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玻璃光

一篇长达三千字的碎碎念 很无聊还很矫情 慎点 可以配合昨天的投稿听 毕竟我就是听着写的(。

都是我编的



suzusora/玻璃光

文/某布

-

“你看,好看吗。”

“....你几岁啊。”

“不是不是,你就看嘛,是不是超好看。”

“........”

“嗯?”

“嗯,挺好看的。”

“对啊就是!”

“你误会了。”

“???”

“我是说你。”

-

如果擅自把这一切都归为过去式,是否会有一些过分呢。

价值不菲的耳机里正流淌着小半年前就成形的旋律,它的主人此时正坐在一旁百般无聊地摆弄着电脑。即便只是耳机里的声音在此刻寂静的屋子里也听得一清二楚,そらる索性停下了点击鼠标的动作,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上听着回旋在耳畔的,自己的声音。

搬家了之后就连车流的声音也变得稀少了。在气温已经高得骇人的日子里不开空调窝在家里,却也不会汗流浃背,毫不浮躁的生活使人都安静下来。他倒是喜欢这样的清净闲适的生活,好似世间的喧嚣复杂都与他无关似的。当然那是不可能的,他还没有要到与世隔绝的地步。

将那自己听来已经有些腻味的歌又听了一遍,他依旧觉得第几分钟第几秒有个地方唱得不够好,感情投入不够深,或者说是原本的曲子写得就还有瑕疵。然而撇了撇嘴,也都毫无办法,也并不至于令他心烦。

不会再有人缠着他说要帮他改一改,说你再唱一遍嘛再来一遍,不是觉得不好听!只是你的话还能更好的啊。

反正到头那人来还是顶着一张一尘不变的笑脸和他说超好听好喜欢,那到底是帮忙修改更真情实意一点还是夸好听更真啊,别用喜欢我这样的理由敷衍啊,听多了很无聊。



そらる坐在那里愣了一愣。

...这会让他想起那个人和以前的事情这点倒是相当惹人烦。

其实即便不是这样也间歇性地回想起,倒也不必带太多的感情色彩,实际上并没有Bad End也就不存在悲伤与否的问题。归根结底就算是要他想出个他最想达到的Happy End,他也是说不上来的。

思念这件事一直都很玄。そらる对于他的事情并没有特别刻在心上过,但要忘记与完全释怀就是根本不可能。有时无端回想起,脑海里蹦出一些无关紧要的画面,突然想诉说一些无处诉说的话语,冒出一些不怎么适合他的情绪,也要顿一顿才肯承认,他那是想见他。

以前一直约出来见面。后来基本就是在他俩任意一方的家里。单纯是打打游戏也好,很认真地讨论音乐的事情也好,他一直并未觉得这有何特别的地方。虽然对方在他面前格外像个小孩这件事情他没法装作不知道,但也懒得深入去想些什么。与那人相处是舒服愉快的,仅此而已。

有过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那段时光的时候,但这样的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即便知道了最后会是这样的结局,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去珍惜。他的情感大多都表现在自己的内心,想了太多太多最终也不知道要怎么好好表达出口。这与那人倒是恰恰相反,但这也不代表对方就没有想很多。

也有撞见过那人没来得及用欢乐的外表伪装自己的时候,还不止一两次。他想要安慰,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哪些是有用的。最后还不如一个拥抱来得有效果,反正按照那人的话来说是,“你为了安慰我花了这么大心思本身就已经是最大的安慰啦”。这样在那时听来令人听着莫名火大的内容。

其实是想敞开心扉,听他说更多一点的事情的。

结果他其实,也不怎么了解他。只是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擅自离开自己了。

.......其实也不至于这么矫情,要找随时也找得到,只是不怎么能见面了而已。但这件事情切实发生的时候,还是有距离感从中而生,伴随着一种他非常不喜欢的怅然若失感。

时间逐渐接近傍晚了。そらる望着早就编辑好的发布页面想着差不多是时候了。

也并不是为谁写的歌啊,怎么同样的旋律在心绪飘远了之后再听,就有点无中生有的感伤了呢。

-

过去明明已成过去,这样那样的情绪此刻却也鲜明得扰人,这才是最可恶又可怜的吧。


潇洒地抬手开了空调后将遥控器随手扔到一旁,也懒得放包了就这么躺到床上。スズム闭上眼享受凉风吹到自己热得快炸开的脸上的爽快,半分钟后又后知后觉害怕感冒,乖乖爬起来躲到空调直接吹不到的地方继续躺尸。

在繁杂地填满大脑的公事角落,他好像还记着有个人今天要投稿。要不是前几天为了看公司发的新告知他也不会不小心看到这个消息,还不小心在他脑子里生根留下了,让他今天不小心恰好想起来这件事情的存在。然后接下来还打算不小心上网去听一下。

实在是太不小心了。喜欢他没说也好,自己决定走掉也是,就连走了之后没能彻底释怀这件事也。

他明明都是花了心思去考虑的啊,怎么结局都不这么乐观呢。相比之下工作上的事情倒是勉强算结果与付出成正比,这么想来加班熬夜倒还轻松点呢。

最近情况已经越来越好了,投入在其他事情上的就没空去想那些已经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了,还给自己多增加了几分社会价值,上次回家还被家长说了事业都这么有成了,怎么还不找女朋友。

他也认真考虑过,最后却还是作罢。理由有太多了,忙于工作害怕没法分心恋爱,太久没恋爱了害怕照顾不好人家,还有个特别牵强的,叫做觉得对不起以前的自己。

那段感情早已经放置到积灰了,好在还没有彻底变质。スズム勉强还能想起点以前那种微小又不敢张扬的悸动,在和对方相处时满溢着的幸福与喜悦。那也已经离他很遥远了,此刻已丝毫不再强烈,但要他把那些弃置不理,对于他来说也实在是有些残忍。

他偶尔会想,如果对方某一次把他的表白当真了,结局会不会不一样。毕竟他把喜欢一天说三遍,最后想要认真一点也早来不及了,对方觉得他狼来了的谎言说了太多遍,早就在他心里造成不了一点波动。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么多次都是真情实意的,即便只有一点点的小私心也好,总会期待着对方给出不一样的回答。

但スズム也没什么过分的想法,就算那时对方也说喜欢他,他当然也不会和他交往,更不会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他并不因他们只是友谊而感到任何的可惜,他想要的,只不过是一段长长久久又安定的确幸。而违背社会大众的道德标准这一项理所当然并不包含在内,一直维持着那样没有新意的生活倒是可以。

但生活当然不是一帆风顺的。最后离开的原因明明主要不是因为那人,结果那人倒成了最咽不下的一口气。卡在心头如何处置都不是。想起在自己实在沮丧到无法掩饰而失态的时刻那人强作镇定的安慰与鼓励就觉得好笑,又不是你的错,你着急什么啊,还是以为我有多弱不禁风。扯了扯嘴角最终却也没有笑出来,反倒是涌上来一阵老生常谈的酸涩。

那人终归是可爱的。

而他也终归是会用笑容搪塞过去一切的。

结局如果早已注定,你我不都该心知肚明吗。

这样的结局也并没有改变我们的生存模式任何一点,反倒更自由了些,这难道不已经是我们能想到的,最好的Happy End了吗。

从床上爬了起来,スズム去书桌前开了电脑。刷新了网页之后果然看到了那一条消息。撑着脑袋,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叹他,还是叹自己。

那就听呗,不然还怎样,事到如今再给自己催眠说不关注就能忘干净吗?

-

【你终于上线了,不然我以为你要死在工作里了】

【我是特意来听歌的哦!】

【嗯,所以怎么样】

【那当然是超级好听啦,填词也很有意境,更何况是你你你你唱的!】

【请指出缺点】

【这回我是真的不知道了,毕竟自己也很久没弄了】

【....那你喜欢吗?】

【当然啦】

【喜欢什么?】

【旋律,填词,演唱,当然还有演唱者】

【你怎么还在坚持这个设定啊】

【(笑)】

【我去吃晚饭,回聊】

【嗯】

........

【对了】

【?】

【「无尽旅程只会继续,但别忘记,我会在一起的。」】

【这不是最后一句吗,怎么了】

【因为我也是】

【你也是?】

【我也很喜欢】

【这首歌?】

【还有】

【还有?】

【嗯】

【?】

.........


“我还喜欢你,我也喜欢你。”


【听得清楚吧?】

【嗯,很清楚】

【好】

..........

“你太过分了,そらるさん。”

“干什么。”

“那我只好更喜欢你了啊。”

-

就好像是有变幻莫测的光线从无数闪闪发光的玻璃球中透射出来,好看又明亮地映在你的眼里,从你的眼中我看见了心意一片明了的自己。

然后才发现,你是如此这样得,绚烂耀眼,我睁不开双眼,却无法说服自己远去。

把这当成唯一一次的任性,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吧?

-

End.


歌词来自微博@Lipica 的翻译

不要问我在写什么,我也不知道想写什么。



评论(12)
热度(60)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