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萌芽

很短的甜段子XD是那个头上长草的梗


OOC注意



萌芽




soraru最近总是带着帽子。


不对,再具体一点说,和suzumu相遇的时候,总是戴着帽子。


理由是他发现自己在碰见suzumu的时候,头上会长出嫩绿色的叶子来。


似乎是一个多月前发生的病症,好在第一天他正好戴了帽子,被suzumu无心地摸了摸脸颊,随后头上便随着脸颊的发烫而有了奇怪的感觉。


他悄悄伸手去摸,彻底懵了。


其实soraru看到过那个传言。


【遇见喜欢的人头上会长草,被喜欢的人触碰会开花。】


所以他对自己头上会长草这件事,一点也不惊讶。


毕竟他喜欢suzumu。


这件事可比一个月要长多了。已经快一年了。


那天,suzumu约他去看电影。


soraru一口答应下来,戴上帽子便出了门。


到的时候,suzumu站在电影院门口笑着朝他挥手。soraru愣了愣,头顶冒出几株小草,内心有些悸动地跑上去。


“soraru桑你迟到了哦。”


suzumu佯装严肃的样子指了指手表。


“还不都是你突然叫我出来,快点走。”


soraru转身走进电影院,随后suzumu也跟了上来。


“不过有一件事情我倒是真想问问清楚。”


“什么?”


“为什么soraru桑最近和我碰面,都要戴着帽子?”


他问完这句话,soraru就觉得头顶又咻咻咻几下。他慌忙抬起手,拉了拉帽檐。


“....没什么....”


然而面前的人还是困惑地盯着他看,似乎不问出个结果来就不打算放弃。


“所以说真的....”


“莫非soraru桑是得了什么重病,头发都掉光了!?”


suzumu摸着下吧作出恍然大悟的样子,被soraru赏了一记手刀。


“不要瞎说!”


suzumu捂着脑袋,可怜兮兮地看着soraru。


“.........”


“可是,一直戴着帽子的话,我就不能揉你的头发了啊。”


suzumu眨了眨眼,语气明明很真诚,眼神里却盈着笑意。


被突如其来的情话吓到,soraru愣在原地任凭红晕从脸颊爬到耳根。然后他觉得帽子里传来悉悉梭梭的声音。


停了半秒,帽子自己掉了下来。


soraru僵硬在那里。而终于如愿的suzumu看见了他头上几朵鲜艳的小花,长大了嘴半天都没合拢。


过了很久,他才试探性地缓缓地开口,不去伤害满脸想死的soraru。


“....soraru桑......那个,很可爱噢。”


soraru倒在家里的床上,用撞墙的力量撞着自己的枕头。


不行了,好想消失。


虽然长成花之后立刻就掉下来了没有进一步丢人现眼,但是至少已经被suzumu知道这件事了。


而且关于头上长草的传言最近传得这么火热,他也一定知道。也就是说soraru辛辛苦苦隐藏的心意,已经彻底暴露了。


反正都已经被知道了,不如直接干到底,上去和他表白吧。soraru把头蒙在枕头里,狠狠握拳。


门铃突兀地响起来,他铁青着脸爬起来,走过去开门。


在拉开门的那一刹那,看见了门口的人。然后他所有的勇气都灰飞烟灭了。


suzumu一脸无害地和他说,


“晚上好,soraru桑。”


soraru绝望地抬起手遮住了脸。


“好个鬼啊。”


他的头又开始长草了。


卧室里,suzumu坐在soraru床上,颇为好奇地戳着他头顶的小草。


“真的好适合你鸟窝一般的头发....啊痛!”


soraru恼怒地打开他的手。


“你别装了,你肯定知道的。”


他瞪着suzumu的双眼,却只看到了迷茫。


“...知道什么?长草这件事又不是我干的...”


他一边说,一边重新抬起手,揉揉soraru的头发,戳戳他的草。


“你...真不知道?”


soraru略微惊讶地侧头看suzumu,对方依旧莫名地回看他,摇了摇头。


那就真是太好了。


soraru在心里想。却不知为何又有一些失落。


“不过,为什么这次没有开花呢?”


suzumu的指腹轻轻拂过叶片,停留在soraru的耳侧。


叶片的传感有些微妙地敏感。soraru不禁往后躲了躲,然后抬起头,眼里满是不甘心。


“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他问。


“想啊。”


suzumu勾起嘴角,轻轻摸着soraru发红的耳垂。


“告诉我是为什么吧。”


他靠在soraru的耳边低语。


soraru低低地吸了一口气,扶正suzumu的脑袋,闭上眼朝着那两瓣柔软吻上去。


毫无意外地,suzumu搂住他的腰,一手扣着他的后脑,深情地加深亲吻,将舌头探进去。


满屋子都是暧昧的水声,soraru被suzumu推到墙角深吻,断续的喘息间,粉红色的花扑簌簌落下来,布满了木质地板。


后来,直到半个房间都快被花塞满的时候,soraru在suzumu身下红着脸愤怒地用花砸他。


“居然装无知,臭狐狸,臭狐狸!”


“哇,soraru的花好香哦——”


End.


评论(28)
热度(151)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