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uzusora】满溢的靛蓝 (色系企划)

还好赶上了orz

剧情脑洞大 很扯(。这次企划的大家都特别棒qwq所以我压力好大……

OOC 请勿带入三次元

感谢食用



满溢的靛蓝

 

靛蓝色充满视线。

 

这是第一个意识。

 

又来了。

 

仓促之中,soraru握紧双拳,这么绝望地想着。

 

死一般的寂静使人由心恐惧,巨大的水压几乎让人濒临死亡一般的痛苦。

 

然后,靛蓝色满溢而出。

 

从重复第无数次的噩梦中惊醒时,soraru浑身早就已经被冷汗浸透。

 

在深夜的黑暗中,他喘着气睁开眼。又在一瞬间将呼吸都屏住。

 

那人眼眸的靛蓝色撞入视线。

 

“没事吧?又做噩梦了吗?”

 

suzumu低声地询问他,伸手将他搂紧。一下下缓慢地拍着soraru的后背希望能借此安抚他。

 

soraru点了点头。过了很久,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

 

溺亡在记忆深处的那片靛蓝色之中,已经是持续多久的事情了呢。

 

幼年时的一起溺水事故使soraru患上了严重的海洋恐惧症。不要说是深海,单单只是望着涌起波浪的海面,汗水便能打湿手心,指尖忍不住地颤抖,最后狼狈地快步离开。

 

直到他遇上了一个靛蓝色眼眸的男人。

 

-

 

阳光照在金黄色的沙滩,沙子烫得过分。海面懒散地卷起波澜,又缓慢地退下沙滩。空气中弥漫着海边特有的咸味,理应能使人感到神清气爽,却使soraru一阵不适。他皱起眉头,在海边露天的餐厅结了账,起身便想回去。

 

就不该来这种地方。腹诽着,他几乎下意识地避开了视线与海面的对接,只是别扭地埋头跳下楼梯。

 

好友应该是去勾搭妹子了。混蛋啊,居然不带上自己。

 

不过要是和妹子一起在大海里嬉戏玩耍什么的话,还是放过他好了。

 

思考着这些令人心底不禁淡淡惆怅的事情,soraru毫无预兆地撞上一个人。

 

也怪他没有抬头看路,对方和自己似乎差不多高,鼻梁就这么磕在他的额头,伴随着夸张的吸气声,那人捂着鼻子后退几步。

 

soraru赶忙抬起头,张嘴想要道歉,话语却在看见那人双眼之后变了样。

 

“...你的眼睛.....”

 

soraru顿了顿,随即突兀地开口说道。

 

对方还痛苦地捂着鼻子哼唧,听到这么一句竟也不觉恼火,只是放下手,眨了眨眼,神色中是难以掩饰的自得。

 

“很好看对不.....”

 

“好可怕。”

 

打断了对方自顾自的沾沾自喜,soraru十分嫌弃似的往后退了几步,打了个寒颤。

 

“......

 

为什么啊!?”

 

那人看起来相当失落,眉头纠结在一起瞪着soraru。

 

“明明别人都说我的眼睛里有整片大海,哪里可怕了......”

 

说话间,他靛蓝色的瞳孔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水晶般透亮,令人不想移开视线。

 

“嗯。”

 

soraru忍着笑意,认真地点了点头。

 

“所以才可怕。”

 

“.........”

 

soraru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下一秒却被对方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动弹不得。

 

那人在一秒内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右手扣住soraru的后脑,对上soraru的眼,眼神凛冽地望着他,仿佛能看穿他的一切思想。soraru的视线内霎时间只剩下靛蓝,但不知为何,那种条件反射的恐惧却迟迟没有到来,倒是被男人的靠近弄得格外紧张。

 

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当来往的行人都开始对着他们指指点点时,那人才松开了soraru。

 

眨眨眼,带了点得意的笑。

 

“看吧,是很漂亮才对。”

 

“........”

 

soraru愣愣地望着眼前的人,像是还没反应过来。

 

“我叫suzumu,不介意的话,我们认识一下?”

 

suzumu笑容太过耀眼,勾着嘴角,似是有阳光微晃。

 

-

 

soraru没有想到,陪着好友来海滩度假,妹子没能勾搭成,反倒自己多事,认识了个男人。

 

suzumu悠闲地吃着布丁,边带着一抹不明所以的笑容,抬头去看眼前无动于衷的soraru。

 

“你不吃吗?”

 

“我刚吃过....”

 

suzumu将最后一勺布丁送进嘴里,不慌不忙地放下了勺子,令soraru忍不住想问你带上我究竟是想干什么。

 

“所以,为什么很可怕?”

 

突然的问话让人有点来不及回神,soraru困惑地望着他。

 

“我的眼睛,为什么可怕?”

 

suzumu明明还带着笑容,却愈发地难以捉摸,对于soraru来说,眼前这个刚刚认识不到一个小时的男人,从头到脚都是个谜。特别是眼睛。

 

“没有告诉你的必要吧。”

 

“是啊,那就以后再说好了。”

 

然而suzumu的回答却出人意料的平静,也在不经意间一口咬定了soraru迟早会将真相告诉他一事,后知后觉反应过来,soraru瞪了suzumu一眼。

 

“对了,soraru桑。”

 

“干什么啊。”

 

“去海里游泳吗?”

 

神色微微僵硬,像是怕被看出异样,soraru挤出一个仓促的笑,摇头道不用了。

 

接着便看见眼前的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被猜透了心思的soraru焦急地站起来。

 

“我.....我只是不想和一个刚认识的人太亲近。”

 

“嗯,我知道。”

 

suzumu的笑容简直可以满溢出来了,让soraru只想狠狠地揍在他的脸上。

 

-

 

缘分大概就是,两人住在海边宾馆的同一层楼,房间正对。

 

好友似乎真的找到了一个不错的妹子,发来短信说自己去她那边住几天,让soraru忍不住怒摔手机,抬起头又看见suzumu坐在自己的床上,满脸同情的表情。

 

“真是重色亲友呢,soraru桑的朋友。”

 

“不要你说!”

 

suzumu吐了吐舌头,避开不去看soraru满眼怒火的样子,而是无征兆地抬起头揉了揉他的头发。

 

“那就我们两个人出去玩吧,我可是很重友情的男人。”

 

嫌弃地打掉了对方不安分的手,soraru倒觉得有些好笑。

 

“烦不烦。”

 

“那就不去咯?”

 

“.......”

 

语塞。于是略微尴尬地偏过头。

 

“总比呆在这里看手机来得好,要走快点走。”

 

“是——”

 

靛蓝色的眼眸一如既往注视着他,像是能看穿他的一切想法。

 

-

 

“来互换礼物吧?”

 

suzumu总是擅自做下决定,再像这样强拉着soraru,不由分说地走进纪念品商店。

 

“soraru桑要什么?”

 

迫不及待地弯下腰去看挂饰,手却紧紧拉着soraru没有松开的意思。

 

没有回答,也没有心思去挑选礼物。soraru感受到手上传来的体温,竟莫名没有觉得厌恶,只是不动声色地挣脱开来。

 

“什么都可以吧。”

 

“不要这么随意啦,嗯....我要这个好了!”

 

拿起了深蓝色的海豚挂饰,suzumu将它塞进了soraru手里。

 

“我可没说要给你买.....”

 

声音淹没在suzumu满眼的期待之中。soraru被他看得说不下去,只是暗暗怪自己立场不坚定,随手拿起一旁的挂件就往柜台走。

 

“居然买了情侣款,soraru桑真是.......”

 

“闭嘴,我要打你了。”

 

soraru将粉色的海豚攥在手里,恨不得直接丢在路边,倒是suzumu一出店门就把挂饰戴在手腕上,阳光下一晃一晃地反着光,在soraru看来格外刺眼。

 

真的是不小心才会买成情侣款,然而不管怎么接受似乎都没法让suzumu接受,soraru干脆放弃了辩解,拿着女款的挂件不知该怎么处置。

 

到处逛了一天,天色见晚,夕阳暖洋洋地洒下来,soraru眯起眼。

 

“suzumu...”

 

“嗯?”

 

“你.....什么时候回去?”

 

“这个啊....”

 

suzumu猛地停下脚步,转过头来逼近soraru。

 

又是满溢的靛蓝,soraru几乎屏住呼吸。

 

“soraru桑很舍不得我吗,那我就多留几天啦。”

 

“......滚吧。”

 

soraru微红着脸,狠狠揍在suzumu的腹部,对方痛苦地弯下了腰。

 

确定suzumu不会看见之后,soraru才浅笑起来,将挂件环在手腕。

 

似乎也没有这么糟糕,不管是suzumu这个人,还是遇见suzumu这件事。

 

soraru暗暗地想,心底一种他并不想承认的感情悄然无声地蔓延。

 

-

 

第二次邀请soraru一起去海里还是惨遭拒绝,suzumu看起来相当失望。

 

他垂头丧气地说了一句,那soraru桑就先回去吧,我去散散心,便转身往海里走。

 

此刻天已经半暗,照理说是不该在海滩逗留,soraru望着海边依旧不少的游人,还是将阻止的话语咽了回去。

 

回到了房间。他将挂饰摘下来放在床头,走进浴室。

 

热水升腾起一篇雾气,舒服的温度让soraru缓缓吐了一口气。回想起一周前遇见suzumu之后的事情,明明那样让人觉得麻烦,竟然也令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勾起嘴角,soraru计算着回去的日子,开始不经意地期盼着能与那个人再多相处几天。

 

他穿着浴衣走到床边,刚刚坐下,手机便震动起来。

 

soraru漫不经心的点开界面,看到的是来自suzumu的一行字。

 

【糟糕了wwwそらる桑送给我的礼物好像掉进海里了......】

 

无言地看了一会儿,soraru叹了一口气。

 

【打死你,给我找回来。】

 

然而开玩笑般得话语却换来了严肃的回复。

 

【一定会找回来的。】

 

soraru愣了愣,看向窗外已经彻底黑了的夜空。

 

....他不至于这么不要命吧?

 

心下焦急,只好赶紧敲起回复。

 

【我不是要你现在去海里找!!】

 

【丢了也没关系 我再买就是了】

 

【スズム!?看到回复我】

 

“........”

 

最终还是放不下心底的担忧,穿上衣服便往门外跑。

 

-

 

suzumu确实有这么不要命,而且比soraru想象的还要不要命。

 

已经是凌晨了,海水开始退潮。当soraru气喘吁吁地跑到海边时,海边早已没有一个人。

 

他按捺下心中的恐惧,趁着夜色朦胧,靠近海岸边眺望。

 

暗波涌起,印证了soraru的恐慌。

 

熟悉的身影正在离海边不远的地方,随后被退潮卷去更远的地方。

 

惊恐席卷了soraru的全身。夜晚的海滩很冷,soraru握紧拳头,不愿相信那个正在遭受生命危险的人是suzumu。

 

然而他看得见对方的挣扎。他甚至能想象出suzumu在收到自己的短信之后,不管不顾一头扎进海里的模样。

 

双腿发软,可四下无人,也没有时间再给他犹豫该不该回去寻求救援。

 

只要看见海面就会泛上心头的恐惧,从儿时起就无法摆脱的阴影。刹那间,窒息的感觉充满肺腔,让soraru想要就这么逃走。

 

他是在海里遇险的,濒临死亡。

 

溺水的记忆清晰到似乎发生在昨天。soraru低头看见拍打着岸边的海浪,大脑一片空白。

 

然后soraru想,自己才是最不要命的那一个人吧。

 

他跑进海里,拼了命向前游去。

 

-

 

耳边是无休止的水声,嘈杂而漫长。

 

呼吸困难,实则根本就不能呼吸。大量的海水从口腔涌进肺里,带给人死亡一般的痛苦。

 

生理性泪水夺眶而出,意识模糊不清。

 

眼前是满溢的靛蓝色。

 

这是soraru第二次拥有这种体验。

 

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在一瞬间克服恐惧,还把suzumu救上岸来的呢。

 

大概要死了吧,soraru模模糊糊地想。身体沉重到无法动弹。明明还有一点意识,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被窒息的痛苦反复折磨。

 

还不如快点死了呢。他在心底讽刺自己。

 

失去意识之前的最后一秒,他被人拦腰抱住。

 

-

 

全身上下都是比死更加过分的难受。soraru挣扎着睁开了眼,还没来得及惊讶自己竟然还活着,便被眼前的那片在熟悉不过的色彩和嘴唇传来的触感震慑住。

 

suzumu的手温柔地枕着他的头,含住他的嘴唇,将源源不断的氧气送进他的口腔,直达肺部。

 

太没面子了。明明是他要去救suzumu的,怎么就反被suzumu救了一命。

 

soraru什么都没来得及做。下一刻,便是对方停止了人工呼吸之后愈发用力的亲吻。参杂着显而易见的怒火,吻住他的嘴唇,再得寸进尺地将舌头伸进来,在泛着海水咸味的口腔里翻腾搅动,暧昧的水声与海水的声音混在一起。

 

suzumu像是在惩罚soraru似的不让他呼吸。亲吻持续了太长时间,soraru甚至都忘记去反抗,只是被吻到脸颊泛红,本来就满是泪水的眼眶更加难以看清眼前的一切。

 

suzumu终于松开口,继而埋在他的颈间。跨过他腰跪在沙滩上,一手抚着他的脸颊,声音近乎哽咽。

 

“我要被你吓死了啊,soraru桑.....

 

要不是我把你拉回岸边,你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soraru喘着气,还没弄清状况,只是被suzumu的亲吻扰乱了一切思绪。

 

“我......”

 

闭了闭眼,soraru深呼吸。眼泪险些就肆意起来。

 

“可你是白痴吗,这么晚了还去海里,能活下来只是运气好罢了。”

 

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soraru没有说出口,眼睁睁望着眼前漆黑的天空。

 

“你死了算了,笨蛋。”

 

suzumu轻轻地嗯了一声,抬起头看着soraru微泛水色的眼。

 

吻上炽热的泪水。

 

“对不起,是我不好。”

 

可soraru继续说着。

 

“那种东西掉了再买就好了,你是想把命搭进去吗?谁给你的权利让你这么不把自己的性命当回事的啊?”

 

最终抽泣着低语。

 

“你不看重,我还看重呢.....”

 

尾音淹没在suzumu柔和的亲吻之中。

 

-

 

蓝色的海豚被suzumu重新带回手腕,他看了看颜色暗了很多的挂件,只是苦笑着没有说话。

 

“我....对大海有阴影。很小的时候溺过水,也是差一点....就要死了。”

 

他们坐在岸边,soraru轻声地讲着一度不愿透露给这个人听的事情。

 

“嗯,和我想的一样。”

 

suzumu安静地附和着,握住soraru的手。

 

“真的很可怕.....直到现在还是摆脱不了噩梦。窒息的感觉,濒临死亡的痛苦,还有眼前满溢的靛蓝色。”

 

说到这里,soraru抬起头,对上suzumu的眼眸。

 

“原来如此,所以才说我的眼睛很可怕啊。”

 

“嗯。”

 

良久的沉默。正当soraru思考着是不是要找个理由回去时,suzumu突然站起来,松开他的手。又不由分说地搂住了soraru的腰往自己怀里带。

 

“没关系,soraru桑。”

 

语气平淡,波澜不惊的话语之下却蕴含着格外沉重的情感。

 

“我们在一起吧。”

 

“......嗯。”

 

空气中弥漫着海水的味道。

 

-

 

很快被suzumu以已经交往的理由强行带去了他的房间,两人一起洗了个澡,紧接着soraru便被一边在他身上乱摸一边吻他的suzumu弄到浑身发烫。好在suzumu看他太累,最终还是道了一句晚安便安分地睡去。

 

soraru躺在床上,身边是suzumu平稳的呼吸。

 

....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翻了个身,正好对上suzumu安静的睡颜。

 

不睁眼的话,还真有那么一点善良的感觉。

 

他又想起今天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突然,令人不敢置信是亲身经历,却又神奇地合乎情理。

 

仔细想想,还有什么比他喜欢上suzumu更令人不可思议的呢。

 

心下一片坦荡,soraru闭上双眼。

 

-

 

不知是凌晨几点。

 

从重复第无数次的噩梦中惊醒,soraru浑身早就已经被冷汗浸透。溺水的体验过于鲜明,无依无靠的感觉遍布全身,使人心寒得彻底。

 

在深夜的黑暗中,他喘着气睁开眼。又在一瞬间将呼吸都屏住。

 

那人眼眸的靛蓝色撞入视线。

 

“没事吧?又做噩梦了吗?”

 

被吵醒的suzumu低声地询问他,伸手将他搂紧。一下下缓慢地拍着soraru的后背希望能借此安抚他。

 

soraru点了点头。过了很久,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终于,他伸出手,在黑暗中摸索着抱住suzumu。

 

听见对方微微讶异又带着笑的感叹,soraru红着脸轻声。

 

“不许动。”

 

“遵命。”

 

好在他并不是无依无靠的。从今往后都不。

 

End.

评论(20)
热度(125)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