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bric.

让贪念趁火打劫。
百合专用小号@一戏空.

【suzusora】情话 (恋与爱十题)


1.突如其来的思念   2.月色入户   3.夜盲与夜恐



说好是短打 结果字数有4000+

 
 

治愈 没什么特别的 都是我编的 OOC 大概是欢乐向 写到后面太困了所以可能有点.......

 
 

还是感谢食用^^





 
 

4.情话

 
 

suzumu和soraru吵架了,十分不容易。

 
 

为什么说不容易呢,因为这一次吵架不太一样。

 
 

生气的不是soraru,是suzumu。两人交往2年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起因是什么来着,身为罪魁祸首的soraru正苦恼着该如何道歉所以并不想提。

 
 

他坐在电脑前,十分无奈地在Google页面上输下一行字。

 
 

【男友生气了该怎么办】,搜索。

 
 

叹着气,一只手撑在下巴上,一边抱怨着为什么我要来做这种事不可,右手操纵鼠标冷静地点开第一个搜索结果。


 
 

ヾ(*・ω・)ノ哄男友的5个秘诀:

 
 

1.卖萌,把他萌化。

 
 

……嗯,驳回。

 
 

soraru面无表情地将页面向下移。

 
 

2.给他做好吃的。

 
 

不会做菜,驳回。

 
 

3.色诱。

 
 

“…………………………喂。”

 
 

soraru不禁感叹现在的社会真是开放。驳回。

 
 

4.讲笑话,把他逗笑。

 
 

soraru皱着眉头。其实suzumu生气不理他的第一天他就一脸别扭地试过了这个方法,结果是谁都笑不出来,气氛尴尬到他想去死。

 
 

驳回。

 
 

5.老老实实和他道歉,真诚地说对不起。只要够诚心诚意,一定能行。

 
 

“……………………”

 
 

要是有效的话他早就去试了啊。

 
 

...所以,说好的现代社会的网络很发达什么都能解决呢。


 
 

依靠网络总是不行的,想通了这点的soraru关了电脑,坐在沙发上想着还是该靠自己才行啊。

 
 

以前自己生气的时候,suzumu都是怎么哄的?他靠在柔软舒服的垫子上,陷入回忆。

 
 

抱住他,靠在他耳边说对不起。

 
 

或者是直接吻上来,一直到他没有精力再去生气。

 
 

还有装出一副泪眼朦胧的可怜样子,坐在一旁盯着自己好一会儿。

 
 

当然最常用的还是讲一堆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情话,但又好听到令他心里一动,气消了大半。

 
 

……………

 
 

这算哄?

 
 

soraru懊悔地想,自己是不是立场太不坚定了一点,下次生气的时候至少要多僵持几天啊,别让那只狐狸有种自己很好对付的得意想法。

 
 

…………………

 
 

思绪飘去了其他地方,soraru低着头沉默地将脑内的话题重新扯回来。

 
 

很好,一筹莫展。



 
 

他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时间已经不早了,平常这个时候suzumu早该回来了,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连个通知都没有。

 
 

也是难免的啊,毕竟他们吵架了。

 
 

他侧躺在沙发上,感到有些困意。

 
 

要不打个电话吧,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毫无实感地经历了一番自我拉扯,soraru还是拿起手机。点下了联系人,电话拨出。

 
 

几秒的等待过后,对面意外很快就接了起来。

 
 

“喂,suzumu……”

 
 

“什么?”

 
 

“就是,你……什么时候回来……”

 
 

听到熟悉的声音,soraru加大了握住手机的力度。

 
 

“还没好,可能还要一两个小时。”

 
 

suzumu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夹杂了一些说不清的不耐烦。

 
 

抿了抿唇,soraru沉默了一会儿,不知还能说些什么。

 
 

早点回来吧?

 
 

这说了等于废话。

 
 

赶紧滚回来?

 
 

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啊。

 
 

……我等你?

 
 

尽管有些难说出口,但不得不说这种情况下这是最有效的一句话了。至少soraru本人对温柔道出这句话的suzumu可谓毫无抵抗力。

 
 

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因为害怕对方等不耐烦挂断电话,微红着脸地开了口。

 
 

“那你早点回来……我…我等你。”

 
 

那面突然安静了,什么声音也没有。

 
 

soraru也不自觉屏住了呼吸。

 
 

“嗯……好。那再见。”

 
 

“……再见。”

 
 

挂断了。

 
 

soraru保持了手握电话的姿势呆坐了一会儿,随后自暴自弃地扔下了手机,将脸埋进手心。

 
 

他笨蛋吗。

 
 

岂止,笨到了何种地步啊。



 
 

……不对啊。

 
 

纠结了整整三天怎么道歉才好的soraru突然想起来,自己何必呢。

 
 

虽然事情的起因是他不好没错……可是根本不值得suzumu发这么大火吧?

 
 

错也在suzumu不是吗?为什么全要他来承担呢,恋爱需要两方彼此宽容这句话,不是suzumu本人亲口对他说的吗?

 
 

他已经努力过道歉了,只是对方做不到宽容接受,仅此而已。

 
 

时间已经很晚了,疲倦涌了上来。睡意侵蚀着soraru,思绪在逐渐的游走中一丝一丝被抽离。

 
 

就算说过我等你这种话,反正也没有被suzumu放在心上吧。

 
 

脑海中闪过这么一句话之后,soraru陷入了睡眠。




 
 

醒来的时候,眼前是一片漆黑。

 
 

soraru过了好几秒才回忆起来是发生了什么。

 
 

他应该是等着suzumu回家,等到……睡着了。

 
 

可是……

 
 

他不是在沙发上睡着的吗?而且没有关客厅的灯。

 
 

但是很明显,他现在躺在家里那张双人床上。甚至还不知何时换上了宽松的睡衣。

 
 

啊,应该是suzumu回来了。然后把他……抱回床上换了衣服。

 
 

“………………啧。”

 
 

在黑暗中,感到耳根正在不可避免地发烫。

 
 

就是中了狐狸的圈套,表面上生气把他弄得团团转,其实根本就是老样子地在对他好。

 
 

转头看了看,身边并没有人。疑惑地开口叫出了名字。

 
 

等待了很久,却没有人回应。

 
 

“suzumu!”

 
 

提高了音量,重新喊了一次。

 
 

沉寂。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四周,再次确认了一次自己身边真的没有人。

 
 

掀开被子,耐着严寒爬下了床。

 
 

的的确确没有人。

 
 

整个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这问题就……相当严重了吧。

 
 

严重到什么地步呢。

 
 

严重到soraru害怕地快要哭出来了的地步。

 
 

深深吸了一口气,不去理会的确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灵异现象,反复告诉自己世界上真的没有鬼,当然也不会闹鬼。

 
 

然后回到卧室,因为恐惧并着寒冷而微微发着抖,钻回温暖的被窝。

 
 

但是只是自欺欺人。

 
 

因为害怕而加速的心跳使他此刻要命得清醒,加上对于suzumu的思念满到可以溢出来了。

 
 

习惯性地摸向床头,却发现一贯放在那里的手机并不在它该在的位置。

 
 

刚刚被他随意丢在沙发上了,可能是某个……人…搬他的时候没有带上手机。

 
 

糟糕了,他还要出去拿。

 
 

腿都发软了,要再走进那一片黑暗中……真的,饶了他吧。

 
 

实实在在地是被吓哭了。

 
 

眼泪顺着脸颊,无声地留下来,连soraru本人都要嘲笑起自己的胆小了。

 
 

但其实哭并不全是因为慌张吧。

 
 

这几天来无法与suzumu好好说话的委屈,想道歉却不知怎么开口的自责,明明睡在一张床又被迫背对背躺着的寂寞,这些…………

 
 

原来都这么让人想哭。

 
 

然而在黑夜之中,空气冰冷得仿佛可以冻结。没有一个人可以安慰他。窗帘间的窗户上满是水雾,外面大概是下雨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在一片死寂之中被无限放大,伴随着soraru断续着压抑隐藏起来的抽泣,消融在没有suzumu的一人呼吸之中。

 
 

怎么样都好了。

 
 

真的,就算还是被冷眼相对也没有关系了,

 
 

他现在所想的一切,不过是能够立刻见到suzumu而已。


 
 

--

 
 

suzumu最近觉得有些头疼。

 
 

原因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起因是soraru在一个星期之前怀疑他出轨。

 
 

不知道他们两年的感情,自己一直是一心一意的,为什么会突然这么被suzumu怀疑。如果只是因为最近几次出差都有同一个年轻女上司陪着的原因的话,那soraru未免也有些太不信任自己了。

 
 

确实,某种程度上来说,被恋人怀疑会深深地伤害到他。

 
 

他只好苦笑着和soraru解释说自己没有,一直到...失去耐心。

 
 

他生气了。

 
 

不管之后,至少那一天,他是真的生气了。

 
 

无法容忍soraru带着猜疑的话语,他丢下洗了一半的碗,怕真的吵起来而耐着性子没有发火,只是甩上门离开了家。

 
 

并且一夜都没有回去。

 
 

他想不明白,究竟为什么会被怀疑。即使soraru也一直不敢表现地十分明显,好像他是一个多疑的女人那样整天盯着问,但suzumu还是能很明显地感觉到soraru不够信任他。

 
 

他讨厌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这可能是他发怒的最直接的原因。

 
 

冷静了一个晚上,清晨,天还没完全亮,他顶着黑眼圈和一张憔悴的脸回家了。

 
 

回家的时候虽然稍微想开了点,心情还是有些阴沉。走进了房间,见soraru坐在床头,也不知是被他的关门声吵醒了,还是与他一样一夜未眠。

 
 

然后,他所剩下的最后那点不愉快,被soraru接下来的举动彻底粉碎了。

 
 

“su,suzumu.....”

 
 

对方坐在床上,说话的声音很轻,想用眼神示意他坐过去,却又偏偏不敢对视太久。suzumu索性站在原地没有动,看着他支支吾吾的样子,只觉得内心整个软成一片了。

 
 

“我,我不是要怀疑你...我......”

 
 

说不清。

 
 

suzumu非常明显地感觉到,soraru是想道歉,可是说不出口。

 
 

于是他看着对方是非郁闷痛苦地皱起眉头,一副下一秒就会变脸骂他臭狐狸,但还硬撑着要乖乖道歉的模样。

 
 

真是...可爱到犯规。

 
 

最终soraru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对不起。


 
 

suzumu有时候是一个很过分的男人,他承认这一点。

 
 

为了亲眼看到soraru在他眼前道歉的样子,他装出怒不可遏的外表,已经两天了。

 
 

说实话这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考验。无数次感受到soraru的视线,却一定要忍耐着不去与他对视。或是明知对方就谁在离自己几厘米的后方,还一定要控制住转身抱紧他的欲望。甚至在他主动和自己说话,让自己开心的时候作出面无表情毫不在乎的样子,敷衍应答。

 
 

这么一想,以往能完美做到这些点的soraru,该是有多厉害啊.......

 
 

suzumu无奈地摇了摇头。

 
 

第三天,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一定要和soraru和好了。



 
 

意外还是发生了,不可避免的公司加班。

 
 

他确实是忘记和soraru讲了,所以在忙得焦头烂额不可开交的时候接到soraru的电话,让他微微有点意外,随后是洋溢开来的幸福。

 
 

其实还是有点期待对方会说些什么,比如早点回来,这大概也就是他想听的了。

 
 

可是,事实比他想象的更加美好,美好到令他窒息。

 
 

soraru的语气被刻意含糊,谁都知道他在说这一句情话的时害羞到了何种地步。

 
 

【我等你。】

 
 

他是这么说的。

 
 

suzumu在听到这一句话之后,猛地将手机拿远了好几厘米,深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呼出。

 
 

太致命了,简直是会心一击。幸福感让他觉得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了。

 
 

被soraru本人知道了...大概会打死他吧。

 
 

急匆匆道了再见挂断电话,为的只是丢下手头的工作,快些赶回家去,见到他的soraru。

 
 

至少...不能让他白等啊。


 
 

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凌晨。suzumu推开了门,看见的是soraru侧卧在沙发上,微蹙着眉,不太安心入眠的睡颜。

 
 

不自觉就勾起了唇角。suzumu走上前,在soraru的嘴唇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你不是说等我吗,怎么睡着了。”

 
 

他没忍心说话太大声,害怕吵醒soraru。只是自言自语般问着,把soraru抱进卧室,小心翼翼地脱下他的外衣,换上睡衣。

 
 

这样都不醒,究竟是有多困。

 
 

看着恋人逐渐平静的面容,suzumu笑着笑着,忽然感到有一丝自责。

 
 

等到他醒了.....就正式和好吧。

 
 

样子固然可爱,可他还没必要做这么恶劣的事情。

 
 

 

 
 

在suzumu自己也准备入睡的时候,手机震动起来。

 
 

公司的事情果然还是没解决,他自己做到一半不管不顾地跑出来,也怪不了谁。

 
 

看来不回去一趟是不行了。

 
 

深深哀叹了一口气,suzumu将soraru的被子拉好,自己重新穿上了外套。

 
 

只保佑...soraru睡得安稳一些。

 
 

没了他,万一怕起黑来,那可怎么办啊。


 
 

终于解决了事务,再次回到熟悉的家时,已经是凌晨四点钟了。

 
 

suzumu推开门,放下了公文包。脱下外套外衣,他困得快要睁不开眼睛了。只好随意地走进卧室,想着干脆早上再洗澡吧,就准备钻进被子里好好睡一觉——

 
 

“suzumu....”

 
 

掀开被子上床的一瞬间,腰被人从侧面环住了。

 
 

他愣了愣,转过头。

 
 

soraru一遍遍念着自己的名字,从侧腰抱着自己,一只手与他相握。

 
 

suzumu很快发觉侧腰处的衣物有些湿润了,大概是soraru刚刚在哭的缘故。

 
 

一时间心疼到无以复加。更何况害soraru哭的人还是自己。他一边扶起soraru的肩膀,好让对方与自己以更舒服的姿势紧紧相拥,一边止不住地将细密的吻落在对方还有些潮湿的侧脸,动作轻柔到了极致。

 
 

抱了一会儿,suzumu轻轻开口。

 
 

“对不起。”

 
 

“对不起。”

 
 

同样的话被同时说出口的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soraru看向suzumu的眼神,终于从不敢确定的暗喜,转变为充满希望的试探。

 
 

他靠上来,亲吻着suzumu的嘴唇。suzumu也毫不吝啬地回应着他。几天来两人连肢体接触都几乎没有,现在正是最干渴的时候。他们吻得长久缠绵,谁都不肯先松开。

 
 

似乎是过去了很久,soraru缓慢地推开了suzumu,望着他,语气还有一丝唯唯诺诺。

 
 

“所以...你还生气吗?”

 
 

“......不生气了。”

 
 

糟糕了,真的太可爱了。

 
 

suzumu握握拳,内心呼喊着叫嚣。

 
 

“soraru桑,合好吧。”

 
 

回应他的,是soraru大幅度的点头。与那之后,在一瞬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语气。

 
 

“那就赶紧去洗澡,臭死了。”

 
 

“.........好好好。”

 
 

suzumu苦笑着,还是那个想着怎么道歉的soraru更可爱一些。

 
 

说好要下床,身体却还是不由自主凑上前抱住soraru。

 
 

“唔...可是soraru桑很香哦。”

 
 

“...赶紧闭嘴吧。”

 
 

“啊,耳朵红了。”

 
 

“给我闭嘴!!”

 
 

一方怒得挥起拳头,另一方则坏笑着逃下了床。

 
 

不过,只要是soraru,他都爱到极点就对了。


 
 

后来,suzumu告诉soraru那一天所谓闹鬼的真相是什么,免不了soraru的一阵白眼抱怨,不过那些都无所谓了。

 
 

因为soraru最后还是遮着有些泛红的侧脸,闷闷地和他说。

 
 

“毕竟我们和好了,那就是最好的了。”

 
 

suzumu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到失血量有点大。

 
 

看来他讲了那么多情话,也是被对方学到不少的啊。

 
 

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



 
 

End.




 
 

 

 

评论(30)
热度(151)

© Fabri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