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样的感触写一封情书,送给我自己。

入新坑也不会分号所以慎fo

【甘党加湿器】停止哭泣 (恋与爱十题)



一口气写的 很矫情 反正一直在哭 OOC慎入

 

我想快点填完十题...


 ……是这样的这篇文前半段事件是我根据自己经历改写的 但是那个看见我哭的男生我还没有喜欢上他 他也没有喜欢我也没有抱我也没有安慰我(...)可是我看见那个男生在我空间里给这篇文点了个赞啊我有点方 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 看到的话请不要介意我把这个剧情脑洞成这样 对就是坐我后面的那位小天使 不要多想 恩(。

还有不要翻我lft赶紧走这是为了你好…



9.停止哭泣

 

恰是在白昼变短,夜晚变长的日子。

 
 

天月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眼眶的酸楚令他不得不用力眨了眨眼,却还是感觉到那滴液体划过眼眶的触感。台阶上有晚走的学生向自己投来的好奇的视线,他急匆匆捂住眼睛,耳边还回荡着老师刚刚对他说的话语,视线模糊着跑下楼梯,往自己的教室冲。

 
 

接近冬天,时针快要指向七点,而天也已经很黑。天月跑到门口,看见没有开灯的教室里,窗外的梧桐树微微地被风吹动,树叶飘落进教室里,轻轻地落到正在关窗的那个人肩头。

 
 

“好晚了啊....”

 
 

他听见那个人不知是对谁说的话,抬起手来使劲擦了擦眼眶,本想应答一声又害怕声音太沙哑会被发现异样,索性什么也不说,背对着那个关上了窗回过了身的人。

 
 

“今天好冷呀,已经快到冬天了呢。”

 
 

天月什么也没有说,他努力地别过头,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麻木地理着书包。

 
 

“国语老师也够可怕的,那么多东西要我们在一天之内背熟...根本不可能嘛,你说是吧天月君。”

 
 

听到那个人叫了自己的名字,天月的手略微停顿了一瞬,代替了应答而背对着点了点头。

 
 

“高三还真是辛苦。”

 
 

身后的人大约是停下了动作,风声隔着紧闭的窗户闷闷地响着,天月只是不发一语地理着他的东西,心中的酸楚也像是随着风被一次次卷起来一般,一下一下地扯着他的心弦,酸涩的双眼再次涌上炽热的液体。

 
 

真是糟糕啊。

 
 

他一边着急地擦去自己的眼泪。

 
 

唯独,唯独不想在他面前被看到自己这样啊。

 
 

伊东歌词太郎失神地望着窗外,半晌又将视线移回来,落在不知为何从刚才起就一直背对着自己不愿意说话的人。

 
 

他就这么盯着看了一会儿,直到对方一度僵硬的动作恢复了正常。不知是为何地叹了一口气,他将书包背起来。

 
 

“呜.....”

 
 

一声极其不易捕捉的啜泣闪过,伴随着眼前那人突然慌乱的姿态,紧紧捂上了嘴,继而遮住双眼。

 
 

伊东歌词太郎一下子就知道了,是发生了什么。

 
 

“.....天月君?”

 
 

心脏都好像被揪紧了,他压抑着声线,尽可能温和地问道。

 
 

“.......”

 
 

对方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越来越频繁的抽泣声,终于抖着肩膀哭出了声。

 
 

呜呜呜的低咽,回荡在这间已经昏暗的小小教室里。只有两个人的空间,令伊东歌词太郎心头涌上一股无力感。

 
 

他几乎下意识地走上了前。

 
 

尽管对方很快重新转过身,用力地遮住脸,他还是看见了布满了天月的脸的晶莹。

 
 

这是怎么了啊。

 
 

“天月....”

 
 

“可以了!”

 
 

天月突然喊到,固执而又逞强的声音杂着哽咽,细碎地被揉进伊东歌词太郎的胸口。

 
 

于是他们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很久,天月安静地哭着,而伊东就站在他身边安静地看着。

 
 

天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他只是擦了擦眼泪,放下手,转过身,看见身侧离自己很近的男生。

 
 

伊东歌词太郎蹙了蹙眉,连本人都兴许没有注意到的担忧在他的眼底略过,但他还是注视着天月的眼睛,稍微有些不知所措,还是故作镇定地笑起来。

 
 

“怎么啦,和我说吧,别哭啦。”

 
 

负责地,真诚地,如朋友一般地。

 
 

天月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

 
 

可能是因为哭泣使人脆弱,可能是因为伊东歌词太郎为自己担忧的表情太过于让人心动,可能是因为他想逃避现实,可能是因为,他喜欢他。

 
 

“你有女朋友吗?”

 
 

问话带着浓浓的鼻音。

 
 

“啊...哎..?咦?”

 
 

大概是因为问题过于突然,来安慰人的伊东歌词太郎居然失了方寸,站在那里干笑着看着自己,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天月差点破涕而笑了。

 
 

“有吗?”

 
 

他又问了一遍。

 
 

“呃...没有。”

 
 

“真的没有?”

 
 

“嗯,真的。”

 
 

“好。”

 
 

天月低下头,看见昏暗的光线之下伊东紧握的双拳,视线还有些模糊不清,大脑更是一团浆糊。

 
 

“什么...什么?”

 
 

天月实在是,搞不清自己在想什么。

 
 

他抬起头。

 
 

“既然没有,那么抱我。”

 
 

“....啊?”

 
 

“抱我。”

 
 

“哎,等等,可是...”

 
 

“抱我。”

 
 

“我...你.....”

 
 

“......抱我啊。”

 
 

“......我明白了。”

 
 

那双手臂突然打开,莫名地,却又谨慎地,将天月搂住了。

 
 

天月蹭在伊东歌词太郎的肩头,眼泪又顺着滑下来,浸湿了那寸薄薄的布料。天月想你既然说冷怎么穿这么少啊,可是温度又透过衣服传递过来,温暖了他的整个身体,一整颗心。

 
 

“抱紧点。”

 
 

“...这样?”

 
 

手臂缓缓收紧,更用力,更仔细地,将天月扣住。

 
 

“嗯。”

 
 

天月没有抬起手回抱住他,伊东歌词太郎也只是执行任务一般,僵硬地搂着他的腰,两人都不知为何,轻微地颤抖着。

 
 

“你不许回头看哦。”

 
 

“好,我不看。”

 
 

得到了回答,天月这才好像,安下心来了一样。

 
 

他放肆地哭起来。

 
 

毫无形象的哭法令他看起来像个得不到心爱的玩具的孩子,但是抱住他的人并没有因此松开一丝一毫。

 
 

单调枯燥的哭声回响,断断续续地连起来,那是天月的哭诉。

 
 

“为什么我不行啊。

 
 

我明明最擅长国语了。

 
 

为什么我什么都记不住呢。

 
 

为什么我怎么努力也考不好呢。

 
 

我不想看见老师失望的脸,不想听见她对我说你要多多努力,不想被她叹着气放弃。

 
 

我想考好,我想...我想和你一样....成绩很好...然后.......”

 
 

天月感觉到了那个人力度突然的松懈,却又很快变得更加用力。

 
 

伊东歌词太郎将手移到他的后脑,嵌进他柔软的发丝间,侧过了脸,抵着他的耳畔,温柔地厮磨。

 
 

“然后?”

 
 

“然后....考上一所很好的大学。”

 
 

“.....就这样?”

 
 

“........”

 
 

天月愣愣地站在那里,伊东歌词太郎没有转过头,也没有看见他难看的哭相,但他突然想找个地方躲起来,脸颊没有由来地升温,直到耳根。

 
 

“还有。”

 
 

“还有什么?”

 
 

他低沉的嗓音就在他的耳畔响起,令他快要融化,又甘愿陷进这个声音里去。

 
 

“想和你考上同一所大学,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他在等着那个人松开手。

 
 

伊东歌词太郎也确实松开了手,带着苦涩的叹息,松开了他,看见了暴露在他眼前的那对哭红了的双眼,轻轻擦去他的眼泪。

 
 

“唉....天月君.......”

 
 

天月站在那里,他觉得自己应该快点跑,跑到大街上吹一吹冷风很快就能好了。

 
 

可是他做不到。

 
 

“别哭了,别哭了。”

 
 

伊东歌词太郎微笑着,用宽大的手捧住他的脸,指尖拭去他眼角的湿润。

 
 

“.......”

 
 

天月停止了哭泣。

 
 

他听见伊东歌词太郎靠在他唇边的那句,我又不会走。

 
 

他看见那张失了焦的好看的脸,嘴唇又似乎被什么温热柔软的东西堵住了。

 
 

同时,停止了呼吸。


 
 

你说了的那些,想说的那些,没说的那些,我都会陪着你完成。

 
 

遥远的风声传来,伊东歌词太郎闭上了眼,为了不让自己在他面前失态。

 
 

End.

 

评论(4)
热度(100)
©Fabric.
Powered by LOFTER