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阑尾/赫恺】剧本 (沙果x马青)



阑尾cp衍生 纯属拉郎配 不喜误入

 
 

写本人写不长写衍生能写到近7000字(...)

 
 

有陈西出场 剧情有部分参考微爱 OOC严重

 
 

圈地自萌勿当真 感谢食用

(可以配合BGM:韩庚-那个女孩



 

剧本

 
 

文/某布


 
 

1.

 
 

阴天,狭小的几十平米的空间里没有一丝新鲜空气。不见天日的黑暗之中,空气中散发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马青屏着呼吸,眉头纠结在一起。虽然没有说出口,但他从门口走进这房间的短短几秒,僵直了的浑身上下从头到尾无一处没有一个大写的嫌弃。

 
 

他的恋人,沙果,此刻就坐在这个令人难以忍受的房间的一角。不算大的一张破旧木桌上堆满了咖啡罐,桌角的烟灰缸里满是香烟,无数垃圾挤满在桌面。要不是知道沙果是在码字,马青一定会觉得那坨垃圾中间的那台电脑也一定早八百年前就报废了。

 
 

他捏着自己的鼻子,纵使再怎么小心翼翼走路也不免踢倒了地上好几个酒瓶,于是连锁反应,噼里啪啦了一路。

 
 

桌前的沙果正顶着一头鸟窝,深陷进去的眼窝下是写满疲倦的黑眼圈,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边喝着咖啡,一边敲着字,还不忘抬起眼给马青扯出一个笑脸。

 
 

“....沙果,你都几天没休息了?”

 
 

马青嗅着这狭小空间里各种复杂的味道混在一块儿就一阵恶心,难以想象沙果是怎么在这种环境下坚持工作那么久的。

 
 

“也就个...两三天吧,哎没事,你不懂啊马青,我们干这行的就是.......”

 
 

话说到这里,沙果就翻着白眼倒在键盘上了。

 
 

2.

 
 

马青把睡死了的沙果背回家里,心里五味杂陈的。

 
 

他这编剧男朋友几周之前突然下定决心要给自己的故事拍个电影,然后又说什么和他长期在一起光是恋爱了找不到状态,于是自己拿着少得可怜的钱去外面租了个房子,还声称在写完之前拒绝外界一切探访。话虽如此,会探望他的,除了马青和陈西也没第三个人了。

 
 

结果才过了四天,马青就接到这位意志坚定的创作家的电话,说是再见不到他,不仅状态没了,生活动力也要没了。

 
 

马青挂了电话就往沙果那儿赶。想也是,这位除了包饺子之外也没啥生活自理能力,何况刚刚在电话里的语气简直软炸了,撒娇一样地哼哼唧唧,也让马青再次认定了想逼疯一个人就让他进文艺圈的信念。

 
 

而沙果奋斗了三天两夜之后见到自己一秒倒,这也让马青觉得怪有罪恶感的。

 
 

他是真没想到沙果有这么认真。


 
 

将人在家里床上安顿好,马青坐在床边一开电脑看了文档里的字数才知道,沙果是真的一直在写。

 
 

于是他默默地合上了电脑,还没来得及做什么,身后明明还在说梦话的人就一把把他搂住了,也不只是有意无意地两只手环过他的腰开始把他往怀里扯。最后的结果就是马青劲儿没沙果大,拗不过他,只好老老实实被沙果圈在怀里,感受着沙果的呼吸扑在他的侧耳,动都不敢动。

 
 

马青想挣脱,想说乖沙果你自己好好休息一会儿就不要闹了,可是沙果抱得很努力,这让他又有点于心不忍。

 
 

对,是于心不忍,不是恶心。马青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毕竟沙果是他男朋友的事啊,也不过是一场戏。再者他也不喜欢沙果。

 
 

这事儿确实挺匪夷所思的。

 
 

总之他没有挣脱,蹙着眉头在沙果怀里安安分分躺了一上午。

 
 

3.

 
 

马青所在的公司,私人定制公司有个口号。

 
 

成全别人,恶心自己。

 
 

刚加入那会儿马青特别不理解这个口号,时间一长他就算主观上不理解,客观上也体验到了。

 
 

在视觉上恶心他也就算了,那些精神上的恶心常让马青觉得恐惧,很多时候就想这么辞职走人得了。


 
 

差不多在这个时候,沙果出现了。

 
 

沙果是个乍一看很严肃,还带点文艺气息的青年,可惜跟他一起的还有一位名叫陈西的女生,要是这两位坐在一起,那么一比,沙果就显得平庸得不能更平庸了。

 
 

但是马青挺喜欢他的,从见着第一眼就觉得了。不是那种见到美女时候的喜欢,也不是对待好朋友的喜欢,只是单纯地觉得,和他相处,会很舒服。

 
 

沙果性格上就是一逗比,常常一句话就让马青和陈西笑出声。第一天见面的时候马青和他还不熟,只好看着陈西笑着打沙果的头,后者再假惺惺地装被打疼了。

 
 

马青问沙果有什么心愿,沙果说他有两个,应该可以一起完成。

 
 

“是什么?”

 
 

“第一条,我想当编剧。”

 
 

“嗯,还有呢?”

 
 

“我想要个男朋友。”

 
 

“..........”

 
 

“...没问题吧?”

 
 

“嗯,当然没问题。顺便一问如果由我来演您的男朋友,您感觉如何?”

 
 

考虑到公司上下除了他就一个大叔,群演又很少有人能尽责,马青还是把自己给卖了。

 
 

特别惨烈而悲壮地。

 
 

4.

 
 

合约的时间是3个月,本来这么长的时间,沙果带来的钱根本就不够付,但沙果说他不需要24小时服务,给他个场地,每天见到马青的时间能有2个小时他就满足了。

 
 

上级爽快地接了这活,租了栋文艺气息够浓的青年公寓让他俩搬进去。

 
 

对,他俩。

 
 

不知怎么等马青回过神的时候他和沙果就已经被上级强行同居了,虽说也没有什么被人抢夺贞操的顾虑,但独居了那么多年,突然要他和一个男人睡在一张床上,他还是有点难接受的。

 
 

然而这次的工作比他想象中轻松太多了。马青的职责不过是没事的时候陪在沙果身边看他写剧本,和他聊聊天,随便打闹着玩。有其他工作的时候也能打个招呼就闪人,晚上再回来,和他分占床的两头,各自睡得安稳。

 
 

本来他还做好了听很肉麻的情话啊,整天被抱着啊,像模像样对着彼此来一发啊,类似的准备,结果好像就是他自我意识过剩一样,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沙果除了写剧本之外,休闲时间就是安安静静地看着他不说话,极偶尔地才会有一些亲密点的肢体接触。有时马青晚上要是没工作,他还会亲自下厨包饺子给他吃。

 
 

别的不说,光是这好吃到让人流泪的饺子,马青就能心甘情愿当沙果男朋友一年。

 
 

但沙果确实对他很好。他无聊的时候陪着他逗他开心,工作烦心的时候耐心地听他抱怨,看到他累了也不会强行缠着他说话,两人不管聊什么也不会担心出戏,毕竟马青知道,本来沙果就对这一切只是幻想这件事,清楚到不能再清楚。

 
 

沙果有的唯一一个比较暧昧的习惯,大概就是喜欢摸马青的头。

 
 

早上起来的时候摸,写累了的时候摸,看他吃饺子的时候摸,有时还会得寸进尺地把他半个人拉进怀里摸。

 
 

马青对这种事情不是特别敏感。他只是单纯觉得被沙果揉脑袋的感觉挺不错的,让他有一种被爱着的错觉。

 
 

也只能是错觉了吧。


 
 

所以那一天倒下的沙果,不由自主搂马青入怀的动作,真的时候他们两个一个多月来,最最亲昵的一个动作了。

 
 

但是很神奇地,马青没有强迫自己去接受这个拥抱,他是心甘情愿顺从意愿接受的。

 
 

沙果大概是有一种特别的魔力,能让他身边的人,无论怎么被他开玩笑,怎么看他犯蠢装傻的样子,怎么在心里觉得无聊,依旧还能和他愉快地相处并且,不愿分开。

 
 

马青作为一个不怎么考虑性取向问题的直男,从没觉得gay好,也没觉得gay坏。

 
 

但他觉得沙果很好。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喜欢沙果的。那种,特别单纯的,朋友方面的喜欢。

 
 

嗯,或许还不止。

 
 

5.

 
 

那天马青被陈西约出来见面。

 
 

陈西确实是个很好看的妹子,虽然马青对自己能和这种女神级别搞好关系不抱什么自信,但能多看几眼也是好的。

 
 

陈西端坐在游泳池旁的亭子里,对着有些紧张的马青笑了笑,举手投足间都透露着标准名模的优雅,这让马青不禁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好使他看起来也显得比较懂礼仪。

 
 

“你跟沙果相处这几天下来感觉如何?”

 
 

“啊.....挺好的?我也说不上来,总之没什么特别讨厌的点。”

 
 

“是不是觉得他脑子特有病。”

 
 

陈西说的时候带着满满的笑。

 
 

“有时候是挺没吃药的。”

 
 

马青也憋着笑点点头,边回忆着最近沙果的表现。

 
 

随即他发现陈西的笑并没有发自内心,而是带上了些许的忧愁与苦涩。

 
 

“他最好的朋友上个月刚去世,我是想带他来这里转换转换心情的。”

 
 

“.........这样啊...”

 
 

马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好歹也算是比较明察秋毫的人了,可与沙果相处的一个多月来,除了偶尔会不理解那人恍神间摆出的表情中的意味 ,其他时候,他真的一点也没看出来沙果有什么心结。

 
 

“他呀,就喜欢把什么事都憋心里。难过了也不说伤心了也不说,自以为卖个萌犯个贱就能掩盖过去,其实这才让人看了心疼。”

 
 

“..........”

 
 

马青不说话了。

 
 

他在这一瞬间,感觉到陈西眼中的沙果,与他眼中的沙果相差太远。而毋庸置疑地,她眼中的沙果,才是更真实的沙果。

 
 

不知为何,这种认知使他感到了说不出的难受,心里闷得慌。

 
 

“所以也麻烦你多帮帮他,他哪天要是撑不住了你就开导开导他。这人虽然是傻了点,但还不至于死脑筋。”

 
 

马青点点头。

 
 

陈西对他礼貌地露了一个微笑,站起身来准备走。

 
 

几秒之后她又停了下来,侧过身,瞄了瞄还坐在原位想着什么的马青。

 
 

“哦对了,顺便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我喜欢他。”

 
 

6.

 
 

马青魂不守舍地回到家里,被沙果扑了个满怀。

 
 

沙果这人在恋爱方面确实奇怪,平常喜欢像个娘们儿似的赖在他身上撒娇,但有时又特别有男子气概地喜欢搂他的腰,或是让他坐在自己腿上。虽说这些事多少也算是暧昧,但好歹也在给自己做足了心里工作的马青的接受范围以内,于是也就任着沙果的这些行为。

 
 

但今天不一样。马青在听完陈西讲的事情之后,对于沙果多出了一份同情的感情,而且他还没有理解自己在听陈西说她喜欢沙果之后,心里冒出的那种痒痒的别扭的感情。

 
 

眼下沙果正拉着他的手往房间里走,絮絮叨叨地说什么“剧本就快写完了你赶紧来看一下还有陈西刚才和你说了什么啊是不是又黑我了来着.....”听得他觉得自己似乎必须得有点表示。

 
 

情况紧迫,马青姑且把自己的不爽解读为“这么好的妹子居然栽在沙果手里,真不爽。”

 
 

然后同情心开始泛滥,泛滥得他脑子一热,来了一句:

 
 

“沙果,我不会离开你的。”


 
 

眼前人顿了顿,停下脚步,将他的手握得很紧。

 
 

沙果缓缓地转过来,脸上是马青一直以来都未曾看懂的表情。

 
 

有哀伤,有痛苦,有感动,有惊讶,有喜悦。

 
 

似乎什么都有,但是似乎又什么都不能表示。

 
 

沙果轻轻地呼吸了一下。

 
 

“马青.....”

 
 

他拽起马青的手背留下一个吻。

 
 

“...嗯?”

 
 

马青被这突如其来的吻弄到心里没底,眼睛盯着自己发热的手背听沙果继续讲下去。

 
 

“那啥,虽然小爷我知道自己很有魅力,但咱们毕竟是做梦,你也别真爱上我啊马青。”

 
 

“.......丫的沙果你赶紧给我死远。”

 
 

7.

 
 

马青长这么大,在私人定制公司里工作这么久了,啥都想过,就是没想过自己是gay的可能性。

 
 

他觉得自己从小性取向就没问题,高中大学时期也特正常地有过偷摸着看黄片撸管的经历,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同性恋。

 
 

但他就是想不明白。

 
 

和沙果“交往”快有两个月了,第二个月来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直线升温。“帮忙圆梦”这个概念简直成了一个借口,沙果每天就那么无比自然地和他搂搂抱抱打打闹闹,本来沙果是挺有洁癖的一个人,不知怎么某天他突然就不介意和自己共用一个杯子了,看着他的眼神也越来越宠溺。

 
 

更加惊悚的是,自己对于这种事情不仅没觉得有一丝厌恶,反而会感到温暖与满足。

 
 

而从工作角度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沙果开始愿意将心底的低落发泄出来了。有时半夜做噩梦惊醒,哭着喊黄小瓜的名字,然后抱着马青,把埋在心里的那些难过委屈自责一股脑儿全吐出来。

 
 

这是个好的兆头,不再憋着闷着,会促使沙果更快地走出心理阴影。这三个月的合约,说不定到最后还可以缩短。

 
 

然而第一次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马青却觉得有种难以抑制的低落隐约在他心中。

 
 

合约还剩下一个月,他终于开始认识到。

 
 

自己给沙果设计的私人定制,貌似最终真的把他本人给一起订进去了。

 
 

意料之外的是这份低落在心间不断作祟,继而引发出太多太多不必要的情绪。

 
 

使他们差一点,就错过了彼此。

 
 

8.

 
 

听到沙果和陈西的对话,是一场意外。

 
 

那天沙果起得特别早,马青迷迷糊糊爬起来的时候破天荒发现旁边没有人。

 
 

他揉着眼睛下床准备走出房间,却听见门外有女生的声音。

 
 

他条件反射般地像是电视剧里抓外遇似的伏在门上听,很快辨识出了那是陈西的声音。

 
 

要是放在以前他可能立刻就放心开门出去了,可今天不一样。

 
 

自从知道了陈西喜欢沙果之后,他就想时刻监视着陈西,生怕哪天这两人聊着聊着就抱到一起去了。当然这种想法既不科学,也不现实。他不可能控制着陈西的行为,不可能控制着沙果的心思。

 
 

何况他连自己的行为都控制不了。

 
 

就比如偷听这种猥琐下流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做。

 
 

而他正在这么做。

 
 

马青听着听着,连呼吸都不会了。



 
 

客厅里,陈西愣愣地听着沙果一大早把她叫过来说的内容。

 
 

深呼吸。

 
 

“你是想说,你真喜欢上他了?” 

 
 

“也没有这么绝对.....就是觉得,在一起特别开心,是以前没有过的体验。”

 
 

“.........”

 
 

陈西撩了把遮住视线的刘海,将长发拢到一边。然后她猛地站起来,拎起沙果的衣领把他拽起来。

 
 

“那你要玩真的?”

 
 

沙果嚷嚷着让她放手,

 
 

“哎哎哎我就是试试看,你不要这么激动....”

 
 

“........”

 
 

陈西松了手,眼中的震惊与失望各占半。

 
 

“沙果,你还记得我们来这里的初衷是什么吗!?”

 
 

她质问道。

 
 

“.....你说带我出来散心,然后我就来找灵感,想写一部关于描写当代社会男同性恋的剧本....再骗马青说是要当编剧......”

 
 

“嗯,然后怎样,编剧本人成同性.....”

 
 

——嘭。

 
 

房门被粗鲁地撞开。

 
 

陈西还保持着狠盯沙果的姿势,而沙果站的方向正对房门。

 
 

马青不知怎么呼吸有点急促,他握着拳头,隔了好几米都能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气场。

 
 

被欺骗的愤怒,与被抛弃的委屈。

 
 

马青只觉得心跳又那么快,又闷得难受。沙果望向他的眼神显得不知所措,可他等了好几秒,也没有等来任何他在潜意识里所期望的动作。陈西后退了几步,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好,很好。

 
 

“你都....听到了?”

 
 

最后还是陈西问他。

 
 

“只听到了你们合伙骗我那段,其他还有什么瞒着我的?”

 
 

“.........”

 
 

沙果心里第一反应是太好了,至少自己还能再掩饰一会儿自己的感情。

 
 

很快他又意识到有点不妙。


 
 

只好摆出一副惯用的笑脸,耍宝地凑上去拉着马青。

 
 

“你听我解释先啊——”

 
 

马青面色苍白,扯了几下手臂没挣脱开,于是他微笑着。

 
 

“沙果。”

 
 

“在!”

 
 

“我们是情侣。”

 
 

“对,所以你看合约还没到你不能......”

 
 

“嗯我知道。”

 
 

马青一狠心把手臂从沙果怀里抽了回来。

 
 

“那么现在,情侣吵架了,要求分居。乖。”

 
 

9.

 
 

沙果是顾客,付了钱的,自然不能把顾客逐出家门。马青在说完之后头脑还是很清晰,换上西装二话没说,也无视了身后两个人试探性地道歉与挽留。面不改色地出门了。

 
 

往公司赶的路上,他开着车,越想越觉得好笑。

 
 

他接了一份工作,自己傻乎乎地把自己陪进去,享受着沙果对他的好,越陷越深,他妈的还开始考虑起两个人真的交往的可能性,自以为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

 
 

然后沙果一句话将他这两个月的美梦给敲醒。

 
 

人家沙果可是真编剧,到处找灵感,而你,马青,不过是他灵感中的一个小小的设定参考。他写出的剧本里要是有那么一点你的影子,你就该谢天谢地了。

 
 

大脑一片浆糊,马青拼了命踩油门,恨不得开得比光速还快,快到他能立刻离开这个次元。

 
 

在红灯口被拦了下来,瞄了一眼后视镜。

 
 

“我操。”

 
 

脏话脱口而出。


 
 

沙果正发疯般地从后面追上来,用跑的,本来就没好好穿的白衬衫乱糟糟的,最上面开了好几个纽扣。

 
 

红灯还剩一分钟。

 
 

马青就愣在那里。高兴也不是,生气也不是。

 
 

他祈祷着红灯快点过去,这样他就有理由继续逃走了。

 
 

沙果在最后一秒倒在了车的后备箱上。

 
 

“马青你别开啊,你一开我就要死了!!!!”

 
 

沙果声嘶力竭对车里的马青喊。后者差点没破功笑出来。

 
 

半晌,认命似的下车给他开了门。



 
 

半个小时后。

 
 

“沙果我告诉你,要是你害我被扣工资,老子饶不了你。”

 
 

马青受不了沙果反复的道歉与枯燥而没有说服力的解释,一踩刹车将车停在路边。

 
 

“别逗了今天星期六。”

 
 

“我们公司全年无休。”

 
 

“那.....那你也得先解决你男朋友的问题啊~”

 
 

这话不提还好,一提马青更来气。

 
 

“男朋友?”

 
 

他斜着睨了沙果一眼,从鼻子里出气以示不屑。

 
 

“你就是这么利用你男朋友的?美其名曰,找灵感?”

 
 

“........我没有。”

 
 

沙果板下脸来。虽然他确实是个有些轻浮,总是嘻嘻哈哈的人,但什么时候可以开玩笑,什么时候该认真,他还是分得清的。

 
 

“马青....你听我说啊。”

 
 

马青目不斜视地盯着正前方,什么也没说。这种默认的态度已经让沙果松一口气了。

 
 

“你听到的,是我的初衷,我确实是这么打算的,但那也仅仅只是打算。

 
 

我们的恋爱似乎只有我在主动,这我也没有怨念,要强迫让你主动和一个男人要好,确实有些过分。

 
 

是不知道是哪里出的错,我原本只是想参考我们之间发生的故事写出一部剧本。但是我现在发现...似乎没有这么顺利了。”

 
 

最重要的事情已经偏离轨道了。

 
 

沙果没有说下去,他断了一会儿。

 
 

“马青,合同时限能延长吗?”

 
 

“.....怎么?”

 
 

“我....觉得灵感不够。”

 
 

“........”

 
 

马青一言不发地看着他。

 
 

沙果闭了闭眼。

 
 

“我他妈不是这个意思。马青。”

 
 

他握了握拳,态度是从未有过的坚定。

 
 

“我们不演戏了。合约提前结束了,今天就结束。然后我要和你在一起。”

 
 

“.....你他妈当你是什么?”

 
 

马青用力砸在方向盘上。

 
 

“当初是你要骗我,骗我就骗我。现在又想用真爱,把我骗回家?爱情买卖听多了吧你。”

 
 

你有哪一秒考虑过我的心情?

 
 

他只要一想起那时候沙果摸自己的头的时候,搂着他的腰的时候,温柔地看着他的时候,内心都在盘算着该怎么写剧本,就直觉得反胃,恶心。

 
 

“老子他妈作为一个直了快三十年的直男,第一次觉得自己喜欢一个男的,然后我就被告知那是你骗我,你知道我......唔..有....唔....”

 
 

他话没说完。沙果按着他的肩膀浑浑噩噩地吻上来。

 
 

这是他们第一次亲吻。


 
 

唇上的触感柔软湿润,因为过于着急,沙果的吻粗暴而不温柔,吮吸着马青的唇,一边伸手揽住他的腰,把他上半个身子都往自己怀里带。马青眼眶都快湿了,一肚子火地掐他腰上的肉,被沙果整个无视,舌头长驱直入扫荡他的口腔。

 
 

马青被吻得都快忘我了,脸颊潮红一片,沙果才堪堪松开他。

 
 

“.....ok,你刚说啥?”

 
 

“........”


 
 

10.

 
 

俗话说,顾客就是上帝。

 
 

上帝被逐出家门了。


 
 

沙果灰头土脸地站在房间门外,门里面的马青正铁青着脸把他的行李往外砸,每砸一次,沙果就缩一下,好像那些行李不是砸在地上,而是砸在他身上的。而且他觉得马青绝对正在想着这么做。

 
 

他半张着嘴还想说点什么,可扔完了行李的马青在他面前站定,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再见,就狠狠关上了门。

 
 

震得他耳膜疼。沙果抬起手揉揉耳朵。

 
 

他呆呆站了一会儿,刚想敲门,口袋里微信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来自马青,是一段语音。沙果颤抖着手指点开放到耳边听。

 
 

语气官方到不能更官方了。

 
 

“先生您好,私人定制公司年终福利,为您推出特别服务。本人整个人加上下半辈子统统定制给您,您意下如何?”

 
 

然而沙果还是听出了马青语气中的一丝羞耻。

 
 

或者说是害羞。


 
 

他咧着嘴笑,按下键发回复。

 
 

“你们公司集体举办的?”

 
 

“我一个人举办的。”

 
 

下一秒,马青拉开门,微妙地避开眼没有正视沙果。

 
 

“以后没灵感不许到处逛。还有什么都不许说啊,再逼逼我就拉黑你了。”

 
 

沙果敷衍地点点头,揉着马青的头发就亲上去。



 
 

End.



 

评论(22)
热度(50)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