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mafutin】 Reality Escape Message(HE)

我最近写mafutin好勤奋....
大半夜半小时赶出来的产物,很烂(
原本想写虐 怕被打死就改成了HE(((
渣文笔+OOC注意
顺带一提标题就是用来装13的,中文名【现实逃避信息】


Reality Escape Message

课程暂告一段落,akatin呼了一口气又拿出手机开始给mafu发短信。
最近这种行为越来越不受控制了,以前明明只是在有事的时候才会发的,现在则是发得越来越疯狂了。
【mafu君!刚刚上的课超难懂的呢,回去之后你要教我才行哦wwww】
确认发送。
akatin看着手机屏幕,靠到椅背上露出了幸福而满足的笑容。
感觉他最近很容易满足啊,只要给喜欢的人发发短信什么的,这就能让他感到相当满足呢。
只是......为什么呢,从昨天开始,mafu就没有再回过他一条短信。
他想到这里,点进了手机的收件箱,最后一条信息定格在两天前的下午。
内容是【我马上过来了哦 抱歉啦tin桑再等一会儿吧www】
随后便没有了音讯。
他又进到发送箱,每半个小时一条,这两天来未曾间断过。
唉.....我的厨力还真是.......
他在心底对自己露出无奈的笑容,再次关上手机。

过了一会儿,手机开始震动,很快听见了短信的提示音。
“啊啊啊!mafu君回我了!”
他喜出望外地飞快拿起手机打开,翻看新信息。
........嗯?
屏幕上黑色的字构成了几句简单的句子,映在他的瞳孔中。
什么啊?
这是什么啊?
这条信息,是什么啊?
【mafumafu同学前天被卡车碾压过致死,葬礼将在一个星期后举行。希望全班同学能严肃参加此次葬礼,为几年来的同学情谊负责。】
发件人,班长soraru。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说mafu死了什么的....开什么玩笑啊?
喂喂,这怎么可能呢?
进行了无数次的动作又重复,他点开编辑新信息飞快地开始打字。
【mafu君,soraru说你死了,开什么玩笑啊他】
【明明你就在啊,就在看着这条短信吧?】
【对吧?一定是这样吧?】
【mafu君,为什么不理我啊.....】
【呐呐,回复我一下好不好,只要一句话就好。】
【如果没有时间的话....回一个标点也可以啊】
【喂,mafu君】
【mafu君?】
【mafu君。】
【mafu】
【mafu】
【mafu】
【mafu】
【mafu】

手机摔到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给mafu的短信停留在了编辑页面没有发出。屏幕瞬间粉碎,上面的一切语句都已再看不清。
“对啊,对啊,soraru说的对呢。”
明明.....你就已经死了啊,mafu。
mafu。

两天前,akatin请mafu来家中帮自己补习英语。
mafu由于家中有客人而晚出发了一会儿,他在向akatin道歉之后已最快的速度赶去他的家。
之后akatin下楼迎接mafu,走出小区的一瞬间他听见熟悉的声音叫出自己的名字,抬起视线想要寻找的瞬间突然街边有刺目的红色映入眼帘,再然后尖锐的刹车声撞击耳膜,有什么人被撞到,最后被快速地碾压过去。
这怎么可能呢?
akatin后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这都是梦,全部都是梦。
那个怎么会是mafu,怎么可能是他。
踉跄地爬起来跑回家中,他拿出手机疯狂敲击起来。
【刚刚我看到一个声音很像mafu君的人出车祸了....吓死我了!】
【唔....mafu君还没到啊,好慢!】
【mafu君什么时候来呢?迟到可不好哦】
【mafu君快点啦.....】
打完这些字,他躲进被窝里蜷缩起来。
现实逃避。

是啊.....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mafu君,前天就死了啊,明明他自己亲眼看到了。
到底...在欺骗谁啊。
akatin几步跨上了教室的窗台,不去在意那些其他人惊恐的目光,没有丝毫犹豫纵身跃下。
这里....可是八楼呢。
跳下去,一定会死的吧?
死了的话......
就一定.......

漫长的时间过后,黑暗中原本已经支离破碎的手机却又震动起来。
akatin伸出似乎已不属于自己了的手,费力而又期待地抓住手机查看。
光线照亮脸庞。
【tin桑,两天没见了www】
信息来自mafumafu。
akatin注视了这条信息许久,放声大哭起来。
【真的呢,mafu君www】
信息发送出去的瞬间,那个白发的少年缓慢走到了面前。
已经....不用再发了啊。
现实逃避信息。
End.

评论(4)
热度(22)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