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suzusora】最佳损友

两天爆肝产物(。

srr第一人称视角 伪现实向

时间线是反着来的 从后往前推

不是HE 都是我编的



最佳损友

文/某布

朋友,我当你一世朋友。


四月六日。

今天天气很好,于是我的心情也就跟着好起来了。吃过午饭我顺便去都快积灰的邮箱那里看了看,收到了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没有署名,正面是清澈的蓝天白云,右下角是一面飘动着的米字旗,背面用黑色水笔写了一行字,飘逸的英文字体有点难以辨识,我的脑海里倒是很诚实地浮现出了那个人背着登山包,上身一件藏青色大衣,笑眯眯地在异国他乡的某个景点下面买了张明信片涂涂画画再寄过来的模样。这种抽象的图案在我却很真实,比他写下的这一行我看不懂的英文字要鲜活多了。

我捏着明信片看了一会儿没琢磨出什么太大的意思,于是就这么上了楼。出电梯的时候我低头盘算着下次投稿的选曲,某首拖了一年的歌是不是差不多也该唱了,但上次刚托某人的福唱了一首完全不适合自己的情歌,被好多fan无情地嘲笑了.....然后一抬头就撞进了那个罪魁祸首盈满了的笑容里。

“そらるさん——好久不见啦——”那个人活力四射地朝我挥挥手。

我眨了好几下眼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得到了确定的结论之后又呆站了好久。捏着明信片的手颤抖着冒汗,身体有点发软。

那天以来就一直会这样,只是隔了这么久再见到他,好像变得更没法抑制了。

我垂下眼,不动声色地走过去,余光看他乖乖地站到一旁方便我开门,再从口袋里拿出钥匙。

“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本来就只是先去看看的嘛。”

我拉开门,スズム就跟在我身后进来。

“.....会定居吗?”

“嗯,应该不会吧,我觉得。”他看起来完全不在意这个会决定他的将来一生的问题。

他自然又亲近地坐去我的沙发上,放下他的背包开始翻找不知道什么东西,我去厨房帮他冲咖啡,他就在外面喊,

“对啦そらるさん我给你的明信片你收到了嘛?”

“就你出现之前我才收到的,扔桌子上了。”我往他那杯里狂加糖。

拿着咖啡走出去,他斜靠在沙发上看着他写的明信片,完全把这里当成了自己家。真是幸好那时候把钥匙拿回来了,不然连这房子都主权都快不属于我了。我坐去离他稍远一点的地方,他拿起咖啡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说,真甜。

那是,腻不死你。

然后我发现我忘记给自己这杯加糖了,只好对自己说上一句,苦不死你。

嗯,苦不死的。

心里被咖啡激得泛起一阵难受,比起以前却已经变得能够忍耐了。スズム开始自顾自地说起他这两个月去英国的经历,在哪个学院里碰到哪个友好的外国学生,在哪个景点的一个树上找到了一只超可爱的松鼠,同行的谁谁谁还找到了个女生交往,我有一着没一着地听着,偶尔应答几声,回过神时已经喝完了杯中苦涩的咖啡,扭头看见スズム几乎没动的那杯。

很甜,和他本人一样。

我听见他终于结束了他的旅行感想,用一句浪漫至极的情话作为结尾:

“不过即使看过了那么多风景,见过了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我还是觉得在这里才最好,在有そらるさん在的地方才最好了。”

我已经有点懒得理会他这种暧昧的温柔了。

“...我可不会陪你出国哦。”

“嗯,所以我回来了。飞奔着就过来这里了。”

他朝我坐得靠近了一些,颇为豪迈地把杯中剩下的咖啡一饮而尽。又因为太腻而吐了吐舌头。我不动声色地看他额头上的汗珠,轻轻念叨着有必要这么急吗,明明也不过就是........没有被他听见。

毕竟,你最后不可能不去英国的,是吧。

他好像很忙碌的样子,时间在他那里特别珍贵,因为他干什么都很突然,就好像是只抽出了重点的事情来做,其他全部都丢掉。可他做的事情又大多没有意义,这让我觉得很复杂。他一下子又说给我买了很多礼物,问我要相框玩偶布娃娃还是巧克力饼干,我终于有点忍无可忍地制止了喋喋不休的他。

“スズム...”

我迟疑地看着被我伸手拦下动作的スズム,他不解地望着我,我咬了咬嘴唇。

“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你玩得很开心?”

“啊,我不是去玩的!我是学习啊,观摩学习!!”

“好,我知道.....那你就是为了和我说,你学到了很多东西吗?”

“我不是啊,そらるさん.....”

スズム抽出他正在包里翻东西的手,转而捏成拳头放到大腿上,不知怎么有点委屈有点无奈,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我。

“我是想说,我真的好想你,そらる。”他说得很诚恳。

我嗯了一声,内心早已经在这一瞬间完全崩溃了。不知该怎么回答,我知道他的意思,知道他是指什么,而不是我一直以来误会的那样,可我还是很开心,这样无可救药的开心也在同时令我自己心痛。

我也很想你啊,我颤抖着,在心里回答。

“所以我可以求抱一个吗?”

他没有等我的回应,擅自张开双臂就拥过了我。

身体被他的气息所包围了,一瞬间整个视线都看不真切了。他的呼吸温软地打在我的侧颈,我抬起手不知所措地抱住他的腰,感受着这个久违的拥抱。

很无聊的脸红,很无聊的心跳加速,很无聊的这个不喜欢我的スズム,很无聊的这个喜欢スズム的我。

他走的时候我想起来问他明信片背面那行字写的什么,张开口却又停下了。

大概没有这个必要,他离开之后我想。

那句话是任何我认为它是的话,这也算是一个浪漫的答案吧,我用来安慰自己的。

然后才突然意识到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半年了。

那个歌怎么唱的来着。

很多事,我都已忘记,可我现在还记得。


二月十四日。

情人节这天下起了小雨,不过这似乎没能阻止现充们上街秀恩爱,从窗口看出去大街上还是有很多人撑着伞腻歪,我嫌弃地撇撇嘴,拉上窗帘。

一大早スズム就说要来,现在都快吃午饭了还不见他的人影,发出去询问发消息也全都被既读无视。

这个在情人节找我单独过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啊...我不禁产生了在这种状况下是个正常人都会产生的疑惑。

又百般无聊地上了会儿网,门铃被按响的那一刻我都有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站起身去开门的时候却又突然紧张起来。

开门我就被吓到了,スズム的身体湿了大半,气喘吁吁地朝我笑着,举了举手中大包小包的塑料袋。

“来晚了不好意思,来帮你做午饭啊。”

我张开口没发出声,只好僵硬地侧身让他进来,看他走进厨房即刻就忙碌了起来,去卫生间拿了条毛巾给他让他把头发擦干,又打开了暖气。

然后我再次在沙发上坐下,听着厨房里有节奏的切菜声,继续无趣地刷着推。

怎么突然就想到要给我做饭呢....那之后就从来没有过了啊。

“那之后”。我有点看不起自己这个叫法,模糊的代指好像是在故意搞什么神秘,其实只是自己完全不敢直面而已。

过去现在未来,我摆脱不了那段回忆。摆脱不了,又不敢回想。

スズム真的完全掌握了我的饮食喜好,他烧的菜都是我爱吃的,我闻着厨房飘出来的味道就能猜到个大概。愣愣坐了一会儿,我合上电脑站起来,走到厨房门口靠着墙看,看他在里面忙忙碌碌。

围裙的绳子绕过腰在身后系成一个蝴蝶结,卷起的袖口之下稍微有点肌肉的小臂,骨节分明的手握着炒勺翻炒,还有那副难得一见的认真的面容,没怎么表情的冷淡的样子又因注意到我的到来而突然亮起来。

“饿了?很快就好。”スズム扬着嘴角对我说,眼睛里化不开的...温柔。

“嗯,你慢慢做。”

没什么事,我就看看你,尽管我的眼神可能比不上你十分之一含情脉脉。

端菜的时候他还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朵玫瑰花,本来还打算叼着刷个帅再给我的,我直接说了好恶心别这样,他就好像很受打击。

玫瑰花被我趁他去盛饭的时候偷偷放进了自己的房间。我们在餐桌旁坐下,我夹了一筷子鱼肉送进嘴里。

嗯,味道很不错。我满意地点点头。

“そらるさん,我和你通报一下。”

他说完这句话我就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他特地在情人节这天找我还心血来潮地给我做饭,肯定还有心疼我一个人太孤单以外的理由。我大概能猜到他要说什么,虽然一丁点儿也不想去直面。

“你说。”我又夹了一口青菜,好显得漫不经心。

“我后天就走了。”他的语气略带迟疑。

你看吧,我就说。

“后天...我后天要出去啊,提前祝你一路顺风。”

“这次只是去观察一段时间,大概几个月就回来了,我会尽量多给そらるさん寄点明信片的!”

“有电话可以打有视频可以通你寄什么明信片啊?”

“明信片,浪漫,适合我。”

我一抬手把青菜塞进他的嘴里。

吃过午饭我们一起把碗洗了,然后他就好像说要回家再做点准备,急着就要走。我看他把外衣穿上,换上鞋子。

“你不要太想我。”他抬起头冲我挑挑眉。

“废话。”你觉得我可能不想你吗。

“对了,我上次听到一首歌,感觉很适合你唱。”

スズム的话题总是这么跳跃,我跟得有点费力。

“什么歌?”

他报了歌名,我听过。

“这种情歌哪里适合我了啊。”

甜蜜却不单调,暧昧中带上点苦涩。这歌适合你。

系紧鞋带,他站起身往外走,拉开门之前说了最后一句话。

“可能是不适合,可我想听你唱。”

他关上门潇洒地走掉了,只留下在原地发呆的我。

雨好大,你怎么连把伞都不拿。


十二月三十一日。

跨年这一天的行程安排很满,我一整天都在忙着和各种人处理各种事情。以至于晚上十一点半我终于一屁股陷进沙发里的时候,才终于看到来自那个人的邀请。

【晚上一起出来放烟花吗?】

下午三点发的。

诶,不好意思。

【现在还来吗?】

我试着打下这段话发出去,本想着那边可能也得等明年才能看到了,没想到几秒之后就来了回复。

【来吧!我在你家楼下!】

我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有点无力。

【你来干嘛...】

为什么要把跨年的夜晚单独留给我这个人。

【本来想着你看不到消息的话就亲自来骚扰的,可惜你看到了www】

【.........你傻吗】

我重新穿上外套往外面走,在门口顿了顿,顺手拿上了围巾。走道的冷空气混杂着淡淡的二氧化硫的味道侵入鼻腔,我哈了一口白雾,视线有点模糊。

スズム真是高估了我的自制力。

下了楼,我远远地就看见有个人在空地上孤零零一个人挥着烟花棒,刺啦刺啦的火星在黑暗中飞散开来,火光还不足以照亮他整个身体。一根燃尽,我才走上前。

我看着穿着单薄的スズム在寒风中狼狈地发着抖,打火机点燃了另一根,他抬起头来吸了吸鼻子,举起手要把烟花棒给我,我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整个宇宙。

然后我才缓慢地,把那根火花接过来,陪着他一起蹲下来。

“冷死你算了。”我没好气地说。

“出来得太急了。”他笑着用烟花棒在空气中花了个心,火光挥过的地方太亮,晃痛了眼睛,眨眨眼居然真的能看见爱心的痕迹。

我把手里的烟花棒重新塞回他手里,然后摘下自己的围巾绕在他空荡荡的脖子上。

“好暖和啊,谢谢そらるさん。”他高兴地说,丝毫没有拒绝我好意的意思。

我看他缩着肩膀,小半张脸都埋进那条深蓝色的围巾里呼吸着,心里突然抽紧了一下。

“这是你送我的,记得吗?”

“嗯,记得。”

“还你,不用给我了。”

他没有回应,然后那两个烟花棒同时燃尽了。我在重新变回黑暗的世界里朝他那个方向看,一直看着不肯移开视线。

他突然发声说:“你来之前,这里有好多人都在放烟花啊,鞭炮啊,我看你家的灯还暗着,就只好尴尬地坐在旁边等。”

这我当然知道,空气里这些难闻的味道已经快把我眼泪都刺激出来了。

“我等了好久啊......一直到人都陆陆续续走光了,我都想要不在冷死之前还是先回家那件衣服吧,然后你就出现了。匆忙地走了过去,没有看见我。”

我听他说着,说着,张口呼吸的时候就猝不及防地被呛到了,然后我开始咳嗽。从捂着嘴开始咳,在这个没有月亮的新年的夜晚狼狈地怎么也停不下来,每咳完一次就有新的刺激性气味涌进鼻腔,逼着我重新开始新一轮。过了很久我才断断续续地停下来了,有些东西却再也止不住地从我眼眶里流出来,滚烫地划过我冻僵的脸颊。

刺啦。

一根烟花棒亮了起来。

スズム神色复杂地望着我。

他好像很心疼我。

一片朦胧之中我抱了上去。稀里糊涂地也不怕自己被烟花烫到,就是毫不客气地抱上去了。把眼泪鼻涕都往他送我的那条围巾上面抹。

我说,我不要。

我不要。

我不要。

“スズム,我不要。”

“你不要什么?”他摸着我头顶的发旋。

“你说过的事情,我全都不要。”

我揪着他衣服的布料,哭得一如那天。

后来我终于冷静下来了。我们坐在草地上,他抬手看了看表。

“还有三十秒,来说说新年愿望?”

我抬头看着那片什么东西也看不到的夜空。

“我有两个愿望,二选一。”

“嗯。”

“一,是我希望スズム明年会喜欢そらる。

二,是我希望そらる明年不再喜欢スズム。”

我笑着转过去看他的脸。

“你觉得哪个比较有可能实现?”

他捏着最后一根烟花棒,没有看我。我跟着他的视线去看,已经燃过的前端的焦黑啪嗒一声断了,摔在草地上变成黑色的粉末。

然后那最后一根也燃尽了。

“帮你补充一个,そらる明年能有一个巨乳美少女的女朋友。这个最能实现了。”

他轻松地说着,把围巾摘下来还给我。

“快上楼吧,新年快乐。”

他送我上楼之后就往回走了,我回过头看着他的背影,攥紧了围巾,用口型对他说。

去你妈的,我不要。

你的温柔,你的好意,你的善良,你的真诚,你对待朋友宛如恋人的柔情,我统统不要。

我要你喜欢我,只要你喜欢我。


十一月三日。

晚上十点的时候,スズム让我过去。

我刚从朋友那边的生日派对回来,现在光是看到奶油这两个字都有点反胃了。

我问他,去你家干嘛?

他说,给我过生日。

吃蛋糕吃到要吐的我,在看到这一句话的瞬间被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甜腻填满了胸腔。

我以为他只是在凌晨给我说一句生日快乐就结束了,可是他没有,他还惦记着我,事到如今他还是会主动邀请我去他家,给我过生日,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日。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奢侈的幸福。

除开搭乘交通工具的时间,我几乎是飞奔着去的他家,到达的时候一看到他才知道,他连蛋糕都还没买,更别说礼物了。

但我并不会因为这种事情不开心。スズム眯着眼睛说你来啦,然后说,一起去买蛋糕吗?

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往外走。

天色已经暗了。专门的蛋糕店早已经关门,还在营业的只有寥寥几家年终不休的便利店。我们沉默地走过寒风瑟瑟的梧桐树街道,双双走进街角暖和的便利店里。

“唔,你要什么?”

“只剩提拉米苏了....”

于是我们迅速地买了一个提拉米苏和一个草莓奶油蛋糕,又拿了一杯拿铁一杯美式,从便利店走出来。

回去的路上依旧沉默,我受不了这样的气氛,试着与他靠近,却不小心碰到了他的手。

“哇,你的手好冰。”他一惊一乍地说,然后不由分说地抓起我的手塞进他的口袋里。

我愣愣地看着他,觉得手心冰凉,脸颊却很烫。我把在他口袋里的手掌上翻,自以为不动声色地扣紧了他的手。

他朝我笑了笑,一直握着我的手保持着这个姿势,一直到我们回到家里。

他找来了几根蜡烛,我也只好重复一遍几个小时前刚刚做过的事情。

唱生日歌,许愿,吹蜡烛。就是不用分蛋糕了。

我往嘴里塞着当日卖剩下的提拉米苏,有点觉得自己来真是被坑了,可是看着身边那个人舔着勺子上的奶油的模样,突然又觉得自己赚大发了。

“要吃我这个吗?”

他盛起一大勺奶油,将勺子对着我问,附赠一张童叟无欺的大大的笑脸。

我要吐了。

可我点头说,要。

我略微张开口,他就把他的勺子小心地塞进我嘴里。奶油的甜腻滋味遍布整个口腔,海绵蛋糕根本弥补不了这样过分的甜味。我艰难地嚼了两口咽下去,嘴角却突然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掠过。

我错愕地抬起眼。

那当然,当然不是他的嘴唇。

スズム的食指上是我沾在嘴角的奶油,他举着手,看了看我的反应,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慌张地去拿餐巾纸,先是擦掉了他手上的奶油,然后再来擦我嘴上的。

我一言不发地望着他,把嘴里的东西咽干净。

“我要生日礼物。”

“诶?!那个,那个我明天补给你,今天没准备......”

“为什么没准备,你明明记得我的生日。”

“我....そらる........”

“那就算了。你让我亲你一下,这就算是生日礼物了。”

“........”

他停下了帮我擦嘴的动作,虽然我严重怀疑五秒之前开始他这个动作就是纯粹为了掩饰他的紧张而做的了。他垂下了眼睛。

“不要这样。”

“只是亲一下而已,以前也做过的吧。”

我毫不留情地说下去,不管不顾他痛苦的表情。我想在自己生日的这一天自私一次,虽然我似乎一直都不是个伟大的人。

“嘴唇的触碰而已,我有这个资格的吧。

作为你,作为你——

作为你最最要好的朋友。”

这样的逞强一点也不帅气,我把自己狠狠刺痛了。

他无声地看着我,我也就这么不肯放弃地回望他,眼眶泛红。最终他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说。

“吃完蛋糕就回去吧。”

“还真像是你会逃避的风格。”我清晰地冷笑。

“そらるさん!我是为了你.....”

“本来就是吧,你要是肯早点说清楚的话,我们就不会这样了。我也能够更轻易地放下你了。”

“我只是怕你难受而已。”

“我不会有比现在更加难受的时候了。”

我冷淡地看着他的脸,站起身。

“谢谢你给我的生日。”

尽管我们谁都并不快乐。

走出门的时候スズム在我身后焦急地解释着什么,我已经听不清了。我只想要快点逃离,快一点,再快一点。

我知道他很快就要离开去英国,他和我说过的,他将会在那里定居很久。此时此刻的我们我们不能再变得陌生了。可我就是控制不住。

从来都是,什么都控制不住。


十月九日。

阳光明媚的一天,乌云密布的一天。

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

甚至是在我和スズム还在交往的时候,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只是我以为那一天还很遥远,我还有很多机会,可能把那个日子拖得足够长了,它就真的有可能会不用来临。

可那一天到来得太早了。

那个时候我们还在同居。他刚刚出差回来,拖着行李箱进了屋子。我靠在旁边看他,他突然抬起头来,我才注意到他满脸都写满了疲惫。

“...你怎么了?”我问他。

“そらる...”

他半低着头,表情看不真切。随后他念着我的名字把我按在墙上,指尖掠过我的脸颊。我被突然的壁咚吓到了,抬起眼睛怔怔地看着他,的确是足够让我心跳加速的场景,但看着他的神情我却只有不好的预感。

他轻轻对我说,对不起。

这是第一遍。

然后他抬起我的下巴吻上来。我微微张大了眼,想推开他在他的舌头扫荡进来的时候彻底没了力气。我本能般地回应起来,该怎样接吻,该怎样缠绵,恰到好处的喘息与手该摆放的位置,我很清楚这些,他也一样。

几时秒之后他退出了我的口腔。我舔了舔嘴唇,下巴被他捏得生疼,这才注意到他的手也在同时剧烈颤抖着。

“你到底怎么....”

“对不起。”

这是第二遍。

他张开口,我耐心等着他说些什么,他却最终无力地转过身去。我一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硬是把他来了回来,丝毫不逃避地望进他紧张的双眸里。

“你最好实话和我说。”

“......对不起。”

这是第三遍。

“谁他妈要听你的对不起。”

“......我,其实...そらる....”

他垂着眼睛吸气又叹气了好多次,最后他抬起眼来,用一种近乎悲哀绝望的眼神望向我,再次侧过头贴上来想吻我。

这次我的反应很迅速,立刻阻止了他。

“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

“.......そらるさん,我们是什么关系?”他问我。

“......什么?”

“我问,我们是什么关系?”

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当然是——

“是恋人吗?可我们谁都没有表过白啊。”

“是朋友吗?可朋友之间...不该接吻。”

我看着他难过的眼睛。这一刻内心却很平静,我明明知道一切都完了,我的一切都完了。

“公司和我说有个去英国定居的机会,我努力争取到了,大概再过个半年就会走了。我想在那之前把这件事情了结掉。我们这样不清不白也已经好几个月了吧,一直想着只要你能开心的话,就这么再稀里糊涂一会儿下去也没有关系,但现在我才意识到这其实是对于你的欺骗。”

我没有动,不敢动,怕一动自己就会丢脸失态。

“所以对不起。”

这是第四遍。

“知道你的心意,也知道有些话说出来真的很伤人,如果允许我用浪漫一点的方式来说的话,那就是——我不希望看到そらるさん会因为我产生任何一点的不开心,为了这个我可以牺牲很多东西。但是牺牲是牺牲,我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我听不懂他含蓄的句子,只能用干涩的喉咙嗓音难听地问:“很伤人的话是什么?”

“........”

“你说吧,这样我也比较好理解一点。”

拉上窗帘的客厅光线昏暗,我听见时钟在墙上滴答滴答的声音,一时间不知现在是几点,是白天还是黑夜。スズム贴着我的体温依旧是那样温暖,话语在我的耳边萦绕,多么温柔,就好像,他真的深爱着我一样。

“我把你当成,

最要好的朋友。”

我终于失声痛哭,在他说完这句话以后。

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

你不会喜欢一个男人,为我破了再多的例也始终坚守着这一条,那无数个搂着我入睡的夜晚,抚摸我腰侧时的低语,吻上我嘴唇时的情动,我装作不知情地陷入了,那你呢?

你是同我一样入戏太深,还是在内心痛苦地做着抉择?

我无从得知,也不想得知。

你说了那么多的对不起,可你从来没有对不起我些什么,你所有的内疚都可以用一件事来弥补,只是那件事情你永远也不会去做。

我知道的只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他不喜欢我。


“你后悔吗?”

在机场的时候,スズム突然问我。

“我不后悔,我经历过的那么多事情,再痛苦也全都好过我从来没有遇过你。”

朋友,我当你一秒朋友。


End.


好久没写虐啊.......


所以强行HE→《BF》



评论(26)
热度(77)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