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蛋白】Back

题文无关系列 很短 很莫名

因为各种原因所以请当成架空看(。


蛋白/Back

文/某布


他总是喜欢对自己说,你是哥哥,你得去照顾他们。
这话听起来理所当然,虽然他似乎也不曾在作为一个弟弟的时候期待哪个哥哥姐姐会对他关爱有加。但他很喜欢这么要求自己,当然不仅仅只是这一件事。
于是时间一长也就上升到一种近乎是轻微精神自虐的程度,被各种各样的人说过吐槽过,他却有点固执。
可是他的棱角仍是敌不过在岁月里被消磨渐平,差点没了痕迹,曾经想过要唯一坚持的任性也在最后被扔去不知哪个角落。他作为哥哥的尊严权利都还在,只是再也不想动用它们。


张艺兴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他还记得今天的日期,于是如约定般打开电脑,倦意使他昏沉,接通之后看着屏幕里那人背后被布置得满满当当的房间,他觉得自己好寂寞。但这又怪不了谁。
–生日快乐...我是不是迟到了?
–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就勉强算哥没迟到吧。
画面里的人好像是刚刚才摆脱了剩下几个精力旺盛的弟弟们的纠缠,坐在客厅里开着一盏小灯,连说话都是小声念叨的。一贯好看的脸庞在黑暗中看不太清,私下里并不是一张常含笑意的面容,此刻逆光更使他显得有些冷漠。粉丝们不会喜欢他的无情,张艺兴却觉得他一直是那个亲切又可爱的他,过去也好,现在也好。
陌生的是他自己。


他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和那几个人在一起出现了。国内的发展比想象中好,也比预想更累,更要背负一些他难以承受的东西。
至今以来他所做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一个准确的答案。骂名与赞扬半开令他觉得疲惫,渐渐连笑都变得很累。不想被冠上无谓的名号,但那些想要证明自己的行动,却又被名字前那跟随了他四年的前缀微妙地束缚住。
但他不是想摆脱那个前缀,从来都不是。
他在深夜里头痛欲裂,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他突然好想飞回那边,至少,见一见这个刚刚过完生日的人。


–艺兴哥。
–啊?
他睁大了眼睛张嘴问,样子有点懵,对方却没有如往常一样笑他好蠢。
–我,我们都支持你的。一直以来都很支持的。
突然传过来的韩文发音使他愣住,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
这不是必要的台词,现在并没有摄像机对着他们。
只是他还是这么说了。
–说了会有用吗?我也不知道.....但至少想转达给你。大家都....大家...特别是我啊,哥。
–你什么?
他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柔软了下来,那些混乱地缠绕起来的毛线,就在这样直白而简单的话语下一根一根散开。
–嗯,很喜欢你啊。
那边用发卡夹着刘海的人一点点低下头,浅棕色的短发在黑夜里变深。最后半句话的语气轻飘而没有实感,通过电脑略渣的音质传递过来,也只是轻轻落在他的心头摇曳。
–...嗯,知道。
可以听见心跳的声音。他笑了下,正好与那头他抬起来的笑脸不谋而合。
–生日礼物,下次给我。
–好啦,好啦,我不会忘的。


可是,今天明明是你的生日,我又是你的哥哥,怎么会什么都没说就被你平白无故安慰呢?
张艺兴坐在床上,屏幕那头的人就斜靠在沙发上,对话没有再继续下去,隔着时差同彼此对视,此刻已经什么多余的都不用说了。
说了拜拜之后那边快要挂电话了,看着在他视线内站起来的人,他几乎下意识地唤出口。
–我好想抱一抱你,伯贤。
对方的手一顿,惊讶地看了他一会儿。又有点滑稽地对着空气张开双臂,安静化开一个柔软纯净的笑容。
–抱吧,多久都可以。


张艺兴回到宿舍的时间是凌晨一点半。
走到门口连背包都没有来得及卸下,就看到那个人从房间里大张旗鼓地哼哧哼哧冲过来。
他不假思索张开了手,微微蹲下以借力,在边伯贤扑进他怀里的时候后退两步,稳稳站定抱他在臂弯中。
“居然抱住了。”
自说自话挂到他身上的人嘿嘿地笑了,两条腿勾过没什么肉的腰侧,毫无不自在地环得更紧了些,用额头顶住他的肩膀轻轻的蹭。
真重啊...这抱得可真实在。
风从没关上的窗户外吹进来,微微拂动的窗帘将他俩笼罩在这个平淡无奇的夜晚。张艺兴看见了窗外夜空中的点点星光,就好像它们也点亮在他的心底。
“这下哥抱够了没!”
“哎哟喂,还没呢。”


原来他未曾走失那路口。



End.


你问我为什么要在54生日当天写蛋白

...我怎么知道!(你


呜真的好喜欢两个小天使啊Q///Q

评论(1)
热度(2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