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珉白/友情向】在你身侧

珉白/在你身侧

文/某布

不知何时起已经习惯了看着那人在自己身侧闹的模样。

他是队里最年长的那个,个子不高,长得也不怎么成熟。外表可以用可爱来形容,内在却着实是个不太爱闹的人。自己开着玩笑道年龄大了跟不上你们年轻人的节奏了,事实上队里那些孩子们脑子转的飞快的句子和大笑他也不怎么能跟上节奏。

刚出道那会儿他也不爱说话,这不是像某位队友那样惧怕镜头,就只是单纯地不知该说些什么。曾经害怕自己的寡言会让自己的存在感被削弱,结果也只是庸人自扰。那几年前的团综里他甚至认认真真朝那个总是吵闹着不安分的弟弟请教,怎样能像你这样说出那么多有意思的话来。

他语气认真,实际上也是想收获对方的回答的。尽管也是明白这种事情多数是由天生的性格决定的。金珉锡确实能一整期节目都不发一言,坐在一旁笑着看自己的弟弟玩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边伯贤也就确实能脑子一转就回出句让工作人员都捧腹话来,一分钟不说话都浑身难受。

按着台本来的问题,他也不知对方是否看出了他真心实意的苦恼。这个弟弟最终也只是眨眨眼,蹦出一句台本上没有的话来,巧妙的俏皮话收获满场笑声。金珉锡望着边伯贤笑得比谁都开心的脸,突然就觉得这样也挺好的。

他爱闹,那么,他就陪着就好。

他总觉得,边伯贤是队里最吵闹的那个。这好像是个队友和粉丝都公认的事实。上节目爆料说他玩个游戏像是发起了场战争。事实就是小孩握着手柄喊几嗓子自创的奇怪又带感的语气词,闹得队长一早上脸都没洗冲过去拔了电源抢游戏机。他在一旁看着笑说,俊勉啊你要把伯贤搞哭了。

边伯贤听闻扬起了脖子,一边还和金俊勉抢夺着游戏手柄,一边撅起嘴装出可怜的样子说,哥啊救我。

...忍俊不禁。

他走过去拍了拍金俊勉,后者也只好无奈地敲了下小孩的脑袋松开他。

他大概是做不到这样的,镜头面前也好,私下生活也好。那些总是很有梗的话,那些水到渠成的刻意却不做作的可爱的举动。

羡慕吗?

嗯...也不羡慕啊。

在某些时候,他从来都十分乐意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后来发生了很多事,让他的想法有了改变。带给众人欢乐的人,总是无处缓解自己的悲伤。金珉锡可以看出那段日子边伯贤的沉默,私下里一言不发,队友渴望活跃气氛的饭桌游戏他也婉言谢绝。经常靠在练习室的墙上发呆,停下很久后低下头用手揉揉眼睛,才注意到那些亮晶晶的可能不止是汗水。

他在队里最好的朋友不是金珉锡,甚至靠前的几个人选里都不会有他的名字。他在那八个弟弟里也并没有过分偏爱哪个。因此比起朴灿烈蹲在他身侧扔给他一条毛巾或是他靠在吴世勋肩膀上安静的闭眼呼吸这些动作,金珉锡的安慰就显得无关紧要。

他只是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想要帮些什么,又担心多余。最终仅是在夜晚发去一条慰问的信息,发送后又担心是否会像队长那样给了他压力,正急着补充些什么,那边就来了一条回复。

嗯,谢谢哥。

暗灭屏幕,他怅然若失。

仿佛角色互换。

他坐在海盗船上张开手大叫大笑,拿着羊的玩偶怂恿身边人跟他一起欢呼,他却不知是吓得还是本就心情不佳地尴尬低语。

我真的不行啊珉锡哥,我真的不行。

结束了录制之后那个作为奖品的购物券就被他扔进抽屉里再没拿出来过。却连和他们吐槽这么忙根本没时间去好不好的闲情雅致都不再有。

从头至尾,金珉锡都像个清醒的旁观者。他希望他快些好起来的心愿不比谁差,却自知无权过分参与其中。二巡的舞台上站在自己左侧的男孩偶尔并不自然的玩闹,他不会为了什么刻意热情回应。挑起眉瞪他两眼摆摆大哥的架子,在后者咂咂嘴转过头之后又忍不住弯嘴笑起来。

嫌边伯贤太闹,金俊勉不止一次地让站位在他旁边的金珉锡帮着管一点。他说了好,实际也是明白管不了,更不必管的。

边伯贤比谁都有分寸。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他心里都是有谱的。而作为哥哥的他,需要的也不过节就是在他勉强自己,或放纵自己的时候,在一旁守着,和他说一句,别太累了。仅此而已。

那天的演唱会上,疲惫不堪的人最终泣不成声。他是第一个看到的,也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他大可以小半步来到那个低头流泪的弟弟身旁抱住他,趁机说几句漂亮话更是两全其美的选择。而最终金珉锡也只是伸出手来,抚了他的肩膀两下,随后在弟弟们拥上前温柔着安慰的时候,安静地后退两步。

站定,望着。

从背后抱住他也好,抚摸他的耳垂也好,用大段戳人心肺的话语抒发感情也好,这些都不适合他。他或许终归也不过是适合在他身侧看着,做一个有威严的,眼神也着实温柔的哥哥。

他依旧是一个安静的旁观者。一个希望边伯贤可以开心,可以恢复精神的,不善言语的旁观者。

下台后他递给边伯贤一瓶水,和他说,辛苦了。

眼睛还有些红肿的人愣了愣,眨眨眼便像是什么都恢复了,大力地点一点头。

嗯,珉锡哥,你也加油。

然后被远处的朴灿烈喊了一声,侧身便几步跑远了。金珉锡在他身后走着,轻笑。

他们不是很熟,但那些不必言说的默契与感应,他们都好像又总熟稔在心。

那天晚上他喝着边伯贤说是顺路给他买的咖啡,甜得难以下咽,也不无感叹。

“伯贤啊,下次别买加糖的了。“

“珉锡哥啊,以后安慰人别那么拐弯抹角了。“

怔了下视线便相对上,那张好似久违了的实打实的笑脸又出现在眼前。

无言以对,也只好哑然失笑。

闹腾的弟弟。

回来了就好。

后来天逐渐晴朗,演唱会上一旁的人拿着印有成员名字的发卡忙里忙外地摆弄,他便顺手从小孩手里接过来,看人乖乖站在自己面前弯腰仰着小脑袋,满眼的明亮澄澈。突然就觉得他真的像粉丝说的那样,像条可爱的小狗,有时吵闹过头了很烦人,却又止不住想去摸摸脑袋。于是小心地拨开他一边刘海,照顾妹妹的心得此刻倒派上了用场,夹子贴着发丝服服帖帖点缀在额前,棕发之上偏少女系的粉红颜色衬着那个镁光灯之下的弟弟愈发引人瞩目,台下传来部分粉丝的惊叹,他垂下了手不禁表情夸张地感叹。

真可爱啊伯贤。

听到这话的人倒后知后觉垂下了头,听见粉丝跟着起哄不一会儿脸就有点红,眯起眼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会儿,难得不再从容,慌忙抬手摘下发卡。

他在一旁看得开心,侧头笑了好一会儿,突然就仿佛是这一秒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如此珍惜着这个弟弟。

不必言语,偶尔的动作,相信也都能懂得。


他们两人的交集也不再仅限于舞台上的比肩。那场输得很惨的直播结束后边伯贤闷闷不乐地抱怨,多少带了点对于队友不配合的委屈。金珉锡无奈地摆手抱歉说自己真的不太会打游戏,本来也就是钟仁他们几个弟弟偷懒不想做直播,迫不得已才跟着玩的。

边伯贤撑着脑袋想了会儿也就释怀了,握握拳决定了下次直播要一雪前耻,打了个招呼便回去宿舍找那些开黑惯了网瘾少年们再来几回了。

他们一起拍MV预告,他被迫戴着假发一身水手服走出来的时候一旁金钟大捧着肚子笑到地上去。边伯贤羞耻和恼火半开,毫不注意角色设定地就要去打他,喊着我看你哪天女装我一定拍照印出来贴在房间里天天欣赏。

金珉锡正想象着金钟大女装了的样子,一个回神就被点了名。

“你看看珉锡哥多淡定,有什么好笑的啊!“

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视线在纠缠不清的两人身上扫了几下。

“别笑了钟大,这身不是挺适合我们伯贤的吗。“

金钟大听到这话笑得更欢了,边伯贤蹦哒了几下嘟囔,诶这话我怎么听着更不对了。珉锡哥你以前不是这种人啊!

不远处导演已经开始催促他们快些开拍,收拾好表情后也不再嘻嘻哈哈,金珉锡倒是难得想追问两句。

他以前是哪种人,现在又是哪种人呢。

无论是哪个时候的他,这个耐心又安静的哥哥形象,他有好好充当了对吧?

然后边伯贤在他左侧继续玩闹,他继续边笑边扫两眼。不热情回应,不显得冷漠。

这样的关系令他莫名安心,好像感觉即便他身侧的男孩已经逐渐长大成熟,也永远只是他的那个,很会说话的,喜欢吵闹的弟弟罢了。

说这是他们之前独有的互相守护的方式,又未尝不可。

End.


写完随便扯点

以前一直觉得他俩没啥交集 但有一次的互动是突然一下子戳到心底的 就是二巡bh哭了的那次大哥的反应 有一种说不出的暖心的感觉 以前看那段没有注意到大哥反应的话可以去看一下

被那个戳到然后一点点重看很多视频 摸索体会他俩的相处模式 想着要写一篇文 但原谅我真的不是特别熟悉大哥的性格......总之是有努力去还原了 希望能接受吧

大概就是 他能有这么个哥哥/弟弟真的很美好 的感觉


and友情向让我蹭个tag(。

评论(2)
热度(16)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