊地大概是在念着自己的名字,几秒之后停了下来,再也没有任何声音。


soraru动都不敢动,像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随后工作人员把suzumu背了起来,叫来救护车。那个时候soraru才浑浑噩噩地跟着上了车。握着suzumu的手,反复地叫着他的名字,却等不来任何回应。


那种想哭又不敢哭的疼痛,他这辈子真是第一次体会到。


一直到医生告诉他suzumu很快就会醒过来了之前,他甚至连该怎么好好呼吸都忘了。


所以。


看见眼前的人,额头上还缠着绷带,样子滑稽狼狈地冲自己笑着自嘲安慰他,soraru突然觉得生气到无以复加。


万一摔下去的时候不是侧边着地,而是后脑呢?


万一真的就这么一直睡下去都不醒过来了呢?


这些万一,他根本连想都不敢想。


而眼前这个人,却在一天之内带给了他未曾体会过的恐惧。


“谁同意你摔了?你到底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委屈也好难过也好自责也好,反正唯一的宣泄方式就是这么喊出来了。


因为还在病房不敢太大声,那些多余的无处发泄的感情就换作眼神,直直地撞进suzumu夹杂着苦涩的眉眼间。


“...对不起?”


suzumu当然知道soraru在气什么,但是他能做的也不过是表现出完全没有大碍的样子,回以一个简洁的安抚或是坚定的眼神。


“道歉没用,不稀罕你的道歉。”


soraru皱皱眉,有点嫌弃。却又重新拉过suzumu的手,手指嵌进他的指缝间,相握住。


“那怎么办?”


suzumu笑问。


“.....你赶紧康复。”


soraru轻声说,脸颊浮现起了红晕,也不知是病房的暖气开得太高,还是什么别的原因。


“嗯。”


suzumu发出一个音节当做回应。一时间气氛有些微妙。


soraru问他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他说算了都已经睡了大半天了。于是soraru显得不太自在,拿出手机发推给大家报了suzumu没事的消息,又将手机放了回去。


suzumu也不能动,唯一能做的,就是注视着眼前的人。


从他的每一个表情,到眼神中蕴藏的情感。


这些他以往都没机会好好看清楚的东西,此刻却能看得一清二楚。


眼前所见,不过是一个心疼他的所爱之人,却已经令他无比满足。


2.


自意外发生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


soraru照例从家里赶过来,坐在suzumu病房旁边。


“吃苹果吗?”


一边问着,手里已经拿起一个苹果,一手晃着水果刀,一副你不吃我就切你的架势。


“嗯,吃。”


suzumu打了个寒颤,点点头,扶了扶滑下鼻梁的眼睛,专心致志看着手上的书。


“你怎么戴眼镜了。”


抬起眼瞄了瞄。


“哎?我一直戴的啊,看书的时候。”


suzumu翻过一页,接着问,


“那soraru桑是喜欢我戴眼镜的样子呢,还是不戴的样子呢?”


“.....没区别吧。”


“一定是都喜欢。嗯。”


悄悄地笑着。


“.........”


soraru瞪了suzumu几秒,见对方装作没看见自己地看着书,就在心里默念着不要和病人计较,重新低了下头。


切苹果皮的水平也是不怎样,他简直想和suzumu说你直接咬吧。


其实只是不想被对方给小看了。


毕竟两人交往以来,家里都是比较擅长厨艺的suzumu来解决两人的伙食问题,这下他突然伤成这样,不用说,各种烦恼都是蜂拥而至。


就包括默默下定决心要自己做便当带给suzumu的soraru,在宣告失败之后只好抓了几个苹果凑合这件事。


要是连苹果都对付不了,那未免也太没面子了。


怀着这样想法的soraru,放下了水果刀。


“好了。”


“谢.......”


suzumu转过头,话只说了个开头。


两人对着那个不规则多边形沉默了一会儿。


“你吃吗。”


只好重新晃着水果刀,摆出一副威胁的样子。


要是敢嫌弃,这家伙就死定了。


“嗯...喂我?”


suzumu扬眉,仗着受伤好像连提要求都变得更加心安理得了。


“......你左手不是还能用吗?”


“...我想被你喂,不行吗?”


一本正经的模样,soraru差点笑出来。


“不喂,很恶心。”


suzumu失望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蹙起眉,抬起手按着太阳穴。


“怎么了?”


“头....疼.......”


断断续续的声音,听起来微弱而痛苦。


但是soraru只是挑了挑眉。


“不用演了,医生和我说过你连轻微脑震荡都没有,根本不会头痛。”


“.......”


suzumu维持着姿势陷入了沉默,然后把手放了下去,恢复到一如既往不负责任的笑脸。


“唉,真可惜。”


带了点戏谑意味的语气,果然刚刚都是假的。


soraru为自己一瞬间的担忧感到不值得。


“......我喂你还不行吗。”


他叹了口气。拿起刀准备切片,却意外被挡了下来。


“真的不情愿的话也不用勉强啦。”


suzumu对他笑笑,拿起了一边的书,翻开到书签夹着的一页,重新看下去。


“晚上不是要开生放吗?”


他问soraru,对方顿了会儿,嗯了一声,站起来。


“那我先回去了。”


“好——”


suzumu朝他摆了摆手,soraru便只好站了起来,张张口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出口,只好沉默着退出了病房,轻轻关上门。


他在门口站了太久都没有愿意离开,原本透明的玻璃被他呼吸的白雾染得模糊。



3.


“我能出院啦!”


说这话时,suzumu正试图从床上爬下来,蹦到三米之外病房门口的soraru面前。


soraru有点被他吓到,赶紧走上去让他先坐好。



两周之后,办好了出院手续,soraru推着轮椅上的离开了医院。


在室内被闷了近一个多月,重归大自然的感觉无疑是很好的。suzumu呼吸了一口寒冷潮湿的空气,带着泥土清香的沁鼻气味让他眯了眯眼。


“回家吗?”


soraru问他。


这感觉也是有些奇特。soraru看着眼前轮椅上貌似很兴奋的脑袋。


以前都是并肩走的,要不也是被他牵着手,像这种角度看他,是第一次,希望也是最后一次。


“嗯?”


suzumu仰起头,望向他后上方的人,对方正专注地盯着他看,突然的视线对接,使soraru有点慌乱,下意识移开了视线。


不着痕迹地笑了笑,suzumu开口。


“先别回去可以吗。”


soraru将目光移回来,与他颇有些认真的眼神对焦。


“想先去个其他地方。”


地点在原本live的场地。


live最终被推迟了,虽然换个嘉宾也是个可取的选择,但姑且不论soraru情不情愿,在suzumu出院之前他根本就不能安心开live。和主办方商量之后,对方也很通人情地同意了,于是soraru和suzumu随口提了一下,这件事情也就暂时被搁置了。


soraru其实并不是很乐意来到这地方,毕竟对两人来讲都有着糟糕的回忆。


但suzumu浑然不觉地问他,能不能进场。


于是趁着没人,soraru从包里拿出了当时发给live参演人员的钥匙,打开了大门。


舞台很宽广,没有开灯的缘故使着偌大的场地多了一分孤寂的感觉。密密麻麻的座位上,理所当然地没有一个人。


“所以呢,你想干什么?”


soraru扫过舞台中间的升降台就觉得火大,索性不去看了,注视着轮椅上的人,正费力地扶着一旁的座位,跌跌撞撞站了起来。


“听你唱歌。”


suzumu的右手还缠着绷带,更别提左腿有多不便于行动,但他好像完全没有在意这些伤,在座位上坐了下来。


“唱给我一个人听吧。”


suzumu将话语放缓,对上soraru迷惑的双眼,轻轻地说道。


“很羞耻的啊。”


“啊,不行吗。”


soraru语塞了一会儿,再开口的时候神情已经有些闪躲起来,语气含糊。


“.....仅限这一次,看在你受伤的份上。”


从侧边上了舞台,soraru找来话筒,试了试音确保能用。


“唱什么?”


他对着第一排,唯一的一个观众发问。


“赤鬼と神様。”


下面的人用正正好好的音量回答他。


“没有伴奏啊。”


“应该带把吉他的啊...没关系,那就清唱吧。”


soraru放下话筒咳了几声,将声音状态尽可能调整到最好。


拿起话筒,闭上眼,想象着假如下面的每一个座位都坐满了人。


他张开口,唱出第一个音节。


4.


他最喜欢的人,正为自己唱着他非常喜欢的曲子。


suzumu的脑海中闪过这么一句话,看着昏暗舞台上专心演唱的人,一时间竟然多了点感慨。


分明没有开灯,除了回荡的歌声之外场内是一篇寂静与冷清。


但他几乎能看见他的恋人,站在镁光灯之下,置身于一片氤氲,在台下无数粉丝的欢呼声与注视之中,握着话筒,将不安与紧张隐藏起来,一如既往作出自信的样子。


他前几次开live的时候唱得都很用力,经常是唱完一首之后已经微微喘着气,额头布满汗水,他偶尔也会和suzumu抱怨每次聚光灯都太亮,很热又刺得他眼睛发疼。suzumu便告诉他说,可站在灯光聚集之下的舞台上的soraru,正是最令他深陷其中的样子。


他知道soraru其实一直都很期待每一次的live。包括这一次的事情也好,告诉他live已经推迟的时候,几乎是下意识被刻意掩盖了的失落情绪,若不是suzumu大概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了。


一直以来soraru的演出,suzumu总是会陪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一起唱也好,即使只是为他伴奏也好,就连有时仅仅是坐在第一排,抬头仰望舞台上的他也好。


suzumu总是觉得,只要陪着就好了。


就像此刻,他坐在台下,这么大的演出场地,只有他们两个人。


只要还能陪在这里,还能陪在soraru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



结束了最后一个音,soraru缓缓地放下话筒。


suzumu毫不吝啬地鼓起掌来,除此之外就始终只是注视着soraru泛红的面容,一直到把人看得有点莫名其妙又不好意思。


“你倒是说点什么....”


suzumu侧过头,依旧什么都不说。


他看着soraru。


弯腰将话筒放回本来的位置,从台侧三步并两步跳下来,朝自己急匆匆跑过来。


“所以说,你盯着我看干什么啊....”


装出微怒的样子。


suzumu好一会儿都没有回答,只是将面前的soraru揽下来,抱住他,脸颊相贴,亲密无间地传递着彼此的热度。


“...只是想看看你。”


他开口说,话语温和而诚恳,一时间惹得对方有点不知所措。


“...莫名其妙。”


5.


那如果我说,也许有一天,我会连看着你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到的话,你会怎么想呢。


6.


从医院拆了石膏回来的suzumu心情好到不行,恨不得出门跑个一公里活动一下身体。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他被soraru拖回了家。


自事故发生之后已经过去了近半年。


live推迟的日期就快到了。在suzumu拆了石膏重获自由的同时,soraru也随之渐渐忙碌起来。


suzumu还将作为嘉宾出席,所以其实他要做的事情也不少,住院期间没能完成的工作也得陆续补上来。


似乎日子变回了事故之前,忙得累人,却格外充实。


而当soraru察觉到suzumu有什么不太对劲的时候,离live已经只剩下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


只是从某一天开始,两人在路上走到一半,suzumu会突然停下来,睁着眼睛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抱自己的时候,做到一半的动作也会戛然而止。然后看着自己的双眼什么也不说。


有时soraru催促他几声便会回过神来,更大部分时间是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打电话问了医生,得到的回答是,确实脑部没有受伤,也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就算是直接去问suzumu本人,也只会收获毫无作用的玩笑话,敷衍了事之后便刻意地岔开话题。


伴随着suzumu异常的情况越来越频繁,soraru的担忧也在加剧。


时间却依然照常流逝,不为所动。


7.


soraru醒来已经是八点。


他望窗向外灰蒙蒙的天空,为阴天感到了些许烦躁。随即他想起些什么,讶异suzumu怎么没有早点叫醒自己。


坐起身之后发现那人就坐在人旁边,低着头,手中捏着自己的照片。


气氛微凉。


“......suzumu?你在干什么?”


“...睡不着吗?”


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suzumu只是几乎下意识地将照片遮起来。


视线模糊。


...糟糕了,好想哭。他在心底苦笑着。


“....什么?都八点了啊,你怎么不....”


soraru说到这里,话语突然止住。


但也已经够了。


suzumu在一瞬的惊慌之后换上了一如既往的笑容,含糊不清地解释着自己的行为,几乎是要逃避一般想要离开。


狠狠抓住了对方的手臂,把人拉了回来。


“你怎么了?”


soraru盯紧了suzumu的双目。


发现什么的瞬间,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su..suzumu....”


连声音都在颤抖着,soraru还没来得及继续说下去,面前的人抬起了手,遮住眼睛。


“没有,什么都没有,soraru桑。”


suzumu侧过头,话语温柔得像是在哄小孩。手臂挡住的地方溢出温热的液体,好在也不会有人看见。


“可你....”


“.........”


骤然沉默。


suzumu轻轻叹了一口气,垂下了手。大约还抱着一丝希望,缓慢地问道,


“现在,是白天吧?”


踌躇良久,似乎这是一个多么难回答的问题一般。


soraru点了点头,继而又开始害怕suzumu接下来说的内容。


他望着suzumu的眼睛,suzumu同样也注视着他。


这明明是再平凡不过的动作罢了。




可他眼中的人,却看不到自己。



8.


从台上摔落是因为突然性的失明。


毫无征兆的黑暗让suzumu惶然无措,失足跌落。


大概是被恋人照顾得太好,住进医院之后接连着好几天,都没有再出现过那一天可怕的失明,医生也没有检查出异样,甚至就连suzumu本人都要怀疑那天是不是只是自己太过劳累才导致的意外。


可soraru来探病的那一天,猛然尖锐的疼痛之后,眼前只剩下阴影般的虚影。


suzumu转向soraru所在的方向,却看不清他的脸。


心头涌上的恐惧几乎要把他吞噬了。


可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装出无事的样子,顺着soraru的话说下去,催促着让他快点回去。


视线很快恢复正常,就在soraru离开后不久。眼前病房里的景象清晰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好像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场幻觉。


suzumu叫来了医生。



在发生事故之前眼睛就受到过伤害,而摔落时的重创加快了视力的急剧下降。


陈述着病状,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取下口罩,用平静的语气告诉他,


“不进行手术,在未来半年内有失明的可能。”


suzumu眨了眨眼,像在听什么天方夜谭。眼睛还微微有些刺痛,像是在警示着他些什么。


而他只是浑然不知。


“半年内不手术。”


“可这样你.....”


“真的不手术,谢谢您。”


“........”


“还有....如果今天来探病的人问起来,拜托您不要告诉他这件事。”



他只是想,至少要等soraru把因自己出事而推迟的live办了,才会考虑手术的事情。


可是,


失明?


失明又怎么样呢?


或许他再也无法看见自己爱的人。


或许就再也看不到soraru站在台上,被灯光照得整个人都在发光的样子。


或许也不会再有机会,在他唱到一半的时候,缓缓走上台,不按着原定的路线,在soraru惊讶微怒,偏偏又有点喜悦的眼神中,唱出下半句话。



如果这些事情,会在以后渐渐地无法做到。


suzumu开始频繁地从梦中惊醒过来。


他什么都不奢求。


自suzumu开始会在回家路上突然看不清路,身旁soraru的人影也模糊到几乎辨认不清。


从他失明的时间由短短几分钟变为近一个小时都无法恢复。


睁开眼,却不知道现在是夜晚或是凌晨。



没有光,他一个人站在黑暗之中的无助,这让他什么都不敢奢望。



9.


所以,趁着我还有机会看清你的时候。


只想好好注视着你。


10.


suzumu自作周全的计划还是失败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soraru握紧了拳头质问他,只觉得心里乱到快要爆炸了。


“.........”


因为怕你担心。


这么没有新意的情话,就算是说了,也没有半点作用。suzumu索性沉默不语。


“你要等到完全看不见了的那天再说吗?”


眼前近乎算的上是一篇漆黑。suzumu闭上眼,耳边是soraru带了点哭腔的问话。


“我是想...等你的live结束了,就去做手术的。”


“来不及怎么办?”


活生生把人问得噎住。


........


“好,live我不要你当嘉宾了。现在去帮你安排手术。”


soraru擦了把险些落下来的眼泪,不由分说地准备下床。


身后的人将他拉过去,扳过肩膀正对着他,然后用力抱住。


“我能想象到。”


suzumu靠着soraru的侧脸。


“....什么?”


“被我突然抱住的soraru桑,眼中讶异,脸颊微微泛红,眼眶湿润却在强忍着不哭出来,很快又会缓慢地伸出手回抱住我。


就算我看不见,我也都知道。”



11.


开场时soraru说到了suzumu今天不会来,台下一阵叹息。


唱到兴致高涨的时候,习惯性向台下的VIP席望去,也不会再看见某个总是爱抬起头,笑着注视自己的人。


无论如何,live很成功。


结束了庆功宴,按照和suzumu的约定没有把他的情况告诉任何一个人,soraru匆匆赶去医院。


手术在差不多的时间结束。soraru气喘吁吁地站在手术室的门口。


.........


“好好看着我啊,臭狐狸。”


12.-suzumu side.


我拆下了蒙在双眼上的纱布。灯光将我的眼睛刺得发疼,什么也看不清。


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我尽力看清眼前的一切,得到的回应却只是模糊不清的刺眼光线。


然后我听见有人走了进来。


是soraru吧,一定是他。我想着,转过了头。


他焦急地跑到我床边,隐约可以感觉到他好多次的欲言又止。


天花板上方明晃晃的日光灯将他衬托得宛如天使。这种比喻要是说出口,绝对会被打的吧。


万幸。


我徐徐睁开眼,看清了他的脸。


万幸。


他终于问我道,能....能看见吗?


试探性的语气充满了小心翼翼。我轻轻摇了摇头。


他大概是要哭了。可是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


他站在那里停顿了很久,一定是在思考着该做些什么来安慰我。


随后,他动了起来。


在他主动弯腰给予的亲吻就快落到我唇上时,我直起身,一手勾过他的脖子用力,回应他的接吻。


交换了一个缠绵长久的热吻,我看见他震惊中透露着浓浓喜悦的双眼。


“又能看到被我吻得害羞的soraru桑咯。”


我坏笑着对他说。破天荒第一次没有得到暴力的回敬。


13.


眼前所见,不过是与我交往了三年的人,愣在原地,比我还要不知所措的样子。


无论如何,我还能注视着他。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了。


14.


“你给我把之前没看到我的份都看回来,知不知道。”


“嗯。”


还有一辈子能看呢。



-


End.


最后再说一次生日快乐>3<



评论(8)
热度(127)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