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mafusora】疑神疑鬼 (恋与爱十题)

说好的(。很短 字数两千不到 是一个并不傲娇的srr


梗来自言和原创曲「疑神疑鬼」←这首歌真的超级棒 B站搜一下就有 强烈安利


借用了很多歌词望见谅 严重OOC 有少量R级慎入 其他你们自己感受吧.....


感谢食用w


6.疑神疑鬼



这些都是可遇不可求的。



mafu把玩着手中盛了半杯液体的玻璃杯,斜陷进沙发里。因醉酒而微红的脸颊,映衬着格外深邃的眼眸。棕色碎发遮挡了他的视线,便抬起手整理着额前的刘海。


视线紧缩眼前十米开外的男人。


此时,他正坐在另一个男人的腿上,与那人嘴唇靠得很近,却没有触碰。


mafu安静地将这一切受尽眼底,包括对方外表乖巧的言听计从之下隐藏起来的戏谑,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抿了抿嘴唇。将酒杯送到嘴边一饮而尽。


酒吧里人头攒动,暧昧的光线与大音量的音乐愈发扰乱了mafu本就模糊不清的思维。酒精开始作用,当他再次定睛,这才发现自己所注视的人已经不见,只剩下笑得猥琐的男人。


mafu有点反胃,移开了视线,下意识地去寻找。


soraru。


他是从一周前起注意他的。一个外表温顺,实则毒舌而神秘的男人。


mafu也听多很多关于soraru的传闻,比如接吻的技巧很好,很会勾引人,在床上很主动.....诸如此类。


这倒瞬间引起了mafu的兴趣,当然这些传闻只通过每天晚上来酒吧遥远地观察是无法应证的。mafu也知道这一点。


他多想走到那个好看的男人面前,强吻他,听他断续的呻吟,被他喘着气责骂,然后脱下他的衣服。


当然,想想而已。





将酒杯随意地放在一旁的桌上,mafu站了起来,本想去寻找自己所要看的人。


不料却被人挡住了视线。


下一秒,mafu险些跌回沙发里。



soraru挑了挑眉毛,作势要去拉重心不稳的mafu,却被对方轻轻推开,在他的面前站好。


soraru也不嫌尴尬。微微笑着,开口。


“这位客人,您盯着我看一个星期了。”


“.........”


mafu有点窘迫。


“只是看也没关系,但您的视线实在太炽热.....”


soraru说到这里,有点无奈,耸了耸肩,眼神中是一抹流动的好奇。


soraru的皮肤很白,一头黑发有点乱糟糟的,服务生的领口已经散乱开,散发着不知道是什么男士香水的味道,勾着嘴角,好看到不像话。


mafu愣了愣。他竟不知道能说什么。


吞咽唾沫。



【我搂住soraru的腰,封住他的口。一边磨蹭着他的下体,一边将舌头顶进他的口腔。酒味在鼻腔扩散。soraru毫不吝啬地回应着我,我也细致地舔舐着他的内壁,他的呼吸开始渐渐急促,呼吸见有细微的闷哼,让我更加兴奋。我迫不及待地想要脱下他的衣物....】


“你就是soraru吧?这儿很有名的服务生。”


深呼吸之后,mafu故作平静地问道。


“我是soraru。很有名么?我不知道。”


猝不及防地,soraru撩起了自己的刘海,拉住mafu的手臂,贴上mafu的额头。


“.......”


“这位客人,您是不是发烧了?”


soraru的笑容中有一丝说不出的恶意。


“额头好烫。”


“.......”


mafu半张着口。



不想后退。





“是,高烧不退。”


终于笑着。


“soraru桑害的哦。”



不想后悔。




【我亲吻着将soraru按在床上,脱下了他的裤子,舔着他的锁骨,亲吻他的身体。温度在升高,很快我们都有了反应。他主动地搂住了我的脖子,给我一个吻。我感到下体一阵燥热,似乎需要进入什么.....】


mafu坐了下来,却阻止了本想在他身边坐下的人。


“坐我腿上吧,面对面的那种。”


soraru大约是微微惊愕了一下,但那也只有一瞬的时间。很快,顺从着mafu的意愿,soraru分开双腿,坐在mafu的大腿上。


“这姿势...是有什么深意吗?”


明明说着这样的话,该碰到的部位却也好好地隔着烦人的布料触碰到了。



“嗯?”


mafu抚摸着soraru的侧腰,看他面容上浮现出的一抹红晕。


让思维麻醉。



“有什么深意?”


mafu几乎要失去思考的能力,然而欲望却早就不受控制地放大。




包涵着我想上你的深意。



【我深深地挺进了soraru的身体,他开始毫无保留地呻吟,逐渐加快了进出的速度,撞击在他的敏感点上,他颤抖地愈发厉害,夹杂着想要索求更多的话语,让我完全失去了理智。】


“....请问怎么称呼?”


“mafu就好。”


mafu低头看了一眼对方可疑的两腿之间的凸起,重新抬起了头。


“soraru桑,帮我退烧。”


“....怎么帮?”


总是怕闹笑话,其实并不可怕。


这剧本还是萌芽,怎能将它扼杀。


收起心中的不安,才能将疑惑化作踏出的步伐。



话语不经思考,几乎是脱口而出。


“你在我身下,好听地呻吟着,肉体碰撞发出禁忌的声音,我想要快些释放....”


“mafu...你在说什么?”


soraru终于真正害羞起来。


“咳,不是。”


不过如此。


mafu将腿上的人拉得更近了些。




停止思考,忘记了深思熟虑想要说的一切。


mafu闭上双眼。




“我是说,我想上你,soraru桑。”



——其实全都无所谓。




End.




大概会被水表 随意了(。




评论(20)
热度(81)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